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66(京城新家)
    宋池离开后的第二日,;;虞宁初来了月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也许是因为落水着了凉,这次月事发作的厉害,虞宁初疼得腹如刀绞,;;温嬷嬷热了汤婆子让她抱着,;;又喝了红糖水,;;虞宁初才稍微舒服一点,;;可怜巴巴地躺在床上,;;小脸苍白。

    ;;;;;;;;幸好宋池走后,虞扬、虞菱兄妹俩搬去了南舱,不然都挤在一边,;;哪怕不说话,看着也心烦,这种时候,;;就跟生病一样,;;需要清静。

    ;;;;;;;;杏花心疼主子,;;自言自语地道:“为什么女子一定要来月事,如果不用来就好了。”

    ;;;;;;;;温嬷嬷坐在一旁做针线,闻言笑道:“傻丫头,;;女人来月事是为了生孩子,;;等你年纪大了生不了孩子了,月事自然断了。”

    ;;;;;;;;被窝里的虞宁初听了,;;吓出了一身冷汗,情不自禁地道:“生孩子?”

    ;;;;;;;;温嬷嬷点头,念着姑娘明年也要谈婚论嫁了,;;暂且多说一些也无妨,;;柔声解释起来:“是啊,小姑娘到了十二三岁,;;一般都该来月事了,说明身子已经长好,可以结婚生子了。这姑娘嫁了人,有了相公,一旦不来月事,十有八./九是怀上了,等把孩子生下来,坐完月子,月事才会重新恢复。”

    ;;;;;;;;杏花听得津津有味,虞宁初也将忐忑的心咽回了肚子,不来月事才意味着怀孕,她来了,也就是说明没有怀。

    ;;;;;;;;想来是宋池亲的时间不长?

    ;;;;;;;;万幸不长。

    ;;;;;;;;胡思乱想着,后面温嬷嬷又说了什么,虞宁初也没有听清。

    ;;;;;;;;休息了一晚,第二天虞宁初就舒服多了,又在运河上漂了十来日,九月初,虞宁初再次来到了通州码头。

    ;;;;;;;;沈三爷、三夫人、沈明岚都来了。

    ;;;;;;;;“阿芜,你怎么去了这么久,想死我了!”姐妹重逢,沈明岚上来就抱住了虞宁初。

    ;;;;;;;;感受着这份关心与思念,虞宁初脑海里蓦地闪现过她冲动跳河的那一晚,被宋池救上来后,她逞强说不怕舅舅一家难过,此刻真的见到舅舅一家,虞宁初也不禁后怕起来。谁不怕死呢,如果可以,她也想好好地活着,前面宋池欺负她那么多次她都忍下了,是他越来越过分。

    ;;;;;;;;亲人会让心底压抑的委屈扩大,虞宁初眼睛酸酸的,好在可以用高兴掩饰过去。

    ;;;;;;;;这时,李管事带着虞尚从后面走过来了。

    ;;;;;;;;虞尚被两个护院“扶”着,仪容被下人拾掇得整整齐齐,只是人瘦得厉害,嘴角也残留着一些烫伤的疤痕。他还是见不得虞宁初的脸,见到了就要发次疯,这会儿虞宁初戴着面纱刺激不到他,然而看到沈三爷,虞尚眼中流露出明显的惧怕,一边往李管事身后躲,一边呜呜地说些没人能听清的话。

    ;;;;;;;;沈三爷刚刚一心都在外甥女身上,此刻才想起虞尚也跟着外甥女进京了。

    ;;;;;;;;他看着那个疯疯傻傻的男人,很难再从这个疯男人身上找到昔日那个困顿却仪表堂堂的寒门进士的影子。他知道妹妹心里装着别的男人,对虞尚并不公平,可侯府给了虞尚别的进士梦寐以求的仕途,给了虞尚金银富贵,虞尚长得也不错,但凡他使使劲儿,真的不能换回妹妹的心吗?

    ;;;;;;;;他将妹妹托付给虞尚,虞尚又做了什么?

    ;;;;;;;;哪怕妹妹也有错,作为一个兄长,沈三爷此时也只能看到虞尚的错。

    ;;;;;;;;虞尚的疯癫,让沈三爷越发后悔当年的选择来。

    ;;;;;;;;他转过去,一眼都不想再看这个从始至终都配不上妹妹的男人。

    ;;;;;;;;三夫人朝李管事使个眼色,让李管事先送虞尚上车,别留在这里给大家添堵。

    ;;;;;;;;夫妻俩则带着虞宁初、沈明岚上了一辆马车。

    ;;;;;;;;“舅母,我托您帮我们物色宅子,您有瞧上眼的吗?”叙过家常,虞宁初期待地问。

    ;;;;;;;;三夫人看眼丈夫,叹道:“宅子都买好了,离侯府远了点,不过与宁国公府就隔了两条街。”

    ;;;;;;;;宁国公府曹家,是沈明岚即将嫁过去的夫家,沈明岚微微脸红,但还是高兴能与表妹离得近些。

    ;;;;;;;;三夫人拉着虞宁初的手道:“你这丫头,主意大,也不提前跟我们商量一声,否则你多在扬州住一段时间,舅母办完你表姐的婚事就去扬州接你,顺便给你父亲找个合适的续弦,到时候让她照看你父亲、弟弟妹妹,你一个人来京城住多省心,那样也就不用搬出去住了。”

    ;;;;;;;;虞尚那混账,根本没把外甥女当女儿疼爱过,凭什么现在疯了还要外甥女孝顺?

    ;;;;;;;;三夫人很不甘心,只是外甥女将虞尚带来了京城,那他们就是想留外甥女继续住在侯府,也不合适了,传出去外甥女还要白白担个不孝的骂名。

    ;;;;;;;;虞宁初没有对舅舅舅母说出她真正的打算,只低头道:“他毕竟是我的父亲,我于心不忍。”

    ;;;;;;;;沈三爷压下心头的闷气,安抚道:“阿芜别担心,等你们安顿好了,舅舅先请京城名医替你父亲诊治,民间的郎中治不好,舅舅再恳请皇上拨御医替他看看,总会想办法治好他。”

    ;;;;;;;;治好了,再将虞尚打发去地方做官,别想拖累外甥女。

    ;;;;;;;;虞宁初点点头,如果虞尚能恢复,那是他的福气,如果虞尚不能恢复,就留在她身边当拒婚的摆设吧,这一路上虞宁初已经想好了,她谁都不会嫁。

    ;;;;;;;;晌午时,马车停到了四井胡同,三夫人已经让人挂上了新的牌匾——虞宅。

    ;;;;;;;;这是一座五进的宅子,带个小花园,三夫人连各处要用的丫鬟小厮都置办好了,除了粗使打扫的,虞尚身边安排一个照看的长随与丫鬟,虞扬身边配两个大丫鬟一个伴读,虞菱身边也有两个大丫鬟,至于虞宁初,还是她在碧梧堂用的那批老人,个个知根知底。

    ;;;;;;;;虞宁初挺不好意思的:“表姐就快嫁了,还要劳烦舅母为我的事费心。”

    ;;;;;;;;三夫人捏她的鼻子:“又跟舅母说这些客气话了,行了,你算是比你表姐还先管家了,往后你就是这宅子的女主人,该严厉的时候就得严厉,别让下人跳到你头上。”

    ;;;;;;;;虞宁初笑:“舅母放心,我没那么笨的。”

    ;;;;;;;;微雨等人已经搬了过来,一行人在这边用了午饭,饭后虞宁初换了身衣裳,跟着舅舅一家前往平西侯府,给长辈们见礼,算是报平安,毕竟也在侯府住了一年。

    ;;;;;;;;平西侯府,太夫人等女眷都在家里。

    ;;;;;;;;虞宁初五月底走的,算起来离京有三个多月,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只是自己经历太多,好像过去了很久一样。

    ;;;;;;;;“瞧着瘦了。”二夫人宋氏怜惜地道。

    ;;;;;;;;对上她关怀的目光,虞宁初心里一虚,糟糕,那天骂宋池骂的痛快,说姓宋的没什么好人,忘了也把二夫人摘出去了。

    ;;;;;;;;太夫人打量着虞宁初,问道:“回京路上,你池表哥可是跟你们一道?”

    ;;;;;;;;虞宁初如实道:“池表哥在扬州办案时受了一些伤,乘水路修养了一段时间,到临清时便上岸去与冯大人汇合了。”

    ;;;;;;;;宋氏一急:“子渊受伤了?严重吗?”

    ;;;;;;;;虞宁初:“好像是肩膀中了一箭,具体如何池表哥没有多说,我也不知情,不过如今已经养好了,二舅母不用担心。”

    ;;;;;;;;与此同时,虞宁初也猜到了,宋池等锦衣卫还没有回京。

    ;;;;;;;;宋湘就站在宋氏身边,刚刚还为好姐妹回来高兴,这会儿又开始担心哥哥。

    ;;;;;;;;等长辈们问完话,宋湘、沈明岚就拉着虞宁初去了清辉堂。

    ;;;;;;;;虞宁初再三保证宋池已经没事了,宋湘才放心下来。

    ;;;;;;;;姐妹三个开始叙述离别后的生活,京城这边主要有两件新鲜事,一是宋池的郡王府已经修好了,等他回来就可以带着宋湘搬过去,二是沈琢的新婚妻子韩锦竺有孕了,中秋时候诊出来的,乃是侯府一大喜事,太夫人高兴地给全府下人都发了双倍月钱。

    ;;;;;;;;虞宁初听了,回忆刚刚在荣安堂见过的韩锦竺,面色红润,的确好像丰盈了一些。

    ;;;;;;;;她替小夫妻俩高兴,道:“等会儿再见大表嫂,可要道声喜才是。”

    ;;;;;;;;宋湘道:“说起来,明漪表姐比大表嫂还先成亲一个月,现在还没有听到好消息。”

    ;;;;;;;;沈明岚小声嘀咕道:“她们俩能一样吗,大嫂嫁过来,与大哥蜜里调油似的,她那边……”

    ;;;;;;;;外人不清楚,她们都知道,沈明漪并不喜欢安王,再加上这几个月宋池与虞宁初都在扬州,沈明漪每次回侯府探亲,脸都拉着,仿佛谁欠了她一样。

    ;;;;;;;;宋湘同样小声道:“嗯,我看话本子上写的,女子婚后心情愉快,更容易怀上,心情不好,就比较艰难。”

    ;;;;;;;;虞宁初:……

    ;;;;;;;;沈明岚见表妹脸红了,便去拧宋湘的耳朵:“你个小丫头,明明比我年纪还小,说起这个总是老气横秋的,也不害臊!”

    ;;;;;;;;宋湘嬉笑着躲开了。

    ;;;;;;;;虞宁初看着她们玩闹,只觉得好久没这么轻松了,不过,宋湘的话倒是让她想到了自己的母亲,母亲嫁给父亲第三年,才怀上了她,这是不是也印证了宋湘在话本子上看到的论断?

    ;;;;;;;;这个晚上,虞宁初留宿平西侯府,与沈明岚、宋湘睡在一张床上,说说笑笑闹到快子时,才困倦地睡去。

    ;;;;;;;;翌日一早,两个小姑娘又跟着虞宁初去了四井胡同。

    ;;;;;;;;下车时,宋湘朝四井胡同后面看看,高兴道:“从这里往后走,隔两条街是宁国公府,宁国公府再过两条街,就是我们的郡王府了,以后我想找你们,骑马出来,一会儿就能到。”

    ;;;;;;;;虞宁初一怔,这宅子居然离宋池的郡王府那么近?

    ;;;;;;;;沈明岚以为她在吃惊,指着宁国公府的方向道:“宁国公府离皇城不远,郡王府离得更近,没什么好稀奇的,安王府与郡王府还都在一条街上呢,再往里面就是皇城了。”

    ;;;;;;;;虞宁初懂了,是舅母替她物色的这栋宅子太好,远近人家户户非富即贵。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