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28.愁绪
    “那是我的哥哥那塔卡救下的人,怎么样,我的哥哥健壮的身躯是不是要比你们中原人厉害许多?”那蓝多扬起下巴说道,鼻尖那粒黑痣俏皮地沐浴在阳光下。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千离抬眼远望,一个九尺男儿被众多使者簇拥着踏入了玉楼馆。

    “需要请医官救治吗?”楚千离问道。

    那蓝多歪着头思索了一下,答道:“我的哥哥身上的伤倒是不打紧,只是那名女子从马车上摔下,又被歹人行刺,所以身上也有多处伤口。”

    楚千离招来侍卫,要他们去请城内的大夫,不料侍卫抱拳在他耳边说道:“近日从南方小镇上传来疫病,难民大多逃来都城,如今瘟疫已在长安城内外散播,各大医官束手无策,所以大夫们或被遣去研究病理药方,或被唤去几里之外行医治病,眼下并没有多余的大夫。”

    这时候有一官兵小跑而来,向楚千离身边的侍卫耳语了几番,侍卫神色大惊,看向楚千离的目光无比惊诧。

    楚千离吩咐女婢领那蓝多进殿后,便朝他问道:“何事之扰?”

    “回世子,赤晴公主找到了!”

    楚千离马不停歇向城门奔去,他的脑海里回荡着刚才侍卫的话:“如今疫病分散,城门将要闭关,赤晴公主不知为何在此出现,并且与城门口的士兵们起了争执,当下正要以死相逼。这里没有主事的君王,知道楚世子在玉楼阁当差,所以不得已来求了世子,希望世子能够帮忙解围。可是世子,为了疫病能够得到控制,这关锁城门是皇上的旨意,没有人敢违抗啊。”

    城门处的人群纷纷攘攘。

    患病的难民被抵在外边,进不去,想要出城经商的商人被锁在里面,出不来。一时间吵得不可开交。

    “放开我,我不跟你回去,除非把古诺一起接进宫去,你们放手!”赤晴的手臂被几个官兵控制着,一把长剑打落在地上。

    “呜……我不回去,古诺,古诺,我不会走的。”赤晴狠狠地咬了官兵一下胳膊。

    士兵不为所动。

    赤晴哭闹了起来,声嘶力竭地喊着:“呜呜,我不回去,我要古诺,你们把我放开,放手!”

    城门之处纷纷攘攘的行人也在周围指指点点。

    楚千离一跃下马,朝这里大步而来,身旁的人被他的气势所惊,纷纷让出了一个通道。

    “放开公主。”楚千离喝道,士兵扭头看去,犹豫地放开了紧抓赤晴的手。

    赤晴连滚带爬地跑到楚千离身边,拽着他的衣角,带着哭腔喊道:”世子哥哥,你终于来了,你快和他们说,让他们进去啊,他们都是患病的难民,需要进城医治啊,世子哥哥,我不逃了,我知错了,我会向皇兄请罪,无论什么惩罚我都会承受,不会推辞半分。但是求求你,让古诺进来吧,让古诺回宫吧,世子哥哥,帮帮我。“

    原来是古诺带赤晴出宫的。楚千离抬眼远望,看到了被推搡在城门之外的古诺侍卫,他的面色惨白,嘴唇并没有半分血色,一脸病容之态。

    楚千离心中便有了决断。

    他面向众人,沉声说道:“皇上爱民如子,如今城内各大医馆皆在研究病理药方,日夜不倦。这场疫病之战我们定能战胜,只是需要时间,所以这些难民只需就近安顿好便可,我会恳请皇上派遣数名医官专门服务于这些难民,所以请大家不必惊慌无措。何况城内已经有疫病之风,现下盲目进城只会加快长安城的沦陷。如今圣上的小妹被这个小子蒙蔽了双眼,私自逃宫,古诺对她的诱骗罪行重大,已然触怒龙颜,所以各位将士们,你们并不能只因古诺的患病而放他一马。也不能因为难民的阻挡而放弃对他的讨伐,如还有谁拦在前面者,便是同党,其罪当诛!”

    楚千离上前一步,拨开层层避退的群众,一把抓住古诺的手臂,将他拖了过来,摔倒在地,怒斥道:“就请各位将士们辛苦一趟,带领这个罪人和公主一起回宫。”

    在经过一旁的赤晴小公主后,楚千离轻轻言语了一句:“他回宫后的命运,就看你的了。”

    赤晴点点头,急忙奔向一旁摔在地上的古诺,将他扶起,古诺却退避到一旁,有气无力地说道:“公主,你不能离我太近,我的病……。”

    沉寂许久的玉楼阁因为有西夏使者的到来而有了些许的生气。

    那蓝多四处走了走,便去往哥哥那塔卡此时所在的医坊。她推门而进,见到了那塔卡正扶着云未染从床上坐起。

    “呀,你终于醒了,美丽的姑娘。”那蓝多喜出望外,说了一句这样的话,颇有外邦人的口吻。

    云未染点点头,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看你的穿着打扮并不像是小门小户的女子,这样被歹人追杀,可是遇到了什么难事?”那蓝多走到她的身旁,朗声询问道。

    云未染低下头去,不发一言。

    她又能如何说呢?说她她以为此行是前往皇宫,是以着公主的身份去面见西夏国使臣的。还是说车夫却在半路受人旨意,要夺取她的性命。

    云未染如何能不清楚,车夫是受了谁的指令,那封杜撰的密信是所谓何意?

    云未染攥紧了袖口,手臂在微微颤抖。楚王府还是不信她,楚王妃还是要将她解决掉,她不过只是任人摆布的棋子罢了,又如何能在楚王府站稳脚跟?又如何能够和楚世子并肩同行?

    楚世子?这时候她想起楚世子在她耳边说过的话语,心中酸楚。她也是被人浅浅地珍重过的,虽然那份珍重有几分真心或几分假意都不值一提,但也是在她身处深渊的一点点光。云未染愿意这样相信。

    “唔,你是不想说吗?那便算了,看你激动的样子,放轻松点啦。”那蓝多拍拍她的肩膀。

    那塔卡见状,便扯着那蓝多的胳膊,准备向外走去,却听得身后一阵埋怨声:“诶呀那塔卡我不走,我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呢,你也不能走,人是你救的,在医官没有到来的时候,你留下!”

    那塔卡不顾她的挣扎,将她拖拽到了屋门旁。

    这时候响起了一阵敲门声,楚千离熟悉的嗓音在外响起:“那蓝多公主,那塔卡王子怎么样了?”

    “王子!”云未染唤了一声,看向那塔卡的神色中冲满乞求和慌乱。

    那塔卡瞬间明了,便在那蓝多耳边低语道:“那人在找你,你出去跟他说,我留在这里。”那塔卡望了云未染一眼。

    那蓝多偷笑道:“知道了知道了,那塔卡。”然后便转身离去。

    屋外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那蓝多雀跃地在楚千离一旁说着话,然后声音渐渐走远。

    待声音远去,那塔卡开了口:“你为什么不想见他?”

    空气沉寂了片刻,云未染缓缓道:“因为我想自保。”

    “他是你什么人?”

    云未染张了张口,没有回答。

    那塔卡浓重的眉头紧紧皱起,眉间的刀疤被拧成鼓起的山包,他浑厚的声音在云未染耳边响起:“你既一见面便认识我,知道我是西夏国的使者,那么同他的关系,一定微妙,是不是?”

    “你是什么人?”那塔卡问道。

    云未染突然喘起气来,有股温热往喉头上涌,她下意识地掩住口鼻,一口鲜血便喷了出来,指缝间血迹斑斑,血滴顺着手指滴落下来。

    那塔卡顺手扯了一段衣裳递给云未染,说道:“对你不住,让你为难了。”然后便有些笨重地为她擦去了手上的血痕。

    “那蓝多说你是个性格刚烈的中原女子,她心思简单,我不得不为她考虑,至于你究竟为何人——。”那塔卡手里握着那节衣段,在她身旁站定,又后退几步,说道:“你先好好休息。”

    云未染望着他高大宽厚的背影渐渐模糊,心中愁绪万千。

    但是她什么都不能说,更不能和楚世子见面。楚王府要她惨死于歹人的手下,便必然会给楚世子一个说法;楚湘王执意要楚千离和小公主和亲,便必然不准有云未染这样身份不明不白的侍妾出现在楚世子的身边。

    今日的险境,并不会比以后凶险半分。以前的花溪草一事,墨辞先生一事,季蘅小公子一事,她的身边都有一个信任她的楚世子,而没有楚世子的她,身在异国,又有几分活命的机会?

    只是楚世子,他心中会有自己几分?他是否也信了楚湘王的那一纸密信?他现在和小公主是否正在情意纠缠?云未染伤病在身,杂念太重,愈想愈肝肠寸断。

    云未染,你还是逃不掉了。她这样对自己说道。

    这晚没有月色,黑沉沉的天空显得格外孤独。云未染好似一个人站在黑夜中,四外阴森寂寥,偶尔的一声虫鸣,入耳也觉得心惊胆颤。

    “吱呀”一声推门的声音,云未染心中一颤,全身紧绷了起来,她从袖子里摸出了那把青云短剑防身。

    脚步声渐渐逼近了,云未染眼睛微睁,她在朦胧的夜色中看到一个身影慢慢接近她的床,并且在她身边微微俯身。

    云未染立即向上刺去,因为出剑的手极快,她身上的伤痕似乎快要被这一个抬手撕裂开来。这时候一阵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她紧握的短剑的手却突然松开,青云短剑掉落在地。

    瞬时间她投入了一个温暖的胸膛之中,她听到的是,“阿染,我好担心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