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015(事急从权,唐突了...)
    “姑娘,该起了,今天过节,大家都去荣安堂用早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有人轻轻推她,虞宁初勉强睁开眼睛,看到杏花、微雨都守在床边,南边的窗户虽然关着,也能看出天亮了。

    ;;;;;;;;过节……

    ;;;;;;;;对了,今日是八月十五,中秋。

    ;;;;;;;;虞宁初撑着床坐了起来。

    ;;;;;;;;微雨仔细打量她的神色,有些担心:“姑娘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虞宁初想到了昨晚登朝月楼时出的汗,还有到了楼顶迎面吹来的晚风,这身子软绵无力,怕是着凉了。

    ;;;;;;;;“没事,就是没睡够。”虞宁初笑笑,让杏花倒碗温水来。

    ;;;;;;;;今日侯府里上下都喜气洋洋,若为了她去请郎中,太过晦气。

    ;;;;;;;;虞宁初不想给谁心里添堵。

    ;;;;;;;;一点着凉而已,多喝点温水,兴许就把病气压下去了。

    ;;;;;;;;杏花端了水来。

    ;;;;;;;;虞宁初小口小口地喝,连喝了大半碗,果然恢复了些力气。

    ;;;;;;;;梳头时,虞宁初特意让微雨打开二夫人送的面霜,分别是桂花、茉莉、樱花、玫瑰香的,每种花香又分为两盒,一盒只是保湿,一盒还有胭脂成分,能够提升人的气色。

    ;;;;;;;;虞宁初看着镜中自己略显苍白的脸,挑了桂花香的胭脂款。

    ;;;;;;;;淡淡的红晕在脸颊晕开,娇艳明媚。

    ;;;;;;;;虞宁初很满意,与表姐沈明岚汇合。

    ;;;;;;;;吃了早饭,表姐妹俩携手去逛侯府花园,沈明漪显然还在为昨晚的事情生气,没有与她们一起,倒是沈牧、沈阔、沈逸中间加入进来,大家在凉亭中坐下,吃着茶点聊聊天,人多热闹,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中午又是一顿丰盛的午宴,虞宁初身子不适,没什么胃口,强吃了七分饱。

    ;;;;;;;;终于回到碧梧堂,虞宁初擦了脸便叫丫鬟们退下,一个人连喝两碗温水,倒在床上沉沉入睡。

    ;;;;;;;;这一觉又差点睡到黄昏,醒来时头昏脑涨,手贴上额头,微微发烫。

    ;;;;;;;;虞宁初很愁,什么时候生病不好,偏偏赶在这个时候。

    ;;;;;;;;就算要请郎中,也要熬过今晚。

    ;;;;;;;;趁丫鬟们还没进来,虞宁初下床,慢慢在室内转了两圈,习惯了那股惫懒,感觉就也还好。

    ;;;;;;;;等微雨进来,虞宁初用被窝太热这个理由,成功掩饰了微红的脸色。

    ;;;;;;;;晚宴摆在正院。

    ;;;;;;;;今晚桌上有一道铜锅涮肉,炭火在下面持续炙烤,热气腾腾,沈明漪、沈明岚的脸蛋都红扑扑的,虞宁初的病态潮红反而也成了自然,等大家吃得尽兴离开厅堂前往花园准备听戏,夜色掩饰下,谁也看不出虞宁初的异样。

    ;;;;;;;;戏班子搭在侯府内湖边的水榭,水榭中桌案座椅都摆好了,长辈们坐在第一排,小辈们坐在后面,因为都是一家人,男女同席,没有再摆屏风隔开。

    ;;;;;;;;水榭离得远,还要走一段距离,太夫人问二夫人宋氏:“子渊、阿湘他们还没到吗?”

    ;;;;;;;;宋氏道:“肯定要吃完晚饭再过来吧。”

    ;;;;;;;;太夫人:“嗯,等会儿戏散了,叫他们宿在这边吧,免得还要折腾。”

    ;;;;;;;;宋氏笑道:“那得看他们的意思。”

    ;;;;;;;;太夫人朝小辈们这边瞧了一眼,发现少了两个孙子,不由问道:“逸哥儿、阔哥儿去哪了?”

    ;;;;;;;;沈琢道:“三弟、四弟不喜欢听戏,去逛灯会了。”

    ;;;;;;;;太夫人没再追问。

    ;;;;;;;;虞宁初心中一动,昨晚表哥说要重新去替她套小胖龙,今晚出门,该不会专门为了此事吧?

    ;;;;;;;;慢慢悠悠地走了一会儿,水榭到了。

    ;;;;;;;;主子们分别落座,跟来的丫鬟们在后边的小杌子上坐着,主子有吩咐她们就上前伺候,若无事,她们也可以听听戏。

    ;;;;;;;;虞宁初与沈明岚坐在中间一排,前面是长辈们,后面是沈琢、沈牧,沈明漪撒娇,坐在了太夫人身边。

    ;;;;;;;;虞宁初吃饭的时候觉得热,这会儿又开始冷了起来,湖边有风轻轻吹拂,其实很舒服,只是虞宁初病了吃不消,坐下不久,便把兜帽戴起来了。

    ;;;;;;;;“阿芜冷吗?”沈牧关心问。

    ;;;;;;;;虞宁初摇摇头:“不冷,就是怕着了凉。”

    ;;;;;;;;沈牧体贴地挪动椅子,坐在虞宁初的左侧,利用自己的身体替柔弱的小表妹挡风。

    ;;;;;;;;沈琢顿了顿,也挪到了沈牧旁边,如此兄妹四个排成了一排。

    ;;;;;;;;戏开场不久,虞宁初便有些坐不住了,只想躺在床上大睡一场。

    ;;;;;;;;“啊”,旁边突然想起沈明岚的惊叫,虞宁初也吓了一跳,偏头一看,竟是宋湘弯着腰站在表姐身后,双手捂着表姐的眼睛,俏皮地道:“猜猜我是谁。”

    ;;;;;;;;“臭阿湘!”沈明岚扒拉下宋湘的手,笑着嗔道。

    ;;;;;;;;等妹妹闹够了,宋池便带着妹妹去前排,先给长辈们见礼。

    ;;;;;;;;月色皎洁,他穿了一件深色的锦袍,颀长而立,却也比戏台上的才子风流倜傥。宋湘披了一件粉色缎面的斗篷,容貌娇美,兄妹俩并肩站在一块儿,便是一道最美的风景。

    ;;;;;;;;“池表哥,阿湘。”依偎在太夫人身边的沈明漪忙站了起来,笑着同两人见礼。

    ;;;;;;;;虞宁初隐在兜帽中,看着沈明漪在宋池面前,露出女儿家的娇羞。

    ;;;;;;;;这就是那个在马车里警告她别对宋池有非分之想的侯府大小姐?

    ;;;;;;;;“不打扰太夫人看戏了,我们去后面坐。”寒暄两句,宋池开口道。

    ;;;;;;;;太夫人点点头,对沈明漪道:“你去陪阿湘吧,小姑娘们说说话,待在我身边多闷。”

    ;;;;;;;;沈明漪笑着应了,牵着宋湘坐到了沈明岚右侧的椅子上。

    ;;;;;;;;最后一排还有几把椅子,宋池坐在了亲妹妹身后,偏显角落。

    ;;;;;;;;沈琢见了,搬回来陪他。

    ;;;;;;;;宋池惬意地靠着椅背,一手搭在腿上,和着曲子轻轻地敲击着,一副沉浸在戏曲中的悠然姿态。

    ;;;;;;;;一场结束,宋池与沈琢低语两句,一个人走开了。

    ;;;;;;;;沈明漪不敢当着兄长的面追问,悄悄扯了扯宋湘的袖子。

    ;;;;;;;;宋湘回头,瞧见宋池正要离开,扬声问:“哥哥你去哪?”

    ;;;;;;;;宋池侧身,温润一笑:“晚饭喝了些酒,我去那边亭子里醒醒酒,你们听吧。”

    ;;;;;;;;宋湘便不管他了。

    ;;;;;;;;沈明漪察觉到一道犀利的视线,赶紧转了回去,很是专心般看着戏台子。

    ;;;;;;;;妹妹安分了,沈琢下意识地看向虞宁初。

    ;;;;;;;;从宋池出现到宋池离开,虞宁初始终保持着观戏的坐姿,看都没看宋池一眼。

    ;;;;;;;;第二场戏开始了。

    ;;;;;;;;珠圆玉润的唱腔,落在虞宁初耳中却是一句句折磨,她真的坐不下了。

    ;;;;;;;;“表姐,我想先回房了。”虞宁初靠近沈明岚道。

    ;;;;;;;;沈明岚:“阿芜不喜欢听吗?”

    ;;;;;;;;虞宁初声音更低:“不是,肚子不太舒服,可是涮肉吃多了。”

    ;;;;;;;;沈明岚懂了,表妹要回去如厕。

    ;;;;;;;;“这边也有净房,我陪你去吧?”

    ;;;;;;;;“不用,我等会儿就直接睡了。”

    ;;;;;;;;沈明岚遂不再坚持。

    ;;;;;;;;虞宁初再与旁边的沈牧打声招呼,悄然离席,没有惊动前排听戏的长辈们。

    ;;;;;;;;微雨迎了上来。

    ;;;;;;;;虞宁初注意到沈琢也在看她,轻声道:“大表哥,天冷,我先回房休息了。”

    ;;;;;;;;沈琢颔首,对微雨道:“好好伺候姑娘。”

    ;;;;;;;;微雨行礼,一手提灯,一手扶着虞宁初离去。

    ;;;;;;;;沈明漪皱着眉头,总觉得虞宁初是去找宋池了。沈琢盯着不安分的妹妹,余光却注意到沈明岚与宋湘在窃窃私语,肯定是宋湘在询问虞宁初为何离去。想到虞宁初也与堂妹说了悄悄话,多半是女儿家不方便明说的理由,没什么需要担心的。

    ;;;;;;;;表妹初来乍到,就算有什么小心思,也不会今晚就出手,更何况,他觉得表妹根本不是那种人。

    ;;;;;;;;虞宁初只想快点回房,对于宋池兄妹的到来,她根本没有上心。

    ;;;;;;;;强撑着听了一场半戏,头晕的感觉越来越厉害,离开水榭不久,虞宁初便晃了一下。

    ;;;;;;;;微雨吓坏了,急忙扶住她,这一扶,虞宁初直接朝她倒来。

    ;;;;;;;;“姑娘,姑娘你怎么了?”微雨也只有十六岁,虽然抱稳了虞宁初,脚步却也不稳。

    ;;;;;;;;“没事,不要惊动旁人,扶我回房吧,我想睡觉。”虚汗淋漓,虞宁初更冷了。

    ;;;;;;;;微雨终于发现了不对,一手去摸主子的额头,烫得吓人。

    ;;;;;;;;“出了何事?”

    ;;;;;;;;一道身影忽然从前面的花树后转过来,虞宁初强撑着力气去看,竟然是宋池。

    ;;;;;;;;她示意微雨不要理他,快点走。

    ;;;;;;;;微雨很慌,主子病成这样,怎么能不请郎中?

    ;;;;;;;;“世子爷,我们姑娘发烧了,我走不开,您帮我们去跟三夫人说一声,行吗?”微雨焦急地道。

    ;;;;;;;;宋池已经走近了,只见虞宁初像根被风摧残的藤蔓,无力地靠在微雨肩头,兜帽遮下来,几乎完全挡住了她的脸。

    ;;;;;;;;不等他应承,兜帽下传来她虚弱却倔强的声音:“不要惊动舅母,我睡一觉就好。”

    ;;;;;;;;微雨伺候她两日了,明白她的顾虑,心酸道:“身子要紧,姑娘就别客气了,三夫人疼您,绝不愿看到您如此见外。”

    ;;;;;;;;虞宁初摇头,有气无力道:“明早再说。”

    ;;;;;;;;微雨求助地看向宋池。

    ;;;;;;;;宋池蹙眉,走到主仆面前,忽然道:“事急从权,唐突了。”

    ;;;;;;;;虞宁初昏昏沉沉的,还没明白他的意思,头上的兜帽突然被人掀开,视野亮了起来。

    ;;;;;;;;她无力抬眸,看到月光下宋池俊美的脸,看到他抬手……

    ;;;;;;;;清凉如玉的触感,落到了她的额头。

    ;;;;;;;;她本能地想要发作,右手又被他拉起,五指灵活地推开袖口,掐上她的腕子。

    ;;;;;;;;愤怒让她瞪大了眼睛。

    ;;;;;;;;宋池无视她的怒火,号了脉,他松开手,一边放下她的兜帽挡住她潮红浓艳的脸,一边古井无波地道:“这里离三房至少要走两刻钟,你们主仆慢慢腾挪,定会惊动旁人,表妹不介意的话,我可以送你回去,你若不愿让我送,我马上去告知三夫人,早些请医替你诊治。”

    ;;;;;;;;虞宁初哪个都不选。

    ;;;;;;;;“不劳世子,世子只当没见过我们便可。”她用力掐自己的手心,混沌的脑海恢复一丝清明,拉着微雨便往前走。

    ;;;;;;;;微雨无奈,只好加快脚步。

    ;;;;;;;;宋池还在回味小姑娘对他的称呼,世子。

    ;;;;;;;;沈家兄妹在时,她还会客客气气地唤他池表哥,现在左右无人,她竟然直接叫他世子。

    ;;;;;;;;昨晚初遇他便察觉这姑娘不喜自己,今晚再见,马上就得到了证实。

    ;;;;;;;;宋池不知自己哪里招惹了她,只是她病成这样,又过于执拗,他无法真的坐视不管。

    ;;;;;;;;“等等。”

    ;;;;;;;;微雨下意识地回头。

    ;;;;;;;;宋池四处一扫,指着不远处最高的一棵花树道:“戏散之前,你来这里取药,小心行事,不会有人知晓。”

    ;;;;;;;;微雨记住了:“多谢世子。”

    ;;;;;;;;接下来,她一会儿扶着虞宁初,一会儿背着,总算在不引人怀疑的情况下回到了碧梧堂。

    ;;;;;;;;温嬷嬷还没睡,瞧见虞宁初病成这个样子,心疼不已。

    ;;;;;;;;虞宁初看眼微雨,撒谎道:“我回来时,撞见大表哥了,他体谅我的处境,会悄悄买药送来。”

    ;;;;;;;;母亲与宋家人纠缠不清,她不想温嬷嬷再担心她重蹈覆辙。

    ;;;;;;;;温嬷嬷叹道:“既然惊动了大公子,这次就算了,以后再有不舒服,不可硬撑。”

    ;;;;;;;;虞宁初躺在床上,乖乖点头。

    ;;;;;;;;微雨听着水榭那边的动静,估摸时间差不多了,以虞宁初遗失帕子为由,去花园里寻找,戏台还未散,她并没有撞见什么仆人,忐忑不安地找到那棵花树下,果然看见一包药,被一些落叶巧妙地遮住了。

    ;;;;;;;;微雨快速收起药包,匆匆返回碧梧堂。

    ;;;;;;;;温嬷嬷假称药是她从江南带过来的备用药材,亲自去厨房煎药。

    ;;;;;;;;一碗热乎乎的苦涩汤药下肚,虞宁初慢慢陷入了沉睡。

    ;;;;;;;;温嬷嬷守了她一夜。

    ;;;;;;;;药方灵验,次日清晨,虞宁初虽然还是乏力,额头已经不烧了。

    ;;;;;;;;“幸亏有大公子,不然真烧一晚,姑娘还不烧傻了。”温嬷嬷心有余悸。

    ;;;;;;;;虞宁初垂着眸子,眼前晃过宋池的脸。

    ;;;;;;;;此时再回忆昨晚的偶遇,竟如梦般毫不真实。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