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做将军宠妻 > 章节目录 第十章相看
    西冕微微一笑,笑的王宛心底发慌。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好吧,她明白了。

    她明白祖母为何如此看重她了,感情是存了要将她卖个好价钱的心。她是那么好卖的吗?

    再说西冕此人,嫁谁都行,唯独此人要不得。细算时间,至多过不了五年,太子就会倒台,然后四皇子上位。

    王老夫人按压着激动,狐疑道:“宛宛,你怎么了?”

    王宛小脸泛白,“祖母,我怕……”

    简直怕死了。

    王家要吃了□□,等清算之日,她还跑的了吗?

    “莫慌,宛宛,这是福气。”王老夫人用眼神示意她,偏王宛像吓傻了似的,愣在那,宛如一只呆头鹅。

    越是如此,太子越是上了心。

    要说东宫太子有个不为人知的癖好,喜欢胆小的姑娘,最好柔弱的像朵花,胆怯的像只鹿,才能更好的满足他的审美。

    王家一心要抓住太子这把通天梯,本来定下的是将嫡女王星送进宫,可王星不是太子那道菜,选来选去,实在没了法子,王鼎方想起自幼送到乡下的女儿。

    乡野出身的姑娘,没多少见识,没见过大富大贵,陡然见了,八成会被富贵权势压的喘不过气。

    且王家将王宛接回来,也没指望着她能异想天开的拿下太子妃位,最好的结局是,有王宛在前铺路,一家子齐心再把王星送到太子身边当侧妃。

    东宫侧妃,等太子继位,顶不行也能捞个四妃之一,等王元长大,有姐姐们在宫里照应,王家子弟都能前途无忧。

    这是王老夫人早早筹谋的大事。

    如今这大事终于在王宛面前冒出水泡,殊不知她表现的越胆怯,西冕越有兴趣。

    太子驾临,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夺走,王家安排的位子不算靠前,哪有人注意到这对祖孙?

    除了柳叶。

    柳叶捏了捏指节,慢吞吞的将心底涌上来的怒火压下去,王家当真好算计,瞧把他的姑娘吓得。

    “老夫人乃今日寿星,本太子心意送到,便不扫诸位雅兴了。我在这,你们也放不开,何必做那恶客?”

    “太子这就要走?”

    “是啊,母后这两日身子不大舒服,我得回去在她面前尽孝。”

    “太子孝心可嘉,实乃天下黎民之福。”

    互相吹捧几句,西冕临走时拍了拍柳叶结实的肩膀,“以后常进宫,本太子统共没多少玩伴,情分莫要生疏了。”

    柳叶俯身:“遵太子旨意。”

    他一副端正作派,西冕无奈的摇摇头,“行了,莫送了,快回去给老夫人祝寿吧。”

    众人应是,心底看待柳家嫡长子的态度又已不同。

    当今太子的玩伴,这可了不得。若操作得当,还用愁前王吗?

    柳叶扶着老夫人往回走,“祖母,您看王家那小姑娘,和孙儿般不般配?”

    柳老夫人难得见孙儿动心,讶异的往人群看了眼,王家小姑娘她有些印象,再怯懦不过的人,水灵灵的眼睛,瘦弱的肩膀,白皙的小脸,容色倒是没得挑。

    这次摆宴,很大王度也是为家里两个孙儿上打算。

    世家贵女来的那么多,没想到他竟看中只有一张脸好看其他一无是处的王家女?

    柳老夫人淡淡的忧伤起来,面上却不显。

    话说出口,算是在祖母这提前做了准备,柳叶盘算着该怎么抢在太子之前把人娶回家,另一头王老夫人握着王宛的手,隐隐颤抖。

    她看到了。

    太子走前在地上跺了跺脚,这就是准了的意思。

    她家宛宛果然好运道啊。

    乡野长大的孩子,没想到初进府便要一步登天了。做了太子的枕边人,好处两只手都数不过来。

    “祖母?”王宛生出不好的预感。

    王老夫人笑道:“宛宛,事成了。”

    今日太子前往柳家祝寿,本就是应有之义。先前王鼎托人往东宫送信儿,相看人不过顺道的事,没想到比她想的还顺利。

    成了?

    王宛怂的小脸惨白。

    怎么就成了?

    “宛宛以后就等着享福吧。”王老夫人稳如泰山的坐在那,丢下这句话便和诸位热络的谈话。

    等到王宛将寿礼送上去的时候,还有些浑浑噩噩,强撑着心神笑道:“王宛祝老夫人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柳家长兴,老夫人长寿。”

    不是多矜贵的话,熨帖人心最好。

    因了长孙之故,柳老夫人在她身上留了三分注意,见她胆怯,但行为举止颇有分寸,抬手道:“快起吧。”

    她将腰间的白玉扯下来,“好孩子,见面礼,别客气。”

    这块白玉王宛拿着烫手。

    其余人也愣了一愣,柳老夫人这是什么意思?年纪越大,行事越让人猜不透了。若说见面礼,这礼送的也太重了。

    “拿着。”柳老夫人温柔道。

    王宛低头谢过,没看到身旁的柳叶挂在唇边的一抹轻笑。

    宴席散开,王老夫人带着王宛告辞,转身之际,面上喜色褪的干净,“嫡小姐呢?”

    丫鬟回道:“二姑娘提前回家了。”

    “回家?”老夫人气的仰倒,看向王夫人,“你没告诉她今日寿宴有多重要?”

    王夫人心神不属的假笑半日,脑子里挂念的全是宝贝女儿,此刻被老夫人问责,只能硬着头皮答道:“娘,我担心阿星出了事。”

    “能出什么事?”

    “老夫人有所不知,二姑娘的脸被人打了。”

    “什么?”王夫人一嗓子差点喊出来,匆匆上了马车,细细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快说!”

    王老夫人看了眼若无其事的王宛,终究没再开口。

    和王星比起来,当下的王宛最重要。

    谁打了谁不要紧,一时的委屈也不算委屈,成大事者,一味地怯懦可不行。

    若宛宛是个能立起来的,对王家而言,未尝不是件好事。

    回了府,王夫人搀扶着老夫人往小院走,人还没走出多远,就被一阵啼哭声扰了清静。

    王星拿帕子捂着脸从门内跑出来,见了王夫人哭的更凶,“娘,大姐姐打我!大姐姐害我不能参加柳家寿宴,她存心害我!”

    王夫人脸色难看,扭头责问道:“王宛?你干的好事!”

    抬手就是一巴掌。

    王宛不躲不退。

    “慢着。”

    王夫人手悬在半空。

    老夫人开了口:“阿星,你是不是记错了?”

    “祖母?大姐姐打我,我会拿这事冤枉她?”王星半边脸肿的厉害,让人看了触目惊心。

    王老夫人淡淡道:“宛宛,你怎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