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遮天从叶天帝的大奔开始 > 章节目录 第十五章守墓者
    “走吧!之前还觉得你比较稳重,怎么转眼之间变得毛手毛脚一副模样?”

    张严德拍掉挂在身上的手,板着脸的说道,就向房外走去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你老说的都对!”

    没有在意那些无关紧要的挤兑话,主要目的是进入界中界,姬逸云毫无在意地说道。

    走出房间后,张承德没有带姬逸云飞过去反而自己踏空而去。

    姬逸云运转神力和先天圣体道胎,脚下浮现紫金色的“三尺青锋”托起他,也追了上去。

    “果然没错!这小子确实会飞了!”

    飞在前面的张严德确定了心中的猜测,加快速度光华一闪,化作一道流光转眼消失在天边。

    姬逸云见到这一幕,踏着三尺青锋也化作流光追了上去,体表形成神力护罩,全速飞行转瞬越过一座座山峰,十来分钟就来了小世界深处那座山,之前要三个多小时的路程。

    “还不错!再修炼十年八年,肯定能赶上你师兄那个蠢货了!”

    张严德早就到了,站在偏殿门前看着到来的姬逸云说道。

    “还好,呵呵!”

    姬逸云这话不好接,只能打呵呵。

    “你老等下,我先去练习下!”

    姬逸云踏剑在空中并没有落下,反而飞向远处,飘来一句话,因为来的时候太快了,还没感受飞行的乐趣呢。

    脚踩飞剑在几百米高空之中飞行,姬逸云撤掉神力护罩,让罡风吹的青衣道袍随意飘荡,长发飞舞。

    突然三尺青锋离开脚下,变得巨大无比,十几米的长剑向脚下的树木劈下去,“噗!”一颗几十米高三四人手牵手才能抱住的树木瞬间被拦腰劈断。

    “轰……”

    随之而来的倒地声响起尘土飞扬,姬逸云没有停下动作,剑随意而动,闪过一道道光华,方圆千米树木全部被劈断,用时不到一分钟。

    接着三尺青锋重回脚下,带着姬逸云向一公里外的一座上千米高山冲去,一秒后,飞剑又飞出变大一道道剑气飞出劈在山峰上。

    “轰隆隆……”

    剑气飞舞,乱石穿空,山体崩塌,姬逸云在空中飞向碎石,左突右闪练习剑法之中带练身法。

    实在躲不过去就举拳轰碎飞射而来的山石,实在还不过瘾,姬逸云把飞剑收回苦海,整个人冲进山峰乱拳打死牛,从东打进山体又从西打出,调头又打进入,又轰出来……

    一个小时后……一座千米高峰被拆了,姬逸云神力震荡灰尘离体,换了一身青衣才满意往回飞。

    “你老不进去歇着,怎么还在这?”

    姬逸云回来后发现张严德还在门口站着,有些不好意说道。

    “几里外轰隆轰隆作响你让我歇什么歇?”

    张严德面无表情撇了一眼姬逸云说道。

    “额!下次跑远一点!”

    “下次你是不是把小世界都拆了?”

    听到这混账话,张严德上来就给了姬逸云后脑勺一巴掌,让他感受掌教师兄的待遇,姬逸云只能尴尬的笑着。

    “进来吧!”

    张严德没好气地说道,自顾走进偏殿。

    姬逸云走进来后就看到张严德拿出一块紫色的令牌摆在桌子上,又拿出一本不知什么材质的书籍灰扑扑的,没有说话直接放到他手上。

    “我晋升王者境界后成为了这一代的守墓者,这本是有关道纹的阵法书,这是你需要学习的,有什么不懂可以问我。”

    张严德一开口就没什么绕来绕去的意思,开门见山。

    “张老,守墓者我不合适,你去找师兄吧!”

    姬逸云听到这有些为难,他真不想当什么守墓者,干脆拒绝又想把书还会去。

    “守墓者很丢人吗?又不是叫你烧杀抢掠,一来就拒绝,况且,我什么时候说让你当守墓者了?我只是告诉你我是这一代守墓者而已,你激动什么?”

    张严德听到姬逸云像如避蛇蝎的话,一通话就劈下来,让他恨铁不成钢。

    “呵呵……”

    姬逸云还能说甚干笑就得,这时要脸皮厚,不然答应后就难以自拔了。

    “把这块令牌滴血认主,不然进去后被阵法轰杀我也救不了你。”

    张严德又把桌面的紫色令牌丢给姬逸云提醒道。

    性命攸关的事情马虎不得,姬逸云从手指头逼出一滴淡淡紫金色的红色血液滴在令牌上,顿时与令牌有了感应。

    “跟着进来吧!”

    见姬逸云做完这一切,张严德走向偏殿的一面墙壁,直接没入进去消失不见了,姬逸云连忙跟上也没入墙壁。

    姬逸云感觉一阵斗转星移,天旋地转,就进入了一片比之外面小世界更为浩大界中界,浓郁的灵气扑面而来,让他感觉全身毛孔舒张,无与伦比的舒爽。

    “怎么?这里不错吧?是不是后悔那么快拒绝我的提议了?”

    张严德看着姬逸云那表情,不由得意来个三连问。

    “不不不!你老还是让师兄接位吧!况且,你正值上升期,也不着急找接班人不是?”

    姬逸云还是考虑都不带考虑的直接拒绝,让张严德气得牙根痒痒的,直接后果就是姬逸云后脑勺又挨了一巴掌。

    “算了!我是为你好,这里就算地球变成死星一样可以存在下去,有龙脉自行溢出灵气,走吧,带你去祭拜上一代守墓者,也算是那位徒孙,来了这里就应该去祭拜一下!”

    张严德没有再坚持,他是看出来了,这小子根本无心接手,直接飞向最近那一座盘龙般山脉而去,一路上姬逸云遇到了不少药龄上千年的药草,看来起码最少有上千年没人进入过这里了,不然按照地球枯竭的情况怎么可能还留着过年呢?

    来到山脚下姬逸云发现了一位已经坐化的道人,刻有飞仙图案的紫色道袍已经有些腐朽,形体肉身却不朽,盘坐于一块岩石上。

    “张老这穿着不是和你一样是护道者的服饰吗?怎么会是守墓者呢?”

    姬逸云试探性问了一句,他知道原著说的就是护道者来着。

    “废话!守墓者当然是从护道者中选出来的,难道守墓者还从新订做一套服饰不成?”

    张严德的话让姬逸云恍然大悟,也是,守墓者和护道者本来一体的只不过对外统称护道者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