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做将军宠妻 > 章节目录 第十七章游玩
    大清早,柳儿端着铜盆进来,“姑娘,里里外外的人把守的紧,咱们根本出不去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我让你找的风筝准备好没有?”

    “准备好了。”

    王宛用清水净面,擦干后将毛巾放在盆架,“走,去吃早饭,吃完早饭放风筝。”

    不让出门,但在别院玩什么都行。这是王夫人的原话,前来看守的嬷嬷不敢违背,各个眼睛擦的雪亮,死死盯着人放风筝。

    要不是有必须为之的理由,谁愿意放风筝还被人当贼一样盯着?王宛咽下心头那口气,抬头望着在天空盘旋的老鹰,只盼着柳叶偶然间能看上一眼。

    她虽想脱离王家,远离柳家,但在自身都难保时想那些有什么意思?人得活着,才能继续动脑筋。当下能救她的人,除了柳叶,她还真找不出第二个。

    柳家一大早乱的一塌糊涂。

    不为别的,那日从王家回到柳家,一向温润无争的柳沉发了顿脾气,且还是当着柳老夫人的面。

    柳叶呵斥他目无尊长,柳沉直接拿出怀里的婚书,气急了想和大哥掰掰手腕,他敢拿长兄的架势教训人,柳沉就敢拿死去的祖父压人。

    “大哥,你看清楚,这是祖父和王家老爷子定好的婚约,你是家中嫡长子,婚姻大事有的是人为你操心,我呢?我就是个庶子,庶子配庶女,这不正好吗?王家输给了咱们祖父,王家的女儿任我挑选,这是祖父为我讨好的婚书,王家都没说什么,大哥在气什么?”

    他捏着拳头委屈道:“还是说大哥也喜欢那王家庶女?大哥,你这不是自甘堕落吗?宫里有公主一心想嫁给你,宫外更有数不尽的世家贵女要嫁进咱们柳家,你倒好,为了个庶女,就要闹得咱们兄弟不和,连祖父立下的婚约都敢破坏?”

    谁也没想到,从西北归来的二公子回到家胆子大了不少,像在外面受了刺激迫不及待的要爆发出来。

    柳姨娘为儿子着想,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一心要为柳沉说好话。

    她还没张口,就被柳沉狠狠瞪了眼:“姨娘,您别拦着他,我就想听听,大哥有什么话要说?我再怎么不济,那也是柳家血脉,有祖父的婚约在这,谁能阻止我迎娶王宛?大哥,你说是不是?”

    柳叶呵出一口气,精致的眉眼仿佛染了层霜。

    “你想清楚了?”

    “想清楚了,我喜欢王宛,愿娶她为妻,我会好好待她,绝对不让她受半点委屈!”

    柳沉言辞凿凿,听得柳叶心里卷起滔天怒火。

    好好待她,绝不让她受半点委屈,所以你在迎娶她之后,短短三年就做出与人通奸的丑事,为了前途富贵,更不惜将正妻送到别人榻上?柳沉呀柳沉,你真是太让人失望了。

    “祖母,您也听到了。”柳叶轻阖眼眸,遮去深处最暴戾的怒火,“庶弟喜欢王家姑娘,爱的死去活来,有婚书为证,他想怎样都行,我没意见。”

    柳老夫人静静的看着这对兄弟,心里生出淡淡的怅然。然活到她这个岁数,还有什么看不明白的?包括寿宴那日太子和王家人眉来眼去的一幕,她看的比谁都清楚。

    想到那个柔柔弱弱的王家小姑娘,老夫人温声道:“阿沉,你想娶她,那就娶吧。”

    “祖母?”柳沉喜出望外。

    从小到大因为是庶子所以他自觉样样不如长兄,随着年岁增长,他眼界逐渐开阔,明白了哪怕身为庶子也能做更多的事。这次他出门远赴西北处理柳家事务,误了祖母寿宴之期,本就愧疚,没想到在这事上,祖母竟然肯偏向他。

    也是,他转念一想,有祖父和王老爷子的婚书为证,谁敢阻止他?

    柳沉沉浸在夺了长兄心头好的狂喜之中,没留意到祖母一瞬悲悯的神情。

    柳老夫人聪明了半辈子,料理家业是一把好手,等意识到孙儿自卑敏感的性情后,却发现已经晚了。

    如今回来就开始闹,大抵在外面受了气。

    柳家传到这一代,仅留两个孙子。富贵权势,柳家皆站在了顶尖,眼红的人不少,偏孙儿个顶个的优秀。少年心气,总免不了被外人放在一处比较。一个自卑,一个自负,气场上便合不来。

    为此事,柳老夫人做出许多努力,都无济于事。以她对长孙的了解,阿沉哪怕有婚书也娶不回王家那姑娘,否则,就不会答应的这般痛快。

    不知从何时起,长孙看向阿沉的眼神,让她觉得心惊肉跳。

    那眼神,汹涌如烈火。

    柳老夫人收敛心神,“阿逊,阿沉,你们兄弟两进来。”

    在书房聆听好一番教诲,这次祖母下了狠心,将局势抽丝剥茧掰碎了给他们分析,无非想告诉他们:兄弟齐心,其利断金。

    想盼着柳家倒台的比比皆是,若亲兄弟都没法相亲相爱,柳家,根本不需旁人来灭,自取灭亡。

    柳沉自卑,却极听她的话。柳叶自负,对这个祖母言听计从孝顺有加。

    两兄弟在书房门口握手言和,柳叶尽力不去想前世那些糟心事,柳沉硬着头皮继续披上小绵羊皮,朝长兄微微一笑:“大哥,是小弟莽撞无礼了。”

    柳叶深深地看他一眼,只盼他真的将祖母说的那些听进心里,否则……若狗改不了吃屎,他的刀仍然会毫不犹豫的落下。

    “你去歇息吧,等收拾好来练武场找我。”

    柳沉脸色一白:“又要练武?”

    “将门子孙哪能不学武?速去速回!”柳叶冷着张脸,如果能花费心思教导庶弟归正,他愿意去做。祖母年迈,他不希望惹老人家伤心。

    柳沉拖着沉重的步子离开,转身之时看到天空飞着一只巨鹰。想了想,干脆偷跑出门,年幼的柳家二公子,其实说到底还是个孩子。

    柳叶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练武场挥洒汗水,长刀在他手里舞的密不透风。

    顺着风筝来到一处别院,门被敲响,下人们面面相觑,想要当做没听见,没想到敲门声越来越密。“谁啊?”

    “送水果的!”

    “送水果的来这干嘛?”

    柳儿三步两步跑出来,“我来开门,我来开门!”

    门被打开,露出柳沉那张天真无邪的脸,他张望着:“是谁在放风筝?难道不晓得她那老鹰缺了只眼睛吗?”

    王宛迈出房门,见到柳沉,脱口而出:“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