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做将军宠妻 > 章节目录 第十二章回来
    “怎么都站在这?”王鼎从外面回来,身穿四品官的官袍,看起来还算精神。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他推了友人的聚餐,赶着回家,心里无非是想着今日柳家的事,人走在半路上,碰上几位熟人,纷纷抱拳向他道喜,说不准喜从何来,但他猜测着,太子八成是看上宛宛了。

    “娘,夫人。”

    小厮伺候着王老爷换上常服,衣服换好,王鼎笑道:“阿星,怎么哭了?是不是又惹你娘生气了?”

    王星委屈的嚎啕大哭,什么嫡女的风范,她统统不要,她就想要爹的关心!

    她这一哭,王鼎果然变了脸色,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此刻古怪的氛围,也是他太高兴,没留意众人脸上的神色。

    这架势,出什么事了?

    他抬头看向屈膝行礼的王宛,眉峰下意识皱起来,“宛宛,你是长姐,你说。”

    王宛依言道:“爹,今日柳家寿宴,未免二妹妹犯下错事,我情急之下打了她,二妹妹不干了,往母亲和祖母这告状,天晓得我也是为了王家颜面着想。爹若觉得我做错了,尽管责罚,王宛无怨。”

    恭顺的模样,哪有半分嚣张?

    “是这样吗?”王鼎问道。

    “不是!爹,是她冤枉我,我明明没有想拦太子车驾的,她冤枉我,还动手打了我!这个谎话连篇的搅事精!”王星口无遮拦,听得王老夫人最后一份耐性也被磨尽。

    “来人,把二姑娘带回闺房,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她出来,再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那就家法伺候!”

    “娘!”王夫人急切喊道。

    王鼎也跟着喊了声,语气里颇有几分茫然。

    娘不是最疼爱阿星吗?怎么……

    “还不把人带走?非要气我老婆子吗!”王老夫人重重的敲了敲手上的梨木拐杖,在这个节骨眼,就是王鼎都不敢插话。

    “祖母,爹,娘,我真是冤枉的,我什么都没做,我就是想欺负她,结果被她反过来欺负,我想害她不能参加寿宴……”王星被嬷嬷拉走,后面的话便听不真切了。

    王宛轻声道:“祖母,您听到了吧,二妹妹待我,竟存着这样的心。”

    老夫人的火气被挑上来,尤其想到如今的宛宛已经被太子看上,出于维护她的名声,也不能让王星大呼小叫的败坏她的清名,否则,王家千辛万苦送上去的人是个搅事精,谁敢要?

    且王星自己承认她想害人,老夫人狠了狠心,“阿星,该管管了。”

    再不管,等翅膀硬了,岂不连天都能捅破?

    王夫人面上羞愧,当着王鼎的面,一副贤惠儿媳的做派。

    “你们先下去吧,宛宛,别为此伤心,阿星做错了自有祖母责罚,不会让你受委屈,你且去歇息吧。阿鼎,跟为娘过来。”

    “是,祖母,那宛宛先行告退。”王宛看了眼王夫人,“母亲,我先下去了。”

    王夫人不想理她,想了想,点点头,“去吧。”

    摆明了母子两要说悄悄话,人走后,王夫人怔怔的坐在座位,手边的茶已经凉透,怎么自从王宛来了府上,这么多事呢?说她搅事精,错了吗?

    进入内室,左右丫鬟嬷嬷退到门口,王鼎小心道:“娘,今儿个的事?”

    “成了。”老夫人脸上露出宽和的笑,“太子看中了宛宛,阿鼎,宛宛是个有福气的,往后,你可得好好待她,务必要做个慈父,咱们王家到底是她的根,她现在不觉得什么,等进了太子府,就知道娘家的重要了。”

    王鼎喜出望外,“那就好,那就好,这是宛宛的福气,没想到太子真的看中她了。怪不得回来的路上,有同僚朝我抱拳恭喜,言辞之间神神秘秘的。”

    “竟有此事?”老夫人犹豫道:“可他们怎么知道太子看中了宛宛,阿鼎,这事不对啊。”

    “那……”

    “我想起来了。”

    “娘,可是今天还发生了其他事?”

    “不错。”王老夫人眼神无奈,“今儿个寿宴上,也不知柳家老夫人发了什么疯,竟当着众人的面把贴身戴的镯子取下来,送给宛宛,你说,这柳家,是不是有意和咱们……”

    “娘是说柳家老夫人也看上了宛宛?”

    老夫人撇撇嘴,“说不准啊。”

    一家有女百家求,这本身是好事,可当双方随便拎出来一个都比王家门槛高时,就成了烦心事。

    “怎么可能?娘,柳老夫人才是第一次见宛宛,怎么就一眼看中了,而且,娘到底知不知道,她是看中了让宛宛做大夫人,还是二夫人?”

    这中间的讲究可多了去了。

    柳家长房长孙以后要继承家业,至于柳沉,那是庶子,且不是柳老夫人嫡亲血脉。

    王老夫人道:“我估摸着,以宛宛的条件,能做柳家二夫人,已是高攀了。”

    柳老夫人一世英名,怎么可能给宝贝金孙娶个乡野庶女?想想也不可能。

    王鼎喃喃道:“那还不如做太子的人。”

    回到房间,丫鬟准备好花瓣浴,“姑娘,水温正好,可以去了。”

    王宛解了衣衫,“你们都出去吧,让我一个人静静。”

    “是,姑娘。”

    今天发生的事,她得好好想想。

    身子埋入温热的清水,花瓣的清香在鼻尖绽放,王宛闭上眼,想起柳叶那张人畜无害的脸。

    年幼尚且稚嫩的柳家大公子,文质彬彬,看不出杀伐气,很容易让人忘记他出身将门。这次前往柳家赴宴,没能见到柳沉,是她没想到的。

    按理说,柳沉最爱做表面功夫,老夫人寿宴他竟然不在,实在有违常理。

    而柳老夫人行事也让人琢磨不透,将玉镯送给她,这是几个意思?还有,柳叶看着她笑,那笑容明明好看的让人心慌,但此刻想起来,王宛止不住的颤栗。

    柳叶,喜欢她。

    王宛无力的睁开眼,被这样的人喜欢,是荣幸,也是负担。

    更别说,王家,是想将她献给太子。

    翌日,从西北归来的庶子柳沉,风尘仆仆的带着一纸婚约来到王家门口。“劳烦,我要见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