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做将军宠妻 > 章节目录 第十一章不可理喻
    王宛理直气壮的言论让王夫人和王老夫人感到惊讶,不光她们,就连那些伺候在旁的丫鬟们也觉得不可思议。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从乡下接回来的大姑娘不仅承认了掌掴二姑娘,还敢在两位面前公然说出来?她不想活了吗?难道不知王夫人爱女如命,会要了她的命吗?大姑娘胆子好大,也刚进府的时候俨然两个人,是什么给的她胆子?

    还是说出门一趟,往柳家前去拜寿,这泥人也拜出气性来了?

    王夫人怒道:“你二妹妹哪怕有错,你打她就是对的了?”

    王宛直直点头,“回母亲,在当时那个环境下,我打她是为了维护咱们王家颜面,任由她胡作非为,是我这个当姐姐的不对,母亲要打要罚,总该弄清来龙去脉,我不是无缘无故打人,二妹妹受了这一巴掌委实也不冤。”

    “你还敢顶嘴?”王夫人气的嘴唇哆嗦,“好你个王宛,在老夫人面前,你也敢教我怎么做人?反了天了!”

    王宛心里虽然害怕,但有些话必须要说,否则,等到爹回家,就更没她开口的余地。前世那对狗男女就差放在太阳底下暴晒了,爹还能装聋作哑,可见对王星,是盲目的偏爱。

    她就是个养在乡下的贫贱姑娘,没人为她着想,也没人在乎她。以前那些抱怨的话到了嘴边常常退缩回去,重来一世,王宛想换个活法。

    她想要看一看,自己据理力争的活着,是不是,要比前世过的更洒脱?

    反正,无论是打王星,还是顶撞嫡母,这都是她前世想做没做成的事儿。她柔弱了半辈子,到现在落了个被负心人送到旁人榻上的结局,一头磕死在床沿时的疼,想想她的额头就在隐隐作痛。

    刀子不割在自己身上,没人会觉得疼。

    哪怕血肉至亲,世上有真情没错,但有的人就是没命享受,同为王家女,从不同女人的肚子里爬出来,嫡庶分明如同黑白分明,不论王星做了什么肮脏事,在旁人看来,她都比自自己这个乡野泥腿子高贵许多。

    既然如此,还有什么好柳忌的?

    王宛扬了扬唇角,“祖母,母亲不想知道,那我说给您一人听。”

    “王宛!你大不孝!”

    王夫人直接一顶能杀人的帽子扣下来,王宛眉头不皱,“母亲,这世上,总还有比孝心更大的事,比如,家族兴衰,放纵王星固然是看在母亲的面子上,但因她一人之故连累的咱们全家受苦,这是孝吗?并不是,真是的大孝,是看重族人的性命。”

    她越说越严重,听得王老夫人心砰砰跳,“宛宛,这是怎么了?怎么说的这么严重?阿星她,阿星她到底做了什么?”

    王宛抬眸,赶在王星哭哭啼啼前开口:“二妹妹,祖母是在问我,你不要说话。”

    王星哭的忍不住打嗝,抽抽噎噎的,细心点还能看到她的鼻涕泡。

    王宛先声夺人,将王老夫人镇住,老夫人想问个明白,哪怕是王夫人也得乖乖听着。想要发作,行啊,等我说完。

    这一番话,王宛想了很久。

    “宛宛,你说,你二妹妹到底做了什么,让你连孝道都不柳,敢这样反驳嫡母?”

    在王家,王老夫人无疑是最为传统且有代表性的大家长,孝道大于天,无孝之人,便为无心之人,就是养不熟的狼崽子。

    音落,所有人望向王宛。

    王宛容色肃穆,眸光沉沉:“今日柳老夫人寿宴,太子降临,要不是我拦着,二妹妹恐怕就要做出当众拦阻太子车驾的事。祖母,您说,我能不拦着吗?若让二妹妹肆意妄为,咱们王家的脸可就丢尽了!再则,若惊了太子,这罪责谁来承担?爹在朝为官,哪怕太子面上忍了下来,心里却认定咱们王家女子上不得台面,又如何是好?”

    “竟有此事?”王老夫人听了这话,惊讶的同时却觉得在情理之中。

    王星身为嫡女,在家备受宠爱,心气高,就是眼高于顶也不为过,当时家里本来一致决定将她送给太子,没想到太子不喜,事情便搁置下来。

    满朝文武,暗中给太子送姬妾的不少,也就王家别出心裁的想把嫡亲的女儿送上去。

    王星听完后直接傻了眼,眼神看起来格外呆滞,她伸出手,面上带了三分羞辱,“好个王宛,你变着法的羞辱我,我王星再怎么任性,会做出那般不知廉耻的事吗?”

    她转身给老夫人跪下:“祖母!还请祖母还我一个公道!王宛空口白牙的冤枉我,我不服!”

    不服?王宛眼神微冷,“祖母,您也看到了,二妹妹心高气傲,她一心想要攀龙附凤,好容易逮着机会,她会错过吗?她若不犯错,我哪来的胆子朝她动手?祖母,我是气的太狠了,也太怕了,怕二妹妹脑袋一热,把咱们家拉进火坑。”

    “你给我住口!”王夫人目眦欲裂,“我生的女儿我能不知道她什么性情?到底谁想攀龙附凤,王宛!你个逆女!”

    王宛不敢还嘴,乖巧的伏下身子。

    王老夫人眼神不断变换,半晌叹了口气,“好了,消停消停吧。”

    “祖母?”王星睁大眼,“我是无辜的祖母,您要相信我,我没有做出那样不知廉耻的事,是王宛这个贱种在冤枉……”

    “放肆!”老夫人厉声喝道:“这就是你的教养?王星,给我滚回屋子,闭门思过!”

    “娘,阿星她……”

    “还有你!”老夫人扭头:“管好她!张嘴闭口贱种,她在骂谁?被人听到,少不得要误会咱们王家姑娘粗俗难言,好歹是嫡女,也得有嫡女的风度!”

    见识了王星的嚣张跋扈,老夫人慢慢的有些相信王宛说的了。

    这样的性子,莫说当太子妃,就是给王公贵族当妾室,稍有差池就会祸及家门。

    在王宛被迎回家门的半个月内,王星被训了。

    这个前世最擅长做表面功夫的二妹妹,退回几年,原来城府如此浅,也是当初的她怯懦,受了委屈从不还手,才将她的性子养的越来越张狂。

    王宛垂下眸,这一世,再也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