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56(她一口咬了上去...)
    宋池出去了,;;虞宁初听见他嘱咐杏花将北舱的地板清扫干净,别留瓷片残渣。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罩住船身的卷帘上,因为虞宁初靠着窗,;;那声音就响在她耳边,;;仿佛要冲进来一样。

    ;;;;;;;;油灯不懂风的厉害,;;安静地燃烧着,;;照亮了这间并不是很宽敞的船舱。

    ;;;;;;;;郡王又如何,;;一艘官船也不可能给他造出寝殿那般宽阔的舱来,除了这睡觉的窄榻,衣柜、橱柜、书桌、衣架,;;小茶几,同她那边一样,几乎将船舱全部占满,;;只留中间一条勉强让两人并肩而行的过道。

    ;;;;;;;;虞宁初打量着宋池这边,;;看着看着,;;看到了宋池刚刚换下来的那套衣裳,就放在衣架下面的一个铜盆里,衣袍湿透,;;裤腿上全是污泥。

    ;;;;;;;;方才从风起到下船到再上船的一切,;;重新在虞宁初脑海里过了一遍。

    ;;;;;;;;两件油帔,宋池帮她穿的时候那么耐心,;;前面每一个横扣都扣上了,把她从头到脚都包的严严实实,他自己却没用,;;背着她疾步跳下了船。当时船虽然说靠岸了,;;其实只是离岸近,与岸边还隔了一点距离,;;虞宁初很怕他会跳进水中,紧紧抱着他,那一刻,水天相接,宋池就是她唯一的依靠。

    ;;;;;;;;上了岸,她的心终于落稳了,然后才发现雨水正顺着他的头发他的脸哗哗地往下流。

    ;;;;;;;;作为一个被他救了的人,虞宁初下意识地抬起手想替他挡住头顶灌下来的雨,宋池却只是偏头朝她笑笑,然后拉下她的手。

    ;;;;;;;;那时她的手已经沾了雨水湿了,他的手更是冰冰凉凉,她想缩回来,他紧紧攥着不放,虞宁初紧张地看向周围,幸好锦衣卫包括船夫、护卫都去帮忙拉船了,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

    ;;;;;;;;湿湿滑滑的两只手缠在一起,竟让虞宁初想起了那晚月色下被宋池抱着亲脖子时的画面。

    ;;;;;;;;就算没有亲到嘴唇,就算依然懵懂,虞宁初也知道,这些都是只有夫妻才可以做的亲密之举。

    ;;;;;;;;如今,她的脚也被宋池看过了,摸过了。

    ;;;;;;;;这样的她,还能嫁给别人吗,还好意思嫁给别人吗?就算宋池不往外说,就算能瞒过未来的丈夫,可她自己知道啊。

    ;;;;;;;;之前她想嫁一个小户人家,所求不过是可以舒舒服服地在夫家生活,凭借嫁妆与舅舅这门贵戚,不用看任何人的脸色,然而在宋池横插一脚之后,她已经失去了在夫家人面前问心无愧的资格。

    ;;;;;;;;有人敲门,是宋池:“厨房烧了姜茶,表妹也喝点吧。”

    ;;;;;;;;虞宁初立即压下那些纷乱的念头,慢慢将右脚缩回裙摆下,这才应了声。

    ;;;;;;;;宋池一手端着汤碗,一手推开门,出去时他的头发还有些乱,此时发髻齐整,仪表无任何失礼之处。只考虑容貌,宋池的确当得起京城一众闺秀心目中无人能比的夫婿人选。

    ;;;;;;;;如果他真的想娶自己,虞宁初都承认是自己高攀了,可惜,她感受不到宋池的诚意,他对她,更像主人对自家池塘里养的鱼,得空了就去喂喂食逗弄一番,或许有几分喜欢,毕竟鱼很漂亮,却永远不会把鱼当成平等的人看待,也不会将它放归江河。

    ;;;;;;;;“为何这么看我?”

    ;;;;;;;;宋池停在门前,意外地看着虞宁初。

    ;;;;;;;;方才上药的时候,小姑娘又疼又羞,看过来的眼神带着委屈与恼怒,清亮灵动,可此时她的眼神,充满了一种悲凉与自嘲,仿佛他欺人太甚,夺去了她的生机。

    ;;;;;;;;“没什么。”虞宁初低下头,仿佛对什么都失去了兴趣。

    ;;;;;;;;宋池皱眉,走到她身边,侧坐在榻上,将汤碗递给她:“用冷水冰过,不烫了,你脚上有伤,不宜再染上风寒。”

    ;;;;;;;;虞宁初睫毛颤动,双手接过碗,慢慢地喝了起来。

    ;;;;;;;;姜茶的味道并不好,虞宁初喝着喝着,眼泪便一颗一颗地掉了下来。

    ;;;;;;;;“有那么难喝吗?”宋池故意曲解她的眼泪。

    ;;;;;;;;虞宁初更加喝不下去了,将汤碗放到一旁,偏头抽搭起来。

    ;;;;;;;;宋池就看着她的眼泪像外面的雨一样,一串一串地滚落,仿佛永远流不完似的。

    ;;;;;;;;他拿开汤碗,脱了靴子,坐到她身边,见她还是哭,连躲都不躲了,宋池便试着去抱她。

    ;;;;;;;;虞宁初倒是挣了一下,可惜宋池不放手,一边留意她的右脚,一边将人放到自己怀里靠着,他一低头,便能看见她挂着泪的白皙脸庞。

    ;;;;;;;;“因为脚上的伤哭,还是因为我?”宋池一手揽着她单薄的肩膀,一手拿帕子帮她擦泪。

    ;;;;;;;;虞宁初不想说话,反正她已经落到他手里了,说什么都没有用。

    ;;;;;;;;“你再不说,我亲你了。”宋池别过她的脸,缓缓靠近道。

    ;;;;;;;;虞宁初紧紧闭上眼睛,却也不躲,一副了无生机任人宰割的样子,只是眼泪流地越来越凶。

    ;;;;;;;;她这样难过,宋池又怎么可能真亲的下去,叹口气,他继续为她擦泪,低声赔罪:“是因为那晚的事?好,我承认是我过分了,这几日你不出来,躲在里面避着我,我也没有去逼你出来,是不是?有时候有些话,我只是吓吓你,哪一次真的狠心对你了?”

    ;;;;;;;;明明就很狠心,竟然还大言不惭地反问她,虞宁初听不下去了,红着眼圈质问道:“你毁我名节,还不够狠吗?”

    ;;;;;;;;宋池看着她,神色丝毫未变:“只要你能管住杏花,你我之间的事,不会传出去半个字,自然也坏不了你的名节。”

    ;;;;;;;;虞宁初苦笑:“就算你能做到,那我呢?我被你碰了,还有什么脸面嫁给别人?”

    ;;;;;;;;宋池皱眉:“我说过我会娶你,你还想嫁给什么人?”

    ;;;;;;;;虞宁初:“你说的我就要信吗,就该信吗?等你两三年,这两三年舅母为我找到合适的婚事,我就得拒绝吗?我又用什么理由拒绝?两三年后你戏耍够了我,另娶旁人了,置我于何地?只我自己也就罢了,大不了一死,可我不想别人再骂我的时候还要带上我娘,说什么上梁不正下梁歪!我娘已经死了,一个人背井离乡郁郁而终,凭什么那些人还要说她!”

    ;;;;;;;;她不想变成第二个母亲,不想被人嘲讽她一心高攀姓宋的,更不想因为自己连累母亲再次被人唾骂。

    ;;;;;;;;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姑娘,为了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冲动一次就要十恶不赦吗?母亲没能勾引到晋王,母亲自食恶果身败名裂,母亲已经被迫嫁给一个她不喜欢的男人,被迫生了一个她并不想要被她看成杂草的女儿,到底还要为那事被骂多久?

    ;;;;;;;;宋池知道她委屈,他将她抱到怀里,让她先哭一个痛快,不然憋在肚子里,只会伤身。

    ;;;;;;;;等虞宁初慢慢止住了啜泣,宋池才抵着她的额头,轻声道:“除夕夜我与你说两三年,你觉得我糊弄你,可就算按照三年算,真的很久吗?今年已经过去了一半,明年你也才十六,十六岁稍微挑剔一下,等你十七,我定会向你提亲,难道很晚?”

    ;;;;;;;;虞宁初闭着眼睛,因为哭得太久,累了,也困了,随口道:“你真想娶我,为何明年不来提亲?”

    ;;;;;;;;宋池握着她的手,低垂的长睫遮掩了眼中的情绪:“小时候道士为我算过命,要过了二十才能娶妻,不然会有血光之灾。”

    ;;;;;;;;虞宁初笑了,反讽道:“也有道士为我算过命,这辈子不要嫁姓宋的,否则……”

    ;;;;;;;;她没说完,宋池突然托起她的后背,在虞宁初震惊地睁开眼时,低头吻了下来。

    ;;;;;;;;虞宁初正为他的道士之言愤怒,哪肯乖乖给他亲,几乎宋池的唇才压上她,她便一口咬了上去。

    ;;;;;;;;宋池被迫躲开,再看怀里,她双眼明亮,简直就像一只要与人拼命的小猫。

    ;;;;;;;;抹走嘴唇上的血,宋池笑了,认真道:“你生气的时候,比哭起来好看。”

    ;;;;;;;;就在此时,阿默在外面道:“郡王,表姑娘那边收拾好了。”

    ;;;;;;;;宋池应了声,松开虞宁初,他站到地上,胸口一片凉湿,低头一看,被虞宁初的眼泪打湿好大一片。

    ;;;;;;;;他扯着衣襟,低声调侃道:“我这样出去,如何解释?”

    ;;;;;;;;虞宁初歪着头,脸却慢慢红了。

    ;;;;;;;;“就说汤水有点烫,你弄洒了吧。”宋池自言自语道,穿好靴子,再来抱她。

    ;;;;;;;;虞宁初抿着唇,因为是被他抱进来的,这时候再让杏花来扶她,既没有必要,又容易显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宋池将她横抱到怀里,看看她的脚,一只绣鞋搂在外面,光着的右脚被她缩在了裙摆下。

    ;;;;;;;;宋池也不想让阿默瞧见她的脚,确定没有露着,他朝外走去,快到门口,宋池再次停住,低头对她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平时不要胡思乱想,我不是晋王,也不会让你落到岳母那番境地。”

    ;;;;;;;;虞宁初震惊地抬起头,他竟然知道母亲的旧事?

    ;;;;;;;;宋池看着她,解释道:“先前不知道,因为你总躲着我,我才去打探过。”

    ;;;;;;;;虞宁初:“所以你也瞧不起我,故意这般欺.辱我?”

    ;;;;;;;;宋池:“我没有瞧不起你,对岳母也没有任何不敬的念头,只是觉得,岳母当年眼光不太好,看上了那种人。”

    ;;;;;;;;那种人,自然是指当年被赞为京城第一公子的晋王宋玦。

    ;;;;;;;;虞宁初怔怔地看着宋池,关于母亲的旧事,舅母态度算是最好的,没有诟病母亲,只说当年的内情除了母亲与晋王谁也说不清真相,其他人都认为是母亲有错,批判母亲,而宋池,竟然认为晋王不值得母亲去喜欢。

    ;;;;;;;;不过虞宁初马上反应过来,宋池这么说,可能只是因为他恨晋王罢了。

    ;;;;;;;;晋王到底又对宋池一家做了什么,才导致宋池宁可九岁便带着妹妹离开太原晋王府,投奔京城?

    ;;;;;;;;“又在胡思乱想什么?”宋池突然朝她笑了笑。

    ;;;;;;;;虞宁初马上别开脸。

    ;;;;;;;;宋池:“好好养伤吧,到扬州之前,我不会再欺负你。”

    ;;;;;;;;说完,宋池抱着虞宁初走了出去。

    ;;;;;;;;小厅中,阿默低着头,杏花更关心主子的脚伤,并未觉得郡王爷抱主子出来有何不妥。

    ;;;;;;;;宋池一直将虞宁初抱到北舱的内间,小心翼翼地将她放到榻上。

    ;;;;;;;;这样的姿势,很亲密,虞宁初不得不垂着睫毛,避免与他对视。

    ;;;;;;;;宋池放好人,看她一眼,起身对杏花道:“你们姑娘怕疼,上药时哭了一脸,记得拿巾子给她擦擦。”

    ;;;;;;;;杏花探头一瞧,姑娘的眼睛果然哭肿了。

    ;;;;;;;;宋池留下那瓶金创药,嘱咐过杏花如何伺候虞宁初,这便离去。

    ;;;;;;;;虞宁初歪着头躺在榻上。

    ;;;;;;;;窗外大雨瓢泼,鬼使神差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宋池替她穿油帔的那一幕。

    ;;;;;;;;他若是安王、韩宗延之流,她只恨他就好,偏偏,他不是。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