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026(扬名京城,封郡王...)
    同一样武器,;;因用材、锻造工艺不同,武器的性能便也出现了优劣之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比擂台上,;;匈奴人虽然准备了十八般武器供武者选用,这些武器却只是寻常,像呼延屠上场,他就只用他自备的两条铁鞭。

    ;;;;;;;;那铁鞭乃匈奴王庭命能工巧匠专门锻造而成,主体分为六棱,在惨淡的阳光下依然寒光凛凛,绝非一般,如果宋池随便挑一杆木制长..枪,可能一击之下就被铁鞭打断枪身。

    ;;;;;;;;如今他临时派人去取枪,;;似乎也说明他并非专门来打擂台,;;而是临时起意。

    ;;;;;;;;“宋公子枪法如何?”

    ;;;;;;;;等待的时候,;;曹坚站在沈明岚一侧,低声问道。

    ;;;;;;;;沈明岚回想这些年宋池在自家比武场的表现,有些担忧地道:“池表哥的枪法,比我二哥强很多,但又略微逊色我大哥,与我大伯父交手,;;大概能坚持四十多个回合。”

    ;;;;;;;;曹坚初回京城,可他早就听闻平西侯的英名,;;乃大周第一猛将,之前与晋王同镇守太原西北边疆,后来韩国舅掌权,不知为何将平西侯调回了京城,;;换了旁人。

    ;;;;;;;;宋池能在平西侯手下坚持四十回合,已然堪比一方守城大将。

    ;;;;;;;;曹坚对接下来的比试有了些信心。

    ;;;;;;;;沈明岚与他说完话,;;转身一看,发现虞宁初躲在了她后面,下意识就想将表妹拉回自己身边。

    ;;;;;;;;虞宁初不敢再与表姐们并肩站在前排,小声道:“我就在这里,也能看见的。”

    ;;;;;;;;沈明漪轻哼道:“现在躲有什么用,池表哥的手若因此出了差池,你难辞其咎。”

    ;;;;;;;;沈明岚怒道:“你有完没完?池表哥都不在意,你凭什么一直替池表哥打抱不平?不知道的还以为你……”

    ;;;;;;;;当着外人的面,沈明岚将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沈明漪见她什么都敢说,瞥眼曹坚,恼羞成怒,扭开了头。

    ;;;;;;;;宋湘小声对虞宁初道:“别想太多,你看我哥还敢登台,说明他伤的不重。再说了,刚刚咱们都站在前面,那剑突然飞下来,巧合才落到你这边,与你无关的。”

    ;;;;;;;;虞宁初知道这只是意外,可如果没有宋池出手,或是他无意出手,那剑应该就刺到她身上了。

    ;;;;;;;;如果说送药是小恩惠,这次她又欠了宋池一次救命之恩。

    ;;;;;;;;透过两位表姐中间的空隙,虞宁初看向台上。

    ;;;;;;;;宋池好像在与呼延屠聊着什么,神态平和,丝毫不像即将比武之人。

    ;;;;;;;;忽的,宋池朝她看来。

    ;;;;;;;;虞宁初本能地躲到了表姐身后,避开了他的视线。

    ;;;;;;;;她很后悔,刚刚就该站在这里的。

    ;;;;;;;;可那样,险些受伤的不就变成了表姐或旁人?

    ;;;;;;;;“换成旁人,我也会出手。”

    ;;;;;;;;宋池温和的声音重新响在耳畔,虞宁初回忆他当时的语气,相信他这句话是真的,如此看来,宋池还有一副侠义心肠。

    ;;;;;;;;虞宁初又想到了那短暂的一抱,但凡宋池抱她的时间再长一些,可能就会被沈明漪或他人看出端倪。

    ;;;;;;;;一时间,虞宁初都不知道该恼怒宋池私下的失礼,还是感谢宋池对分寸的把握,人前总是足够君子,不曾让她陷入声誉危机。

    ;;;;;;;;阿默去众人停车的地方解了马,骑马往返平西侯府,并没有耽误太久。

    ;;;;;;;;百姓们听宋池自报师从平西侯,连匈奴王子也对他很是客气,都对这场比试充满了期待,甘愿等着。

    ;;;;;;;;人群自动散开,阿默持枪登上比擂台,恭敬地将长..枪交给宋池。

    ;;;;;;;;众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那杆枪上。

    ;;;;;;;;百姓们都知道,平西侯有一杆先帝御赐的龙头枪,而宋池这把枪,乃是春日他十八岁生辰时,平西侯特意送他的生辰礼。枪长九尺有余,由精钢与金石混铸而成,呈现出一种内敛的暗金色,一龙一蛇盘旋枪身,龙头、蛇首一起吐出寒铁铸造的枪头,锋利可削木如泥。

    ;;;;;;;;呼延屠的目光落在此枪上,久久难以移开。

    ;;;;;;;;他亲哥三王子也用枪,如果他赢了这把枪带回草原,亲哥定会大喜。

    ;;;;;;;;眼看宋池用一只修长白皙的手接过这把枪,呼延屠暗道小白脸暴殄天物,嘴上则挑衅道:“你我比试,定个彩头如何?如果我赢了,你这枪送我,如果你赢了,我把这双铁鞭送你。”

    ;;;;;;;;宋池瞥眼他的铁鞭,露出嫌弃之色,道:“铁鞭不够,还要加上二十匹上等战马。”

    ;;;;;;;;呼延屠怒道:“二十匹战马,你好大的口气!”

    ;;;;;;;;宋池:“怎么,四王子怕输?”

    ;;;;;;;;呼延屠反应过来,一拍胸膛道:“我怕雪灾怕瘟灾,唯独不怕输,废话少说,来吧!”

    ;;;;;;;;攥着两条铁鞭,呼延屠率先站到了比擂台中间。

    ;;;;;;;;宋池长..枪一转,走到了他对面。

    ;;;;;;;;此时此刻,比擂台下的所有百姓都屏住了呼吸,宋湘更是双手握在胸口,提心吊胆地盯着台上的兄长。

    ;;;;;;;;呼延屠挥舞着铁鞭朝宋池扫去。

    ;;;;;;;;宋池举枪来刺,铁鞭前端的铁链卷上他的枪头,呼延屠一喜,收臂要将宋池的枪扯过来,就在此时,宋池竟然顺着他的力道凌空腾起,铁链与枪头因为力道放松而分开,宋池在空中侧转,恢复自由的长..枪朝呼延屠腰侧刺去。

    ;;;;;;;;呼延屠及时在地上打了一个滚,险险避开。

    ;;;;;;;;而宋池刚刚落地,不等呼延屠站起来,他长..枪一挑,反勾来呼延屠一条铁鞭。

    ;;;;;;;;“接着。”宋池将铁鞭丢向曹坚。

    ;;;;;;;;曹坚一个纵身,接住铁鞭,好似报了之前被呼延屠击落长剑的仇。

    ;;;;;;;;百姓高声喝彩。

    ;;;;;;;;呼延屠眼中凶光毕露,才一个回合就被宋池收走一条铁鞭,他还有什么颜面?

    ;;;;;;;;大吼一声,呼延屠再次冲向宋池。

    ;;;;;;;;宋池仍是持枪迎击,在呼延屠的铁鞭扫来时,他腰身倏然后仰,铁链贴着他的脸扫过,而宋池的枪却准确地击中呼延屠的右手手腕。剧痛之下,呼延屠再次松手,宋池一手握枪一手抓住即将跌落的铁鞭,退后几步,站直。

    ;;;;;;;;“承让。”他朝呼延屠微微一笑,再次将铁鞭扔到台下。

    ;;;;;;;;阿默接住。

    ;;;;;;;;呼延屠脸色铁青,不顾右手手腕还在流血,他攥起拳头对宋池道:“我还没输,靠这双拳头也能打败你!”

    ;;;;;;;;草原的英雄,从小就练赤手空拳,丢了武器也不怕。

    ;;;;;;;;呼延屠再次冲向宋池,眼睛紧紧锁定宋池的枪,宋池敢若挥枪,他拼着受伤也要把那枪抢过来,到时候肉搏,他会怕宋池?

    ;;;;;;;;虽然没了武器,呼延屠仍然对胜利充满了信心。

    ;;;;;;;;宋池又岂会与呼延屠拼蛮力,他侧身避开呼延屠飞来横石般的冲撞,长..枪在手中灵活一低,斜刺向呼延屠的右腿膝盖。

    ;;;;;;;;呼延屠扑空后眼睛就瞄过来了,见此及时高抬右腿,姿势笨拙却成功避开了。宋池唇角上扬,枪头马上又去刺呼延屠的左腿。

    ;;;;;;;;他变招太快,呼延屠躲避不及,左腿膝盖一疼,小山似的身躯猛地朝宋池跪了下去。

    ;;;;;;;;宋池一手持枪,一手来扶他:“你我以武会友,四王子不必行此大礼。”

    ;;;;;;;;他这话比枪头还狠,呼延屠实难咽下,忽地攥住宋池左手手腕,就要将他扯下来按地上。

    ;;;;;;;;宋池本就是弯腰来扶他,如今被呼延屠拉住,力量悬殊之下,怎么可能逃过狼狈倒地?

    ;;;;;;;;百姓们都吸了一口冷气。

    ;;;;;;;;宋池右手握紧,枪尾抵地,被呼延屠紧紧钳制的左臂继续往上扶他,脸上仍然带着笑容。

    ;;;;;;;;台下的人看不清楚,观武席前的匈奴使臣却见自家王子的脸都憋红了,仍然拉不下宋池,只是让宋池握枪的右手渗出更多鲜血,让死死抵住木质台面的枪尾往下陷出了一个坑。

    ;;;;;;;;呼延屠已经输了,就算真用这种方式将宋池摔倒,也有失风度,传出去令人笑话。

    ;;;;;;;;“好了,胜负已分,王子快起来吧。”匈奴使臣快跑过来,一手抓住呼延屠的肩膀,将人往上提。

    ;;;;;;;;呼延屠刚刚完全是被宋池的羞辱气到失去了理智,此时被使臣一抓,猛地清醒过来,再看宋池右手流了那么多血仍然不肯让他得逞,明明看起来像个文人,气节却好比翱翔长空的苍鹰,呼延屠竟然看他顺眼起来。

    ;;;;;;;;“你很厉害,我输了。”呼延屠松开宋池,忍着膝盖的痛苦,站直了与宋池道。

    ;;;;;;;;宋池笑道:“输给沈家枪,四王子虽败犹荣。”

    ;;;;;;;;想到平西侯,呼延屠心中一凛。

    ;;;;;;;;宋池寄居平西侯府都尽得平西侯真传,平西侯的长子沈琢肯定也是个人物,中原人才辈出,草原上似他这等猛将,却屈指可数,最可恨的是,他在草原无人能及,中原光同龄人,至少有宋池、沈琢与他平分秋色。

    ;;;;;;;;与宋池约好改日一起吃酒后,呼延屠命手下拆了擂台,走了。

    ;;;;;;;;在百姓的欢呼喝彩声中,宋池走下擂台,回到了四个姑娘身边。

    ;;;;;;;;阿默除了回侯府取枪,还带了纱布与伤药,宋湘一边掉眼泪一边低头替哥哥包扎。上台前还只是一条细长的剑伤,如今那伤口撕..裂得更宽,血流了不知多少。

    ;;;;;;;;她至少还敢看,虞宁初连看都不敢看,白着脸躲在沈明岚身后。

    ;;;;;;;;与沈明岚、沈明漪、宋湘泪水涟涟的样子比,她这样就显得冷情了。

    ;;;;;;;;“好了,养几日就没事了,何至于一个个伤心落泪。”包扎好了,宋池笑着调侃道,趁三个姑娘擦泪,他别有深意地看向虞宁初。

    ;;;;;;;;唯一没哭的虞宁初,尴尬地看向别处。

    ;;;;;;;;“哥哥这样,还能骑马吗?随我们坐马车回去吧。”宋湘道。

    ;;;;;;;;宋池:“不必,我可以单手握缰。”

    ;;;;;;;;宋湘不放心,等阿默牵了马来,亲眼看着哥哥顺利上马,始终没碰到右手,宋湘才肯乖乖上了马车。

    ;;;;;;;;窗帘垂落,挡住了路人的视线,却隔绝不了那此起彼伏的议论。

    ;;;;;;;;“原来是晋王殿下的侄子,皇上的亲侄孙,皇族血脉,难怪能打败匈奴王子。”

    ;;;;;;;;“嘘,宋公子与晋王不和,刚刚都在擂台上扬言他没有伯父,你还敢大声吆喝?”

    ;;;;;;;;“为何不和啊?”

    ;;;;;;;;“听说……”

    ;;;;;;;;宋湘只关心哥哥的伤,没有在意这些闲话。

    ;;;;;;;;沈明岚怕她难受,主动议论起呼延屠最后的卑鄙来。

    ;;;;;;;;姑娘们顿时同仇敌忾,用各种文雅的词,将呼延屠唾骂了数十遍。

    ;;;;;;;;.

    ;;;;;;;;百姓们都有一颗爱国心,被匈奴人在京城摆擂台肆意挑衅了三日,百姓们早憋了一口闷气,如今宋池只用三招便将目中无人的匈奴王子打跪下了,连擅长使用的武器也输了,回头还要再送来二十匹上等战马,百姓们觉得痛快,遇到熟人必然要宣传一遍此事。

    ;;;;;;;;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宋池与沈家枪的威名就传遍了京城的大街小巷,连孩童们玩耍都找来棍子充当长..枪,模仿比擂台上的英雄,自以为十分威风。

    ;;;;;;;;宫中的正德帝自然也听说了。

    ;;;;;;;;宋池是皇族子弟,由他打败匈奴王子,比将族子弟出人更长皇室的脸面。

    ;;;;;;;;他的太子、二皇子只是专注文道而已,所以不去与匈奴王子比试,但他自有习武的侄孙。

    ;;;;;;;;宋池啊……

    ;;;;;;;;正德帝想到了老晋王。

    ;;;;;;;;先帝在时,他是正宫嫡子,老晋王是贵妃独子,贵妃美艳,生得老晋王也俊美不俗,并且凭借那张脸,深得先帝宠爱,几度威胁他的太子之位。幸好,先帝临终前幡然醒悟,一纸诏书将老晋王安排到了西北太原。

    ;;;;;;;;老晋王死后,其长子宋玦继承了王位,文武双全,很受太原百姓爱戴。

    ;;;;;;;;新晋王势头正盛,他的两个皇子却还稚嫩,正德帝便将晋王看做了眼中钉。

    ;;;;;;;;幸好,晋王府内乱,二房的宋池含恨进京,自此与晋王断了往来。

    ;;;;;;;;虽然宋池继承了老晋王的仪表,俊如美玉,将正德帝的两个皇子比成了黑土,但因为宋池恨晋王,正德帝就喜欢他。

    ;;;;;;;;如今宋池为皇族长脸,正德帝决定好好嘉奖这位弃暗投明的侄孙。

    ;;;;;;;;各国使臣在时,正德帝只在寿宴上轻描淡写地夸了宋池,仿佛宋池的表现在大周朝算不上什么,这样的人才中原应有尽有。等寿宴结束,各国使臣陆续离京,正德帝便在早朝上宣布了一道圣旨,称赞宋池文武双全,擂台获胜耀我国威,特封为武英郡王,赐郡王府。

    ;;;;;;;;按照惯例,只有一个亲王死后,该支的子嗣才会继承爵位或新封郡王,有的庶子或无能嫡子连郡王都没得封,如今晋王宋玦正值英年,正德帝就封了他的侄子为郡王,简直就是公然给晋王添堵。

    ;;;;;;;;可正德帝从来都不是明君,贪享乐宠奸佞,平时任意妄为,只要不是太过分,没有伤及国本,大臣们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纵容不管了。

    ;;;;;;;;晋王心塞就心塞吧,谁让他留不住自己的亲侄子。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