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做将军宠妻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气运
    柳家兄弟商量好似的一前一后来到王家,仅仅一个柳沉就不好打发,何况来的,是柳家嫡长子?

    若王宛没能入太子法眼,不得不说,这是件美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能和柳家联姻,富贵尊荣,来的委实容易。

    但事实摆在眼前,寿宴那日相看,太子的确看中了宛宛,好女不嫁二夫,王老夫人只盼着柳叶是个有眼力的,赶紧把闹事的弟弟带走,省的她心烦。

    盛夏的天本就炎热,嬷嬷端来消暑汤。

    王鼎着急撩火的赶回来,见了正堂端坐的柳家兄弟,愣了愣神,“两位公子来这做什么?”

    “见过王世叔。”

    一句‘世叔’,喊得王鼎莫名的有了几分长辈架势,亲切道:“阿逊阿沉,这才几年没见,没想到长这么大了。”

    一顿寒暄,对付这种场合,柳沉得心应手。反观柳叶,他的脸色从始至终冷冷的,像别人欠了他钱。

    前世若无王家的冷血不作为,宛宛也不会落得曝尸荒野的下场。对于王家,柳叶亲近不来,亦不愿亲近。

    让人折腰的从不是恭维谦逊,是权势。

    在大权在握前,他得先把宛宛娶回家,免得小姑娘在他一只手够不着的地方受了委屈。

    凭他柳家嫡长子的身份,无需看王家脸色。若像柳沉一般,那才是笑话!

    王鼎摸了摸鼻子,“去喊大姑娘来。”

    “阿鼎?”王老夫人失声道。

    王鼎岿然不动的坐在那,“娘,柳家有心,咱们王家也不是背信弃义的人,爹哪怕没了,但这一纸婚约还算数。”

    王老夫人目色担忧,此举无异于在刀尖上行走,得罪了柳家,若太子那出尔反尔,王家……在帝京还有立锥之地吗?

    “见过祖母,爹,母亲。”王宛侧身行礼,“见过两位世兄。”

    声音弱弱的,像受惊的小猫。

    柳叶捏着掌心,担心她在王家过的不好,伸手搭在胳膊轻轻将人扶起。“王世妹,请起。”

    肌肤触及的地方,火烧火燎的,王宛紧张的退开半步,“谢过世兄。”

    无异于登徒子的行径,直接把人看呆了。柳沉心里盘算着,大哥,果然喜欢这姑娘。

    王家庶女,模样算不得最好,身条算不得最美,大哥到底看中她哪点?

    因为柳叶的举动,柳沉打量人时,带了分专注。

    少年人的情绪,哪能逃过众人的眼?

    王老夫人在心底一叹,这该来的不来,不该来的一下来了一双,她家宛宛,是命好呢,还是命薄呢。天大的福气到底能不能承受住,还得往后看啊。

    “不知祖母唤我来,所为何事?”王宛这会只想逃,柳沉多看她一眼,她心里的厌恶就会加深一分。柳叶多看她一眼,她……她吓得腿软脚软。

    他一剑斩人头的画面仿佛斩进了她心里,溅开的血让身子都开始发烫。

    她怕。

    怕这一世遇见柳叶,再难脱身。

    这真是一股莫名的情愫。

    前世柳叶待她有礼,后来更是义无反柳的从军。她和柳叶说过的话统共没几句,搞不懂柳叶为什么喜欢她,又为什么,喜欢的这么疯狂。

    王老夫人怜惜的招招手,“宛宛,柳二公子点名要娶你,你意下如何?”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她把话说开了,摆明是指望从王宛这里得到不一样的答复。

    柳沉眼睛微眯,眸光暗涌。

    “祖母,您在说什么?宛宛才十三岁……”王宛强忍着恶心说出这话。

    果然如此。

    柳沉娶她,完全是在和柳叶抢,柳老夫人刚给了她镯子,得到讯息的柳沉就登门求娶,这是有多怕柳叶心想事成?

    她真是瞎了眼,痴心妄想的以为柳沉会待她好。

    王宛眼眸低垂,看起来怏怏不乐。

    柳沉捏紧婚书,“王家,是想反悔了?”

    “阿沉,婚姻大事,总该两厢情愿方能长久,王家不悔婚约,除了宛宛还有其他更多更好的选择。你……”

    “王世叔!”柳沉斩钉截铁道:“王家女,我只要王宛。”

    “胡闹!”柳沉出声打断他的话,“怎么和世叔说话呢?阿沉,跟我回去,婚姻大事,当由祖母决断。

    “老夫人,世叔,阿逊先行告退。”

    转身就走。

    “大哥!”

    柳叶回眸,“长兄如父,阿沉,你要不要跟我回家?”

    不回家能去哪?

    柳沉咬牙,却没忘了身为世家公子的风度。

    样样都好,唯独出身不好。王鼎遗憾的收回目光,“宛宛,你先回去吧。”

    “是,爹。”王宛转身,脸色有些发白。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

    “娘,不能再等了,得赶紧和太子那边联系,实在不行,咱们先把宛宛送到太子别院,总归不能在家留了,柳家两兄弟这架势您也看到了,留来留去留成仇,快刀斩乱麻,得让他们知难而退才行。”

    王老夫人郑重考虑一番,“好,那我马上派人给宫里送信。”

    王夫人大惊:“娘要将宛宛送给太子,那阿星怎么办?”

    王鼎低声道:“娘,我先带秀明离开了。”

    回到厢房,王夫人再也忍不住,“王鼎,你和我说清楚,你和娘到底背着我怎么谋划的?不是说好了要将阿星送给太子当侧妃?”

    “话是这样,但太子喜好古怪,不先讨好他怎么把阿星送进东宫?投石问路,你还不懂吗?”王鼎脱了外袍搂着她,见她傻乎乎的没想明白,安慰道:“放心,阿星是咱们的孩子,我怎么舍得让她受委屈?”

    王夫人便要开口,被他堵住了嘴。

    云雨过后,王鼎一脸满足,他得意的扬了扬眉,“不管宛宛给了谁,咱们王家,都要崛起了。”

    王夫人被他这句话惊了惊,“老爷是说……”

    “东宫,柳家,别管哪个,换在往常那都不是咱们够得着的,如今却够着了,太子姬妾,柳家少夫人,这两个身份,你喜欢哪个?”

    王夫人若有所思,喃喃道:“宛宛真是好运道。”

    “她的运道,便是咱们王家的运道。”王鼎掷地有声。

    第二日,东宫传来消息,允王宛入宫外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