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027(宋池的婚事...)
    宋池虽然获封郡王,;;可正德帝也没办法直接拿出一套崭新的郡王府给他,照例从国库没收的房产中挑出一套地段合适的宅子,;;命工部着人按照郡王府的规制重新修建,考虑到木材石料运输、花树移栽等工程,且寒冬临近得明年春暖才能动土,郡主府大概要等到明年十月才能入住。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因此,宋池兄妹还要再在平西侯府住一年。

    ;;;;;;;;这么多年都住下来了,也不急再多一年,宋池索性连自己买了一套宅子的事都没告诉姑母宋氏。

    ;;;;;;;;他平时除了进宫面圣,大多数时间都待在平西侯府,未曾结交其他名门子弟,;;是以封了郡王后,;;除了太子、二皇子请他吃了席,;;宋池的生活与平时也并没有什么不同。

    ;;;;;;;;正德帝的寿辰过后不久,京城下了一场大雪,亦是今冬的第一场雪。

    ;;;;;;;;扬州的冬天偶尔也会下雪,雪落到地面很快就化成水,很暗积存,所以虞宁初着实被这场雪惊艳了,;;披着斗篷坐在廊檐下,只是静静地坐着赏雪,;;就能赏上半日。

    ;;;;;;;;次日雪停,沈明岚邀她去花园里赏景。

    ;;;;;;;;那些看惯了的假山池水,覆上白雪,就成了新景,;;别有一番韵味。

    ;;;;;;;;“阿芜,岚表姐!”走到梅峰附近,;;宋湘的声音突然从山顶传了过来。

    ;;;;;;;;姐妹俩抬头,就见宋湘站在山顶的梅雪亭前,正笑着朝他们招手。

    ;;;;;;;;沈明岚笑道:“阿湘倒是好雅兴,早早来了这边。”

    ;;;;;;;;虞宁初见梅雪亭中空空,除了宋湘的丫鬟并没有旁人,就放心地跟着沈明岚朝上走去。

    ;;;;;;;;石阶上的积雪早已被仆人清扫干净,路旁的梅树枝丫被一指多厚的白雪压得低垂了一些,沈明岚轻轻碰了碰离得近的枝头,那雪花便簌簌地落下去,亮晶晶地反射着阳光。

    ;;;;;;;;空气冷冽又令人神清气爽。

    ;;;;;;;;快到山顶了,虞宁初忽然听到熟悉的男声,仰头一看,就见宋池不知何时出现在了梅雪亭中。

    ;;;;;;;;所以,他一直都在这边?

    ;;;;;;;;虞宁初心有点乱。

    ;;;;;;;;那日比武结束,众人回到平西侯府,宋池虽然叮嘱他们不要提及他的伤,不知是谁说漏了嘴,傍晚太夫人就把她与表姐以及沈明漪叫过去,严厉地训斥了一番,罚她们闭门七日,抄写《女戒》。

    ;;;;;;;;虞宁初跪在表姐身边,泪水涌上来,又被她强忍下去。

    ;;;;;;;;虽然太夫人好像对她们一视同仁,可她非常清楚,太夫人那些话都是冲着她骂的,倘若没有她,太夫人绝不会那样对待两个沈家表姐。

    ;;;;;;;;她难受,更为连累表姐挨罚而自责,如果不是表姐坚持要带她出来赏景,虞宁初恨不得永远都待在西院,再也不出来碍任何人的眼。

    ;;;;;;;;宋池坐在亭中,看着垂眸跟在沈明岚身后的虞宁初。

    ;;;;;;;;太夫人的惩罚前日才结束,昨日妹妹去过碧梧堂,回来闲聊,提到虞宁初瘦了。

    ;;;;;;;;的确瘦了,又披着狐毛镶边的斗篷,小脸躲在里面,都快看不见了。

    ;;;;;;;;“池表哥也在啊,你的手怎么样了?”

    ;;;;;;;;进了亭子,沈明岚关心地问道。

    ;;;;;;;;宋池伸出手,笑道:“说了只是皮外伤,早养好了。”

    ;;;;;;;;因为这伤与她有关,虞宁初也抬眸看去。

    ;;;;;;;;宋池肤色如玉,五指修长,手形很是秀雅,掌心平滑润泽,丝毫看不出受伤的痕迹。

    ;;;;;;;;虞宁初不解,好的有这么快吗?

    ;;;;;;;;念头一起,她突然意识到,宋池伸出来的是左手。

    ;;;;;;;;她不由地看向他的脸。

    ;;;;;;;;宋池笑了笑,朝她与沈明岚道:“一点小伤,连累两位表妹禁足多日,实在惭愧。”

    ;;;;;;;;沈明岚还在震惊于他伤势的恢复速度,宋池如此一说,她便忘了细究,一边拉着虞宁初坐下一边笑道:“禁足而已,没什么的,最近天冷,我还不想出门呢,只可惜错过了府里为庆祝池表哥册封郡王所摆的酒席。”

    ;;;;;;;;宋池目光温润:“不急,等明年我们迁居郡王府,会专门设席宴请几位表妹。”

    ;;;;;;;;沈明岚喜道:“这话我可记住了,池表哥不许赖账。”

    ;;;;;;;;宋湘:“放心吧,我会替哥哥记着的。”

    ;;;;;;;;两人说起话来,只有虞宁初始终安静地坐在一旁。

    ;;;;;;;;宋池看向亭外。

    ;;;;;;;;有麻雀飞来,落在一棵梅树的树梢,小小的爪子碰落几点碎雪。

    ;;;;;;;;石桌上摆着宋湘爱吃的零嘴儿,其中有一盘话梅。

    ;;;;;;;;宋池捏了一棵话梅,这种腌制的果子,只有一层薄薄的果肉,里面包着一颗大核。

    ;;;;;;;;宋池起身,在三女好奇的目光中,朝那只胖麻雀弹去。

    ;;;;;;;;深色的话梅速度奇快,射中了麻雀的小脑袋,可怜的麻雀自枝头栽落,掉进树下的积雪中,生死未明。

    ;;;;;;;;“敲昏了,谁捡到归谁。”宋池转身,对三个小姑娘道。

    ;;;;;;;;宋湘、沈明岚都是贪玩好动之人,闻言争先恐后地跑出凉亭,去捡麻雀了。

    ;;;;;;;;宋池重新回到了石桌前。

    ;;;;;;;;虞宁初习惯地想要回避,瞥见宋池用右手去端茶碗,她便压下离席的冲动,低声问:“你的手到底如何了?”

    ;;;;;;;;宋池笑,伸出左手给她看:“刚刚表妹没看清楚吗?”

    ;;;;;;;;他又调侃人,虞宁初微恼道:“你伤的明明是右手。”

    ;;;;;;;;宋池边收回左手,换了右手。

    ;;;;;;;;美玉一般的掌心,赫然多了一条长长的伤口,伤口的结痂尚未完全脱落,看得虞宁初心惊肉跳。

    ;;;;;;;;她低下头:“表哥救命之恩,我不知该如何报答。”

    ;;;;;;;;宋池:“挟恩图报,非君子所为,何况你我表兄妹一场,何必如此见外。”

    ;;;;;;;;虞宁初攥着袖口,坚持道:“总之我欠了你一……两次,表哥若有差遣,只要不违礼法,我一定尽力。”

    ;;;;;;;;宋池放下茶碗,仔细品味她的话:“不违礼法?为何我觉得表妹这话意有所指?难道表妹以为我会让你做一些有违礼法的事?我与表妹相识时间尚短,还请表妹明示,我究竟做了什么招致表妹如此质疑?”

    ;;;;;;;;虞宁初脸色微红。

    ;;;;;;;;他戏言她花容月貌,意图私赠她荷包画像,哪样符合礼法了?

    ;;;;;;;;“好,就算我误会你了。”虞宁初别开脸,亭外梅林,表姐、宋湘还在弯腰寻找那只被宋池击昏的麻雀。

    ;;;;;;;;宋池也扫了眼亭外,确定两个小姑娘短时间还不会回来,他将一盘装牛肉干的碟子推到虞宁初那边,道:“表妹清瘦了,多吃点。”

    ;;;;;;;;这句话说得低沉,仿佛多了一丝暧昧,虞宁初难以置信地看过去。

    ;;;;;;;;宋池无奈:“表妹因我挨罚,我关心一下,难道也关心错了?”

    ;;;;;;;;虞宁初反击道:“既然无错,人前你怎么不这么待我?”

    ;;;;;;;;宋池正色道:“人前也可以,只怕表妹不喜。”

    ;;;;;;;;虞宁初就知道他故意的,咬牙道:“人前不喜,人后也不喜,你以后都不要再这样说了。”

    ;;;;;;;;言罢,她深深地吸了口气,调整好情绪,也去林子里帮忙找麻雀了。

    ;;;;;;;;她离开不久,山下,沈明漪带着丫鬟寻了过来。

    ;;;;;;;;宋池默默将那盘牛肉干放回原位。

    ;;;;;;;;待沈明漪气喘吁吁地爬上山顶,宋池与小姑娘们打声招呼,径直离去。

    ;;;;;;;;沈明漪失望地望着他的背影。

    ;;;;;;;;.

    ;;;;;;;;待这场雪化了,陆续有人登门求见二夫人宋氏,想替宋池说亲。

    ;;;;;;;;宋池入京快十年,官员们始终猜不透皇上对这个侄孙到底是什么态度,如今宋池一鸣惊人,武艺超群,又年纪轻轻封了武英郡王,局势明朗,有人就想把女儿嫁给他了。

    ;;;;;;;;宋氏叫来侄子,笑道:“子渊也十八了,既已封了郡王,现在定下婚事,明年迁居后正好完婚,府里也好有个女主人帮忙打理家事。来,你如实告诉姑母,想娶一个什么样的闺秀。”

    ;;;;;;;;宋池:“不瞒姑母,我暂且无意娶妻,侄子还年轻,只盼着皇上安排一份差事给我,尽心当差,真正对得起皇上的厚爱。若早早娶妻,被家事分心耽误正事,反而不妥。”

    ;;;;;;;;宋氏:“你只娶个妻子,能分什么心?”

    ;;;;;;;;宋池看向窗外:“侄子怕妻子与阿湘相处不洽,怕阿湘受委屈。姑母,我与阿湘投奔侯府,虽承蒙姑父姑母与两房长辈照拂,并无任何不周之处,可终不及自己有个家。待明年迁居,我想多留阿湘两年,免得她都嫁人了,却没真正享受过住在自己家里的恣意。”

    ;;;;;;;;宋氏被侄子说的,眼圈都红了,盯着侄子道:“你跟姑母说句实话,你娘到底怎么死的?”

    ;;;;;;;;先有二嫂的死,才有二哥出家,才有侄子带着妹妹投奔于她。

    ;;;;;;;;十年过去了,近日京城又起了晋王府的闲言碎语,宋氏也想知道真相。

    ;;;;;;;;宋池垂眸,淡淡道:“姑母真想知道,可以写信问晋王。”

    ;;;;;;;;宋氏早就写过信了,可长兄的回信没给她任何解答,只让她好好照顾两个孩子。

    ;;;;;;;;“行,你们就都瞒着我吧,没事,我总有死的那一日,到时候我问你娘去。”宋氏恨恨地说起了气话。

    ;;;;;;;;宋池笑道:“姑母心善,定能长命百岁。”

    ;;;;;;;;宋氏看着侄子那张俊脸,还能说什么?

    ;;;;;;;;“真不想成亲?”

    ;;;;;;;;“不想,还劳姑母替我谢绝各路媒人。”

    ;;;;;;;;.

    ;;;;;;;;不断有媒人来向宋池提亲,消息也传到了大房、三房。

    ;;;;;;;;牌桌上,沈明漪忍不住向宋湘打听进展。

    ;;;;;;;;宋湘一边看牌一边道:“我哥哥才对成亲没有兴趣,我早说过了,他一心向佛。”

    ;;;;;;;;沈明漪不信:“池表哥亲口说的吗?可能他眼光高,只是对前面几家没兴趣,再来一个名门闺秀,他就想娶了。”

    ;;;;;;;;沈明岚故意刺她道:“论名门闺秀,谁还比得过你?说不定啊,池表哥就是看姐姐看多了,眼光才高了。”

    ;;;;;;;;沈明漪又怒又羞,万一,万一宋池真的喜欢她呢?

    ;;;;;;;;美貌她不及虞宁初,可论身份,权贵侯爷唯一的掌上明珠、当朝皇后宠爱的外甥女,放眼京城,除了国舅府的两个表姐,谁又比她尊贵?而她的两个表姐,一个已经出嫁,一个与哥哥订了婚,都不可能再与宋池有关系。

    ;;;;;;;;她红着脸,眸中藏了得意与期许,心不在焉地打了一张牌出去。

    ;;;;;;;;“胡了。”虞宁初笑着推倒牌。

    ;;;;;;;;四个姑娘打牌,三个聊天,只有她一心一意,毕竟宋池娶妻,跟她是八竿子也打不着的关系。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