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做将军宠妻 > 章节目录 第七章没有诚信可言
    三天后,是顾老夫人寿宴,作为王家刚从外面迎回来的姑娘,想要露面,这是个好机会。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王老夫人为此事特意在清晨唤了她来,桌上的香茶冒着热气,老夫人语气温和,慈眉善目:“宛宛,去了那,好好表现。这对你有利无害,知道吗?”

    “知道了,祖母。”

    王宛今儿个穿着一身淡粉裙衫,不说话的样子文文静静,端的是斯文秀气。

    一旦开口,那份柔弱就会被放大,落在人眼里,哪怕不看她的眉眼,光听声音也能酥软人的骨头。偏又不谄媚。

    天生媚骨,一颦一笑风华自成。

    老夫人很满意,她满意的伸出手摸摸她的脑袋,“一转眼,也是大姑娘了。”

    作为王家的长女,哪怕是庶女,可只要有用,莫说嫡庶,就是个阿猫阿狗她也会温柔呵护。

    “祖母送你的首饰你怎么不戴?可是不喜欢?”

    王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喜欢,就是舍不得戴。”

    “那就是祖母送的少了,送的若多,宛宛就舍得戴了。”老夫人慈爱的招招手,又有嬷嬷送来一箱首饰,“这是你爹为你准备的,不好意思亲自给你,让老婆子转交给你。你爹他……”

    老夫人顿了顿,为难道:“你爹他这辈子就对你娘用过痴心,当年的事虽然过去了,但你毕竟是她的女儿,很想知道为何自幼会被送走吧?”

    她拿这话吊人胃口,明知暗藏玄机,王宛仍旧忍不住抬眸,“祖母,我想知道为什么。”

    为什么,王老夫人垂下眼眸,她也想知道为什么。

    她语气无奈道:“你娘爱极了你爹,为他,甘愿做妾室,当时你爹娘有婚约在身,你娘乃回春阁最有名的戏子,模样身段,包括歌喉,都是一顶一的好,洁身自好,若非出身低点,无论如何祖母也会抬举她做王家大夫人。”

    王宛沉默。

    见她不说话,老夫人继续道:“你娘一开始也是世家贵女,家道中落做了回春阁撑门面的台柱子,自觉配不上你爹,好长时间没理会咱王家。祖母晓得她是个好的,后来婚约作废,你爹娶了王家嫡女,有了正妻,你爹千求万求才求得你娘回心转意,花了重金将人从回春阁赎买出来,做了姨娘。第二年就有了你。”

    “宛宛,你不要觉得委屈,我们将你送出去,也是为你好。”

    老夫人温柔的抚摸着她的头发,“你出生那天正好撞上‘诛邪节’,同日皇宫里的大皇子夭折,国师有言,有邪祟入侵帝京,在这日出生的婴儿,要么送到寺院,要么就地处决,方能延续皇室香火世代旺盛。”

    诛邪节?王宛心口一跳。怪不得前世关乎她的生辰家里人总闭口不提,王星气急了也会骂她是妖孽。

    等等,诛邪节。这是把她当妖邪了?若是如此,那生了她的娘亲又如何了?

    千辛万苦十月怀胎拼命生出来的骨血,降生后没能得到理所应当的重视,反而被看作妖邪不敢示人。

    王宛顿时感觉心情很复杂,就为了这无稽之谈,她在农家吃了十几年的苦,就为了这无稽之谈,她们母女生离,到死她都没能见亲娘一面。

    眼泪悬在睫毛,将落不落。

    王宛觉得委屈,为她娘感到委屈。一个男人如果想要护住一个女人,能想出十几种法子。

    真心在意的话,谁又舍得骨肉分离?舍得心爱之人默默垂泪?她昨日问过周嬷嬷,周嬷嬷说自己被送走后,娘大病不起,之后身子急转直下,没多久便去了。

    死之前哭着求着想要见她一面,被爹拒绝了。

    这事儿周嬷嬷说的隐晦,她只能猜到大概,但所谓的她娘自觉配不上爹,这话,王宛一个字都不信!

    娘是帝京有名的才女,若非家道中落,想娶她的人能从王家排到城门口去。

    要不是有婚约的缘故,娘也不会嫁给爹。

    才女流落回春阁,遍地惜花人,她就不信,在一水的追求者里面,找不到一个家世条件比王家好的人!全是唬人的!

    王老夫人将一早准备好的说辞说出来,见王宛眉眼不动,心里微微赞赏,宠辱不惊,这是好事。

    “所以你现在明白了吧,祖母和你爹同意将你送到乡下,是为了保住你的命,否则祖母的宛宛,可就要当尼姑了。”

    王宛破涕而笑,“祖母就会说笑。”

    王老夫人被她这一笑晃了眼,眼里带着惊艳,“宛宛,去了顾家,好好表现,要尽力讨得众人喜欢,让所有人都知道,咱们王家,还有一个容貌上佳的长女。别让人小瞧,祖母这儿的好东西,以后全是你的。”

    这哄孩子的口吻,听得王宛只想冷笑。

    前世老太太可不是这样说的。

    前世王家人拿她当污点,藏着掖着,王星可以光明正大的过生辰,她不行,她的生辰是家里不能提的禁忌。

    后来实在没办法,随便择了个日子,明明是四月初八的生辰,偏被改成六月初六。

    每次过生辰,都像是狠心的揭开早就愈合的伤疤,一次次的提醒着她。

    没人肯真心爱她。

    她能嫁给顾沉,其实没别的,如今想来,大概是前世的她太过缺爱,禁受不起别人对她丁点的好。顾沉私下里特意为她准备了一场惊喜,在所有人都在庆祝王星的时候,他一身长袍从风里走来,从背后拿出一幅画。

    画的是她。

    站在万簇花丛中的她。

    或许顾沉是觉得当时的她太可怜,或许是有心骗取小姑娘的芳心,为了那丁点的好,在顾沉跪在王家求爹允婚时,她同意了。

    为此,惹怒了爹爹,被罚跪祠堂。

    王家不会平白的养女儿,她愿意嫁给顾沉,辜负了爹和祖母对她的期望,其实她也明白,所谓的失望不过是看她颜色生的好,想借着她攀附权贵,做王家的助力。

    “宛宛,快去收拾收拾吧,过会和祖母一起去参加寿宴。”

    头顶的声音飘落下来,打乱王宛久远的思绪。

    她嗯了一声,乖巧退去。

    走出门,对上王星那双怨恨的眼,她笑了笑,“二妹妹,快进去吧,祖母在等你呢。”

    王星走出几步回过头来,“王宛,你别得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