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39(这算是肌肤之亲吗?...)
    因为母亲与晋王的旧事,;;虞宁初进京之后,就很注意与侯府里的表哥们的相处分寸,尤其是宋池这个晋王亲侄。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宋池虽然私下里调戏了她几次,;;在众人面前一直都是君子的模样,;;有时候见到了,;;虞宁初也只能虚与委蛇。

    ;;;;;;;;她都如此避嫌了,;;沈明漪在被宋池拒绝之后,;;竟然还要问一句如果是她喜欢宋池,宋池会不会接受。

    ;;;;;;;;显而易见,沈明漪把她当成了情敌。

    ;;;;;;;;现在好了,;;只要她将宋池看不起她的事情张扬出去,相信从太夫人到三位舅母乃至沈明漪,都不会再怀疑她与宋池有什么可能。

    ;;;;;;;;“池表哥真的那样说你了?”

    ;;;;;;;;下午沈明岚吃席回来,;;虞宁初就找表姐告了宋池一状。

    ;;;;;;;;虽然宋池没有骂她,;;可宋池轻薄她了,;;背这个骂名并不算冤枉。

    ;;;;;;;;虞宁初就又哭了一场。

    ;;;;;;;;沈明岚怒道:“我告诉母亲去,就算他是郡王,也不能这么欺负人。”

    ;;;;;;;;虞宁初:“不了,;;都快过年了,;;我不想闹大。”

    ;;;;;;;;好说歹说,虞宁初总算劝住了沈明岚。

    ;;;;;;;;不过私底下,;;虞宁初让杏花、微雨将此事悄悄传到了太夫人、韩氏那里。

    ;;;;;;;;至于东院,因为宋湘搬到了二夫人宋氏那边,二夫人已经知晓了此事。

    ;;;;;;;;所有女眷都默契地没有将此事告诉府里的爷们,;;这恰如虞宁初所料。如果告诉舅舅们,;;舅舅们为她出头,便要与一位郡王产生罅隙,;;不出头,又好像堂堂侯府怕了宋池似的。再者,这件事完全可以归结于小辈们的一次口角,也并不值得深究。

    ;;;;;;;;.

    ;;;;;;;;除夕夜,平西侯府里张灯结彩。

    ;;;;;;;;今晚要守岁的,守到子时才能睡,为了让漫漫长夜好打发一些,太夫人叫了三个儿媳在东暖阁打牌,平西侯三兄弟在西暖阁一边喝茶一边闲话家国大事,沈琢则带着一众兄弟姐妹们去花园的莲花池边放烟花了。

    ;;;;;;;;宋湘一直跟着虞宁初、沈明岚,宋池则在晚宴结束时一个人回了墨香堂。

    ;;;;;;;;“阿湘,今晚过节,你就别跟池表哥闹脾气了,请他过来吧,往年咱们都是一起,唯独今年落下池表哥,他一个人多冷清。”

    ;;;;;;;;走向花园的路上,沈明漪瞥眼虞宁初,很是关心地对宋湘道。

    ;;;;;;;;她自认没有人知道她去找宋池诉情的事,所以在众人面前提到宋池,沈明漪神色大方,仿佛两人只是表兄妹的关系。

    ;;;;;;;;宋湘哼道:“要请你去请,我不想跟他说话。”

    ;;;;;;;;哥哥做错了事,她只想让哥哥向虞宁初道歉而已,哥哥居然都不肯低这一次头,行,哥哥不道歉,她就不理他,看谁坚持的久,又不是只有哥哥是硬骨头。

    ;;;;;;;;沈明漪就看向虞宁初:“事情因你而已,表妹都不会劝劝吗?难道还要这事闹到明年去?”

    ;;;;;;;;虞宁初尚未开口,宋湘、沈明岚也没来得及替虞宁初辩护,沈琢忽然道:“好了,子渊素来喜静,这种热闹请他过来他也不会来。”

    ;;;;;;;;沈明漪登时生了一肚子闷气,她发现了,每次她针对虞宁初,哥哥肯定会偏心虞宁初,哪像宋池,一眼看出虞宁初是个有心机的,宁可与亲妹妹冷战也要疏远外人。

    ;;;;;;;;虞宁初见沈明漪乖乖闭了嘴,便也聊起了别的。

    ;;;;;;;;莲花池到了,在冰冻的池水边放烟花,更安全一些。

    ;;;;;;;;下人们准备了三箱子烟花,沈牧、沈逸打开盖子,叫大家凑过来拿。

    ;;;;;;;;“走吧,放烟花很安全的,不像爆竹那么冲。”沈明岚对虞宁初解释道。

    ;;;;;;;;虞宁初拿了两支烟花。

    ;;;;;;;;沈牧叫大家别急着放,兄妹八人依次在冰冻的池面上排开,再依次点燃烟花。

    ;;;;;;;;虞宁初排在左边第一个,她点了烟花,便仰起头。

    ;;;;;;;;一朵烟花呼啸着飞向高空,炸开五彩斑斓的光点,就在此时,第二朵、第三朵……第八朵也相继飞了起来,虞宁初这边的刚熄灭,第八朵才明亮耀眼。

    ;;;;;;;;“再来一次,这次大家一起放,听我号令!”

    ;;;;;;;;伴随着沈牧的一声“放”,八朵烟花同时飞向高空。

    ;;;;;;;;玩玩闹闹的,三箱烟花放了半个时辰才结束。

    ;;;;;;;;“还有三个时辰,咱们怎么过?”沈阔搓着手道,目光不时瞥向虞宁初,今晚的小表妹裹着厚厚的斗篷,戴着兜帽,领口与帽边的狐毛几乎挡住了她大半张脸,只露出一双水汪汪的眼睛,又好看又可爱。

    ;;;;;;;;沈琢道:“祖母告诉我,她让下人在九盏花灯下悬挂了九盏小灯让咱们去找,一盏小灯可以去她那里换一个除夕荷包。其中八个荷包里放了一个银元宝,一个荷包里放了一个金元宝,所有灯都找齐了,大家再一起抽签。”

    ;;;;;;;;“今晚府里挂了那么多花灯,那九盏灯总该有个范围吧?”

    ;;;;;;;;“整个侯府,除了下人、客房那边,其他任何一盏花灯都有可能挂了小灯。”

    ;;;;;;;;“嗯,这样才有难度,不然咱们一下子就找到了,还有什么意思。”

    ;;;;;;;;沈琢:“祖母还说了,不许叫丫鬟小厮帮忙,只能咱们自己找。这样,我们四个单独行动,负责花园这边,你们四个姑娘两两结组,去各个院子里找。”

    ;;;;;;;;毕竟是夜晚,花园有山有水,找起来更不方便。

    ;;;;;;;;他刚说完,宋湘便抱住了虞宁初的胳膊。

    ;;;;;;;;沈明岚见了,没有跟宋湘抢表妹,朝沈明漪笑了笑:“我与姐姐一组,姐姐可愿意?”

    ;;;;;;;;宋湘都做了选择,沈明漪哪还有拒绝的余地?

    ;;;;;;;;分开之前,沈牧给每人发了两支烟花,找到就放一支,这样九盏灯都找到后,其他人就不用再徒劳了。

    ;;;;;;;;侯府的院落主要分为四块儿,东西中三路住宅,以及太夫人居住的荣安堂。

    ;;;;;;;;“我跟阿芜最小,负责东院跟荣安堂吧,你们做姐姐的,多跑点路。”宋湘笑着撒娇道。

    ;;;;;;;;沈明漪还想去东院的墨香堂的,闻言只好默认了。

    ;;;;;;;;沈明岚有些担心地看向虞宁初,怕表妹在东院撞见宋池。

    ;;;;;;;;虞宁初笑了笑,有宋湘在呢,便是撞到宋池,宋池敢做什么?

    ;;;;;;;;她跟着宋湘,先去了荣安堂。

    ;;;;;;;;路上的花灯、院子里的花灯都仔细看过,并没有发现。

    ;;;;;;;;跟长辈们打过招呼,两人再朝东院走去。

    ;;;;;;;;从荣安堂到东院,有大路一条、小路一条,宋湘提议她们先走大路,回来时再走小路。

    ;;;;;;;;虞宁初自然同意了,总之她不要落单。

    ;;;;;;;;一路到了东院,在沈二爷的院子里,虞宁初发现了一盏小灯。

    ;;;;;;;;两人高兴地放了一支烟花。

    ;;;;;;;;似乎是要与她们呼应,花园里也绽放了一朵烟花。

    ;;;;;;;;东院其他地方都没有,只剩墨香堂了。

    ;;;;;;;;宋湘拉着虞宁初走到通往墨香堂的路口,犹豫再三,她低声对虞宁初道:“阿芜,你陪我过去一趟行吗?我会试着再劝哥哥向你道歉,他道歉了,你也不一定非要原谅他,只是给我一个台阶下,我从小就跟哥哥在一起,我不想再跟他冷战了……”

    ;;;;;;;;话没说完,宋湘的眼泪便吧嗒掉了下来。

    ;;;;;;;;虞宁初想,这才是宋湘今晚要与她组队的真正原因。

    ;;;;;;;;宋湘待她以诚,虞宁初也很珍惜这个姐妹,而且宋湘跟她一样,都是小小年纪没有了母亲,父亲也不曾给予她们关心庇护,虞宁初便能理解宋湘对相依为命的哥哥的依赖。

    ;;;;;;;;说起来,她诬陷并宣扬宋池骂她这件事,给她带来了很多方便,却令宋湘陷入了两难的境地。

    ;;;;;;;;沈明漪有些话说的虽然难听,却也不无道理,都要过年了,她也不想宋湘再因为自己与宋池闹别扭。

    ;;;;;;;;“表姐别哭,我随你去,我一直也很过意不去……”

    ;;;;;;;;“跟你没关系,都是哥哥太坏了。”宋湘一边哭还不忘安慰虞宁初。

    ;;;;;;;;虞宁初不再多说,拿出帕子帮宋湘擦掉眼泪:“表姐快别哭了,回头冻坏了脸,池表哥更要恨我了。”

    ;;;;;;;;宋湘被她逗笑,又缓了一会儿,终于收了眼泪。

    ;;;;;;;;两人携手进了墨香堂。

    ;;;;;;;;阿谨、阿默都在院子里,瞧见二女,快步迎了上来。

    ;;;;;;;;宋湘:“我哥哥呢?”

    ;;;;;;;;阿谨笑道:“郡王在后院,郡主不在,郡王只能睹物思念您了。”

    ;;;;;;;;宋湘呸了一声:“他会想我?说不定正寻思着将后院改成他的书房!”

    ;;;;;;;;阿谨:“哪能呢,这几日郡王一直叫丫鬟给您那边烧着地龙,就是盼着您早点回来。”

    ;;;;;;;;宋湘不再听他的油腔滑调,故作不在意道:“随便他在哪,我是来找太夫人安排的小灯的。”

    ;;;;;;;;说完,她拉着虞宁初去看廊檐下挂着的灯了。

    ;;;;;;;;阿谨示意阿默快去知会主子。

    ;;;;;;;;宋湘、虞宁初查看完前院的花灯,宋池出现在了走廊转角,穿得还是赴侯府晚宴时的那身绛红色锦袍,这个颜色,衬得他的肤色更加润泽如玉,仿佛一轮明月,悄然自夜色最浓处升起。

    ;;;;;;;;阿谨、阿默识趣地退下了。

    ;;;;;;;;宋池站在廊檐下,看着两个姑娘。

    ;;;;;;;;宋湘还是很骄傲的,临时改了主意,瞪宋池一眼,拉着虞宁初就要走开。

    ;;;;;;;;虞宁初反而暗暗用力往回拖她,低声劝道:“表姐,来都来了……”

    ;;;;;;;;就在此时,宋池开口了:“阿湘,今夜除夕,搬回来吧。”

    ;;;;;;;;他不挽留,宋湘生气,他这一开口,宋湘居然没忍住,眼泪夺眶而出。

    ;;;;;;;;她不想让任何人瞧见,扭头跑去了后院。

    ;;;;;;;;虞宁初看向宋池,如果宋池去哄宋湘,她就不用去了,此时此刻,宋湘更需要的是兄长的关心。

    ;;;;;;;;然而宋池竟然朝她走来。

    ;;;;;;;;虞宁初心头一缩,下意识地看向后面。

    ;;;;;;;;“表妹放心,我只想跟你说说话。”宋池停在她五步之外,双手也负到了背后。

    ;;;;;;;;虞宁初警惕道:“你要说什么?”

    ;;;;;;;;宋池:“那只镯子……”

    ;;;;;;;;“莲花池岸边有三个钓鱼的冰窟窿,我从第一个窟窿里扔了下去,你想找,开春后下水应该能找到,你若不想找,丢了也与我无关。”虞宁初侧对着他,快速撇清道。那只镯子,她一开始想砸碎了,又怕宋池小人找她索取,所以没敢摔。

    ;;;;;;;;宋池笑了:“表妹还真是心思缜密。”

    ;;;;;;;;虞宁初不悦道:“湘表姐哭得那么伤心,你还不去劝劝吗?”

    ;;;;;;;;宋池:“她为何哭,还不是因为你。”

    ;;;;;;;;虞宁初:“起因在哪,你心里清楚。”

    ;;;;;;;;宋池:“嗯,怪我,我向表妹道歉,还望表妹以后别再在阿湘面前冤枉我,我只这一个妹妹,不想她难过。”

    ;;;;;;;;虞宁初蓦地红了眼圈,几乎要背对着他了:“如果有人轻薄湘表姐,你会怎么做?”

    ;;;;;;;;宋池:“我会让他付出代价。”

    ;;;;;;;;虞宁初:“所以,你就欺我没有亲兄撑腰吗?”

    ;;;;;;;;从她问出那个如果,宋池就猜到她有什么话在等着他。

    ;;;;;;;;想含糊也能含糊过去,但又没有意义。

    ;;;;;;;;如果他真的在她面前当君子,也不会得到她任何好感,只会看着她嫁给别人。

    ;;;;;;;;与其那样,不如当个彻头彻尾的小人。

    ;;;;;;;;“就算你有亲兄,我也会想方设法取悦你。”

    ;;;;;;;;取悦?他管那些轻薄叫取悦?

    ;;;;;;;;虞宁初再也听不下去,咬牙朝前走去。

    ;;;;;;;;后面有脚步声逼近,虞宁初慌得跑起来,手腕却被人抓住,以她无法抵挡的力道将她扯进了怀里!

    ;;;;;;;;虞宁初不敢喊,也知道挣脱不了,愤怒之下,她低下头,一口咬住了他的手腕。

    ;;;;;;;;宋池深深地吸了口气,看着怀里小姑娘被兜帽盖住的后脑勺,白色的狐边像极了一只小猫,他又笑了,俯身在她耳边道:“这算是肌肤之亲吗?”

    ;;;;;;;;虞宁初被他恶心得松开了嘴,猛地推他!

    ;;;;;;;;宋池却突然将她打横抱到怀里,任由她无声地推搡踢脚:“你惹哭了阿湘,再陪我演一场戏,演好了就放你走。”

    ;;;;;;;;虞宁初见他确实走向了后院,慢慢冷静下来,垂眸道:“我陪你演,你先放我下来。”

    ;;;;;;;;宋池看她一眼,真的将她放到了地上,可他的手,却霸道地握住了她的。

    ;;;;;;;;“天黑,仔细再绊到。”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