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29.真心
    夜色将相拥的两个人吞噬,云未染感觉到一只温热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薄薄的衣衫,在她伤痕累累的背部摩挲着,却又不敢用力。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阿染,对不起。白日里眼线众多,原谅我不能过来看你,因为我开始害怕,我怕我冲动地与你相认,会致你于死地。我怕他们暗中出手,我会失去你。”温热的气息在她耳边呼出,云未染感觉到了他语气中的的担心和无措,还有深深的自责之意。

    云未染轻靠在她的肩头,用嘶哑的声音唤了一声:“世子。”

    “阿染,对不起。今日遇到赤晴我才明白,根本没有密信一事,是他们要用此手段加害于你。若不是季蘅传信于我,说他在府中偶然知晓那些歹人逃去府中禀报,说你被西夏使臣所救,恐怕我和你就此错过,便永不能再见。”

    楚千离抚上她的面庞,喃喃道:“阿染,你知道的。我向来不是这般感性之人,我惯于淡漠,刻薄待人,从未想有那种猛烈地欢喜。因为我害怕失去,就如同曾经的妙香娘子那样,我害怕那种悲痛再次出现,可是我遇到了你。自你在我身边起,那种我害怕的猛烈的欢喜再次袭来,我避无可避。”

    楚千离撑起她的肩膀,将她和自己四目相对,他看到了云未染眼中似有点点晶莹的星光,便柔声说道:“阿染,那天晚上的话,我确是出自真心,只是那时我的高傲令我不敢承认罢了。我不似花兄那般懂得女子的各种心思,我也不太懂爱慕之情,可是我想走向你。”

    云未染其实看不清他的眸色,却能感受到他的小心翼翼。

    “阿染,我想走近你。”楚千离又重复了一遍,语气加重了几分。

    “世子。”云未染缓缓开口道,“我今天很怕这个世界,甚至想过以死明志。是你又拯救我,让我知道了我也是被人珍重的。”

    云未染伸手触碰到了他的脸庞,然后轻轻地仰起头,手指划过他的脖颈,在楚千离的唇角浅吻了一口,然后便低下头去。

    就如楚千离说的,心中那一点期待的欢喜,云未染同样避无可避,不如就此沉沦,留有一线生机。

    楚千离触摸了一下唇角她残留的温度,便俯下身去,双手捧起云未染的脸颊,深深地吻了下去,这个吻炽热又绵长,缠绵厮磨,似乎是他压抑许久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云未染木然地僵直了身子,仿佛没了力气,她听到了楚千离逐渐变沉重的呼吸,感受到了他炽热的身体逐渐靠近,楚千离的手指揉进她的秀发里,又划过她的脖颈,并没有停息。

    “世子。”云未染艰难地从他的吻中挣脱开来,唤了一声。

    楚千离凑在她的颈窝里吐出了一句:“叫我千离。”

    楚千离略带颤抖的声音在云未染耳边响起,她的心怦怦直跳,似乎预感到了接下来要发生的事,便用力推了推楚千离。

    “嘶”云未染吸了一口凉气,背上的伤口又疼了起来,楚千离好似察觉到了她的疼痛,便直起身来,用修长的手指轻轻缠绕着她的发丝,深呼吸了几口,与她静静地相拥着。

    楚千离闭了眼睛,克制着自己的冲动,缓缓说道:“阿染,今日是我唐突。”

    “可是总有一天,你会是我的妻。”楚千离执了她的手,说:“我不会让他们害你。”

    “我信你。”云未染的眼角有泪珠滚落,她轻轻地用手背拭去,并没有被他发觉。

    云未染醒来时候天已大亮,她环顾四周,楚千离已经不在了,独独留给她一枚他腰间常挂的白玉配饰。上好的白玉在她手心微微沁凉,羊脂白玉通透又秀丽,周身有金银丝的点缀更显典雅。

    云未染攥紧了这枚玉石,仿佛抓紧了一根救命稻草。

    门被粗重的推开,云未染抬眼望去,看到了一名医官随那塔卡王子前来。

    “他来看你的伤势。”那塔卡似是命令地说了一句。

    “是谁的命令?”云未染直起身子低声问道,末了,见那塔卡疑惑的神色,又问了一句,“我是说,何人可以请来如今在长安稀缺的医官?”

    那塔卡还未答话,便有一阵明朗的声音从屋外传来。

    “自然是世子楚千离啦!”那蓝多小跑进来,一屁股坐在床边的塌上,歪头看着云未染好一会儿,然后说道:“恩,算是我没有看错人。你这样的风采,虽是一脸病容,也难掩那个什么……倾长安城、倾姜国…之色。也难怪楚千离偏偏挑了你在他身边办事。”

    那蓝多拍拍云未染的肩膀,说道:“不用担心,楚千离他都说了,你是他看中的人,这次你偷跑出来见他一面,反倒被歹人行凶,所以才不想这样灰头土脸地见他。你还不谢谢我和那塔卡这次的英勇出手?”

    云未染愣了一会儿,想到了楚千离昨晚说的他会保护她,与其暗中帮助,不如放在明面上。

    所以他当着西夏国使臣的面说出此事,反倒不会给那些楚王府眼线一丝可乘之机,他们便必不能再轻易出手。

    只是这样做,楚千离便是直接与楚府不相谋啊,仅凭他一己之力,即便冠了一个楚王府世子的称号又如何?楚王妃那般深思熟虑,楚湘王那般隐忍克制,楚王府仿若一个深渊将他们陷入。

    在四面楚歌的情形下,她为了生而靠近他,他却是为了护她而义无反顾。

    是我错了吗?云未染叹了口气,想到了楚湘王要执意让公主和世子和亲一事,似乎预感到现下他和她自己的别无选择。

    “喂,想什么呢?”那蓝多摇了摇她的手臂。

    云未染回过神来,看着那蓝多天真而灿烂的笑容,道了一句:“小公主和三王子的善意,未染在此谢过。”

    “所以,你也会进宫?”那蓝多问道。

    云未染点点头。

    “太好了,太好了。总觉得去皇宫会太寂寞,中原人又是那般呆板严苛,还好有你来陪我。等你身体大好之后,我们一起去骑马射箭!”那蓝多跳了起来,却被那塔卡按住了臂膀。

    “那蓝多,这是皇家地域,不可。”那塔卡掷地有声,那蓝多哀怨地瞪了他一眼。

    那塔卡又道:“医官要行医了,那蓝多你先出去,不要捣乱。”

    “气死我了,气死我了。那塔卡怎么老是这样,坏我兴致,丢我面子。”那蓝多看着紧闭的屋门咒怨道。

    楚千离出现在她的背后轻咳了一声,道:“是你性子太急。”

    那蓝多转身看向他,指着他的鼻子说:“楚千离,我西夏女子,都是这般刚烈。哪像你们中原姑娘,柔柔弱弱,温声细语地毫无精气神。”

    “但是她不一样。”楚千离指了指屋内,又说:“为什么小公主你对中原有这么多偏见?”

    那蓝多哼了一声,眼珠一转,说:“你陪我骑马,我就告诉你。”

    楚千离牵了两匹骏马,朝她喊道:“我便奉陪。”

    那蓝多欢呼雀跃地奔向她的小青马,道:“楚千离,跟我跑一圈吧!”

    那蓝多一跃上马,一手甩鞭,一手挽缰,她的话语散落在空中:“楚千离,你说你们中原女子,有哪个可以这般肆意洒脱,策马奔驰?”

    “她们大多养在闺阁,教习琴画,不曾这样练过马术。”楚千离骑马追上她。

    那蓝多迎着风奔驰,裙裾随风而舞,高高的马尾发髻因风的吹动而散落下来,她摆了摆脑袋,对楚千离说到:“要不是为了来中原,我才不要穿这样繁琐的裙襦,胡服骑装才最利落。”

    “有什么说法?”

    那蓝多闻此,心情瞬时低落了下来,她挥动缰绳的手也渐渐没了力气,她缓缓停了下来,又喃喃道:“还不是为了,为了和中原子弟和亲。”

    楚千离吁了一声,停在了她面前的不远处。

    “这次我来中原,阿妈告诉我要找到一位如意郎君。中原的姑娘柔美淑贤,所以我不可以穿胡服,不可以骑马射箭。”那蓝多赌气似的皱着眉头,“那塔卡也要找到一位温吞的中原姑娘,一位比他性子还要死气沉沉的姑娘,那他们成亲之后的生活,真是不敢想象!”

    “中原的姑娘也不全是那样。”楚千离说。

    “那就让那塔卡娶中原的公主吧,我才不要嫁到这里。这里离家太远了,没有什么有意思的人和事,还要被各种规矩约束着,我才不想。”那蓝多的嘴嘟地老高。

    “自然不必强求。”楚千离缓缓说道,“小公主不必忧虑。”

    “好吧。如果是你楚千离的话,我倒是可以考虑考虑。你愿意跟我回西夏吗?”那蓝多仰起头看他。

    “不愿。”楚千离摇摇头。

    “楚千离,去了西夏你就是驸马,不必一个世子的爵位高吗?还有那个你放心不下的云未染,你大可以带着她跟我一起回去。”

    “他乡非故国,我想小公主不会不明白。”楚千离转过身去,又道,“小公主不愿,臣也不愿。”

    “嗐,我知道了,楚千离。”那蓝多哼了一声,便骑上青马,喊了一声“驾,驾!”便扬长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