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都市小说 > 做将军宠妻 > 章节目录 第四章玉镯
    这下,就连王老夫人也忍不住抬头看了眼。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七岁的王小小爷无辜的眨眨眼,拽着王星的手,“姐姐,你在说什么?什么害不害,大姐姐长得这么好看,怎么会那样想呢?”

    王宛楚楚可怜,揪着衣角,喃喃道:“是啊,妹妹,你怎么会那样想?我王宛虽自小养在乡下,却也知善恶,明是非,你对我好,我高兴还来不及,哪会不识好人心?”

    她的眼存了温柔春水,看的王星诡异的生出淡淡的荒唐感。

    这样一个乡下土包子,被她拿话挤兑了,她竟然不怕?还敢还嘴?瞪了眼多嘴的幼弟,王星不动声色:“大姐姐不嫌弃就好,快戴上吧。”

    此时王宛再不接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她将镯子戴在腕间,更衬的肌肤如雪,看的王星暗地里牙痒痒。

    王宛柔声道:“等我寻了好物件,再给妹妹还礼,到时候,妹妹千万不能推辞。”

    一个土包子,能有什么好物件?

    王星笑嘻嘻道:“好啊,那我就等着大姐姐破财。”

    王星打了头,其他姐妹纷纷拿出准备好的见面礼,哪怕没有准备,这头上戴的,腰间挂着,随便取了也不至于太寒碜。

    王老夫人当然希望一家人和和睦睦,再则,宛宛这个孙女,有大用。

    她笑着挥挥手,“阿鱼,把红木小箱取来。”

    若说之前幼弟帮着王宛说话,那是年少无知,还有的原谅。

    怎么老夫人也转了性要给一个从乡下来的土包子这么大的脸面?

    红木小箱她恰好几天前在荣芳院见过,还以为祖母是给她预备的,匆匆瞥了眼,里面净好东西。这还得了?

    刚进府的土包子就越过了她这正儿八经的嫡女,区区庶女,有什么资格承受来自祖母的偏爱?敢怒不敢言,人人只有羡慕的份儿。

    鱼嬷嬷将红木小箱取来,王老夫人温和道:“宛宛,还不接着?见面礼,想送给谁送给谁,咱们王家姑娘,不愁这些的。”

    沉甸甸的小箱子,像巨石压在人心口,王夫人平顺心气招了招手,派人取来纯金打造的首饰,金灿灿的,放太阳底下能刺瞎人的眼。

    一见那翡翠阁订做的样式,王星再有城府也憋不住了,幽幽道:“祖母和娘对大姐姐真好,看的我都羡慕了。”

    一重又一重的惊喜朝王宛扑来,作为被‘万千宠爱’的幸运儿,早在老夫人送她见面礼时,惊讶之情就满了肺腑。

    前世可没这一遭,完全颠倒过来了,前世进府,光她羡慕别人的份儿,哪能看到王星这一脸幽怨的傻样?

    她心里一乐,不管因为什么,长者赐不可辞,是好是歹,接着就是。“多谢祖母,多谢母亲。”

    “当不得谢,和老夫人那重厚礼比起来,我这算不得什么。”

    王夫人目光在她脸上逡巡而过,见她不骄不躁,更没有流露出喜出望外的神色,淡淡点头,“是个能沉住劲儿的。”

    人也见了,礼也送了,王夫人走到王老夫人身边,“婆婆。您不是说要去西家找西家老夫人下棋?儿媳陪您一起去。”

    她不说王老夫人险些忘了,“对,秀明不说我差点忘了,这会去,这会去。”

    回头嘱咐王星,“你大姐姐刚来,凡事你多照应着点,带她熟悉熟悉,可不准欺负她!”

    “祖母有了新人忘旧人,我不依!”王星摇着她的胳膊,“想让我照应姐姐,祖母什么都不做可不行。”

    “好好好,你们都有份,怕了你了。”王老夫人一脸慈爱,明眼人都看的出来,论宠爱,新来的大姑娘远没有嫡小姐受宠。

    给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天长日久浸在骨子里的疼爱,那比什么见面礼都值钱。

    换了府里其他姑娘,谁敢和老夫人撒娇?这就是底气。重来一世,许多事情比前世看的更清楚,也更明白。

    前世她到死,王家无人来吊唁,在撞破顾沉和王星奸情后,她想过告诉爹,只说了半句,就被爹拿话挡了回来。

    “你也是嫁了人的姑娘,怎么就不知为家里的妹妹着想?莫要污蔑阿星了!”

    污蔑。呵。所有人都以为是她对不起王星,哪怕她把事情放在他们眼前,他们都能面不改色的选择闭眼。

    所有,还有什么好说的?不曾期待便不会受伤害。

    祖孙大和谐中,管家匆忙走来,“老夫人,不好了,老爷被人打了!”

    王老夫人面上温和瞬间退去,“怎么回事?人呢?”

    “娘,别担心,我没事。”王老爷被大夫扶着缓缓走来,一身藏青长袍,额头包裹着纱布,淡淡的红从纱布渗出来,看起来伤的不轻。

    “别听管家乱说,这点小伤,养养就好了,不是什么大事。”他摆明了不想多说,老夫人最最疼爱儿子,哪怕担心也只能忍着。

    “这就是宛宛么?”王老爷一眼就看到人群里的王宛,看着她精细的眉眼,有片刻失神。

    王宛上前“见过爹爹。”

    见了她,恍惚隔着时光看到曾经心爱的女人,王鼎满意的点点头,“好,回来就好。”

    “老爷,你这伤……”王夫人扶着他,不放心道:“大夫,这伤可有大碍?”

    中年大夫躬身道:“王老爷身强体健,这点伤,的确过些天就会好。”

    “大姐姐手上的镯子真好看,你懂鉴赏吗?”

    王小少爷趁王宛不备将她手镯快速褪下来,“那不如你来看看吧?”

    “阿元!别捣乱!”王星气的手指发抖,怎么王宛来了,她弟弟表现处处透着古怪?见他已经将镯子递到大夫眼前,王星劈手就夺。

    “等等。”王老爷将镯子接过来,“阿元,你怎么抢你姐姐的镯子?”

    “爹,那是二妹妹送我的见面礼,弟弟胡闹,您别当真。”王宛及时开口。

    “是吗?”

    “不是,是二姐姐送了大姐姐镯子,我心里好奇,想知道这镯子能值多少钱。”王小少爷拉扯着王老爷衣袖,“爹,就让老人家看看嘛。”

    王鼎哭笑不得,“明大夫是看病救人的,你就是把镯子给他,他也没法估价啊。”

    明大夫眼神忽动,“不是的,王老爷,老朽年轻时做的是贩卖珠宝的买卖,为玉镯估价,能行的。”

    “啊?”王老爷下意识将镯子递给他,“那就有劳明大夫了,小儿贪玩,不让他知道个确切,不会死心的。”

    王元乃府里的小少爷,王鼎中年得子,宝贝的要命。

    几乎他做什么,当爹的都没法狠着心反对。

    用千娇百宠来形容也不为过。

    镯子到了老大夫手上,王星心凉了半截,不管不顾的伸手将镯子打落,“我自己的镯子,想知道值多少钱阿元你直接问我便是,做什么来这么一出?荒唐!”

    玉镯摔在地上,碎成几截,却依旧挡不住老毛病犯了的明大夫俯身将那一截镯子捡起来。

    “咦?”他皱起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