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遮天从叶天帝的大奔开始 > 章节目录 第一百零四章赏识
    看着他要从自己这里爬下岩石,姬逸云避开看着他从并不高的岩石慢慢爬下来,搞了几分钟中年人才下来,外面那个年轻人喊了他几次都没有回应人家,看着让他出去,姬逸云继续做自己的事情。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请问鸿泰仙师在吗?”山洞外那个穿着运动服套装的年轻人,这已经是第六次喊着重复的话语了。

    这时道士装扮的中年人,终于慢悠悠地走出山洞,站在一块打磨光滑的石头上,居高临下俯视那个年轻人,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形象,他板着脸说道:“凡人你有何事?打扰本尊修行可是大罪,不给一个合理的说法,我让你受一些苦头。”

    “鸿泰仙师请息怒!我有要是禀报,山脚下出现了几个妖孽,请仙师去降妖伏魔!”年轻人跪地叩首说道。

    山洞里面的姬逸云听到这话一愣,便查看了那个年轻人身体,发现这个年轻人才是有着不错资质,不像这个道士装扮的中年人,年轻人一双眼能够看穿一些隐去身影的修行者。

    “到底是何方妖孽,速速道来!”

    听到有妖孽,中年人不淡定了,身体有些颤抖,他知道这个年轻人一双眼睛能够看出一些东西来,不然也不会让让他知道自己山洞所在了。

    因为他第一次接触你的年轻人时,就是在山脚下,年轻人发现了一个隐去身影的修道者,那个修道者浮现身影时,他正在不远处,不过那个修道者只是对着年轻人叹息一声就消失了。

    “几个长着翅膀的妖怪在天上飞过,样子像西方那边的吸血鬼,还请鸿泰仙师去降妖伏魔。”年轻人跪着抬头偷瞄中年人,又继续磕头说道。

    “你过来,本尊传你一指弹神功,你自己去把那些妖孽收了,本尊修炼正在关键时刻不宜动身。”中年人说着摆了摆手,长袖灰衣道袍随风摆动,像是那么一回事。

    “多谢仙师赐神功!”年轻人眉开眼笑,咧嘴笑不停又叩首几个响头,脸色欢喜不已,然后屁颠屁颠地从地上爬起来,跑到中年道士身边仰望着他。

    “嗐……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显灵……神功自显!”

    道士装扮的中年人使出吃奶的力气挥动双手,他身上道袍甩动着,面红耳赤呼吸都不畅通了,随后气呼呼的吐出一口气,一手搭在年轻人的头顶。

    而年轻人闭目感受着什么,过了一会什么都没有感受到,只有感受到头顶上那流着虚汗而滚烫的手掌,他感觉有些不对劲,也不敢反驳眼前的仙师,他睁开眼睛看着中年人有些疑惑说道:“鸿泰仙师,我没有感受神功的气息,还请仙师赐法!”

    在年轻人闭目感受什么神功的时候,中年道士已经差不多调整好气呼呼的状态,他收回手掌双手背负身后,看着年轻人一副高深莫测缓慢地说道:“这个需要你自行感悟,也需要机缘,等你什么时候能够感悟到了,就是你的机缘到了,神功自成,不用担心!”

    这时姬逸云已经感悟完山洞里面留存的道纹痕迹,来到外面看着一个敢表演,一个敢信,觉得有趣极了,并不着急离开,继续观看一场相声表演。

    “那请问鸿泰仙师,我到底什么时候能够感悟到神功呢?”这时候年轻人有些怀疑了,却也抱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心态,眼光湛湛地盯着鸿泰继续请教。

    “嗯……韩飞宇凡人!你是在质疑本尊的话吗?”鸿泰身体不动,却眉头倒竖,脸色阴沉俯视着下方的年轻人说道。

    “飞宇不敢!还请鸿泰仙师感知!”年轻人看着脸色苍白且阴沉的鸿泰越发觉得不对劲了,虽嘴上说不敢,眼睛却一直死死盯着现在石头上面的鸿泰。

    姬逸云看着这一幕,知道下面应该有好戏上场了,毕竟一个骗子被拆穿时的羞愧难当,与被骗之人的恼羞成怒,这时就是人生百态,值得他花点时间观看一番。

    鸿泰被年轻人盯着心里有些发毛,不过多年经验不是闹着玩的,脸色没有一丝变化,他袖袍一甩一条透明线被拉动,随后鸿泰一声大喝道:“韩飞宇,你这个凡人敢触怒本尊,本尊今天就让你吃点苦头!”

    山洞门口的姬逸云感受到脚下有些震动,查看越来是一颗小石头被透明线拉着要飞到韩飞宇那个位置,要给他来一下吃一颗石头的苦,姬逸云一阵无语,老天都不帮你,谁让他踩着了那颗石头。

    鸿泰见到韩飞宇好好的,他一阵沉默,韩飞宇则一脸疑惑之色看着眼前的鸿泰,不知他葫芦里面卖的什么药。

    “请宝贝转身!”鸿泰又是一甩道袍一声大喝,然而毫无动静,他隐蔽在道袍下的一根手指被透明丝线刮得发紫,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不知道是疼的还是心虚。

    姬逸云看到他猪肝一样的脸色,嘴角上扬差点笑出来了,实在憋的有些难受,而那个韩飞宇也看着鸿泰的表演,脸色不好了,这时是个傻子都能够看出来,这个鸿泰仙师绝对是个假货了。

    “鸿泰,你不打算给我一个解释吗?你骗了我三年,让我给你送来食物和饮用水,这笔账怎么算?”这时到了韩飞宇脸色阴云密布了,眼中布满了血丝红彤彤的,恶狠狠的盯着鸿泰。

    “飞宇!……对不起,对不起,是我骗了你,看到我们多年相处的份上饶了我吧!”鸿泰跳下石头,直接跪在韩飞宇面前涕泪交加不停磕着头。

    “我恨不得杀了你!遇到你,我辞了工作,辛辛苦苦给你运送食物和水,你却如此骗我,老天你看看这个骗子,活的那么滋润……你tmd就是一个混蛋……”

    韩飞宇举起手臂就要扇鸿泰,看到他痛哭流涕的样子,却怎么也扇不下去,自己反而站着化掌为指,指着鸿泰痛骂,自己也哭了起来。

    姬逸云觉得自己该走了,不过他迈步消失前抬指,一道神识没入韩飞宇这个年轻人额头,这个传承就是在鸿泰居住的山洞得到的,是一位圣人境界的传承,姬逸云给这个年轻人,而不给鸿泰也算因果报应了。

    正在痛哭流泪的韩飞宇,忽然得到传承秘法,让他一愣忘记了怎么哭,他那双眼感知到了刚才山洞门口,有一个人对他笑了笑,随后一下子消失了。

    他知道刚才有高人在此观看他们两个的行为,可能看他顺眼就给了他传承秘法,越想越有可能,他看着眼前跪地求饶的鸿泰,觉得是那么的索然无味,便说道:“以后我们大路各走一边,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大道!”

    韩飞宇说完就抬脚下山了,他的行为让痛哭涕泗横流的鸿泰一愣,看着他的身影感觉有些遥远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