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做将军宠妻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五章不介意
    王老夫人站出来道:“可是宛宛哪里做的不对?若宛宛哪里做的不对,太子大可直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她看了眼呆愣在原地的王宛,清咳一声:“宛宛,还不给太子服软?”

    王宛眼睛闪亮,笑起来眉眼弯弯,俯身一礼道:“还请太子宽宥,王宛……王宛却不知哪里做错了,惹得太子不喜。”

    赶在王老夫人开口前她又道:“祖母,太子乃皇室储君,王宛何德何能令太子欢喜?”她一脸诚恳,稚嫩的脸庞写满了恭敬,倒真让人挑不出半点错来。

    一切发生的太快,王夫人原想挑错,想了想不知为何闭了嘴。弄死小贱种那是迟早的事儿,但在太子面前,谁敢放肆?况且听太子口风,她们暗地里做的那些事估计也瞒不住。

    恰是此时王星上前一步:“大姐姐,你既知太子乃天潢贵胄,为何不……”她微微一笑,语气透着淡淡的暧昧,聪明之处在于她年纪尚幼,说这些话算不得过分,顶多道一句童言无忌。

    王宛沉默不语,呆呆地像无滋味的白开水,既没有女儿家的弱,更少了女儿家的柔,看起来怪怪的。将所有看在眼里的西冕心里恼怒的厉害。

    曾几何时在柳家他看到的是柔弱无骨怯懦爱脸红的小姑娘,怎么在王家住了些时日,这全身的软都被逼出倒刺,眼神锐利,哪怕藏着掖着,也没了让人心动的示弱。

    他不喜欢,甚至开始头疼。

    “太子,不如让宛宛陪您先逛逛?”王鼎提议道。

    今日有此别院一会,要做什么大家都心知肚明。送上门来的鲜肉哪有推开的?做都做了,送也送了,千载难逢的机会王鼎不想放弃,“宛宛?”

    王宛心底一叹,这像货物一般被人送出去的感觉真让人难以忍受。

    事实上,要不是嫡女赶尽杀绝激起她前世埋藏在骨子里的怨,她也不会和自己过不去偏要跑回来。

    回来会发生怎样的事?会被送给太子,还是继续和柳家藕断丝连?她都想过。回头的路不好走,披荆斩棘,所求的不过一个甘心。

    就这样偷偷摸摸的走了,心不甘情不愿,她王宛两世为人,总要求个甘心。

    至于对付太子的法子,她早就想好了,并且,看样子效果还不错。父命不可违,王宛低声道:“太子,请。”

    西冕犹豫的多看了她两眼,“好吧。”来都来了,没有空手而归的道理。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门,王星扯了扯娘亲衣袖,“娘,爹,祖母,这王宛,哪来的胆子在太子面前这么硬气?”这还是初进府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太子一身气势,莫说她,就连祖母和爹娘都觉得难以忍受,这王宛哪来的底气?她腿不软吗?

    王鼎担忧的和老夫人交换眼色,“娘,阿星说的有道理,宛宛她……”

    王老夫人端着茶杯眸光阴沉沉的,若家里的庶女有此能耐,不管她今日闹这一遭出于何目的,都值得栽培。蛊惑太子不成,还有其他人。

    “王家不养闲人,随她去吧。料想太子今日不会动怒了。”

    若着实不满忍无可忍,恐怕当场就会发作,至于他为何没发作,王老夫人淡淡起身,“今日咱家荣辱,端看这个从乡下来的孙女有没有良心了。”

    “祖母的意思是,今儿个咱们能不能好,还得指望那个土包子?”王星瞠目结舌,“她走了何等运道惹得祖母这般看重她?”

    “阿星,怎么和你祖母说话呢?”王鼎出声教训女儿,目光却望着老夫人。

    家有一老如有一宝,王老夫人堪比王家的定海神针,王家能有今日昌盛,全靠老夫人长袖善舞。王鼎问道:“娘,宛宛她……”

    “她可不是土包子。”王老夫人扫视全场,“你们在座的,皆被这丫头骗了。”

    浮金别院,草木郁郁葱葱。太子西冕眸光不离小丫头,“王宛,哪个才是你?”

    “哪个也是我。”王宛抬起头:“太子金尊玉贵,王宛不敢高攀,再则……再则王宛出身低微,粗鄙不堪重用,当不得太子倾心。”

    “倾心?”太子轻蔑一笑:“你呀,口口声声说着不敢高攀,却出言拒绝了本太子的好意。你这样的人,哪里卑微了,还敢张口便说本宫倾心于你,呵,好大的胆子!”

    他骤然动怒,王宛应声跪下,背脊挺直崩成一把破云而出的利剑,刺眼夺目,落在西冕这个独爱柔弱美人的太子眼里终归是刺眼罢了。

    “哼,若非阿逊为你求情,本宫今日定要你命!”

    阿逊?王宛面白如纸,心里一咯噔,“殿下所说的,可是柳家嫡子?”

    “放眼帝京还有哪个阿逊值得本宫给三分薄面,罢了!”他重重挥袖:“阿逊的人情自有你去还,本宫便在此问你一句,你敢逃离王家,逃离本宫身边,可敢再逃一次不去柳家道谢?”

    说完这话,西冕脸上终于有了分笑意:“阿逊乃柳家嫡子,为你屈尊求情,王宛……”他俯下身来:“你哪来的资格,迫他为你至此,答应本宫入宫伴读?”

    王宛的小脸忽白忽红,欣赏够小姑娘胆战心惊的模样,西冕仰头大笑,“痛快!痛快!原以为放眼帝京找不到第二个和本宫审美喜好相同的,不成想冷静如阿逊竟也会同本宫一般,独爱娇弱美人……”

    逼出小姑娘真实面目,西冕快意的很,“区区一介庶女,换一个前途可期的将门嫡子,大快人心,大快人心!”语毕,笑着径直从她身边离开。

    “别忘了本宫提醒你的话,你之自由身是柳逊卖身于本宫换来的,这人情,你得亲自去偿。”

    很长一段时间,王宛愣在那恍惚如隔世。柳逊……柳逊为了她去求太子,当了西冕的伴读?

    伴读一事何等重要,这就等同于提前站队,柳逊到底在想什么,以他的睿智决断哪会做这般自毁城墙的事?前世……前世并没有这一茬啊!

    “姑娘?姑娘?”柳儿吓得腿脚发软,撑着一口气走上前,“姑娘,太子殿下已经走了。您、您没事吧?”

    王宛抬起头,稳定住心神:“没事。爹和祖母呢?”

    “老爷去送太子了,哦哦,对了姑娘,老夫人让您过会去她院里。”

    “祖母没生气吧?”

    “没生气,老夫人看起来格外欢喜,眉间不见一丝郁结。”

    做到心中有数,王宛迈着步子往院里走。

    “见过大姑娘,大姑娘里面请。”王嬷嬷作为老夫人身边的红人,竟亲自主动来迎,其中意味,不言而喻。想来经此一事,哪怕大姑娘没当成东宫宠妾,也在老夫人心里有了极重的分量。

    一个从乡下来的土包子,有如此本事,不由得让人刮目相看。

    大姑娘,深藏不露啊。王嬷嬷赞赏的将人请进去,踏进门,映入眼帘的是祖母那张温柔慈爱的脸。“宛宛,来祖母这边坐。”

    见过了老夫人前世的冰冷,也见识过她真诚不掺一丝杂质的温暖,王宛心绪复杂。从门槛再次踏出去,整座王府都晓得如今最受宠爱的是乡下来的土包子。大姑娘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厉害!

    “姑娘?姑娘?参茶快凉了。”

    柳儿将茶杯递过去,王宛坐在窗前,目色茫然,“柳儿。”

    “姑娘有什么话要说?”

    “柳儿,你说,若你欠了一个你巴不得远离之人的天大人情,该怎么还?”

    “嗯?天大人情?”柳儿摸着下巴,“有钱给钱,有物给物,实在不行,人情换人情,有什么大不了的,也值得姑娘茶饭不思?”

    “茶饭不思?”王宛心神一惊,脸颊不知为何泛起淡淡粉红,面若桃花。

    她站起身,觉得有些热,抬手推开窗子,风从外面吹进来,吹灭燃在心头的星火,王宛闭上眼,再次睁开:“去回禀祖母,我要去柳家走一趟。”

    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况且……欠了谁的人情都行,欠了柳逊的……柳逊待她情深意重,人情重如山,她早就欠不起了。

    存心躲着避着,未知在她不知情的时候,柳逊一声不吭的送了她天大的人情。王宛眼前蒙了层挥不去的阴霾,喉咙一阵发紧。

    前世她不欠王星,不欠祖母,不欠生父,唯独,欠了柳逊。害他从一世英名的少将军成了悖逆人伦人人喊打的色中饿鬼。一想到那些,她就觉得指尖发冷。

    从失神里走出来,对上老夫人那双睿智深沉的眼,王宛躬身行礼:“祖母,宛宛这次有不得不去的道理。”

    老夫人盯着她看了许久,半晌笑道:“如此,便让你娘带你去吧。”

    总不能云英未嫁的姑娘无缘无故往柳家跑一趟,平白授人以柄的事,王家的女儿可不能做。

    受命赶来的王夫人哪怕心有不平,在老夫人面前也不能放肆,既然要去柳家走一趟,想了想,她干脆也带上了宝贝女儿王星。

    柳家少夫人的身份,不比太子上不得台面的姬妾来的名正言顺更要尊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