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017(仿佛连绵绿树间独艳的一片...)
    侯府门外,沈明漪跟着母亲上了马车,还忍不住挑开一点帘子,目不转睛地看着宋池。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出发吧。”韩氏吩咐车夫道。

    ;;;;;;;;直到再也看不到宋池的身影了,沈明漪才恋恋不舍地坐正了。

    ;;;;;;;;韩氏见不得女儿这魂不守舍的样子,低声道:“就那么喜欢他?”

    ;;;;;;;;别人问这话,沈明漪肯定要跳脚否认,换成亲娘,沈明漪红了会儿脸,便羞涩地靠到韩氏怀里,小手拉着母亲的袖子,撒娇道:“娘,你能帮我做主吗?”

    ;;;;;;;;韩氏并不愿意做这个主,试着说服女儿改变心意:“除了容貌气度,他有什么好值得你这般?晋王府是晋王当家,宋池九岁时便带着妹妹搬来京城,这么多年与晋王一家形同陌路,以后估计也不会再回王府,只能靠自己赚前程,还不如其他爵位之家的世子。”

    ;;;;;;;;沈明漪垂着眼,替心上人辩解道:“再怎么说他也是皇族血脉,虽然与晋王爷不和,却很得皇上赏识,经常叫他伴随左右,这份殊荣,除了太子、二皇子,谁有?等他将来立了功劳,少不得要封个郡王。”

    ;;;;;;;;韩氏:“郡王又如何?你与其惦记他,还不如想想二皇子,早晚都会封亲王,你若嫁了二皇子,将来稳坐王妃之位。”

    ;;;;;;;;提到二皇子,沈明漪立即撇嘴,太子与二皇子都是她的皇后姨母所出,正宫嫡子,但两人的容貌像极了老皇帝,方脸厚唇,勉强能夸句容貌周正,与俊美二字毫不沾边。兄弟俩单独站着还好,若是将宋池放进去,太子、二皇子简直给宋池当仆人都不配。

    ;;;;;;;;沈明漪宁可不当王妃,也想嫁给宋池。

    ;;;;;;;;少年爱美人,美人爱英杰,韩氏能理解女儿的执着,可她作为母亲,定会给女儿安排一门更好的婚事。

    ;;;;;;;;.

    ;;;;;;;;韩氏母女抵达首饰铺子时,虞宁初一行人也出了京城的南城门。

    ;;;;;;;;京城就像一座笼子,大家闺秀要恪守礼仪,出了笼子便自由多了,沈明岚卷起窗帘,陶醉地吸了一口秋日微凉的空气。

    ;;;;;;;;宋湘挨着另一边窗户,虞宁初被两人夹在中间,往左看,窗外宋池近在眼前,一袭月白锦袍,整个人仿佛会发光。往右看,沈阔骑马临窗更近,且目光灼灼地朝她看来,心思难掩,虞宁初只好规规矩矩地坐正,哪边都不张望。

    ;;;;;;;;“你们快来看,那边好有意思。”

    ;;;;;;;;宋湘忽然笑着招呼道。

    ;;;;;;;;沈明岚立即离开座椅靠了过去,虞宁初难掩好奇,也朝这边探头。

    ;;;;;;;;宋池体贴地驱马往前走,免得挡了女孩子们的视线。

    ;;;;;;;;虞宁初就见不远处的土路上,有个农夫挑着一个扁担,后面的筐子里放着四五只绑在一块儿的鸡鸭,前面的筐子里则坐着一个两三岁的男娃娃,那男娃娃很乖,老老实实一动不动的,只眨着一双大眼睛东瞧西看。

    ;;;;;;;;“好像挺舒服的,我都想坐一坐了。”扁担筐子轻轻晃悠,沈明岚看得津津有味。

    ;;;;;;;;沈阔嬉笑道:“这个简单,回头我让人做两个大筐,明岚坐前面,阿芜坐后头,我挑你们。”

    ;;;;;;;;虞宁初莞尔。

    ;;;;;;;;沈明岚回头哼道:“你有那么大的力气吗?”

    ;;;;;;;;沈阔:“我好歹也学了八年的武,你别瞧不起人。”

    ;;;;;;;;嘴上与沈明岚说话,他眼睛却不停地往虞宁初那边瞄,今日小表妹穿的非常素雅,青色的褙子白色长裙,水灵灵的像朵兰花。

    ;;;;;;;;沈明岚注意到他的目光,故意捣乱,回到座椅上,啪地放下了挡帘。

    ;;;;;;;;沈阔怅然若失,仍然紧紧跟在车窗旁,期待没一会儿妹妹会重新挑起帘子。

    ;;;;;;;;“阿芜,四表哥好像很喜欢你呢。”宋湘挨着虞宁初,轻声笑道。

    ;;;;;;;;虞宁初忙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瞥眼窗外只露背影的宋池,她诚恳地看着宋湘:“好表姐,这话你可千万别对旁人说,特别是明漪表姐,我怕传出闲言碎语去。”

    ;;;;;;;;宋湘忙道:“我当然懂得利害,这不是只有咱们仨嘛,若连悄悄话都不能说,多没意思。”

    ;;;;;;;;说完,她谨慎地把自己这边的帘子也放下了。

    ;;;;;;;;虞宁初稍稍松了口气。

    ;;;;;;;;既然宋湘挑明了此事,沈明岚便也轻轻地撞了撞虞宁初的肩膀:“你觉得四哥怎么样?”

    ;;;;;;;;宋湘闻言,同样巴巴地看着虞宁初。

    ;;;;;;;;十四五岁的女孩子们,私底下最喜欢聊儿女情长,如果肯坦诚心事,说明大家是真姐妹,自与旁人不同。

    ;;;;;;;;两人都等着她的回答,虞宁初想了想,趁机交心道:“哪个表哥都很好,但我只把他们当哥哥,绝无旁的念头。待我及笄,如果舅舅舅母愿意帮我操持婚事,我希望嫁给一个门第与虞家相当甚至略有不足的。”

    ;;;;;;;;沈明岚意外道:“这是为何?”

    ;;;;;;;;虞宁初装羞地低下头:“这样未来婆婆就不敢在我面前摆威风了,我也不用担心哪里做的不好惹长辈不满。”

    ;;;;;;;;沈明岚惊愕道:“你比我还小呢,想得竟如此长远。”

    ;;;;;;;;虞宁初失笑,看着她道:“舅母去扬州接我,我就知道我多半会嫁在京城了,在运河上漂了一个月,没什么事可做,我便翻来覆去想了很多,表姐可千万别笑我。”

    ;;;;;;;;沈明岚不笑,反而有点心疼:“表妹何必顾虑那么多,你有这般好相貌,低嫁太可惜了。”

    ;;;;;;;;宋湘:“就是就是,好好地为何要低嫁?必须找个配得上你的如意郎君。”

    ;;;;;;;;碍于宋湘在,虞宁初无法说得太深,声音平和地道:“人各有命,我姓虞,门第远不如诸位表姐,婚事上我只求安稳二字,所谓美貌,如果能让未来夫君倾心于我,似舅舅舅母那般恩爱,便是锦上添花了。”

    ;;;;;;;;沈明岚听出了其中的深意,沉默了。

    ;;;;;;;;宋湘只觉得虞宁初的想法过于复杂,嫁人嫁人,第一考虑的不该是自己喜不喜欢对方吗?

    ;;;;;;;;“算了,不提了,你才十四,眼下最要紧的是养好身体,及笄了再考虑婚事也不迟。”沈明岚主动结束了这个话题。

    ;;;;;;;;宋湘心思单纯,抓住虞宁初的手试着捏了捏,感慨道:“好软啊,柔若无骨,胳膊也软软的。”

    ;;;;;;;;虞宁初见她居然羡慕这个,忙道:“软是因为没有力气,这样可不好,像上次登朝月楼,若不是你一直扶着我,靠我自己不知道要爬多久。”

    ;;;;;;;;宋湘点点头:“对,咱们女孩子力气本来就不如男子,越是这样越要好好锻炼强身健体,将来遇到坏人欺负才有力气反抗。”

    ;;;;;;;;沈明岚疑道:“什么坏人欺负,你从哪听来的这些?”

    ;;;;;;;;宋湘指指右窗窗外,悄声道:“四表哥的书房有好多戏本子,我翻了几本,上面多是一些英雄救美的故事,也不管英雄是什么草莽出身,只要被他救了,那些娇滴滴的小姐就甘愿以身相许。我看了特别纳闷,那些粗鲁野人,换我我宁可给他金山银山也不想委屈自己。当然,最可恨的是欺负人的恶霸,我就想,如果我也习武,功夫练好了,我自己就能保护自己,才不需要什么英雄大侠。”

    ;;;;;;;;虞宁初诧异于宋湘的奇思妙想,看着无忧无虑乖巧可人的王府郡主,竟然会偷看戏本子,而且得出这么一番见地。

    ;;;;;;;;沈明岚给宋湘泼冷水:“练武很辛苦的,你能受得了?”

    ;;;;;;;;宋湘得意道:“受得了啊,我哥哥已经开始教我了,等我学好基本功,就会继续教我骑马射箭。”

    ;;;;;;;;沈明岚对习武没有兴趣。

    ;;;;;;;;虞宁初倒觉得宋湘那番话很有道理,倘若她会功夫,那么即便将来被迫嫁了曹奎那种恶人,也未必没有自保之力。

    ;;;;;;;;“湘表姐,我想跟你学功夫,可以吗?”虞宁初期待地问。

    ;;;;;;;;宋湘很高兴能多个伙伴,立即应允:“当然可以,以后每天早上你都来墨香堂,咱们一起跟我哥哥学。”

    ;;;;;;;;虞宁初只想学武健身,可不敢跑去墨香堂接近宋池,与宋湘商量道:“我有点怕池表哥,可以劳烦表姐来碧梧堂教我吗?或是咱们去花园也行,我不求武艺精湛,能学会一些皮毛,治了我体弱的毛病就满足了。”

    ;;;;;;;;宋湘不太明白:“你为何怕我哥哥?”

    ;;;;;;;;沈明岚笑道:“阿芜那不是怕,是认生,咱们女孩子容易玩到一起,哥哥们又不一样。”

    ;;;;;;;;宋湘恍然大悟,痛快答应以后去碧梧堂教虞宁初。

    ;;;;;;;;.

    ;;;;;;;;香山位于京城西郊,离得并不远,马车走了多半个时辰便顺利抵达香山脚下。

    ;;;;;;;;大家出发的早,此时明日刚刚爬上树梢,秋风习习、暖阳融融,正适合登山赏秋、舒展筋骨。

    ;;;;;;;;因为有车上的交心,虞宁初与宋湘的关系也更加亲密起来,一下车,三个姑娘便有说有笑地朝山路走去,寸步不离,宛如亲生姐妹。

    ;;;;;;;;山路用石阶砌成,常被秋风吹拂,台面干干净净,两侧绿树成荫,间或夹杂着几棵枫树,此时枫叶已红,翠绿与枫红互相掩饰,色彩斑斓,宛如泼墨而成的画作。

    ;;;;;;;;这还只是山脚,若站到高处纵目远眺,不知会看到何等壮阔的风景。

    ;;;;;;;;虞宁初仰望山巅,心中充满了向往。

    ;;;;;;;;沈明岚还以为表妹嫌弃山路太长,笑着解释道:“香山这一带有好几个峰头,最高的是主峰香炉峰,你看,就是那座,其实也不算太高,咱们现在爬的听泉岭才只有香炉峰的一半高,走得快点,两刻钟就能登顶。”

    ;;;;;;;;沈阔拆台道:“两刻钟是我们的脚速,上次来这边,也不知道是谁,爬了一半就嚷嚷着不行了,如今倒在阿芜面前充起了高人。”

    ;;;;;;;;沈明岚作势要打他。

    ;;;;;;;;沈阔步伐敏捷地往上跑,沈明岚提着裙摆去追。

    ;;;;;;;;“表姐慢点,仔细摔了。”虞宁初担心地嘱咐道。

    ;;;;;;;;沈明岚一边追沈阔一边朝后面摆手:“我们去前面的亭子等你们。”

    ;;;;;;;;宋湘牵着虞宁初并肩走。

    ;;;;;;;;宋池瞥眼两人握在一起的手,视线不禁上移。

    ;;;;;;;;这边几乎没有其他游人,虞宁初仍然戴了面纱,似是要防他与沈牧、沈阔。

    ;;;;;;;;就在宋池准备看向别处时,一阵山风突然吹来。

    ;;;;;;;;白色的面纱被风吹起,露出一张染了薄红的明艳脸庞,秀鼻樱唇,仿佛连绵绿树间独红的一片枫,鲜妍夺目。

    ;;;;;;;;她本人并不知,心无旁骛地往上走着。

    ;;;;;;;;宋池怔了一瞬,收心时,瞥见身旁的沈牧竟然也在看虞宁初,显然也被面纱下的美色慑了魂。

    ;;;;;;;;宋池忽然意识到,她戴着面纱,也并非多此一举。

    ;;;;;;;;就是不知,如果沈逸在此,她会不会取下面纱。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