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无限诸天从红楼开始 > 章节目录 十七 凤落
    番外

    十七凤落

    兴武十四年,正月二十二上午,宁国府后院,偏院。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二爷,该起来了!”房门被一把推开,一个看打扮已经奔四、看长相又仿佛二十多岁的女子一脸无奈的走了进来,丝毫没搭理床上的不和谐镜头,因为她早就习惯了,“今日巳时太子妃就要回来!

    如今已经过了辰时,你们怎么还赖在这里?难不成真的想再被皇后娘娘派人过来,让你们跪着听宫娥宣读《女戒》?还是想让太子妃过来时无人迎接?”

    “太子妃要回来?什么时候说的?”床上的男子猛地坐起来,一脸惊慌的说道,“我怎么不知道?平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的爷,昨天上午过来送信的女官,不是把太子妃的信件亲自交给你的吗?我现在虽然也识了字,可也没胆量私拆如此信件不是?更何况太子妃要回来的事情,那宫娥临走时还交代过?

    两位妹妹,就算是二爷忘了看,你们两个就不知道提醒一下?总不能整日里就想着和二爷玩闹吧?”平儿脸色难看的四下打量,很快脸色一变,“你们根本没看信?两位妹妹真想以后住佛堂?”

    “夫人!”床上的两女自然是尤家姐妹,听到平儿的怒斥都脸色猛变,顾不上自己还未梳洗打扮就下了床,尤二姐更是赶紧求饶,“小妹知错,只是二爷的性子你也知道,他要是想......”

    “那也不能误了正事!”平儿顾不上与两人磨牙,上前几步把桌子上还封着的信封拆开,浏览之后松了口气,“还好,没什么大事,只是太子妃想回来看看母亲。”

    “这还不算大事?”一直爱答不理的贾琏终于撑不住,猛地坐了起来,“平儿,家里的事情都是你在管,那王氏女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怎么还......”

    “我的二爷,你还当现在是贵妃省亲呢?”平儿没好气的打断了他,语气中并无多少尊敬,“大姑娘回来又不是一趟了,哪一次让你摆过仪仗?难不成还向大嫂子(李纨)借一下省亲别院做个接待?

    奶奶(王熙凤)这些日子不太好,宫里应该是早就得了消息,大姑娘今日过来也是应有之义,我们只要安排人把奶奶院子里准备一下也就是了,你们还想什么呢?”

    “平儿姐姐,可有什么需要我们去做?”尤二姐没敢起来,跪着挪了几步到平儿身前,表情带着谄媚,“平日里我们也跟着入宫几次,接驾还是没问题的。”

    此时,尤家姐妹都跪在床前,因为刚刚起身太急,身上只有一件丝绸睡袍,因为一夜的折腾翻转,看起来都不怎么贴身,再加上不少扣子已经开了,两人都是罗衫半解,配上依然迷离的睡态,竟是颇有吸引力。

    要是按年龄折算,两姐妹都已经是奔四的人了,但岁月似乎对她们格外的宽容——其实不只是她俩,平儿更突出——如今看起来竟不过是二十许人。

    “你们都起来吧,赶紧梳洗打扮,还有服侍二爷起来。”平儿忍了忍,还是没说难听的,“不要再让太子妃生气,要不然再被罚去佛堂跪着,你们脸上也不好看!”

    平儿说完就气的转身出了屋,自去安排接驾以及相关事宜,哪怕是卫旭下令,废除了大量毫无用处却空耗财力的所谓“规矩”,一些基本的程序还是要有的。

    “哼,不就是担了个‘平妻’的名分,看把她狂的!”眼看着平儿出门,尤三姐忍不住开口,脸上明显带着不服气,“若不是因为太子妃的情面,她也不过是......”

    “闭嘴!”没等尤二姐说话,急急忙忙起身的贾琏就打断了她,“平儿的名分可是皇后娘娘下的懿旨,而且还在下旨后明言,若不是那王家女尚在,就会直接给她扶正!

    如今她在家里说话,就是我也要让三分,只要是合情合理,谁也别想越过去,否则,要是再有什么消息传到宫里去,皇后娘娘恐怕就不是让你们跪着听《女戒》这么简单了!”

    尤家姐妹不敢再多说,一左一右帮着贾琏收拾好衣服,又急急忙忙的梳洗打扮之后,尤三姐留下来服侍贾琏吃早饭,尤二姐则去了王熙凤院安排接驾事宜。

    直到这时候房门大开,明亮的阳光照进了房子,正在尤三姐服侍下吃早餐的贾琏终于完全显露出来,帅气的长相依然保持,但气质形象真心谈不上多好。

    年过四十的琏二爷,此时已经有了明显的眼角纹,面相虽说因为长期的养尊处优保持不错,但也不可避免的有了老相,更加上有些泛白的脸色以及遮不住的黑眼圈,显然是长期沉迷于酒色所致。

    但他明显没在乎,或者说根本顾不上,如今整个京城都知道,宁国府能够不散架,多亏了有位皇后钦封的平妻管着,至于宁国府目前名义上的家主贾琏,很对得起金陵贾氏“灵气都给了女子”的传闻。

    “参见太子妃......”忙忙碌碌之间时间很快,巧姐儿刚一进入宁国府正门,贾琏赶紧带人躬身拜见,但马上被东宫侍卫扶住了。

    “父亲,我都说了多少次?天家如今不讲这些,父皇更是早已下了严旨,哪有当爹的向女儿下拜?”巧姐没好气的说道,说完就转入正题,“母亲如今还在那座院子里吗?”

    “回太子妃,还在。”回话的却是平儿,“奶奶近期身体不大好,但一直有宫里太医救治,三日一次平安脉,宫里赐下的各种药材补品更是一日未断,只是这次恐怕......”

    谷</span>“平妈妈不要担心,我都知道。”巧姐幽幽一叹,顺便向贾琏摆了摆手,“父亲带着其他人自去,让平妈妈跟我一起去看看就好。”

    “回太子妃,不如让二姨娘也跟着吧。”平儿犹豫了一下说道,宫里贵人上门,却几乎不要家里人接待,传出去太难听了,尤家姐妹毕竟是宁国府的半个主子,总要给她们一些体面才好。

    “也罢了。”想起了小时候确实多承尤二姐照顾,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巧姐儿都得认可这份人情,“其他人在外面等着就好,不用跟来了。”

    盏茶功夫之后,荣国府一座颇为偏僻的小院内,巧姐儿表情复杂的示意无关人员退散,这才亲手带上院门,带着平儿、尤二姐进了正房,也是王熙凤的卧房。

    “奶奶,你怎么起来了?”出乎所有人意料,王熙凤竟然一个人坐在客厅的躺椅上,看起来起色竟然不错,平儿急忙上去跪在旁边扶着,“怎么也没人照看着?”

    “我一向要强,前半生走错了路子,后半生困在了这里,一辈子有很多人讨好,想不到临死时竟然只有你这丫头真心待我。”王熙凤语气非常虚弱,却难得脑子清醒,“都过去了。

    如今我时日无多,恐怕再也没能耐走出去,就让下人把我抬到了这里,指望着看看,临死前还能见到谁,想不到等了数日,竟只有你带人过来。”

    “奶奶何必再说这丧气话?”平儿也看出来,王熙凤此时已经是回光返照,说话也不再绕圈子,因为谁也说不清,眼前的女子什么时候就没了,“奴婢今日过来,也是因为大姑娘回来看你。”

    “见过太太!”巧姐儿的态度非常生硬,标准的大户人家场面称呼,这真不是她不孝,而是两人从小就没多少感情,“听说太太身子不大爽利,女儿正好手上还有几个人手.....”

    “不必了。”正所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长期以来都处于精神失常状态的王熙凤此时少见清醒,语气也平和了不少,“我从小没怎么照顾过你,虽然你跟着你身后那个贱妇我很讨厌,但也承她的人情。

    我只是不明白,哪怕是我对不起很多人,却一直对娘家照顾,如今都快死了,那边何至于连个上门之人都不安排?金陵王氏难道连这点儿体面都不给了?”

    “奶奶,早就没有什么金陵王氏了!”平儿心疼的眼泪都流出来了,“到了如今奴婢也不敢再瞒你,舅太爷(王子腾)早在永正年间就没了,如今已是兴武十四年,怕是王家人连个给他烧纸的都不见得有。

    舅老爷(王仁)你又不是不了解,自当今陛下开国以来,王家连一个上台面的人都没有,若不是这些年二爷照顾,再加上大姑娘的体面,怕是早被外人吃干抹净了!”

    “琏二我知道,好歹有荣国府的牌子,巧姐儿还有什么......”王熙凤不解的问道。

    “奶奶,早就没有什么荣国府了!”平儿再也忍不住,抱着王熙凤双腿哭了出来,一边抽泣一边说完了十多年来朝廷的变迁,“陛下登基没多长时间,就下旨废除了爵位,荣国府败落多年,又能干什么?

    幸好天家恩典,大姑娘入了陛下、皇后娘娘的法眼,嫁过去成了太子妃,这才护着府里传到了现在,王家?就连舅老爷,如今还时不时到府里打秋风,谁还会想起你这个十多年没出门的外嫁女?”

    “我一辈子要强,还是没能争过二房那个假正经,没想到她那冷清的性子,竟然养出个好儿子,到底把西府争了去。”王熙凤喃喃说道,“而我竟然落了个死后无人烧纸的下场。

    只是想不到,琏二竟然得了东府,王家已经完了,史家养出一个皇贵妃,却只差一步,没福分承受,被前朝灭了门,唯独薛家没啥出门的男人,竟靠着两个贵妃起了势。”

    “奶奶,史家如今还有几个旁支子弟,没什么大前途,却也靠着史大姑娘照顾,过继了正支的名号。”平儿好心提醒,“虽说大富贵没有,一辈子吃用不愁还是能落下的。”

    “王家,竟是只有王家......”王熙凤突然精神一震,脸上出现了不正常的红晕,依稀又有了当初“神仙妃子”的风采,“我虽什么都没落下,肚子倒还是争气的。

    巧姐儿,我知道你看不上我这破落户,但好歹也是你的生身之母,只望你在我死后,送我会金陵老家,我不要埋在他们贾家的陵地,只想做王家女儿。

    平儿,我死之后,那个狠心短命的就靠你看着了,不求你能如何,若是将来你能生下一男半女,好歹逢年过节给我烧张纸,也省得我地下穷苦。”

    “你放心吧,些许事情,我还是能办的。”巧姐儿从头到尾都表情复杂,却无多少苦痛,哪怕是眼看着王熙凤将死,“金陵那边我也会安排好,王家宗族还是剩下了几个人的。

    父亲那里你也不用担心,若是需要的话,我会让他写张休书在你墓前烧化,就算是活着的时候不好办,死后好歹给你个自由身,让你做回王家女儿。”

    “是吗?”王熙凤的声音已经细不可闻,却又突然扬起了脖子直声叫道,“哭向金陵事更哀,哭向金陵事更哀——”

    “奶奶——”平儿扑到王熙凤身上失声痛哭,只是现场三人,竟也只有她哭了出来!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