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韶光艳 > 章节目录 008(快吃吧,挺甜的...)
    夜色如墨笼罩着周围,虞宁初小心翼翼地翻了个身,还是睡不着。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明早就要到京城了。

    ;;;;;;;;虽然有舅母爱护她,未知的侯府生活仍是让虞宁初紧张茫然,难以入眠。

    ;;;;;;;;隔壁床上,舅母睡得很香,呼吸均匀,窗外,是运河连续不断的流水声,哗啦哗啦的,越发让她静不下心。

    ;;;;;;;;枕头好像变硬了,越躺越不舒服,虞宁初忍了又忍,终于还是悄悄坐了起来。

    ;;;;;;;;她得出去透透气,继续躺着,翻来覆去迟早把舅母扰醒。

    ;;;;;;;;担心来自江南的她怕冷,舅母早就给她准备好了夹棉的斗篷,虞宁初穿好衣裳,再披上斗篷,兜帽一戴,一头长发便全部笼进了斗篷中。

    ;;;;;;;;她悄悄打开内间的门。

    ;;;;;;;;外间睡着宋嬷嬷与杏花,宋嬷嬷竟然还打着一点小呼噜。

    ;;;;;;;;流动的水声替她做了遮掩,虞宁初顺利地拨开外间的门栓,悄然闪了出去。

    ;;;;;;;;船夫睡在船尾,虞宁初放轻脚步,来到船头。

    ;;;;;;;;半空一轮明月微缺,皎洁的月光洒满河面,连岸边的树木花草都照得清清楚楚。

    ;;;;;;;;虞宁初扶着护栏,仰望星空。

    ;;;;;;;;北方的天似乎比江南要低一些,星星也更加璀璨。

    ;;;;;;;;清冽的晚风吹走了心头的浮躁,虞宁初就这么仰着头,不知看了多久的星星,久到脖子都酸了,虞宁初笑了笑,见旁边摆着一把垂钓用的小凳子,虞宁初搓搓手,坐到了凳子上,背靠护栏,看对岸的夜景。

    ;;;;;;;;余光中突然多了一道身影,虞宁初惊得站了起来。

    ;;;;;;;;“是我。”

    ;;;;;;;;沈琢从南舱一侧的阴影中走出来,月色之中,他眉眼冷而沉静,探究地看向虞宁初。

    ;;;;;;;;宽大的斗篷将她纤细的身子遮了大半,只露出一张清水芙蓉般的小脸。

    ;;;;;;;;离开那样的家,又有亲人关心,此时的她明显比一个月前丰盈了些,虽然还是偏瘦,却不再那么可怜,清眸如水,紧张地望着他。

    ;;;;;;;;“表妹睡不着吗?”沈琢走到她旁边的位置,眺望着夜色问,刻意压低的声音竟显得比白日里要温柔几分。

    ;;;;;;;;虞宁初都想走了,听他问话,只好应道:“嗯,怕翻身吵到舅母,便出来待会儿,让大表哥见笑了。”

    ;;;;;;;;小姑娘句句客气,其实大可不必如此。

    ;;;;;;;;沈琢侧转过来,看着她问:“因为明天要进侯府了,紧张?”

    ;;;;;;;;心事被猜中,虞宁初别开脸,不知要不要找个借口搪塞下。

    ;;;;;;;;她这么偏着,兜帽挡住了她的脸,只露出纤长的睫毛与秀挺可爱的鼻尖,月下的美人,更添灵韵。

    ;;;;;;;;沈琢微怔,旋即反应过来这样的窥视是失礼的,于是他换了个站姿,低声开解道:“姑母是沈家的姑娘,表妹体内也流着沈家的血,往后侯府就是你的家,你不必担心什么。长辈们自会关照你,若是哪个表哥表姐顽劣欺负人,你大可告诉我,大表哥替你做主。”

    ;;;;;;;;虞宁初没想到看起来冷冰冰的沈琢会说出这么一番话。

    ;;;;;;;;她受宠若惊地看过去。

    ;;;;;;;;沈琢微微笑了笑:“我是长兄,他们都怕我。”

    ;;;;;;;;或许是习武的关系,他身上有股刀剑般的锐气,即便笑着,也让人难以忽视他的威严。

    ;;;;;;;;虞宁初相信他在侯府小辈中的威望。

    ;;;;;;;;“多谢大表哥,大表哥放心,我会好好与大家相处的。”虞宁初尽量轻松地道。

    ;;;;;;;;沈琢颔首,瞥眼她身上的斗篷,道:“河上湿气重,表妹还是早点进去吧,仔细着凉。”

    ;;;;;;;;虞宁初点点头,乖乖地转身走了。

    ;;;;;;;;走出几步,她犹豫了下,还是回头,再次向不远处的身影道谢。

    ;;;;;;;;无论沈琢那些话出自真心还是客气,在这样的夜里,虞宁初都从中汲取到了温暖。

    ;;;;;;;;沈琢只是笑了笑。

    ;;;;;;;;虞宁初悄悄地回了内间。

    ;;;;;;;;透过气了,心情也开朗了几分,在船身熟悉规律的晃荡中,虞宁初很快就睡着了。

    ;;;;;;;;.

    ;;;;;;;;八月十四,官员们开始了持续三日的中秋假。

    ;;;;;;;;前两日沈三爷接到妻子的消息,说他们十四一早抵达通州码头,所以这早天不亮沈三爷就起来了,城门刚开,他已经带着随从赶着马车浩浩荡荡地朝通州去了。女儿本也想跟着来的,只是败给了温暖的被窝。

    ;;;;;;;;沈家的车队抵达码头时,已经是日上三竿。

    ;;;;;;;;沈三爷很担心自己来迟了,站在码头四处张望,再派小厮去打听,确定今早还没有扬州过来的商船,他才放了心,只管朝河面眺望。

    ;;;;;;;;“看,那个就是你舅舅。”

    ;;;;;;;;商船还在排队等着停泊,三夫人悠哉地坐在窗边,看见丈夫探头探脑的傻样子,她笑着指给外甥女看。

    ;;;;;;;;虞宁初眼里的舅舅,看起来比父亲还要年轻几岁,穿一身石青色的长袍,面容俊逸,留着一缕短须,如果不是面带一丝焦急,竟然一副仙风道骨的好相貌。

    ;;;;;;;;再看舅母,嘴里嫌弃舅舅不够稳重,其实眼中全是思念眷恋。

    ;;;;;;;;虞宁初想到了母亲。母亲与舅舅是一母同胞的兄妹,母亲那般美艳,舅舅当然也不会逊色。嫡庶有别,舅舅以庶子的身份被老尚书看中挑了做女婿,除了一身好才华,肯定也吃了这张脸的好处。

    ;;;;;;;;“舅舅真好看。”虞宁初悄悄对舅母道。

    ;;;;;;;;三夫人不以为然:“是吗,许是我看惯了,瞧着也就普普通通。”

    ;;;;;;;;刚说完,娘俩互视一眼,都笑了起来。

    ;;;;;;;;船停了,虞宁初扶着舅母走出船舱。

    ;;;;;;;;沈三爷认出儿子侄子后,便巴巴地盯着另一间船舱,等妻子出来,沈三爷的目光立即落到了旁边的小姑娘身上。

    ;;;;;;;;虞宁初腼腆地朝舅舅笑了。

    ;;;;;;;;十四五岁的姑娘,半是青涩半是明艳,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一出现就吸引了附近商旅的视线。

    ;;;;;;;;旁人是惊艳,沈三爷却在外甥女身上,看到了十几年前的妹妹。

    ;;;;;;;;他唯一的亲妹妹,一起长大的妹妹,自从十六岁匆匆出嫁,兄妹俩就再也没见过。还有书信来往时,他明知妹妹心有所属,仍屡次唠叨要她收心好好与虞尚过日子,妹妹气得不再写信给他,过了两三年扬州再来信,却是虞尚所书,告诉他妹妹去了。

    ;;;;;;;;才二十三岁,就那么没了,一个人凄凉地客死他乡。

    ;;;;;;;;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跟外甥女说,沈三爷猛地转身,大步走开了,只有后面等着搬运行李的沈家奴仆,才看见三爷清俊的脸上泪如雨下。

    ;;;;;;;;虞宁初诧异地看着舅舅的背影。

    ;;;;;;;;三夫人太了解丈夫,外甥女来信那晚,丈夫几乎整晚没睡,她听到好几次压抑的抽声。

    ;;;;;;;;“他是想你娘了,咱们先上去吧。”

    ;;;;;;;;三夫人轻声道。

    ;;;;;;;;虞宁初再看舅舅,果然瞥见舅舅飞快抬手擦泪的动作。

    ;;;;;;;;主子们先上岸。

    ;;;;;;;;沈三爷需要时间,发现妻子外甥女走近了,他就继续往前走,走走停停的,一直走到沈家马车停放的地方,沈三爷才收拾好情绪,对着天空使劲眨眨眼睛,微笑地转过身来。

    ;;;;;;;;第一眼看见的,仍是外甥女。

    ;;;;;;;;沈三爷:……

    ;;;;;;;;他一把跨上马车,先进去了。

    ;;;;;;;;沈逸看傻了,这还是他熟悉的那个严父吗?

    ;;;;;;;;沈琢神色如常,只当没看见三叔的失态。

    ;;;;;;;;三夫人无奈道:“你们两个骑马吧,我们去车里说话。”

    ;;;;;;;;沈逸点头,先后扶了母亲表妹上去,再与沈琢骑马随行。

    ;;;;;;;;车内,沈三爷一看到外甥女上车,便将虞宁初拉到怀里抱住,也只有如此,才能保留他身为舅舅的一丝体面。

    ;;;;;;;;三夫人瞪了他一眼,再体贴地将帕子塞给他。

    ;;;;;;;;沈三爷就一边擦眼泪一边对怀里的外甥女道:“阿芜,都是舅舅不好,没有早点接你们回来。”

    ;;;;;;;;早知道妹妹的心结那么重,他宁可让妹妹和离归家,也不想妹妹红颜早逝。

    ;;;;;;;;虞宁初听出了舅舅的意思,渐渐更咽。

    ;;;;;;;;舅甥俩一个想妹妹,一个想娘,拥着哭了很久很久。

    ;;;;;;;;三夫人怕丈夫哭肿眼睛,想方设法地开解,总算把沈三爷的眼泪劝住了。

    ;;;;;;;;三夫人让虞宁初坐在夫妻俩中间,细心地帮她整理被丈夫弄乱的头发。

    ;;;;;;;;沈三爷换到侧座上坐着,目不转睛地端详外甥女。

    ;;;;;;;;虞宁初可不敢与爱哭的舅舅对视了,安静地垂着睫毛。

    ;;;;;;;;沈三爷深深地叹了口气:“阿芜长得像你娘,但比你娘更好看,性子也娴静,你娘只有生气或对镜自赏的时候,才会这么安静。”

    ;;;;;;;;虞宁初对母亲的记忆完全不同,她眼中的母亲,最喜欢发呆。

    ;;;;;;;;“好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别再提了,不然又要被你勾出眼泪。”三夫人瞪着提醒丈夫。

    ;;;;;;;;沈三爷连连点头,努力转移话题:“京城天凉,阿芜可还习惯?”

    ;;;;;;;;虞宁初:“还好,早晚冷一点,白天与扬州差不多。”

    ;;;;;;;;沈三爷:“那是还没入冬,冬天你就知道了,往地上泼点水,一会儿就结成冰。”

    ;;;;;;;;虞宁初露出惊讶的表情。

    ;;;;;;;;提到冰,沈三爷拉开车里小橱柜的一层抽屉,变戏法似的拿出一卷长长的油纸包,里面竟是一串糖葫芦。

    ;;;;;;;;“扬州那边有吗?”沈三爷哄小孩子似的问。

    ;;;;;;;;虞宁初笑道:“有的,不过我吃过的都没有舅舅这串大。”

    ;;;;;;;;沈三爷马上把糖葫芦塞到外甥女手里:“快吃吧,挺甜的。”

    ;;;;;;;;虞宁初就在舅舅舅母的注视下,小口小口地吃了起来。

    ;;;;;;;;三夫人终于有空跟丈夫打听这段时日京城里的情况。

    ;;;;;;;;沈三爷道:“一切如常,没出什么事,哦,上个月岳父咳嗽了两日,皇上让御医看过,吃了两幅药后好了。”

    ;;;;;;;;三夫人:“我不在家,明岚有没有胡闹?”

    ;;;;;;;;沈三爷:“没有,你叫她负责阿芜的屋子,她收拾得很尽心,昨天还说要来接你们,早上我看她睡得香,就没叫她。”

    ;;;;;;;;三夫人很满意,对虞宁初道:“你表姐最喜欢热闹,比我们还盼着你过来呢。”

    ;;;;;;;;虞宁初咽下口中酸酸甜甜的糖葫芦,也很期待见到明岚表姐了。

    ;;;;;;;;又换域名了,原因是被攻击了。旧地址马上关闭,抢先请到c>l>e>w>x>c点卡目,一定要收藏到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