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25.密信
    “阿染,你醒了吗?”扶云阁的门外又响起楚千离的声音。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这已经是今日第三回了。

    云未染披上了一层纱衣,踱步到门口,与楚千离隔了一扇木门的距离。

    “世子,有什么事?”

    楚千离听到她的声音,便伸手推开了门,与屋里的云未染面面相望。

    云未染打了个冷颤,紧了紧披在身上的衣袍,用疑惑的神色看向楚千离,眼前的楚世子,依旧是一身白衣,腰佩白玉,头顶用白玉簪束发,使原本冷傲的楚世子平添了几分温润如玉。

    可是这份温润如玉,与墨辞先生的儒雅是不同的。就算楚世子和他穿一样的衣服,佩戴一样的发饰,可是楚世子终究不是先生,这世间,也在没有第二个先生了。

    云未染想到这里,不由得心情低落了下来。

    “你好些了没?”楚千离双手护住了她肩膀处的即将滑落的披风,把她的思绪唤了回来。

    云未染并不习惯这样的亲昵,便扭了扭身子,转身折进屋里。

    楚千离阖上屋门跟了进来,天色渐晚,云未染点燃了一盏烛火,烛光驱散了屋里的阴暗。

    她和他相对而坐,烛火他们中间摇曳。

    “有些事,我想你应该知道。”楚千离开口道,“阿染,我有话对你说。”

    云未染抿了抿嘴,抬眸道:“如果世子又想说那些酸酸甜甜的言语的话,阿染已经听够了,现在并不想听。”

    楚千离握紧了拳头,想起了花折影那一句“要温柔体贴”,便压下了心头的不甘,挑眉道:“我本不是为这件事而来,我想说的是另一件事。”

    “这件事有关你心头的白月光――墨辞大司乐。”楚千离顿了顿,又说道,“不过,你一定要听我把话说完。”

    云未染眼波微动,却极力克制住自己的情绪,淡淡地说:“世子请讲。”

    “楚千凝郡主被关禁闭,与皇宫的人没有了接头的机会。花折影今早在惊蛰居竹林的那道暗门旁与黑衣人交了手,并用剑划伤了他的手掌。黑衣人对他用了迷魂香然后逃脱。”

    “父王下朝回来,说今日西夏国使臣提前来朝探望,皇上设了佳宴,抚琴的却不是以往的教坊司大司乐,只听闻大司乐身体有恙,未能前来。”

    “世子到底想说什么?”云未染听楚千离说了这么一通,听出了些其中的意味,开口道,“您是想说,先生……大司乐身体有恙,与今天早上的那个黑衣人有关吗?”

    楚千离没有否认,便说了楚王妃查到的有关妙香娘子弟弟的线索。

    黑衣人会用香,且是皇宫的人,手受了剑伤。

    墨辞大司乐是抚琴的先生,又颇懂香术,而且他的来路无人所知。

    妙香娘子的亲弟弟幼时走失,至今不知道去向。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

    十多年之前,先皇逝去,妙香娘子不知所踪,筱香宫大势已去。

    偶然的机会,妙香娘子的亲弟弟知晓了这个消息,便谋划了一个局。他只身来到皇宫,名为教坊司大司乐,实则利用这个身份想要查明当年妙香娘子的下落。

    一开始他没有帮手,却看到了楚千凝郡主被欺压的事实,楚千凝郡主想要尊贵的地位,而他想要这个地位带给他的权力。各取所需。

    所以,他借助楚王府郡主之手,给楚世子下毒,是计划实施的开始。

    云未染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您的故事的确很精彩,世子。便是如此,我还是不相信,这些或许都是巧合。先生,只是会弹琴的先生,并不是那个妙香娘子失散多年的亲弟弟。”

    “我也不希望这样。”楚千离叹了一口气,说道,“如此,我的敌人,便是你情义深重的墨辞先生了。”

    “不是这样的!”云未染提高了声音,可是,却有一个声音在问着她:“当年的先生,为什么要把她们送到异乡,然后远走进宫?”

    先生曾经说过,他幼时颠沛流离,受尽人间疾苦。承蒙她们姐妹的母亲的赏识,认他做了她们姐妹的先生。

    还真的没有问过先生是从何处来,先生的家中是何境况呢?

    如果能再见先生一面,她一定要好好问问他。云未染默默想道。

    门外传来“哒哒”的脚步声,随即响起一阵急匆匆的敲门声,不等云未染回过神来,“吱呀”一声门就被推开了。

    楚千离立刻起身,冷冷地向外看去,却看到了楚湘王大步而来的身影。

    “原来千离也在这里,那么正好,我把事情一并说了。”

    楚湘王面色凝重地拿起一封密信,说道,“这是皇上的密信,信上说,西夏国使者三王子和小公主于明日提前到达中原。”

    西夏国来朝,本来就是计划中的事情,就算日子上有所提前,按照皇宫的办事效率,也不此如此着急。

    为何皇上会在夜晚紧急送来一封密信呢?

    楚千离不解,若是想要指点我前去接见,为何楚湘王收到密信后来到了扶云阁而不是去含章殿商讨呢?

    楚千离疑惑地接过密信。

    信纸上用浅墨写了几行小字,烛火有些昏暗,楚千离看了好久才算看清:云未染,进宫。赤晴,寻,未果。云假扮之,年龄相仿,故可。

    云未染还没有从惊讶的情绪中缓过劲来,她一想到进宫,便想到了姐姐,便想到了可以再见的先生。

    “皇上的意思,是让云未染以赤晴公主的身份在宫中留下,解决燃眉之急。”楚千离紧皱眉头,上前一步挡在云未染面前,说,“皇上这样执意安排赤晴公主与西夏国三王子的会面,想必是为了和亲一事,若是他日返国之际,三王子决意和亲的话,到时候又该如何?”

    楚湘王越过楚千离瞥了一眼云未染,若有所思道:“所谓和亲,须得让三王子看的上眼才是。即便她有那般本事,本质上也只是个侍妾而已,与堂堂楚王府世子而言,你是舍弃不了她了吗?”

    “孩儿觉得此事不妥,还需再商讨。”

    楚湘王拍了拍楚千离的肩膀,说:“为父的确不知皇上这是打的什么算盘,这一步棋子太险,也太急。不过既然皇上这般要求,想必也考虑了许多,我们确要遵守。”

    “不过,”楚湘王顿了顿,看向楚千离说道,“我已经把西夏国来朝的事情交由你,你便可以呆在皇宫盯着云未染,以及他们的一举一动。明日你去玉楼阁接见西夏国的王子和使臣,还有……他们最小的公主。”

    接见……小公主。楚千离的脑海中回荡着楚湘王的这句话,面色凝重,楚湘王还是没有放下他对小公主和亲的执着。

    楚湘王已经远走,楚千离却呆呆地站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云未染唤了他几声,没有得到回应,便伸手在他的面前挥了挥,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阿染,其实我不想你去皇宫。”楚千离抬眸,看到了云未染清澈的眼眸,那双眸子,经历了太多事,现在却如同水一般宁静。

    楚千离缓缓道:“皇宫如同牢笼,我不想你受委屈。”

    云未染看着楚世子这般关切之情,心中有一丝动容,但迅速把那丝温情压了下去,仍旧面不改色地说道:“世子,于我来说,到哪里都是一样的,我早就已经没有了家,所以不会觉得委屈。”

    “或许奔波就是我的宿命吧。”云未染轻轻地叹了口气,垂眸道。

    楚千离摇摇头,转身说:“你不懂,我不想你去皇宫见三王子,我也不想去见那个什么西夏国小公主。”

    “夜深了。”云未染出声打断了楚千离,“世子,您该回殿休息了。”

    楚千离微微侧过头去,棱角分明的脸庞有着很好看的弧度,他的嘴脸微微上扬,说:“倘若,我今日不想回去呢?”

    云未染双手攥紧了衣袖,后退一步,有了一丝懊恼:“世子说过,您要的是两情相悦,而非强求。”

    “原来在昏迷不醒的时候,你还听到了我的话。”楚千离微微挑了眉毛,轻笑道,“原来你都记得。”

    楚千离转过身去,目光与她对视着,云未染也没有丝毫闪躲。

    夜色浓浓地从窗间倾泻下来,笼罩在他们周围。

    “你放心,迟早会有那一天的。”楚千离颇有信心,“你进宫后,要小心处事,不过你不必担心,我自会去护你周全。”

    云未染目送楚千离身影的远去,心头像压了一个大大的石头。

    云未染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地想着。

    她想起了楚世子对她说的,墨辞先生是雪上一枝嵩的幕后主使,墨辞先生是有目的的进宫,墨辞先生与楚千凝郡主联手……

    “不是这样的。”云未染摇摇头,不愿再想,“若是再次见面,我一定要问问先生当初为何远走,我也要问问姐姐,为什么这些年对先生只字不提。”

    “为什么,只有我自己身在他们其中不知晓他们的情感呢?”

    远处传来三两鸟鸣声,使得这漫长的黑夜更加寂静无声。

    “楚世子,为什么突然对我性情大变呢?”云未染翻了个身,继续着她的疑惑,“赤晴公主真的找不到了吗?西夏国来的王子究竟是什么意图?楚湘王为什么这样执着和亲的事?”

    看来今夜,注定是无眠了。

    楚千离端坐在雕花椅上,望着窗外的那一轮明月,被乌云遮住了些许光华。

    他的眼前浮现的是一个青衣身影。

    “为什么之前没有发觉,我对她的这般心意呢?”楚千离喃喃自语道。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我自己都说不上来了。”楚千离苦笑了一下,起身向内室走去。

    “还是不想了,是该休息了。”楚千离坐在床边,脱下鞋靴,他刚想伸腿躺下去,在他的身下却突然出现了一双手臂。

    “是谁?”楚千离蓦地起身,反手将手臂向上折去,却传来一声痛叫:“世子,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