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24.追心
    楚千离刚踏入含章殿的大院,一个红色身影便从他头顶的屋檐后方跳到他的面前。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世子,追一个女子的心可不是件易事,何况是云姑娘那般有性格的女子。”

    花折影微微侧身,看向楚千离的目光流露出些许得意,他的嘴角弯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说,“我早就说过,云未染对于你来说,可是不一般。只是世子查觉得未免太晚了些。”

    “刚才你在偷看?”楚千离质问道。

    花折影一挑眉,手里把玩着萧喃喃道:“我可没有那份闲情逸致,世子。方才我只是远远地看到你将她抱回了扶云阁,心中便猜到了三分,现在看来我是对的。”

    花折影踱步到他面前:“世子,你忘了我花折影是何许人也,行走江湖这么些年,对于那些情爱之事早就看的很透彻了。不知楚世子,需不需要我的出谋划策?”

    “江湖上早就传闻花折影乃风流少侠,顶着花花公子的名号欠下的风流债不知有多少。花兄,你自顾不暇,如今却说要帮我?”楚千离不为所动。

    “世子啊,你不用讽刺我。我浪迹江湖,遇见了千千万万种女子,世子你又结识了多少?何况云未染不同于一般的风情女子。世子怕是不懂,求爱的方法。”

    楚千离眉头微微蹙起,道:“你又有何高见?”

    “你若是需要我的指点嘛,”花折影摸了摸下巴,悠然地说道,“那就求我?”

    又来了,上次在草堂也是同样的伎俩。楚千离扶额,淡淡地说道:“不必了。”

    花折影耸耸肩,没有再强求他,只是转身便朝偏殿走去,刚走了两步,身后便传来一个声音。

    花折影停下脚步,等着他的接下来的话语。

    “花兄,请讲,我愿闻其详。”

    花折影心中欣喜,便一个大跳跃到了楚千离跟前,拍拍他的肩膀,道:“这就对了嘛,世子!”

    楚千离一夜无眠。

    他想了很多事,楚千凝究竟同宫里的何人结谋,那位和妙香娘子密切相关的人究竟是不是宫里的他,还有,云未染蛊毒是否已经控制安稳。

    他好像走进了一个四面都是墙壁的黑洞里,没有光明,看不到远方的路。这个时候,偏偏花折影对他说他看透了楚千离的心,偏偏云未染从墨辞口里得知她痴心错付,偏偏是如此天意弄人。

    或许从一开始,便都是注定的。

    楚千离何尝不知,起初他只想把云未染留在他的身边,成为他的可信之人。但云未染之于他,早已成为了他内心深处的一个软肋,在这个无人诉说的夜里,那块地方生生地疼。

    而他之于云未染呢,楚千离有了些许期待,或许自己是她完成使命携手并进的依靠,又或许,会是别的什么。

    这个时候他的动心,她的失意,如安排好的一张网,如丝如缕地纠缠在一起,无论他们怎样挣扎,都逃不开命运的安排。

    谁是谁的劫,谁是谁的难?

    楚千离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想起了花折影对他说的那句话:“情之为物,一往而深。世子既然心动,便无须刻意闪躲。”

    花折影的话犹绕耳绕。楚千离的心坚定了三分。

    “世子,云未染是我见到的第一个能令你服软的姑娘,也一定有她的不同于常人之处。想想云未染钟意的墨辞大司乐吧,温润如玉,风度翩翩。世子,你要放下你楚王府世子的架子,你需要收起你的淡漠和冷傲,对她要温柔和体贴,要让云姑娘感受到你对她独有的心意才是。”

    “再让她感受到我对她独有的心意……”楚千离在心里重复着这句话,渐渐地有了答案。

    天边,已经透出了丝丝缕缕的曙光。

    “先生,先生。您弹的可真好听呀,阿染学的不好,让先生和姐姐见笑了。”

    “先生,这是阿染特意留给你的酸枣糕,姐姐想吃我都不给呢。”

    “先生,我好想一直跟在你的身后听你弹琴呀先生,你的手怎么能那么巧呢?”

    “先生,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阿娘被坏人抓走了,姐姐也不知道在哪里,先生我好害怕呀。”

    “先生你能不能不走,我和姐姐没有家了,我不想离开你,先生。”

    “先生,我们还会会再见面吗?”

    “许久未见,阿染竟然长到先生的肩膀处了,再不是先生口中的黄毛丫头了。再次遇见先生阿染好开心啊!”

    “先生,我被赐到了楚王府,不能想见先生的时候就见到你,先生我很珍惜每次的遇见,你一定要好好的。”

    “先生,今日的琴声与往日似乎有点不同。”

    “……先生,原来您一直喜欢的是姐姐啊,原谅阿染一直没有看出来呢,是我自己太喜欢了呢。”

    “先生,愿你得一人白首,不负此生。”

    一行清泪从云未染的眼眶里流了出来,那些声音似真似幻,在她脑海里面回荡,那副面容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不见。

    “先生,我想了十年的先生啊,从我记事起便令我满心欢喜的先生啊,教我弹琴的先生,救我于危难中的先生啊……他的衣袍是那样的雪白,他的眉目是那样的温润,他的手指是那样的修长,他的身姿是那样的挺拔,他的心是那样的不染尘俗。可是,梦醒了,便不能想了……”

    云未染的呼吸渐渐急促了起来,她努力想要清醒过来,眼前却还是朦胧一片。

    忽然有人踏步而来,云未染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到了一个白衣身影缓缓走来,却又看的不太真切。

    “先生。”云未染喃喃道,她的眼角点点泪花,“先生……”

    她没有太多力气说话,待眼前的景物完全清晰的时候,她感到一只温热的手拂去了她脸上的泪痕,然后便看到了那双熟悉的深邃的眼睛――那却不是先生的眼眸。

    楚千离坐在身旁,目光灼灼地看向云未染。

    只是今日,那是穿了一身雪白的楚世子,目光里有了几分柔情。

    “很可惜我不是你口中呢喃的先生。”楚千离双手托着她的腰部和颈部将她扶起,说道,“但是我一定会比他更好。”

    云未染有些不习惯他的这般神情,便低下了头去。

    “世子为何要同别人比较。”云未染一出声,便觉得嗓子干疼,忍不住咳了起来。

    楚千离端过身边婢女的雪梨汁,舀了一勺,递到云未染的嘴边,示意她喝下去。

    “世子这是……在喂我?”云未染愣了一下,不知道如何是好。

    “阿染,别生气了。”楚千离叹了口气,“再不喝的话,小心我用另一种方式让你将它喝下去。”楚千离抿了一下嘴唇。

    云未染听得这话,在小勺上浅酌了一口,便端起碗一饮而尽。

    “咳咳,”云未染喝的有点急,不小心呛到了一口,她捂着胸口看向楚千离,说道,“世子现在可以回答我了吧。”

    楚千离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部,见她有些闪躲,便道:“阿染,我想通了。你只能是我的阿染,我应当对你好。”

    不等云未染答话,他便招呼了一声,几个丫头双手呈着案板走上前来,云未染看了一眼,那上面皆是玉石珍宝,玲珑珠翠和锦衣罗衫。

    “今日一早我便去了城东,为你挑选了最好的饰品,也去了锦绣堂为你量身赶制了几身衣裳。我想着阿染从凉国而来,身在他国,所带的行礼不多,又见你终日身着靛青色,浅绿色裙装,想来对青色情有独钟,所以这几身衣裳或许能令你满意。”

    “这些小玩意儿我也不懂,只是见那些女子有什么便为你拿什么,你是我的女人,不能丝毫逊于其他女子。”

    “这是我的一片心意,阿染能否收下?”

    这时候云未染才明白了世子今日的所作所为――他想让她毫无怨言心甘情愿地留在他的身边,正如他想得到她的心。

    世子不愧是世子,任何一个举动都是那么的理所应当。

    “世子,我是你的侍妾,我自会在你左右,不会离开。”云未染垂眸道。

    “可是这还不够。”楚千离托起她的脸颊,道:“我相信只是时间的问题,阿染,你的心一定会是我的。”

    “世子,我累了。”云未染看向楚千离,神色有了些许疲惫。

    望着楚千离离开的白色背影,云未染心中怅然,我才十六岁,为什么会心累呢?

    只是因为,那个做了很久的梦终于破碎了吗。

    “我想见见她。”季蘅被家丁挡在扶云阁门口。

    楚千离从云未染的寝宫走出来,看到了这一幕,便皱着眉头道:“不知小公子来此处有何贵干?”

    “担心她。”季蘅回的迅速,“我不如世子那般凉薄。”

    楚千离倒是没有发怒,只是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你不必费心了,阿染她在休息,这时候她不方便见客。”

    季蘅有些惊讶于楚千离的从容,便问道:“世子,她,好吗?”

    楚千离缓缓道:“已经没事了。”

    季蘅放下心来,抬头看着楚千离说道:“世子,她是您的侍妾,无缘无故的晕倒,还望世子可以重视一下。”

    季蘅顿了顿,垂眸说道,“世子,我们同样来自凉国,无亲无故,感同身受。所以,我视她为故国的亲人,我希望她好。”

    “还望世子,可以照顾好您的侍妾,顾她安稳。”季蘅抬起头,真挚地看着楚千离的眼睛。

    “这是自然。”楚千离掷地有声,“她是我的女人,我一定会护她周全,小公子你,不必担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