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遮天从叶天帝的大奔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二十一章开局一条狗
    姬逸云他们向前望去,一望无际的沙漠起伏不断,沙海茫茫,在几十里绿色的林海之外再也没有一丝绿色,只有山峰,丛林,湖泊……覆灭后的沙丘还点缀着一簇簇灰蒙蒙的阴阳二气流动,而后它们在快速消散天地间。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姬逸云你这个小子,这是杀敌秘法,还是连自己都要干掉的秘法?”黑皇第一个反应过来,不可思议,一副见鬼似的看着姬逸云叫道。

    黑皇跑到姬逸云面前一只大爪子想拍姬逸云肩膀,姬逸云赶紧按住他的脑袋,不让他凑上来。

    “那个只是一个意外,我只是想让二极携带阴阳二气攻击而已,谁知道阴阳结合后会如此狂暴!”姬逸云一脸无辜地说道,摊手表示他自己也不太清楚这个变化。

    “我还以为你与我一样弄一个攻守兼备的道图,谁知道你既然不考虑防守,全部参悟在进攻方面了!”叶凡上前看着姬逸云说道。

    听到叶凡的话姬逸云一阵惊讶,叶凡的黄金圆道图那么快出世了,其中有什么因果不成?

    姬逸云传音问李云龙随后才明白,原来叶凡黄金圆道图提前出世与自己有关,这让姬逸云更为无语了,他本来就是参考叶凡的黄金圆道图。

    他想要也弄一个差不多的东西,谁知道自己好像没有防守一方面的悟性还是如何,直接以斗字秘参悟出了阴阳攻击秘法,不过随后姬逸云也释然了,防御方向有领域笼罩,也能随着修为提高做到一种万法皆空。

    “额!……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守。”姬逸云挠头掩饰尴尬说道。谁知叶凡竟然点头赞同。

    “你们两回合真是一个比一个变态,一个叶凡弄出来了一个黄金色圈圈,一个弄出来一个什么阴阳二气!”涂飞来回扫视姬逸云和叶凡叫道。

    对于涂飞大嘴巴的话,姬逸云和叶凡都翻了一个白眼,懒得回答他这个白痴问题。

    “叶凡那个黄金圆道图万法不浸还附带攻击,而姬逸云那个纯粹的攻击,各有千秋吧!给我都想要!”李黑水一脸憧憬说道。

    听到这话姬逸云暗自点头,还是李黑水靠谱一点,涂飞大嘴巴那个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一点都不靠谱。

    “小子,我要和你谈谈!”这时黑皇装作不在意跑出人群,暗中传音给姬逸云。

    “等下吧!”姬逸云传音说道,因为这时李云龙跑到姬逸云身边要找他谈话。

    “师叔,李黑水和涂飞两个想让我加入他们,我想加入的,只是想听听你的意见!”李云龙直接说出了他的想法。

    “云龙,我知道你不想一直寄人篱下,师叔跟你说吧!他们两个都是以抢夺圣地源石为目的组建起来的大盗世家,有很多仇人。

    而师叔给你两个选择,一加入他们以杀戮为伴,如果你意外死了,等师叔实力够了帮你报仇,毕竟师叔不能时时在你身边,二就是我带你去拜一个人为师,过上安定的生活,努力修炼。”

    姬逸云没有直接给李云龙安排这一切,而是道明其中利害关系,说出自己能够帮他的,让李云龙自己选择。

    看着李云龙纠结的表情,姬逸云拍了拍他肩膀说道:“不用现在就回答,等你考虑好,做好决定再跟我说吧!”

    这时天色慢慢暗淡,天边的漫天红霞消退,一群人回到了望空城,在望空台那座酒楼落脚休息。

    “这只大黑狗怎么又回来了,本来想好好欣赏今晚的星空奇景的,瞬间被破坏殆尽了。”

    “圣体叶凡没有离去,这次真的有可能是要进不死山摘不死药续命了!”

    “不要招惹这个末日圣体,不然死前拉你就不值得了。”

    ……

    一群修士看到叶凡几个又回来了,议论纷纷,不过却没有一个人上前阻拦,反而像躲避灾难一样远远避开一行人。

    姬逸云住在酒楼的三楼,打开着窗台观看随着天色暗淡,一些星辰出现天空,点点晶莹剔透的星辉洒落望空台,还没出现漫天星辰闪耀的情景。

    黑皇把小囡囡交到叶凡手里,跑到姬逸云这里串门来了,他庞大的身躯也不知道变小,直接从门外挤了进来,姬逸云回头就看见一个大狗头卡在门口。

    “你就不能变小点吗?”姬逸云看着黑皇滑稽的模样哭笑不得说道。

    “额哼……是这个酒楼不会做生意,门也不知道修大一点!”黑皇讪讪地说道。

    他随后变小进来把门关上,人立而起一双爪子闪动光华,一道道纹络飞出笼罩整个房间,姬逸云看着黑皇忙活,没有阻止,他这是在布置隐匿阵法和防御阵法。

    “布置有些慢了!”姬逸云挥手间道纹密布直接取代黑皇的阵法,才撇嘴说道,想着黑皇作为一代阵法大师不应该那么弱啊,姬逸云心里有些奇怪。

    “姬逸云你会阵法?”黑皇眼睛发光发亮,变大凑到近前渴望地看着姬逸云,既然换了一个称呼,那个小子自动从黑皇嘴里消失。

    看到又变大的黑狗头,姬逸云嫌弃地按住黑皇头颅不让他凑上来,看到姬逸云嫌弃的眼神黑皇一阵不爽,不过他却咧嘴露出自以为善意的笑容,在姬逸云眼里就一个狞狠的大嘴。

    “算我服你了,把的头拿开,收起你这笑容,阵法道纹传承就给你。”姬逸云欣赏不了黑皇这种套近乎方式,只能无奈说道。

    “额哼……快拿来!”

    黑皇嘴叫道,巴紧闭不再往上凑,眼神紧紧定住姬逸云,像怕他突然跑掉一般。

    姬逸云言语,也没有兴致逗他,直接把准帝容成氏留下的阵法道纹传承传给了黑皇,然后悠哉悠哉拿出茶具套装泡茶。

    “嗷呜汪!……哈哈!终于有基础道纹传承了,大帝根本没有留下什么给我,呜呜……大帝你在哪里啊!”

    黑皇这个家伙嗷嗷大叫不停,如果不是有隐匿阵法望空台都能够听到的声音,接受着传承中突然又笑又哭,疯疯癫癫的样子。

    姬逸云神力堵住震耳欲聋的声音,真是受不了这只死狗了,不过忽然之间又觉得黑皇有点可怜兮兮的样子,变成那么贪财估计也是穷怕了,不过想到他的所作所为,姬逸云画风突变觉得他在装傻充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