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做将军宠妻 > 章节目录 第十六章大院
    浮金别院,桂花飘香。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来来往往的下人带着成箱东西来入院收拾,王夫人一脸笑意:“宛宛,这地方,喜欢吗?”

    王宛望着诺大的院落,心想,王家为了讨好太子,出手还真不小。看着嫡母眼里摇曳不绝的笑,她没来由的内心生出巨大的惶恐。

    身若浮萍,无枝可依。

    就好比这次来别院之前,没人问过她愿不愿,径直带了人连夜将她从府里运出来,醒来,人已在马车上。

    进不得,退不得,她是王家送给太子的大礼。

    到此时王宛也搞不清,太子看上了她哪点?

    对命运的束手无策,让人感到窒息。退无可退,偏生王夫人见她一副吓傻了的模样,劝慰道:“再过三天,太子就会来,宛宛,你撞大运了。”

    再过三天……

    王宛指尖寸寸生冷。

    太子西冕,性情暴戾,当朝斩杀名臣,祸乱宫闱,死在他手上的妃嫔数不胜数,这些事,发生在前世她嫁给柳沉后的第二年,朝堂为之震颤,而后又是一波谁也想象不到的大洗牌。借此良机,柳叶靠着军功上位,踏出一条铁血之路。

    算算,至少得是八年后。

    来不及了。

    王宛心里一寒,对上嫡母热情似火的双眸,她沉吟道:“母亲,我能问一句话?”

    王夫人如今看她早就不当她是上不得台面的乡野丫头,王宛就是个活宝,是能攀岩权贵的爬梯,借着她,王家想要图谋的富贵才能成。对她,王夫人和气的很:“宛宛想问什么?”

    “太子喜欢我哪里?”我改还不行吗!

    王夫人捂着帕子轻笑:“你呀,才多会就等不及了?”

    王宛在那装傻,直直的看着她。

    “你这孩子,太子自是喜欢你的柔弱娇媚,这你还想不透吗?”王夫人声音压得低低的,听在王宛耳里如同惊雷炸响。

    柔弱娇媚,她想起来了,前世东宫姬妾里面,死相最惨的,莫过于张家庶女。张家庶女,出了名的娇弱,一阵风就能把她吹倒,旁人话说重了她都能哭三天,是以眼睛时常红肿,唇瓣微张,楚楚可怜。最得太子宠爱。

    然这鼎盛的宠爱仅仅持续半年。

    太子一脚踹死姬妾,动怒的原因,是张家庶女把嗓子苦哑了,说话嘶哑难听,败了太子兴致。

    想清楚这档子事,王宛便不止是指尖发冷了,她浑身如坠冰窟。

    太子要不得。

    王家吃饱了撑的要把她送人,殊不知这太子并不能稳坐储君之位。

    王宛抽了口气,反应落在王夫人眼里,怪怪的。不过她当然想不到会有人不想做太子的人,“宛宛,这几日要当心,帝京想爬太子床的不知凡几,不过如今你人都到了这了,走就走不了了,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迎接三日后前来的太子殿下。抓住了他的心,宛宛日后想做什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

    她极力引诱,王宛不上当,把人送走后,坐在雕花的座椅,喝着下人捧来的普洱,院外桂花香飘进来,柳儿从最初的呆滞神情缓过来:“姑娘,咱们这是发达了?”

    从进府还没见过大夫人这般和颜悦色呢。

    王宛冷笑:“你知道什么,咱们现在,可成砧板上的鱼肉了。”人为刀俎,她偏不让人如愿。“柳儿,你附耳过来。”

    柳儿认认真真听完,不可控制的瑟缩着肩膀,“姑娘,这、这不好吧?”

    “这怎么不好?他们都不要脸了,还要什么遮羞布?你去吧。”

    别院还在收拾,柳儿趁乱出了门,扬言要给姑娘买最爱吃的桂花糕。出门的时候遇到嬷嬷拦阻,磨了半天嘴皮子,说好一刻钟就回来,人这才出了浮金别院。

    走出门,柳儿额头生了一层汗。

    柳家家大业大,很好找,更别说柳儿上次还跟着姑娘来过。她熟门熟路的迈着步子走过去,左右的守门人瞧她眼熟,态度谦和:“小丫头,你不在家里呆着,跑到这乱逛什么?”

    “求求两位大哥,帮我捎句口信给柳大公子,就说,我家姑娘在澜沧街浮金别院。”

    守门人面色怪异,登门变了脸:“去去去,想勾搭咱们大爷,做生意做到柳家门前了?”

    “大哥,我说的是真的!哎,别赶我啊……”

    王宛越想越觉得不妥,柳家家风严谨,她贸然派柳儿去传话,且不说能不能传到柳叶耳里,万一被有心人探知跑来捣乱,那就得不偿失。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柳儿一路小跑赶回来。

    见她按时回来,思忖一刻钟只够跑腿,嬷嬷们搜身也没搜出什么,便放她进去了。

    柳儿将桂花糕放在桌上,可怜巴巴道:“姑娘,事没办成。”

    “没受委屈吧?”王宛问道。

    “没,没受委屈。”

    “是我考虑不周,罢了,此事明日再办。”

    且说王夫人回到家后,和老夫人细细说了通,哄得老夫人眉开眼笑,“秀明做事谨慎,我很放心。宛宛也不是胡闹之人,泼天的富贵给了她,盼她能惜福,如此,也不枉费咱们为她奔波多日了。”

    “是呀,娘疼爱宛宛,咱们王家待她挑不出一丝错来,她是王家女,自不敢违背老夫人的旨意。”

    人住进浮金别院,心事也就放下一半,王老夫人想了想:“去把阿星那孩子放出来吧,她生性活泼,总关在屋子怎么成?”

    王夫人等的就是她这句话,迭声告谢后匆忙离开。

    夜深,王宛自睡梦醒来。

    冷汗沾湿后背,她做了噩梦。

    梦里,柳叶被一箭穿心,鲜血流淌,浸湿他的玄衣。他的眼神孤寂,看的王宛不知不觉被他牵动,也就在这时,一头猛虎忽然跃下,利爪直接撕开他的血肉将她惊醒。

    冷静下来,她细细推算了下时间,按照前世,至多还有三日,便是今上率领群臣权贵前往紫荆山狩猎的日子。

    狩猎。

    王宛心神震颤,闭上眼,似乎看到血肉模糊的某人。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前世柳叶所做所为没有半点对不起她,甚至,正是因为他,王宛才免得被野兽撕吞的下场。

    救人救己,说不得明日她要去见柳叶一面了,也算报了前世恩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