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037(我还打算撮合阿芜与逸哥儿...)
    腊月十五,;;是今年朝廷官员们当差的最后一日,过了今日,官员们便要迎来长达一个月的假期。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黄昏时分,;;沈三爷回来的比平时早一些,;;神色也比平时轻松惬意。

    ;;;;;;;;无论什么年纪的官员,;;谁又不喜欢放假呢?

    ;;;;;;;;沈逸却没有父亲的好心情,;;明年他与二哥沈牧都要参加开春的武举考试,;;府里请来的文武先生虽然放假了,可从武的大伯父、二伯父以及从文的亲爹都放了假有了闲暇,三人轮着来,;;文的布置功课,武的亲自指点功夫,他与二哥即将迎来长达一个月的身心煎熬。

    ;;;;;;;;想到那情形,;;沈逸便叹了口气。

    ;;;;;;;;“哥哥烦恼什么?”沈明岚问。

    ;;;;;;;;沈逸看向妹妹,;;笑道:“烦恼妹妹的嘴角会不会留疤。”

    ;;;;;;;;沈明岚:……

    ;;;;;;;;这阵子她吃炒货吃多了,;;加上天干物燥,一不留意左边嘴角长出一个火泡来,眼看明日就要去看表妹的铺子开张了,;;这个泡居然还没消,;;沈明岚的心情可想而知。

    ;;;;;;;;“你还说!”

    ;;;;;;;;沈明岚从茶几上的干果盘子里取出一颗瓜子,朝沈逸丢去。

    ;;;;;;;;三夫人:“好了,;;都快说亲的大姑娘了,还这么没规矩,看看阿芜,;;明明是妹妹,;;却比你懂事。”

    ;;;;;;;;虞宁初笑道:“这次可不怪表姐,是表哥先招惹人的。”

    ;;;;;;;;姑娘家都爱美,;;表哥怎么能故意戳表姐的伤口。

    ;;;;;;;;三夫人也瞪了儿子一眼。

    ;;;;;;;;沈逸知错就改,煞有介事地朝妹妹行礼道歉。

    ;;;;;;;;沈三爷换完衣裳出来了,三夫人命丫鬟摆饭。

    ;;;;;;;;今晚晚饭很丰盛,主食是鸡丝汤面,这边的习俗,庆生辰的前一晚都要煮完长寿面。

    ;;;;;;;;从沈三爷到沈明岚,一家四口,轮流对虞宁初说了一番吉祥话。

    ;;;;;;;;虞宁初心里很暖,却又忍不住红了眼圈。

    ;;;;;;;;她笑着道谢,快速挑起一筷子面条,让腾起的白雾掩饰眼中的泪。

    ;;;;;;;;大家看破不说破,等虞宁初缓过来了,开始畅想接下来的年假要怎么过。

    ;;;;;;;;次日一早,虞宁初还在梳头,沈明岚便迫不及待跑过来给虞宁初送生辰礼物了,是她珍藏的一枚玉佛项坠,在熹微的晨光中泛着温润的色泽。

    ;;;;;;;;“小生辰而已,表姐的礼物太贵重了。”虞宁初无奈地道。

    ;;;;;;;;沈明岚站在她身后,一边将项坠戴在表妹的脖子上,一边笑道:“以前离得远,你过生辰我都没什么表示,这是你来京城后过的第一个生辰,我作为表姐,礼物当然要贵重一些,不过你放心,下次你再过生辰,我顶多就送你我自己绣的香囊帕子啦,才不会次次都这样。”

    ;;;;;;;;虞宁初就笑了。

    ;;;;;;;;红绳系好了,沈明岚用手心捂热了玉佛项坠,才微微扯开表妹的领口,将坠子放了进去。

    ;;;;;;;;暖暖的小玉佛立即贴上了虞宁初的心口。

    ;;;;;;;;“就让佛爷保佑表妹健康、无病无灾、美貌常驻、财源滚滚吧!”沈明岚满意地道。

    ;;;;;;;;镜子照出姐妹俩挨在一起的笑脸,好像两朵并蒂莲花。

    ;;;;;;;;沈三爷、三夫人、沈逸也都给虞宁初准备了礼物。

    ;;;;;;;;大家才吃过早饭,荣安堂太夫人派人来传说,请虞宁初过去。

    ;;;;;;;;“一起去吧,应该是给阿芜庆生的。”三夫人猜测道。

    ;;;;;;;;事实的确如此。

    ;;;;;;;;最初平西侯是不知道虞宁初的生辰的,沈琢回来后特意与父亲提了此事,他的意思是,这是表妹进京后的第一个生辰,家里应该有所表示。

    ;;;;;;;;平西侯便与太夫人、沈二爷商量了,大家都给虞宁初备份礼物。

    ;;;;;;;;这是小事,太夫人就没有跟儿子们唱反调,同意了。

    ;;;;;;;;不过,平西侯府给虞宁初做脸,太夫人并没有叫宋池、宋湘兄妹过来。

    ;;;;;;;;三房的人都在,长辈们出手都很阔绰,小辈们也都花了心思。

    ;;;;;;;;沈琢送了虞宁初一杆女子用的枪,枪身所用的木材轻盈又结实,枪尖暂时没有开锋。

    ;;;;;;;;“听说表妹的基本功练得越来越扎实了,有空大表哥指点你枪法。”

    ;;;;;;;;虞宁初非常喜欢这份礼物,她一直怕人嘲笑她一个姑娘居然想要练武,没想到从大舅舅到大表哥都很支持。

    ;;;;;;;;“大哥耍赖吧,你这礼物一出,我们的礼物便落了俗套。”沈牧抱怨道,拿出他给虞宁初准备的礼物,一盒晶莹剔透的彩珠。

    ;;;;;;;;“谢谢二表哥,我很喜欢。”虞宁初惊喜地道。

    ;;;;;;;;“看看我的。”沈阔颇有几分自信的拿出他的礼物,是一对儿红宝石耳坠。

    ;;;;;;;;宝石比金子更稀有,因为稀有,有的人想买都买不到。

    ;;;;;;;;虞宁初看到这份礼物,险些维持不住脸色,送礼重在心意,贵重也要有个分寸,沈阔明明是沈家最小的一个表哥,却送她最贵重的礼物,长辈们该怎么想?

    ;;;;;;;;虞宁初都不敢去看二夫人宋氏。

    ;;;;;;;;就在她犹豫该怎么自然地拒绝这份礼物时,宋氏笑道:“阿芜,你四表哥事事都喜欢争先,得知大表哥准备了一杆枪,他便来找我,希望我给他出个能赢了你大表哥的主意,我便替他准备了这对耳坠。”

    ;;;;;;;;虞宁初悄悄松了口气,无论宋氏心里怎么想,有她刚刚的说词,明面上沈阔送这份礼物,便只是少年争强好胜,而非对她存了什么情意。

    ;;;;;;;;“让二舅母破费了。”虞宁初接过沈阔手中的礼物,转身朝宋氏行礼道。

    ;;;;;;;;宋氏笑容和善:“破费什么呀,你二舅母最不差银子了,就喜欢花钱打扮你们这些小姑娘。”

    ;;;;;;;;沈明岚应和道:“是啊,二伯母的眼光也最好,每年我过生辰,二舅母送的首饰都比我娘送的更合我心意。”

    ;;;;;;;;三夫人哼道:“好啊,明年我就不送了,你找你二伯母要去吧。”

    ;;;;;;;;如此一番打趣,便将大家的注意力从沈阔身上移开了。

    ;;;;;;;;表哥们送完了,沈明漪送了虞宁初一支玉簪,没什么稀奇的。

    ;;;;;;;;这一趟荣安堂之行,虞宁初满载而归,正与沈明岚一起收拾礼物,宋湘来了,送了虞宁初一把匕首。匕首刀鞘上镶嵌了宝石,更像装饰,然而抽出匕首,只见刀刃锋利无比,惊得虞宁初连忙插回去,怕不小心伤了人。

    ;;;;;;;;“你是跟我大哥学的吗?”沈明岚哭笑不得地问,“知道你们习武,可你怎么弄了一把开锋的匕首?”

    ;;;;;;;;宋湘振振有词:“咱们常出门走动,谁知道会不会遇到什么意外,与其给什么粗野武夫英雄救美的机会,不如自己带上防身之物。先前我哥哥就送了我一把,我特别喜欢,所以我又央了哥哥再订一把一样的。”

    ;;;;;;;;说着,宋湘拿出她的那把匕首,果然与虞宁初的那把十分相似,区别就在于刀鞘宝石的颜色不同。

    ;;;;;;;;沈明岚调侃道:“那这礼物到底算你送的,还是池表哥送的?”

    ;;;;;;;;宋湘:“当然是我送的,若不是我提醒,哥哥都不知道今日是阿芜的生辰。”

    ;;;;;;;;“谢谢湘表姐,我很喜欢。”虞宁初笑着道。

    ;;;;;;;;没多久,沈牧、沈阔也都过来了,他们从沈逸口中得知“七里香”开张的事,准备同去观礼。

    ;;;;;;;;三对儿兄妹便一起出发了。

    ;;;;;;;;.

    ;;;;;;;;铺子开张,请了人来舞狮,敲锣打鼓的,引来百姓围观。李管事准备了五十个彩线荷包,每个荷包里都装了一二两的炒货,由舞狮人在舞狮的过程中将荷包抛出去,谁接住了就算谁的。

    ;;;;;;;;除此之外,铺子开张前三天,所有炒货都买一斤送一斤。

    ;;;;;;;;正是百姓们置办年货的时候,有的人接到荷包尝了里面的炒货觉得好吃,自然去里面买了,有的人冲着买一斤送一斤进了铺子,只要客人进了铺子,尝到一两颗滋味,几乎没有不掏钱买的。

    ;;;;;;;;更妙的是,炒货铺子旁边就是一家茶馆,茶馆有人说书,听书的人闻到旁边炒货铺子飘过来的香味,难免心痒去买上几两,一边吃一边听故事,那才是有滋有味。

    ;;;;;;;;“阿芜这地段挑的好。”沈牧坐在茶铺里,见大家都去买了些炒货,他由衷地赞道。

    ;;;;;;;;虞宁初将功劳推给了李管事。

    ;;;;;;;;沈明岚道:“接下来咱们要去各个府里应酬的,你们几个别光顾着喝酒,记得替表妹宣传宣传铺子,公子们自己不喜欢,可以买回去送母亲妹妹嘛。”

    ;;;;;;;;虞宁初忙道:“倒也不必如此刻意……”

    ;;;;;;;;沈阔:“不刻意不刻意,又不是只有你们姑娘家爱吃零嘴,我们也爱吃的,你看我的牙,有一颗门牙上都缺了一点了。”

    ;;;;;;;;说着,他朝虞宁初张开嘴。

    ;;;;;;;;虞宁初低头笑,沈牧一扇子恰在了弟弟脑门上,他就没见过哪个公子喜欢谁就朝对方呲牙咧嘴的。

    ;;;;;;;;他也喜欢这位小表妹,但看出弟弟更上心,沈牧不想与弟弟抢,可弟弟这样也太不争气了。

    ;;;;;;;;铺子生意不错,大家放心地去了酒楼。

    ;;;;;;;;平西侯府。

    ;;;;;;;;韩氏来找二夫人宋氏说话了。

    ;;;;;;;;“那红宝石耳坠,真是你送阿芜的?”韩氏早上可被沈阔的出手吓了一跳,那么贵重的红宝石,她们做长辈的手里也就几套充充门面,沈阔个毛头小子居然拿去送了虞宁初。

    ;;;;;;;;宋氏笑道:“自然是真的,不然老四哪有那么多银子?”

    ;;;;;;;;侯府并不会骄纵男孩,每个人的月例都是固定的,也只有沈琢当差了,手头会宽裕点。

    ;;;;;;;;韩氏看不透宋氏是不是在说谎,继续试探道:“你可没给明岚她们送过宝石礼物,如此偏宠阿芜,莫非想留她做儿媳?”

    ;;;;;;;;宋氏:“大嫂这是想哪去了,我虽然没给明漪她们送过宝石,但这么多年大小礼物攒下来,一两套宝石肯定能买了吧?阿芜第一次在咱们家里过生辰,我才一口气补偿她个好的。”

    ;;;;;;;;韩氏:“是了是了,怪我最近忙着给明漪准备嫁妆,遇到什么事都想到婚嫁上了,还以为你要早早给自己定个儿媳。”

    ;;;;;;;;宋氏:“老二还没成亲,我可没余力先管老四。”

    ;;;;;;;;无论韩氏怎么套话,宋氏都没有明着承认,或是明着否认她中意虞宁初做儿媳这件事。

    ;;;;;;;;西院这边,沈三爷、三夫人也在屋里讨论沈阔的礼物。

    ;;;;;;;;“阔哥儿那孩子,莫不是看上阿芜了?”沈三爷问道,想着妻子常在府里,或许知道的更多。

    ;;;;;;;;三夫人:“阿芜懂事,很少单独出去,整日与明岚形影不离,我没听明岚提过啊,不过看阔哥儿今早的表现,是有那层意思。”

    ;;;;;;;;沈三爷皱眉道:“他凑什么热闹,我还打算撮合阿芜与咱们逸哥儿。”

    ;;;;;;;;三夫人道:“谁说不是,阿芜身子还没调理好,又没及笄,我原想着等阿芜及笄了再问问两个孩子的想法,谁知道阔哥儿横插了一脚。”

    ;;;;;;;;哪怕是堂兄弟,同住在一个府里,若喜欢上同一个女子,最好的办法就是谁都不娶对方,免得婚后一个不慎,闹出闲言碎语。

    ;;;;;;;;“算了,再看看吧,兴许阔哥儿只是想出风头,根本没那想法。”

    ;;;;;;;;“嗯,我仔细留意些。”

    ;;;;;;;;百-度-搜-醋-=溜=-儿-=文=-学,最快追,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