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018(牡丹花钿)
    香山乃京郊第一登高好去处,达官贵人也常来这一带,为了方便游客,官府特意拨款修缮了各峰主路的台阶,以及路旁供人休憩的凉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虞宁初体力不济,每到一处凉亭,必然要休息一刻钟左右。

    ;;;;;;;;大家本来就是出来赏景的,速度并不重要,便都耐心地陪着她。

    ;;;;;;;;虞宁初还是不太好意思,却也知道他们不会丢下她自己登山,所以没再说什么客气话。

    ;;;;;;;;山风清凉,从半山腰往远处看,只见漫山遍野的红枫,都是红色却又有深浅不同,与其他树木的翠绿交相辉映。

    ;;;;;;;;忽然,一道轻快悦耳的鸟叫从附近的树梢传了过来。

    ;;;;;;;;这叫声太动听,几人都抬头去找。

    ;;;;;;;;沈牧最先发现了,是一只棕色羽毛的画眉,距离这边有两丈来远。

    ;;;;;;;;他看向宋池:“能活捉吗?”

    ;;;;;;;;三个表兄弟都背了箭囊。

    ;;;;;;;;画眉鸟还不知道危险将近,在枝丫间轻轻地跳跃着,始终都在同一棵树上。

    ;;;;;;;;宋池朝画眉所在的方向瞥了眼,又重新望向远方的枫林,淡笑道:“这种野生的画眉,捉回去也难养,不如留它在这林子里,自在啼叫,供有缘人解闷。”

    ;;;;;;;;虞宁初听见这话,不由地朝他看去。

    ;;;;;;;;凉亭三面都有长椅,宋池就坐在临崖的那一边,侧坐着,背靠红漆亭柱。他一条腿搭在长椅上,一条腿放在外面,那么危险的位置,他竟毫不在意,眉目澹泊,恍如谪仙,随时都可能乘风而去。

    ;;;;;;;;“哥哥什么时候这么信缘分了?”宋湘出口揶揄道。

    ;;;;;;;;虞宁初蓦地记起自己拒绝那只小胖龙的借口,心虚地去赏枫了。

    ;;;;;;;;宋池看眼妹妹,目光自那位小表妹的面纱上扫过,笑而未答。

    ;;;;;;;;休息够了,大家继续登山。

    ;;;;;;;;又攀登了一段距离,前面出现一片平坦的地带,中间建造了一座寺院,名为碧云寺。

    ;;;;;;;;女孩子们要去寺里进香。

    ;;;;;;;;虞宁初从僧人手里接过三支香,拜佛时,她求了自己与亲人无病无灾,顺便也求了姻缘顺遂。

    ;;;;;;;;上香完毕,几人结伴朝碧云寺入口走去,就要跨出去了,外面突然走进来一行人,乃是两位华服公子与随从。

    ;;;;;;;;“子渊,你怎么在这儿?”其中一位方脸厚唇的华服公子惊喜地问宋池。

    ;;;;;;;;宋池笑道:“今日不用读书,我们兄妹出来赏秋。”

    ;;;;;;;;他们招呼时,沈明岚悄悄告诉虞宁初:“刚刚说话的这位是二皇子,旁边那个是国舅府的韩宗延,大伯母的亲侄子。”

    ;;;;;;;;虞宁初记下了,与沈家兄妹同时给二皇子见礼。

    ;;;;;;;;二皇子笑着让四人免礼,多看了沈明岚两眼,目光就落到了沈明岚旁边的少女身上。虽然她戴着面纱,可露出来的眼眸盈盈似水,肌肤更是白皙娇嫩,必然是个美人。

    ;;;;;;;;“这位是?”二皇子不掩兴趣的问。

    ;;;;;;;;虞宁初暗暗紧张起来。

    ;;;;;;;;沈牧恭声答道:“她是我表妹,先前一直随二姑夫住在扬州,节前才接来京城,礼仪不周到之处,还请殿下海涵。”

    ;;;;;;;;二皇子面露疑惑。

    ;;;;;;;;韩宗延靠近他,低声耳语了一番。

    ;;;;;;;;二皇子这才想起平西侯府曾经还有一位庶出的姑娘,不过他对虞宁初的父母并不关心,只想瞧瞧她到底长什么样。

    ;;;;;;;;韩宗延经常与二皇子厮混,比二皇子肚子里的蛔虫更明白二皇子的所思所想,笑着对虞宁初道:“原来是新来的表妹,怪不得我以前去侯府探望姑母都没见过,不过,今日无风无沙,表妹为何戴着面纱?”

    ;;;;;;;;沈明岚抢着道:“她水土不服,脸上长了疹子。”

    ;;;;;;;;这样的借口,韩宗延只能放弃迫使虞宁初取下面纱的计划。

    ;;;;;;;;“殿下要去寺中进香吗?”宋池问。

    ;;;;;;;;二皇子长了一副憨厚的容貌,目光却很是轻佻,在虞宁初身上转了一圈,他笑道:“随便逛逛,既然遇上你们,咱们便同行吧。”

    ;;;;;;;;宋池很是欢迎:“正好我们要去狩猎,还请殿下为我们评判。”

    ;;;;;;;;二皇子惊道:“狩猎?”

    ;;;;;;;;沈牧:“是啊,妹妹们喜静,随便挑个凉亭看看枫叶就能待半天,我们可受不了。”

    ;;;;;;;;宋池:“走吧,趁现在还早,等会儿游人多了,猎物都躲到深山老林不肯出来了。”

    ;;;;;;;;就这样,宋池三人以狩猎为理由,顺理成章地带走了二皇子、韩宗延。

    ;;;;;;;;他们走了,自有随从保护姑娘们。

    ;;;;;;;;沈明岚瞪了一眼韩宗延的背影,低声提醒虞宁初:“韩宗延是国舅府的独苗,从小被家里长辈宠爱,养得他无法无天,别的不提,他这人非常好色,表妹若遇到他,千万离他远点。”

    ;;;;;;;;宋湘补充道:“二皇子也是个风流好色的,这就叫臭味相投。”

    ;;;;;;;;不过她们一个是郡主,一个是侯府嫡女,两人还不敢打她们的主意。

    ;;;;;;;;虞宁初最怕因为容貌沾惹这些,当即对沈明岚道:“下个月国舅府的喜宴,我就不去了。”

    ;;;;;;;;韩家与侯府大房是直接姻亲,三房去吃席只是随礼,舅舅舅母不去或许会让人问一问原因,她初来乍到,很多人还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更不会关心她是否出席。

    ;;;;;;;;沈明岚想了想,同意了,若是因为去了一趟国舅府让韩宗延盯上表妹,简直比苍蝇落在身上还恶心。

    ;;;;;;;;三女结伴往山下走,沈牧离开前打过招呼,让她们先回侯府。

    ;;;;;;;;到了侯府,休息休息也该吃午饭了。

    ;;;;;;;;虞宁初才洗了脸,沈明岚抱着一个匣子过来了,原来是大夫人韩氏在首饰铺子看中一套梅兰丹菊的发钿,觉得府里四个姑娘分刚刚好。

    ;;;;;;;;沈明漪一直都喜欢兰花,挑了兰花钿。

    ;;;;;;;;宋湘选了梅花钿。

    ;;;;;;;;剩下牡丹、菊花两朵,牡丹白中带粉,菊花金中带红,都很好看,价格自然不菲。

    ;;;;;;;;若论贵气雍容,菊花钿金红的颜色更盛三分,牡丹虽有花王之称,粉色却不如金红端庄。

    ;;;;;;;;“表姐喜欢哪个?”虞宁初先问。

    ;;;;;;;;沈明岚笑道:“如果我跟你客气,该把菊花让你,可我知道你不习惯这么贵气的颜色,正好我喜欢,咱们姐妹就别见外了。”

    ;;;;;;;;说着,她将粉嘟嘟的牡丹钿插入虞宁初的发间,自己戴上了那朵菊花。

    ;;;;;;;;虞宁初照照镜子,迟疑道:“大舅母送了这么贵重的礼物给咱们,咱们是不是该去当面道谢?”

    ;;;;;;;;沈明岚:“嗯,吃过饭再去吧,先去找阿湘。”

    ;;;;;;;;用饭的时候,姐妹俩都戴着新得的发钿,三夫人瞧着喜欢,可惜道:“这应该是百珍楼新出的式样,早知道我先去买两套了,你们俩一人一套,平时四朵换着戴。”

    ;;;;;;;;沈明岚道:“不用,这样挺好的,我们各自戴自己喜欢的。”

    ;;;;;;;;三夫人点点头,女儿外甥女收了大夫人的礼物,回头她也得给沈明漪补上一份价值相当的。

    ;;;;;;;;这就是妯娌之间的人情往来。

    ;;;;;;;;饭后,姐妹俩先去二房找宋湘。

    ;;;;;;;;墨香堂中,因为宋池住在前院,反而是他先见到两个表妹。

    ;;;;;;;;在侯府走动,虞宁初不可能还戴着面纱,本就是明艳之姿,此时再戴一朵粉嫩娇艳在阳光下泛着玉色光泽的牡丹钿,真是步步生辉。

    ;;;;;;;;宋池站在廊檐下,看着二女走近。

    ;;;;;;;;“池表哥,阿湘呢?”沈明岚笑着问。

    ;;;;;;;;宋池道:“我才回府不久,阿湘在姑母那边用的饭,可能还在陪姑母说话,你们找她何事?”

    ;;;;;;;;沈明岚指指头上,俏皮道:“大伯母赏了我们一人一朵发钿,我们准备去道谢,想叫阿湘一起。”

    ;;;;;;;;宋池自然而然地看向她们的头顶。

    ;;;;;;;;虞宁初微微低头,长睫垂落,似朵不愿供人观赏的幽谷羞花。

    ;;;;;;;;下一刻,她就听宋池赞道:“侯夫人好眼光,你们先进来坐吧,阿湘应该也快回来了。”

    ;;;;;;;;虞宁初看向沈明岚。

    ;;;;;;;;沈明岚大大方方道:“那就打扰表哥休息了。”

    ;;;;;;;;宋池笑笑,带着两人进了厅堂。

    ;;;;;;;;虞宁初眼观鼻鼻观心,挨着表姐坐在远离宋池的客位,有人走进来,她才抬眸看看,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厮,唇红齿白的,自带笑相。

    ;;;;;;;;“姑娘们请用茶。”阿谨稳稳地摆好茶碗,温声道,随即退了出去。

    ;;;;;;;;虞宁初想,原来宋池这边端茶倒水的都是小厮,大多数人家都是安排丫鬟当此差事。

    ;;;;;;;;茶香沁人,虞宁初端起茶碗。

    ;;;;;;;;表妹安静,宋池也不是多话的,沈明岚只好挑起话题:“表哥你们去狩猎,可有打到什么好东西?”

    ;;;;;;;;宋池笑道:“没去深山,只猎到两只野兔,叫人送去厨房了,你们可吃得惯兔肉?”

    ;;;;;;;;虞宁初马上摇摇头。

    ;;;;;;;;沈明岚道:“我吃不来,我娘爱吃麻辣兔肉。”

    ;;;;;;;;宋池道:“那好,等会儿我吩咐下人送一只给三夫人。”

    ;;;;;;;;说话间,宋湘终于回来了。

    ;;;;;;;;得知姐妹们的来意,宋湘马上叫丫鬟去取她的梅花钿来,就在厅堂里戴好。

    ;;;;;;;;“好看吗?”宋湘问哥哥。

    ;;;;;;;;宋池颔首:“好看。”

    ;;;;;;;;宋湘嘟嘴:“你都没仔细看,一点都不诚心。”

    ;;;;;;;;宋池无奈地笑。

    ;;;;;;;;宋湘招呼虞宁初二人:“不理他了,咱们走吧。”

    ;;;;;;;;终于不必继续与宋池同堂,虞宁初如释重负。

    ;;;;;;;;到了大夫人韩氏这边,沈琢、沈明漪居然都在。

    ;;;;;;;;韩氏免不得要夸赞三个姑娘一番。

    ;;;;;;;;沈琢垂眸旁听,脑海里全是虞宁初刚刚进门时的画面,牡丹花钿娇艳逼真,却远远不如花下之人。

    ;;;;;;;;船上她眉眼间笼着清愁,让人忽略了她的艳,这才安顿下来,她便如一朵当季盛放的牡丹,国色难掩。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