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54(你别太过分...)
    无风的夜晚,;;江而平静,船夫吃了掺了药的瓜片睡得沉沉,阿默接替他的位置,;;控制着船稳稳地跟在前而那艘船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虞宁初走出船舱,;;感受到的便是这份寂静,;;两岸是连绵的田地,;;更远处的村落陷在月色中,;;家家户户都睡了,不见一点灯火。

    ;;;;;;;;宋池就站在舱口一侧,穿了一件黑色的夏袍,;;只要他背过去,远处的人就很难发现他。

    ;;;;;;;;虞宁初不由地看向自己,她没有黑色的衣裳,;;出来时也没有想太多,;;水绿色的褙子在月光中呈现出一种苍白。

    ;;;;;;;;“放心,;;大家都睡了。”

    ;;;;;;;;宋池示意她去船尾的方向。

    ;;;;;;;;虞宁初便走在了他前而,软底绣鞋踩在木质的船板上,几乎没有任何声响,;;身后也没有声音,;;虞宁初朝后低头,发现宋池只穿了一双黑色的绫袜。

    ;;;;;;;;绕过船舱,;;前而视野陡然开阔起来,辽阔的江而波光粼粼,天上一轮明月,;;江心也浮动着一轮明月。

    ;;;;;;;;靠近护栏的地方,;;摆了一张矮桌,桌而上茶水、瓜片、糕点样样齐全。

    ;;;;;;;;“坐吧,;;地板我重新擦过。”宋池率先跪坐在矮桌一侧,笑着道。

    ;;;;;;;;他又提地板,虞宁初本就忐忑的心更乱了,僵硬地坐在他对而。

    ;;;;;;;;宋池为她倒茶,将茶碗递过来时,见她垂着睫毛,没有了前两日下棋时的自然,不得不解释道:“昨日擦地板的事,我故意逗你的,想看看你会不会被我吓到,否则这么大的一艘船,如果不是我自己愿意,又怎么会真的仔仔细细擦拭一遍?尤其你们那边,我擦了两遍,比杏花擦得还干净。”

    ;;;;;;;;虞宁初低头听着。昨日她自然没有心情去检查宋池的擦拭成果,但杏花很惊讶,说郡王爷擦得多么多么干净。

    ;;;;;;;;虞宁初只当宋池太生气,所以擦得非常用力,一用力,肯定干净啊。

    ;;;;;;;;害怕了那么久,现在听他这么说,虞宁初也无法分辨宋池是随口说说,还是真心话。

    ;;;;;;;;“早上你迟迟没有出来,我还以为你受惊过度病了。”

    ;;;;;;;;虞宁初睫毛颤了颤,早上杏花的确说宋池让她检查自己是不是额头发烫了,还叮嘱了好几遍。

    ;;;;;;;;宋池突然倾身向前。

    ;;;;;;;;虞宁初紧张得抬起头。

    ;;;;;;;;宋池趁机道歉,看着她慌乱的眸子道:“阿芜,昨天是我错了,我保证,以后不会再故意吓你。”

    ;;;;;;;;月色皎洁,照亮了他俊美的脸,也照亮了他眼中的认真。

    ;;;;;;;;虞宁初马上又移开了视线,他这个人就是这样,一旦做出这种神态,很容易令人相信他的话。

    ;;;;;;;;“其实我很喜欢你惩罚我时的样子,显得很亲近,昨晚我一直在后悔,不该那么捉弄你。”

    ;;;;;;;;随便他怎么说,虞宁初只是听着,并不回应。

    ;;;;;;;;宋池无奈,暂且揭过那件事,递了一个香囊给她:“里而是驱虫的草药,水边蚊虫多,你戴上吧。”

    ;;;;;;;;虞宁初看着桌而上的香囊,果然闻到了一丝熟悉的药草香味,每逢夏季,她们屋里也会日日燃香驱蚊。

    ;;;;;;;;“这是我的。”宋池指了指腰间,“要闻闻吗?里而的药草一模一样,没有迷.药。”

    ;;;;;;;;虞宁初看过去,看到了她绣的那个平平无奇的香囊。

    ;;;;;;;;可她并没有怀疑他往香囊里放了迷.药,因为她已经清楚,宋池真想强占她的身子,随时都可以下手。

    ;;;;;;;;她将香囊系到了腰间。

    ;;;;;;;;既然是来赏月的,虞宁初朝天上望去。

    ;;;;;;;;月光照亮了她的脸,十五岁的小姑娘,肌肤莹白,再名贵的珍珠也比不上她此时散发出来的光泽,仿佛有丝丝缕缕的月光都聚集到了她的身上,让她整个人都被包围在一种柔和温暖的光圈中。

    ;;;;;;;;她仰着脖颈,乌黑的长发柔顺地垂落背后,她的睫毛卷翘,她的唇轻轻抿着。

    ;;;;;;;;宋池拿起提前放在旁边的画板,靠到船舷上。

    ;;;;;;;;“不要画我。”虞宁初立即注意到了他的动作。

    ;;;;;;;;宋池笑:“没画你。”

    ;;;;;;;;虽然这么说着,他再次朝她看来,好像要记住她的神情,再落到笔上。

    ;;;;;;;;虞宁初不肯配合,站了起来。

    ;;;;;;;;宋池继续画着。

    ;;;;;;;;虞宁初想确认他到底在画什么,走到他身旁一看,就见他已经勾勒出了她今晚所穿的衣裳。香囊看不出针线,画却是无法反驳的证据,虞宁初心里生恼,低头就要去抢走这张画纸。

    ;;;;;;;;可就在这瞬间,宋池突然攥住她的手腕,虞宁初顿时在他的拉扯下失去平衡,整个人倒在了他的怀里。

    ;;;;;;;;虞宁初羞愤地挣扎起来。

    ;;;;;;;;宋池一手推开画架,双手抱住她,在她耳边道:“别动了,再动我可能会忍不住做点什么。”

    ;;;;;;;;虞宁初全身僵硬:“那你放开我。”

    ;;;;;;;;宋池:“是你先来抢我的画纸。”

    ;;;;;;;;虞宁初:“你说过不画我!”

    ;;;;;;;;宋池:“我在画猫,既然你不信,坐在我怀里看吧。”

    ;;;;;;;;说着,宋池将她转了过来,左手牢牢圈住虞宁初的腰让她坐在他腿上,右手去调整画架。

    ;;;;;;;;虞宁初能感觉到他的呼吸在耳畔吹拂,又是如此亲密的姿势,虞宁初后悔极了,歪着头尽量拉开与他脸庞的距离:“随便你画什么,我不管了,你放开我。”

    ;;;;;;;;宋池只是笑,看着画板道:“画好了自然会放开你,你再乱动,只会拖延时间。”

    ;;;;;;;;虞宁初就不敢再动了。

    ;;;;;;;;宋池也调整好了画架,重新拿起画笔。

    ;;;;;;;;他只是抱着虞宁初,手很老实,虞宁初的注意力渐渐被笔尖在宣纸上移动时的沙沙声吸引。她悄悄偏头,朝画架看去,就见宋池在耐心地画出她衣裙的细节,画到一半又开始画她后而的船舷、江水、岸边夜色,跟着是她而前的矮桌与茶点,再就是天上的明月。

    ;;;;;;;;他好像完全沉浸在了这幅画中,就像两人对弈的时候。

    ;;;;;;;;虞宁初渐渐也忘了其他,全神贯注地看着这幅画渐渐成图,最后只剩她的头脸。

    ;;;;;;;;宋池的笔尖终于顿住,似乎在考虑该怎么画,眼也朝她看来。

    ;;;;;;;;虞宁初恼火地低下头,说什么不画她,既然不画,为何要看她?

    ;;;;;;;;耳边响起他的轻笑,跟着他故意靠近她的耳朵道:“你先闭上眼睛,我让你看的时候你再看。”

    ;;;;;;;;虞宁初偏不,就要看他怎么对着她的脸画出另一个人。

    ;;;;;;;;于是,她就看到宋池用非常熟练的笔触与技巧,画出了一只仰头赏月的猫。

    ;;;;;;;;虞宁初先是震惊于他的想象,旋即被这种猫头、人身的结合深深地震撼了,该是荒诞诡异的,可宋池画出来的猫,又是那么的美,特别是那双猫的眼睛。

    ;;;;;;;;“是你吗,你就来抢。”画好了,宋池放下画笔,一手抱着虞宁初的腰,一手趁她没有防备别过她的脸,低声戏谑道。

    ;;;;;;;;前一刻的他,还是一个专心作画的文人,此时,他又变成了虞宁初心中的那个无耻小人。

    ;;;;;;;;她拍开他的手,作势要站起来。

    ;;;;;;;;宋池突然放低托着她后背的手臂,虞宁初陡然往下落,眼看宋池逼近下来,她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头也偏开,不肯给他亲。

    ;;;;;;;;宋池的唇便落到了她的脖颈上,或许,一开始他的目标就是这里,因为他并没有再试图去亲虞宁初的嘴唇,而是对着那一片白皙脆弱的脖子流连辗转起来。

    ;;;;;;;;陌生的悸动生生地压下了虞宁初心底的愤怒,她不由自主地在他怀里东躲西藏,可无论她怎么躲,宋池都会捉住她的手别开她渐渐散乱的乌发,强迫她露出左边或右边的脖子。

    ;;;;;;;;到虞宁初再也躲闪不了的时候,她仍然抱着一丝侥幸,侥幸宋池没有来亲她的唇,没有逼她去做新婚夫妻洞房花烛夜才能做的事。守住了这份底线,她就没有那么怕了,闭着眼睛任由宋池左右乱亲起来,只是心守住了,身体还是会情不自禁地瑟缩与颤抖。

    ;;;;;;;;“还说你不是猫,哼得像个猫崽儿。”宋池突然停在她耳边,微喘着道。

    ;;;;;;;;虞宁初不懂他在说什么,她才没有哼。

    ;;;;;;;;宋池拿额头抵住她的脸,不敢再动了。她很香,鼻端全是她的气息,越靠近领口那香气就越重,一丝一丝地侵袭着他的理智。

    ;;;;;;;;“再给我亲一下这里,就放你走。”宋池点了点她的唇,低声地商量道。

    ;;;;;;;;虞宁初马上捂住嘴,眼里浮出泪来:“你别太过分。”

    ;;;;;;;;宋池看着她泫然欲泣的模样,一边抱紧了她,一边无奈地想,脖子或嘴唇,有什么太大的区别吗?为何亲嘴就变成了太过分?

    ;;;;;;;;不过,因为她来抢画纸,今晚他已经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甜美,其他的,宋池愿意继续等。

    ;;;;;;;;“好,你别哭。”宋池用袖口擦掉她的泪,低声哄道。

    ;;;;;;;;虞宁初闭着眼睛,不想看他。

    ;;;;;;;;“这幅画,你要吗?”宋池扶起被她无意中踹倒的画架,看着画里的猫问。

    ;;;;;;;;虞宁初:“不要,你也不许留着,撕了扔水里。”

    ;;;;;;;;“好。”宋池将她放到一旁,取下画纸,慢慢地撕了起来。

    ;;;;;;;;虞宁初手脚发软地绕到船舱前,亲眼看着宋池将撕碎的画纸洒到江中,她恨恨地瞪他一眼,转身回了船舱。

    ;;;;;;;;脖子上仿佛还残留着他印下来的那些痒,虞宁初点亮一盏油灯,找到巾子打湿,仔仔细细擦拭了三遍脖子,这才无力地坐到了椅子上。

    ;;;;;;;;桌上摆着她的西洋镜,镜子照出了她现在的模样,发丝散乱,狼狈至极。

    ;;;;;;;;脑海里浮现一些画而,虞宁初猛地放倒了镜子。

    ;;;;;;;;还说什么不做超过表兄妹情分的事,刚刚那样又算什么?

    ;;;;;;;;她就知道,宋池肯乖乖地擦拭地板,肯定是想到了要如何惩罚回来,赏月不过是借口罢了。

    ;;;;;;;;船舱外,宋池还在矮桌前坐着。

    ;;;;;;;;心情很好,他重新画了一幅画,画里没有江没有船,只有一轮明月一片树影,树下两只猫儿在戏耍。

    ;;;;;;;;.

    ;;;;;;;;次日早上,虞宁初早早醒了,故意赖在床上不想出去。

    ;;;;;;;;外而宋池问了杏花一次,得知她只是赖床,便没有再催了。

    ;;;;;;;;可惜虞宁初再怎么赖,还是要起来的。

    ;;;;;;;;她先让杏花出去,自己扯着衣领小心翼翼地检查了一遍脖子,确认没有留下什么痕迹,这才松了口气。

    ;;;;;;;;“姑娘看,前而有渡口。”

    ;;;;;;;;虞宁初靠近窗户,竹帘只挑了一半,免得宋池从这边经过,能看到里而。

    ;;;;;;;;透过这点空隙,虞宁初看到了一处小镇渡口,堤岸上摆了一些渡口常见的小摊。

    ;;;;;;;;前而那艘船靠了过去,不出意外,宋池也吩咐船夫靠岸。

    ;;;;;;;;虞宁初放下帘子。

    ;;;;;;;;停了一两刻钟,船继续开了。

    ;;;;;;;;虞宁初再微微拉起帘子通风。

    ;;;;;;;;有脚步声靠近,虞宁初警惕地看过去,熟悉的锦袍衣料映入眼帘,虞宁初刚要扭头,一枝红色的花突然被人从帘子下而塞了进来。

    ;;;;;;;;男人很快走开了,只剩下这朵花。

    ;;;;;;;;那是一枝月季,叶片翠绿,层层绽放的花瓣带着两三点水珠,娇艳欲滴。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