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44(送你这支镯子,便是信物...)
    宋湘手里的几支桃花,;;最终只有宋池一人肯戴,沈牧、沈阔、沈逸宁死不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沈牧:“你们池表哥气度超凡,能够簪花为雅,;;我等凡夫俗子只会贻笑大方。”

    ;;;;;;;;宋湘:“二表哥切莫妄自菲薄,;;你们只是比我哥哥略微逊色而已,;;如果我哥哥不在,;;你们三个哪个不是人中龙凤,;;多少闺秀喜欢呢。”

    ;;;;;;;;沈阔闻言,悄悄看向虞宁初。

    ;;;;;;;;虞宁初心里是认可宋湘的话的,沈家四位公子都是好相貌,;;奈何平时被宋池压了一头。不过,平西侯府是将门世家,四位表哥将来可能都会上战场保家卫国,;;而宋池不过是正德帝用来残害忠良的一把剑,;;德行上面,;;又怎能与几位表哥相比?

    ;;;;;;;;只有奸臣小人,才会欺负一个弱女子。

    ;;;;;;;;视线自宋池的衣摆上扫过,虞宁初抬头往上看去,;;却见前面一片桃林中,;;走出了一个穿青色锦袍的公子,对方似是要往上走,;;无意间朝下面看了一眼。就在虞宁初认出曹坚的时候,曹坚也认出了他们一行,惊喜道:“郡王爷,;;二公子、三公子。”

    ;;;;;;;;曹坚与宋池,;;是在比武擂台下结识的,与沈牧沈逸则是同届武进士,;;彼此切磋过。

    ;;;;;;;;沈明岚本来走在最前面,瞧见他,心开始乱跳,在宋湘揶揄的目光中退到了后面,紧挨着虞宁初。

    ;;;;;;;;虞宁初都忍不住小声调侃道:“表姐怎么不往前走了?”

    ;;;;;;;;沈明岚来拧她的手。

    ;;;;;;;;“曹兄也来赏花吗?”

    ;;;;;;;;“是啊,明天开始就要当差了,趁现在还有空闲,出来走走。”

    ;;;;;;;;“既然如此,大家同行如何?”

    ;;;;;;;;“那就叨扰了,我家中并无年幼的弟弟妹妹,真是羡慕你们人多热闹。”

    ;;;;;;;;就这样,曹坚也加入了平西侯府这一众表兄妹当中,不过他恪守着礼节,始终与沈牧并肩而行,不曾朝姑娘们这边乱看。

    ;;;;;;;;山间遍植桃花,随处都可以停歇细细观赏,考虑到妹妹们体力有限,沈牧做主,带领大家来到一处山涧中。周围山峰错落,一圈圈一片片桃树将一块儿山坳包围掩盖,游人罕至,清雅幽静,只有雀鸟欢快地鸣叫着,混杂着潺潺的溪水声。

    ;;;;;;;;山涧旁边有一片绿草地,草地中央长了一棵枝干虬劲的老桃树,周围阳光灿烂,只有老桃树用繁茂的花枝为游人投下一片阴凉。

    ;;;;;;;;虞宁初跟着沈明岚、宋湘来溪边玩水。

    ;;;;;;;;沈牧、沈阔、曹坚去周围打猎了,看看能不能猎到什么野味儿,宋池、沈逸留在树下守护妹妹们。

    ;;;;;;;;宋池好像困了,靠在老桃树的主干上,明亮的阳光从树叶间照下来,正好照到他的脸,于是他取出帕子,随意地遮在头上。

    ;;;;;;;;时而有微风吹起帕子一角,露出他的眼睛,只是旁人除非凑过来看,才能发现他到底是在小寐,还是看着什么地方。

    ;;;;;;;;溪水边,宋湘顽皮地朝虞宁初的脸上弹水珠,虞宁初笑着偏头,露出一张被阳光晒成桃花的绯红面庞。

    ;;;;;;;;今日她穿了一件杏色锦袍,春日衣衫单薄,再难掩饰少女纤细窈窕的身姿,且她天生丽质,明明才十五岁,身量虽纤瘦,却并不干瘪,玩闹跑跳间,竟能荡起一些春波。

    ;;;;;;;;宋池看向沈逸,沈逸正从溪边寻了些石头过来,认真地搭着灶台。

    ;;;;;;;;三个小姑娘玩够了水,去旁边赏桃花了,就在对面的林子,桃花掩映间,随时可见她们露出来的笑脸。

    ;;;;;;;;“我过去盯着点,免得她们走远了。”宋池取下头上的帕子,对还在琢磨搭灶台的沈逸道。

    ;;;;;;;;沈逸看眼林子,点点头:“明岚顽劣,表哥该训就训,不要惯着她。”

    ;;;;;;;;宋池笑道:“都是被阿湘带坏的。”

    ;;;;;;;;打完招呼,宋池朝桃林走去。

    ;;;;;;;;桃林那么大,三个姑娘离得并不是特别近,不过都能听到彼此的声音。

    ;;;;;;;;虞宁初在折桃花,如果宋湘或是表姐与她说话,她就回两句,并劝她们两个不要走得太远。

    ;;;;;;;;远处忽然有清脆的鸟鸣。

    ;;;;;;;;“是云雀,或许这里有鸟窝!”

    ;;;;;;;;沈明岚惊喜道,而宋湘已经朝着鸟叫声去了。

    ;;;;;;;;虞宁初对找鸟窝没有兴趣,她回头看看,透过繁密的桃花,还能看到草地上搭灶台的表哥。

    ;;;;;;;;虞宁初就放心了,不再往前走,而是在周围打转。

    ;;;;;;;;手里的桃花越来越多,就在虞宁初准备再折最后一枝就回去时,一只修长白皙的手突然从她的头顶伸过去,折断了她看中却还没有够到的那支,而他的身影,已经完全将她笼罩。

    ;;;;;;;;虞宁初全身僵硬,低头就要往前跑。

    ;;;;;;;;腰间突然多了另一只手,霸道地圈着她将她抵在了背对溪边的桃树一侧。

    ;;;;;;;;虞宁初手里的桃花早已掉在了地上,她一手抓住紧扣她腰的手,指甲深深地陷入其中。

    ;;;;;;;;“先是为了救你被剑割伤,又被你咬了一口,现在还要被你抓伤,表妹是想毁了我这只手吗?”宋池看着怀里她倔强愤怒的小脸,低声道。

    ;;;;;;;;与之前的每一次戏弄都不同,这一次他紧紧地压着她,绝了她想跑的心。

    ;;;;;;;;虞宁初从来没觉得如此无力过,明明练了半年的功夫,到了宋池面前,却依然无计可施,就连右手也被他扣住,动弹不了。

    ;;;;;;;;“你无耻。”她怒视他道。

    ;;;;;;;;宋池:“嗯,我也不想,可是除了这样,根本没有别的办法与表妹单独相处,好好说话。”

    ;;;;;;;;她就像跑进平西侯府的一只小野猫,对别人都客客气气,只一天到晚地躲着他,那他只能使尽手段来抓她。

    ;;;;;;;;一手攥着她的手,宋池从怀里取出那支冰蓝色的玉镯,再次套上她的手腕。

    ;;;;;;;;虞宁初咬牙道:“你就不怕我扔了砸了,浪费你的银子?”

    ;;;;;;;;宋池攥着她的腕子,似是在看她的手,也似是在看那镯子。

    ;;;;;;;;在这处处桃粉的山谷中,镯子的冰蓝色是那么空灵,仿佛天宫仙物遗落凡间。

    ;;;;;;;;“我娘临终前,将这对儿玉镯交给我,说是一支留给妹妹做嫁妆,一支留给她的未来儿媳。”宋池转了转那镯子,视线突然投过来,看着虞宁初道:“我先看上了你,所以才会欺负你,提亲我肯定会提,只是要等两三年,送你这支镯子,便是信物,你若再扔或是毁了这镯子,我会从你身上讨信物。”

    ;;;;;;;;说完,他意有所指地看向虞宁初的唇。

    ;;;;;;;;虞宁初即便不通男女之事,也猜到他的意思了,紧张得抿紧嘴唇,唯恐他真的欺下来。

    ;;;;;;;;她长长的睫毛轻轻颤抖,显然是怕极了,宋池轻叹一声,拉开距离,只握着她的手,拉下她的衣袖盖住镯子,低声道:“湖水很冷,别再丢了。”

    ;;;;;;;;言罢,他最后看她一眼,朝桃林深处走去。

    ;;;;;;;;虞宁初紧紧地盯着他的背影,等他走远了,她才慢慢恢复了正常呼吸。

    ;;;;;;;;手腕上有清凉的触感,虞宁初取下那支镯子。

    ;;;;;;;;阳光之下,冰蓝色的玉镯里面仿佛有水波流转,虞宁初在侯府住了这么久,也长了很多见识,知道这种质地的玉绝非凡物,只是,这真的是宋池母亲的遗物吗?

    ;;;;;;;;虞宁初将镯子转了一圈,细细检查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

    ;;;;;;;;“阿芜,你在哪里?”

    ;;;;;;;;不远处传来沈明岚、宋湘的声音,虞宁初手一抖,匆忙将玉镯藏到了怀里。

    ;;;;;;;;无论这镯子是宋池花大价钱买回来的,还是他母亲的遗物,虞宁初已经亲眼见过宋池为了这支镯子会发疯到什么地步,给她一百个胆子,虞宁初也不敢再扔了,甚至连还都不敢偷偷还给他,怕宋池又找这种机会强塞给她。

    ;;;;;;;;等吧,也许过了段时间,宋池自己便来找她讨要这贵重之物了。

    ;;;;;;;;与沈明岚、宋湘汇合后,三女回到了草地上,坐在树荫下闲谈。

    ;;;;;;;;宋池比她们晚回来,虞宁初想到被他紧紧压迫时的情景,只恨不能离他再远一点。

    ;;;;;;;;肚子开始觉得饿时,沈牧、沈阔、曹坚回来了,每个人手里都拿了两样野味。

    ;;;;;;;;曹坚让大家休息,他走到溪边,动作熟练地收拾起来。

    ;;;;;;;;等他回来,沈牧笑道:“听说曹兄师从武当山,看曹兄这熟练劲儿,武当山的野鸡野兔没少遭你的毒手吧?”

    ;;;;;;;;曹坚微微尴尬道:“少年时候容易饿,确实打过很多野味儿偷吃。”

    ;;;;;;;;说着,他偷瞄了沈明岚一眼。

    ;;;;;;;;沈明岚想到他被一群媒婆争抢的情形,就没有好脸色给他,扭头催沈逸快点给她烤肉吃。

    ;;;;;;;;她心情不好,吃得也最快,吃完就去溪边洗手了。

    ;;;;;;;;溪水清澈,沈明岚认真地搓洗着每根手指头。

    ;;;;;;;;忽然,有人在她几步外蹲了下来,沈明岚看过去,竟然是曹坚!

    ;;;;;;;;她作势就要起来。

    ;;;;;;;;曹坚面朝溪水洗手,急切地道:“二姑娘请留步,我近日日日在山上守候才盼到二姑娘过来,还请二姑娘给我几句话的时间。”

    ;;;;;;;;沈明岚心中一动,朝另一侧扭头,嘟囔道:“你要说什么?”

    ;;;;;;;;曹坚知道机会难得,不敢浪费时间绕弯子,直言道:“不瞒姑娘,去年比武擂台时初见,我便对姑娘动了心,这次侥幸考中武状元,谋得一个好差事,可宁国公府与平西侯府相差太远,曹某不敢冒然登门提亲,所以,所以我想先问问姑娘的意思,若,若姑娘看我还算顺眼,我,我便去府上提亲,若姑娘不喜,我也不去叨扰伯父伯母了。”

    ;;;;;;;;沈明岚听在耳里,眼中早已浮现笑意,嘴上却道:“你高中状元,前程似锦,最近应该有很多达官贵人要招你做女婿吧?”

    ;;;;;;;;曹坚:“有是有,可我心有所属,统统都拒绝了。”

    ;;;;;;;;沈明岚:“那是为何?你就不怕被我拒绝,回头也得罪了其他府上?”

    ;;;;;;;;曹坚:“我心里有人,总要争取机会,岂能得陇望蜀?”

    ;;;;;;;;沈明岚没说什么,站了起来。

    ;;;;;;;;曹坚的心沉了下去,想回头,又怕被沈逸等人看出端倪,坏了她的清誉。

    ;;;;;;;;忽然,身后传来小姑娘轻柔羞涩的声音:“等我长姐嫁了,你便来提亲吧。”

    ;;;;;;;;曹坚激动地站了起来。

    ;;;;;;;;沈明岚都被他吓了一跳,随即脸颊通红,瞥眼老桃树下的众人,她心虚地朝桃林跑去:“我吃饱了,去摘几朵桃花!”

    ;;;;;;;;曹坚反应过来,赶紧又蹲了下去,双手捧水,猛地搓了几把脸。

    ;;;;;;;;老桃树下,沈逸一手拿着烤鸡的树枝,一手拿着刚刚扯下来的肉块儿,看看曹坚再看看妹妹跑开的背影,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

    ;;;;;;;;沈牧咬牙道:“我才看出来,姓曹的跟咱们玩了一招守株待兔,敢情一早就在山上等咱们了!”

    ;;;;;;;;沈逸回过味儿来,将烤鸡塞给沈阔,过去找曹坚算账。

    ;;;;;;;;虞宁初与宋湘对个眼色,都掩饰不住笑,猜到沈明岚的婚事要成了。

    ;;;;;;;;宋池看着中间的石头灶台,不知在想什么。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