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26.舞剑
    含章殿内室里,轻纱软卧中。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节红色的衣段被楚千离一手扯了下来,飘落在地。

    这个男子腰间的衣裳瞬间散开,骨骼分明的肌肉在月色的映衬下越显透白,这种皮肤颜色真不像是闯荡江湖,常年奔波在日光下的侠客所拥有的。

    “嗯?怎么是你?”楚千离抽出了他佩戴在腰间的赤霄剑,放到旁边的红木雕云榻上,说道,“你这剑器,刺痛我了。”

    守在含章殿外的家丁匆忙赶到:“世子,世子,是何人擅闯?”

    家丁环顾四周,向紫檀床上看去,顿时惊得目瞪口呆。

    只见帷幔在随着轻风微微飘动,一件红色的衣裳随手扔在一旁,顺着一扇鎏金小屏风向里看去,若隐若现的是一节雪白的肌肤被朱红的衣衫包裹着,楚世子呈半卧状,他的手臂扶在那人的腰间紧紧抓着。

    家丁再看躺在床上的——那张脸虽然看得并不清楚,但是那俊俏的棱角分明的脸庞,分明是男子的模样!

    “世子,小的,小的有罪……惊扰到世子……雅兴,请,请世子恕罪!”家丁慌忙低头半跪,结结巴巴地说道。

    楚千离蓦地从床上弹起,拿起剑器刺倒了挡在前面的鎏金小屏风,看到了跪在地上的家丁,怒声道:“你在胡说什么,出去!”

    “是。”家丁唯唯诺诺地退后。

    “慢着,”楚千离上前一步,将剑横在家丁面前,喝道:“若敢乱说一个字,这把剑上就是沾得你的血!”

    “是是是,小的知道了。”

    楚千离气急败坏地丢下赤霄剑,转身看向缓缓起身的花折影,说道:“你为何一句话不说?”

    “哈哈哈哈。”花折影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说道:“世子啊,真是有趣,接下来便会听到这样的传言吧,堂堂楚王府世子,临近弱冠年华不娶妻,不招侍妾前来服侍的原因竟然是——好男色,哈哈哈哈。”

    楚千离斜了他一眼,道:“你竟还在这里打趣,花兄,别抬高你自己了。”

    “哼!”花折影撇撇嘴,说,“世子,你以为我想吗,这种传言岂不污了我风流侠客花折影的名声?我以后还怎么闯荡江湖?你看,我这好好的衣服,也让你给扯坏了。”

    “那么你来这里,是为何故?总不是为了闹这一出笑话。”楚千离瞥了他一眼,淡淡地说道。

    花折影听的这一句话,收起了玩笑的嘴脸,踱步到楚千离面前,借着月色的清辉凝视着面前的楚千离良久,然后正色说道:“世子,多有冒昧,我是前来,与你道别。”

    “什么?”楚千离听得这话,有些诧异和不解,问道,“为什么要离开?”

    花折影扣上腰间的扣子,整理了一下衣袍,说道:“我这次受伤,世子能够收留我,想必也是承受了楚湘王很多压力的,只是我生性浪荡,如今又被休养在楚王府中,不见外面的天日,倒是有点想念自由的感觉了……”

    “别说这些好听话,我知道你不是因为这个。”楚千离打断他道。

    花折影笑道:“还是世子你懂我,不过呢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后悔与你同谋。只是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十年前的家道中落,因为君主的不信任,使我的父亲承受了不白之冤。我曾经的师父,也就是你的武师,他教会我武功,却不敢承认我这个徒弟。”

    “世子,当年的案宗已经被尘封许久,我想……只有找到当年与之相关的人,才有可能弄清楚所有真相。而我要找的第一个人,便是如今告老还乡的楚世子的武师。”

    “肖让师父,他可会见你?”楚千离皱眉道。

    “见或不见,我都得去,世子。”花折影话锋一转,看向楚千离,“不过,我不在的时候,你和云未染姑娘的□□我可是帮不了什么忙了,只有全靠你了。世子,别太想我啊!”

    楚千离顺手把赤霄剑丢给他,神情淡然地说道:“花兄要走便走,我堂堂楚世子,不需要你的出谋划策,阿染她便会心甘情愿的跟了我。”

    “那样最好。”花折影接过剑,并没有接着打辩,而是转身大步流星地走向门口。

    楚千离的目光紧跟着他的身影,他张了张口,道了一句:“花兄,保重!”

    花折影没有转身,只是挥了挥衣袖,算作告别。

    翌日一大早,楚王府上上下下便忙碌了起来。

    西夏国的马车于今日傍晚抵达玉楼阁,作为楚王府世子的楚千离,被楚湘王安排了接待西夏国王子和公主的任务,现在他正在含章殿打点行装准备前去。

    这时候门外响起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

    “进来。”楚千离抬眼望去,看到了身着靛青色烟罗衫裙的云未染款款而来。

    楚千离的脸上泛起笑意。

    “阿染,这身衣服是我特命绣娘为你赶制的,上面的织法是从南方刚传入长安的新花样,你穿上很好看。”楚千离望向云未染的眼神里有止不住的欣喜和赞美。

    云未染在他身旁站定,顺手拿起几件楚千离的衣物开始整理起来,又说道:“世子好意,昨晚阿染想了又想,觉得那个时候对您的态度不好,还请世子不要放在心上。”

    楚千离有点惊诧于云未染此刻的温顺,他打量了云未染几眼,问道:“你是不是有事找我?那就不妨直说。阿染,你这样突然示好,倒有点不像你了。”

    云未染闻此抬眸,与楚千离对视了片刻,莞尔一笑:“世子午后便要离去,而阿染于今晚也要去往皇宫完成我的使命。世子昨晚曾说,让我在皇宫保全自身,所以,在离别之际,我想向世子求一件东西防身。”

    “原本这些应该是我为你准备,如今倒是你先来求我了。”楚千离转身从金缕紫檀柜的深处抽出一沓案板,上面蒙了一层轻丝软红纱。

    “这里是一些簪尾沾上剧毒的玉石发簪,简便轻携,它的毒可以使人昏迷,却不致命,在皇宫中必要的时候,你可用来脱身。”楚千离对着云未染说道。

    云未染看了一眼案板,摇了摇头,说:“阿染想要的不是这些。世子,可否赐我一把短剑?”

    “你会用剑?”楚千离听得这话不由得一怔。

    云未染点点头,快步走到楚千离的一侧,伸手抽出挂在他腰间的青玉剑,脚步轻轻一点,身体跟着转到一旁,长剑稳稳地挥了出去。

    接着她靛青色的身影如同雏燕般的轻盈,手腕轻轻一转,长剑快速闪动,剑光闪闪,却与女子那抹青色柔弱的身影相融合。

    楚千离后退一步,凝视着面前云未染舞剑的身姿。

    云未染手执青玉剑在空中画了一道弧线,她柔软的腰肢随即顺着剑光倒去,却又在着地那一刻扯出水袖,环绕在青色的剑光中。

    舞罢,水袖一合,云未染把手中的青玉剑甩出,楚千离快步向前,将长剑一收,放回剑鞘里。

    “我未曾想到阿染作为舞姬,舞剑也是一绝。想来你在楚王府这么久了,我还未曾欣赏过你的舞艺,你也未曾向我展现。”

    楚千离挑眉看向云未染。

    “世子。”云未染低垂目光,待平缓了气息后,然后缓缓说道,“世子可曾记得阿染说过的那些舞女的故事?”

    “并没有忘记。”

    云未染接着说道:“我的姐姐,是琉璃居花魁的唯一人选。论舞艺,我的姐姐才是琉璃居一绝,阿染的舞姿远远不及她。所以世子恐怕要失望了。”

    云未染顿了顿,又说道:“琉璃居的规矩是只有舞艺精湛的舞女才可以做独一无二的花魁,然后成为皇家伶人被送去皇宫。我的姐姐曾经求了我们的师父,让我苦练舞剑之术,也算是互相帮持着在舞院中安稳地度过,并且小有所成。此次我和姐姐能够作为舞女进京,也是师父特许。”

    云未染依旧没有抬头,低眉看着自己的脚尖。

    楚千离伸出手来,扯了云未染的袖子,让她的身子靠近了自己一些,然后俯下身去,轻轻地拥住了云未染,靠近她的耳边说道:“没关系,阿染。”

    “世子。”云未染抓紧了楚千离的臂膀,想要后退一步,却又听得他的一句。

    “别动,你的发髻乱了。”

    楚千离用手指轻轻地拨了几缕勾在发髻上的发丝,使它们垂落了下来,然后整理了云未染额间的发丝,说道:“许是刚才你舞剑的缘故。”

    云未染抬眸看向楚千离的眼睛,她张了张口,想说一句谢谢。

    门外却有家丁推门而进,朝楚千离喊到:“世子,该启程了。”

    “楚湘王已经备好马车在……在……”家丁看到眼前这一幕不禁住了口,面色紧张地看向楚千离,结结巴巴道,“世子……我……”

    楚千离放开云未染,无奈地扶额道:“又是你。”

    “世子,别让王爷等久了。”云未染瞅了一眼僵持在一旁的家丁和楚千离,便开口提醒道。

    楚千离拉着云未染走到内室的角落,低声说道:“在我雕花柜的白玉木盒中,有一把青云短剑,是我当年拜师的时候,从武师手中所得,它跟了我这么多年,如今我想让它护你在皇宫的周全。”

    “阿染,我走了,你在宫里,等着我。我不会留你一人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