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惊悚旅游团[无限流] > 章节目录 第415章 红蹲大牢,看大戏
    “咕……”

    ;;;;;;;;议会虚影现的刹那卫洵被厉鬼染红的小指甲发烫,;;一瞬他脑海中涌入了一些信息。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在议会虚影刚开口才说个语气词时卫洵手指一抹铭牌,这只议会虚影就闭嘴被定在了原地。

    ;;;;;;;;与此同时安雪锋默契甩尾,一条无形锁链将议会虚影捆的结结实实。卫洵从善如流把它藏到了茅小乐纸人里。两人配合默契,;;一秒的功夫这刚现的议会虚影就消失了。

    ;;;;;;;;‘别急着杀它。’

    ;;;;;;;;安雪锋低语:‘检查一下,;;它是不是属于‘你’的议会虚影。’

    ;;;;;;;;按理说卫洵刚来议会,都没『摸』清,怎么可能知道这议会虚影的归属呢?

    ;;;;;;;;‘这是属于‘我’的议会虚影。’

    ;;;;;;;;卫洵低着答道,;;与金『色』小守宫对视一眼。这议会虚影现的刹那厉鬼残存的本能反应就让他明白,这只议会虚影是归属于‘’的。

    ;;;;;;;;或者说,议会虚影不单只属于某个人,;;它属于这件斗篷,;;这个铭牌。所以卫洵才没有因为担心『露』馅,;;急着把它杀掉。卫洵给小守宫看了眼铭牌,;;安雪锋了。

    ;;;;;;;;‘把铭牌别上。’

    ;;;;;;;;安雪锋严肃道:‘你身上披的不是导游斗篷,;;是议员长袍,别上铭牌,;;这件长袍就代表着‘副议长’的身份’

    ;;;;;;;;旅社对议会比对导游还糙,所有议员全是统一深灰『色』的长袍,议长、副议长也只有戴上铭牌后,长袍才会有其他的颜『色』变。

    ;;;;;;;;相较于旅客能拥有自己的姓名,导游能拥有称号和排名代号,;;议员什么也没有,就算是旅客在加入议会后也没有真名。

    ;;;;;;;;有橙『色』称号的还,还能以代号相称。其他的名字就算说去,别人也不会记得的。

    ;;;;;;;;唯有当成为副议长、议长时,才能有旅社赋予的特殊代号。

    ;;;;;;;;‘红不是一个名字,是上议院副议长的代号。上议院是导游,;;下议院是旅客。’

    ;;;;;;;;不是说红是某个人,一代代的上议院副议长的代号全都是‘红’

    ;;;;;;;;‘而且红还一直都是个人’

    ;;;;;;;;卫洵饶有兴致站在书柜旁的镜子面前,打量自己戴上铭牌后的新变。

    ;;;;;;;;掐细的腰肢,稍显平坦的胸部,火一样热烈的红『色』斗篷称得他皮肤越发白皙,兜帽变成了深红『色』斜戴的尖尖魔帽,帽檐处垂下黑『色』的面纱,遮住了他半张脸,只『露』一点鼻尖和微微勾起的,艳红的唇瓣。雪一样白『色』的发丝柔软落在下颌处,瘦削的下颌线有点像男『性』。

    ;;;;;;;;后卫洵从袖中抽了一把深红『色』的油纸伞,卫洵单手握着伞柄,伞尖斜点在地面。

    ;;;;;;;;在这打扮下,红是男是,是老是少,是西区还是东区人,都像个『迷』一样。

    ;;;;;;;;卫洵点了点自己染红的小指甲,可惜的是这只厉鬼确实神志受损严重,担负过太多残魂让的意志都模糊了。卫洵只从那里获知了『操』控议会虚影的小技巧,无得到更多的信息。

    ;;;;;;;;‘红是在没有准备的情况下离开的’

    ;;;;;;;;安雪锋专业素质过硬,基本经完成了现场勘查。但现场勘查的基本要求是必须及时、全面、准确、客观,光‘及时’这一点就无做到。如果最后进入这办公室的‘红’真是宋飞星的母亲,那距离现在最少在二十年左右。

    ;;;;;;;;但安雪锋还是发现了很多线索,他让卫洵将铭牌贴在办公桌左右抽屉上,以及墨水瓶的底部。

    ;;;;;;;;上锁的抽屉打开,左边的抽屉里是一根铁链,拴着个红『色』的皮革狗项圈。不是正常遛狗的那套绳,只是一个单纯项圈,看着不像是捆狗的,更像是个choker。

    ;;;;;;;;右边的抽屉里是一本红皮册子,上面夹着钢笔的笔帽,可能是桌上钢笔的笔帽。

    ;;;;;;;;而墨水瓶下则是三张旅游票似的‘入证明’

    ;;;;;;;;‘能带非议会的人自由进议会’

    ;;;;;;;;卫洵仔细审视过这三样物品。安雪锋说项圈和红皮册子上都有旅社规则的气息,类似主事人的斗篷,该是旅社交给‘红’的规则物品。

    ;;;;;;;;三张入证明,也许是红想带什么人进来。

    ;;;;;;;;但这些东西都没有带走,当年发生的事绝对乎的意料,而且十分紧迫。但应该在红看来并不算太危险,还准备回来。

    ;;;;;;;;当年有什么意发生了?

    ;;;;;;;;卫洵更在意的是,红既是突离开,那恐怕没有时安排各身后事。如果卫洵有天突离开互助联盟,在面死亡,那整个互助联盟绝对会垮掉,这点毋庸置疑。

    ;;;;;;;;红消失二十多年不现还没被人发现,真的有可能吗?

    ;;;;;;;;‘有可能’

    ;;;;;;;;安雪锋道:‘议长、副议长,本来就是基本不现在人前的,议会的人甚至不会去十年战场’

    ;;;;;;;;不去年末庆典,身份隐秘,不上最终战场,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议会还分上下议院,各有正副议长。

    ;;;;;;;;‘我见过下议院副议长,但那是在杀死他的时候’

    ;;;;;;;;安雪锋轻描淡写:‘他死亡后铭牌消失,尸体没有消失,和旅社回收导游旅客时不同’

    ;;;;;;;;但那具尸体千疮百孔,像是维持在濒死前的某状态。几乎是铭牌彻底消失的瞬,尸体就彻底作一滩黑水,消失不见了。

    ;;;;;;;;安雪锋为什么要杀死副议长?他杀了副议长收没收到旅社某惩罚?卫洵没有问。安雪锋不说的基本都是目前还不能说、或是他不记得的。

    ;;;;;;;;那问题又来了,红是如在死后保留住了铭牌,还保留了二十多年的?这中有没有其他人『插』手?当年又因为什么事让突离开?

    ;;;;;;;;‘红身上的谜团很多啊’

    ;;;;;;;;卫洵把玩了下手中的红『色』油纸伞,自己倒是抓住了其中一条线索。

    ;;;;;;;;‘议员都是深灰『色』的长袍?’

    ;;;;;;;;与安雪锋确认过后,卫洵想到荷官开启的。那内一串如黯淡石球的眼睛全都是深灰『色』的,唯有正中睁开一线的眼睛,眼珠是浓艳的深红『色』!

    ;;;;;;;;深灰『色』,红『色』,这是巧合吗?还是说这颗红『色』的石球眼珠与‘红’有关?荷官会是副议长红的手下吗?不不,荷官是旅客,在下议院,红是上议院的副议长。

    ;;;;;;;;下议院的议长与副议长的代号是不同颜『色』,不是红『色』。虽安雪锋不能明确提起他们的代号,暗示了卫洵。

    ;;;;;;;;有可能副议长红消失多年,的权柄被瓜分了。但这办公室还在,铭牌长袍都在,甚至还有专属的议会虚影,这可能『性』不。

    ;;;;;;;;也有可能红执掌着议会的某项权柄,任某个职位,譬如议会中的典狱长。

    ;;;;;;;;也许所有被逮捕到议会的人,都会被归于红执掌下的囚牢!

    ;;;;;;;;‘项圈说不定是抓人的套索,红册子上是‘犯人’名单’

    ;;;;;;;;卫洵着拿茅小乐纸人召了议会虚影。茅小乐的纸人专为了帮卫洵束缚议会虚影现折的,里面更有些阴损手段,能切断议会虚影和议会的联系,让这股能量认卫洵为主,保准卫洵吃的舒心,用的放心。

    ;;;;;;;;有了三张入证明,他随时能带安雪锋离开,但被他牵扯进议会来的还有厉红雪。卫洵有铭牌长袍‘身份证’,安雪锋是只普普通通的小守宫,唯有倒霉的鬼王厉红雪刚因为岑琴跟议会杠过,现在又‘强闯’议会,极有可能被关进‘囚牢’里了!

    ;;;;;;;;虽安雪锋说被到厉红雪这个实力层次,被议员带到囚牢问话只是走过场,像之前为半命道人手抵制议会的玄学归途众人,为了丙一/卫洵手的互助联盟和王澎湃人,都会被议会叫到囚牢问话。

    ;;;;;;;;真的只是走个过场。

    ;;;;;;;;但卫洵除了带厉红雪离开,更多的还是想亲自去探索一番红的过往,议会的秘密!

    ;;;;;;;;收起三张入证明,拿起锁链项圈,带上红皮册子,拄着红『色』油纸伞,卫洵发现自己的身影在镜子中消失了!而属于红的议会虚影则变得更为灵动,染上了淡淡的红『色』。卫洵也从它身上得到了更多的信息。

    ;;;;;;;;项圈和红皮册子果是红权柄的具现,拿上它们再加上铭牌长袍,才是真正完整的副议长红!只要想的话,在自己的地盘能完全隐藏身体,同级的,低级的,谁都无发现,只有上议院的议长才能看到。

    ;;;;;;;;而正如卫洵之前推测的,项圈能将任意人或导游带入议会囚牢,红皮册子上则记载着囚犯的名字。红能将任意囚犯提审到自己面前,也能直接通过册子来刑讯囚犯。但刑讯,抓人这事,下面的议员们就都能干了,旅社不会用这些简单任务去麻烦副议长。

    ;;;;;;;;副议长有更要紧的职务。

    ;;;;;;;;究竟是什么职务,卫洵没跟旅社联系他目前不知道,这枚铭牌似乎被做了特殊的处理,反正旅社没有找他,他目前也不打算和旅社联系。

    ;;;;;;;;翻开册子,卫洵看到几个熟悉的人名。金『色』小守宫藏到他的耳畔面纱下,议会虚影为他带路。卫洵用红『色』油纸伞敲了敲书柜旁的墙面,一道红『色』荧光边框的悄现,这就是通往某‘囚牢’的。

    ;;;;;;;;卫洵隐藏身形,走进了中。有一个没有卫洵没有料想到的熟人被关进囚牢里了,他很兴趣。

    ;;;;;;;;;;

    ;;;;;;;;“你说说你这次来干嘛啊,我们互助联盟开会你来干什么。”

    ;;;;;;;;一囚牢中,阴阳蝶正跟灵媒抱怨。说是囚牢,其实跟会客厅也差不多,有沙发地毯茶几果盘小冰箱,想吃什么拿什么都可以,旁边甚至还有厨房、书房、健身房、室内泳池。说是审讯,也就是走个过场。多少年了议会根本没有真正刑讯他们的人。

    ;;;;;;;;第一个为丙导护身手的时候阴阳蝶就想到自己得蹲大牢,他老议会人了,虽只是下属的屠夫议会,但进总部大牢也跟回家一样,待遇比其他人还要。

    ;;;;;;;;路上看到灵媒也哭丧着脸(阴阳蝶幻想)被领着进大牢,他人阴阳蝶顾及旧日同伴情谊,善心大发把灵媒拉进了他的豪华版囚牢中,除此之阴阳蝶还把另一人拉了进来。

    ;;;;;;;;但看这灵媒安静坐在沙发上看书,一想到他来参加互助联盟内部集会,接暴『露』了自己这件事,阴阳蝶心中就来气。

    ;;;;;;;;“我都去互助联盟了灵媒,你是不是想给我穿小鞋啊,啊?你不会想要嬉命大人和丙一大人全喜欢你,向着你吧!再者说我阴阳蝶在互助联盟也不算什么啊,你算计我有什么用啊,我本来就是个透明人。”

    ;;;;;;;;阴阳蝶唠唠叨叨说了一堆,但灵媒一直都很平静,渐渐地阴阳蝶那股子火气不知怎的就没了。

    ;;;;;;;;“说完了?”

    ;;;;;;;;在他闭上嘴后,灵媒扫了他一眼,淡淡开口。

    ;;;;;;;;这——

    ;;;;;;;;阴阳蝶想梗着脖子再叨『逼』叨,又觉得幼稚,就干脆不理他。

    ;;;;;;;;见他不声,灵媒合上手中的书。

    ;;;;;;;;“你要想明白,你在屠夫联盟这么多年,又跟了我这么多年,丙一不可能完全信任你。”

    ;;;;;;;;“你以为你来后会找我说这件事,丙一会想不到吗?”

    ;;;;;;;;这……

    ;;;;;;;;听了灵媒的话,阴阳蝶想要反驳,心中又有些惴惴。他连吸血刀都毫无留恋献给丙一了啊,这还不够吗?唉,不过信任这东西确实不是金钱道具能买来的。

    ;;;;;;;;“那你这样做,不是让他更无信任我了吗。”

    ;;;;;;;;阴阳蝶再开口,就有点底气不足了。

    ;;;;;;;;“嗤,傻子。”

    ;;;;;;;;灵媒嗤一声,不耐烦道:“动一动你的脑子,是我不现身,让丙一的怀疑一直埋在心里。还是我现,根本不在乎你会不会被怀疑,根本不把你的利益放在心上。”

    ;;;;;;;;啊这……

    ;;;;;;;;阴阳蝶陷入沉思。

    ;;;;;;;;怎么办,灵媒说的像还挺有道理啊。

    ;;;;;;;;的确,灵媒这样一来,虽表明了他告诉了灵媒一些信息,但这不也说明他们俩之不和,灵媒根本对他没有半点情面,半点不为他掩饰嘛。灵媒这一来,他阴阳蝶恼羞成怒,两人肯定更形同陌路了。

    ;;;;;;;;他们越敌对,他阴阳蝶和旧东家割裂越深,丙一越放心啊。

    ;;;;;;;;“那如果丙一大人预判了你的预判呢?”

    ;;;;;;;;阴阳蝶强撑着反驳,但从他的语气就能听来,他经信了。

    ;;;;;;;;灵媒忽叹了一口气。

    ;;;;;;;;“你不会真信了我的鬼话吧。”

    ;;;;;;;;阴阳蝶:?

    ;;;;;;;;“没错。”

    ;;;;;;;;灵媒轻声细语,他甚至很罕见的了,但阴阳蝶从他容中看浓浓的恶意!他听灵媒哂道:“我就是在给丙一上眼『药』。”

    ;;;;;;;;嬉命大人还没回来,他灵媒还在独力支撑屠夫联盟,凭什么阴阳蝶就能在丙一面前混的如鱼得水啊?

    ;;;;;;;;“恶毒,卑鄙,无耻!”

    ;;;;;;;;阴阳蝶被气的跳脚,要是在面他直接就动手了。他口不择言:“要是丙一在这就了,我真想让他看穿你丑恶的嘴脸!”

    ;;;;;;;;卫洵确实就在这里,他隐身旁观灵媒逗阴阳蝶半天了。不过他来这个囚牢不是专程为了看灵媒和阴阳蝶的。

    ;;;;;;;;除了他们俩,这囚牢里还有一人。

    ;;;;;;;;谁都想不到,这人竟是魔鬼商人!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