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做将军宠妻 > 章节目录 第二十二章游玩
    野子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王宛支撑着胳膊趴在桌子缓缓醒来,眼角带了淡淡的惺忪睡意,隔着破烂的窗子,光稍微透着昏暗。揉揉眼睛,她道:“酒大师啊,到底弄好了没有啊?我急着出城。”

    “哼,小丫头,催什么催?没见老夫在忙?”

    乍然听到酒大师开口,王宛心里生出古怪,站起身:“大师,你在忙什么?”

    与此同时,嚯嚯磨刀声传进耳畔。

    “噫?大师在磨刀啊?”王宛睡意先被磨刀声赶走一半,神思急转,眼下是彻底醒了。“大师,我要的东西做出来了?大师是天下第一造假师,什么样的情况需要大师亲自来磨刀?”

    磨刀做什么?又不是屠夫,想杀谁?

    邋里邋遢的老人耐着性子抬起头看她一眼,“你说磨刀为了什么?小丫头,最好不要骗我,最好今晚之前真的能让老夫喝到美酒,否则……”

    刀尖指着她,王宛顿时生出冷汗。

    丫鬟柳儿扯扯她的衣袖,低声道:“糟了糟了,姑娘,这是个吓死人不偿命的怪人啊,他不会来真的吧?”哪有为了酒杀人的?

    王宛瞥了眼刀光,强自稳定心神,“不怕不怕,反正我又没骗人。”

    “那咱们现在?”

    “东西做好了当然要出城啊,他急着喝酒,我急着逃生,还好还好,是死是活,就看这次了。”

    “啊?”见她主意已定,柳儿小脸登时垮下来,然上刀山下油锅她都是要跟着姑娘的。

    “行了,看我的。”王宛敢肯定,上辈子这辈子,除了一头磕死,她还没干过像今天这样刺激的事儿。联合王星从王家逃出来,来到野子巷找上脾气最古怪的酒大师,如今还得靠着他出城。柔柔弱弱的小姑娘咬紧牙关,脑子里只有一句话:天高任鸟飞。

    万事俱备,只需鼓起胆气,就能逃离前世凄惨的命运。做久了闺房小姐,她想尝试不一样的人生。

    对,就这样。

    王宛清声道:“大师,咱们走吧。”

    酒大师无所谓的朝她投去诡异的笑容,惊得这对主仆头皮差点炸起来。

    “仔细找!给我挨家挨户的找!一个也别放过!”长街之上,到处是人。

    “哎呀!姑娘,那是王管家?”柳儿小脸惨白,“姑娘,看来老爷生气了。”

    若非生气,区区一个四品官,哪敢在帝京这么大张旗鼓的找人?王宛抿唇,不管爹生气与否,这次,谁也别想阻拦她!

    “没事,放宽心,哪怕你不信我,也得信大师。大师一手造假功夫无人能敌,咱们已经易容,且路引能够以假乱真,他们要什么,咱们给什么,我就不信,还能被识破?”王宛挺起腰杆,拍了拍柳儿肩膀,“打起精神来,过了这关,咱们就去关外放羊!”

    关外?柳儿眼睛都瞪圆了,“我听说关外很美,风吹草地现牛羊。”

    “对,所以你可别给你家姑娘丢人。”

    “嗯嗯!柳儿知道了。”

    酒大师嗤了一声,“罗里吧嗦,有老夫在,有什么好担心的?”

    作为天下第一造假师,酒大师为王宛安排的是一个柔弱书生的身份,且家世清白,名唤王秋,是个自命清高的少年秀才。王秋三岁能文,六岁能与人辩论,十岁学问就远超同龄人,到了十二岁,一举拿下秀才功名,前途被世人看好。

    没有人知道,真正的王秋已经死了。

    来到城门前,果然被守卫拦下,王鼎官职不高,可搭上太子这条线,就成了热乎乎的香饽饽,况且这次王家失窃,王老爷拿出的报酬可观,不看在太子尊面,光掂量掂量那些沉甸甸的金子,就足够人为他破例。况且有风声传出来,王家马上就要和太子结亲了。

    东宫太子,未来新君,谁敢得罪?王家失窃案在帝京闹得沸沸扬扬,一日之内,就连太子都特意登门询问,所以说这事儿,有太子准许,阵势闹得多大都情有可原。

    出了门,王宛被这找人的架势吓了一跳,想到自己如今的身份,不由的吐出一口长气,这会儿的她不是王家庶女,而是倒霉催的少年秀才。

    之所以说王秋倒霉,是他近几年运道差的惊人。且不说旁的,就问一句:这年头喝水呛死的有几人?

    王秋正是被一口水呛死的,死的着实儿戏。如此滑稽的事儿,庆幸知道的人不多,加上王宛主仆,知道此事的当世仅三人。

    “放心,跟着老夫走。老夫已经很久没喝过好酒了。”酒大师佝偻着身子,怀里藏着杀猪刀,王宛跟在他身后,压下种种忐忑,装的像模像样。

    “你是王秋?”守卫拿着一切能证明王秋身份的资料翻看,之所以翻看是他不相信少年秀才会离京。王秋十二岁考中秀才,背负着一县的希望赴京赶考,乡试刚刚落榜,他年纪小,按理说最无需愁烦,很多人都坚持留在帝京求学,他却要走?

    “在下正是王秋。”

    “你嗓子怎么了?为何离京?”

    王宛咳嗽两声,面色浮现三分病色,“近日染了风寒,若非如此,也不会起了回乡之意。”她神色怅然,隐约带着自责之意。

    守卫不忍苛责,“行了,走吧走吧,养好病后记得再来啊。”一个稚嫩的少年书生,不说才高八斗,就冲他十二岁考中秀才,这份才气,谁敢小觑?

    王宛面不改色,不卑不亢,“多谢。”

    丫鬟柳儿亦步亦趋跟着人出了城,成功通过城门,走到距离帝京一里外的竹林,两人不约而同送口气。

    清风徐徐,柳儿笑道:“太好了姑娘,咱们出来了!”

    王宛面上带了笑意,“先别高兴的太早,咱们得连夜赶路,不过,还得继续劳烦酒大师了。”

    秀才王秋带书童来京赴考,他的书童和自家少爷走散,在一个借酒消愁的夜里,酒大师有幸验证了一句话:人倒霉起来,就连老天爷都看不下去。没考中举人,王秋伤心难耐,一口气狂奔两里路,累得口干舌燥,好容易能喝到水,因为喝的太过,直接被呛死。

    他们能顺利出城,多半出在王秋这个身份上。少年秀才,见过的人不多,但听过他名气的不少。况且,也无人能想到,十三岁的王秋,少年早逝,会死的如此荒唐可笑。

    酒大师停住脚步。

    王宛回头看他一眼,想到之后要走的路还要靠他相助,她道:“再有两里路,就是云泉山庄,那里有天下闻名的清泉酒。”

    酒大师眼眸被点亮,说到酒简直像换了个人。

    “前辈,咱们边走边说?”

    “好。”

    说到清泉酒,就不得不提到云泉山庄,相传云泉山庄在三年前惨遭灭门,庄内好酒被抢掠一空,又有大半被砸碎流在那片土壤。很长的一段时间,风里都带着酒香,过路的行人常常走着走着就会被醉倒。

    云泉山庄乃天下最大的造酒名场,爱酒之人都将此地视为圣地。就是现在,慕名而去的还有很多人。有为怜惜名酒被砸,也有单纯的想闻闻那里的酒香。

    而山庄内最醇美的酒,当为清泉酒,清泉酒也叫作清泉醉,倒在酒碗看似一碗清泉,没有酒香,就连颜色也和泉水无异。但入口醉意袭来,醉而不倒,喝一碗能让人足足沉醉三天,三天之中,似醉非醉,如上云霄。

    这样的好酒,随着那场灭门惨案彻底消失在世上,王宛却说,带前辈一饮清泉酒。

    酒大师突然开口:“如果真能喝到清泉酒,老夫为你当牛做马又有何妨?若此话是假,你的脑袋就别想要了。”

    柳儿吓得身子哆嗦,王宛笑道:“我怎敢欺瞒前辈,没有前辈,我想做的事很难成,前辈放心好了。”

    “等等。”酒大师忽然抽出怀里的杀猪刀,“有杀气。”

    杀气?

    王宛抱着小包袱快速的带着柳儿往后退,“前辈,这些人就交给你了!”

    昏黄的光照在杀猪刀上,酒大师笑容嗜血,“丫头,把心放肚子里。”

    二三十人从路边窜出,为首的蒙面人大喊:“果然是王大小姐!差点就让你跑了,拿命来!”

    清脆的撞击声,长刀撞上杀猪刀,酒大师手腕轻转,刀刃擦着对方手腕划去,双方交手,王宛拿着小包袱钉在自己头顶,心道:莫非是王星反悔了,想要她命?不对不对,哪怕王星有这贼心,也没能力做到。不是王星,那就是……王夫人!

    早就知道这女人不好对付,她都决定避世而居不理会前世仇怨,依旧有人看不惯。王宛咬紧唇瓣,若酒大师就手无寸铁之人,今日说不得他们就得交代在这儿。王夫人一心要她死,王星前世处处算计她,这对母女,当真存心和她过不去!

    “姑娘姑娘,怎么办啊?咱们给哪躲躲?”柳儿慌乱的尾音直打颤。

    “躲?给哪里躲?”王宛眸光闪烁,“且看酒大师的吧。”

    身为天下第一造假师,没有本事早被人砍死了,这就是她找上酒大师的原因,也是她愿意拿出清泉醉来笼络的关键。为了那坛子长埋树下的绝世名酒,酒大师哪怕自己死,也不会让她有损伤。

    刀光剑影,王宛的心没有哪一刻如此平静。至极的平静下,暗涌的波涛唯有她一人知道。

    这一刻,她清楚的知道,她想让王家母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