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21.玉簪
    啪嗒啪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有脚踩碎石落叶的啪嗒声,在这静谧的赤梅园里显得极为突兀。

    赤梅园里的宫殿,已经许久没人前来了。当今皇帝念古诺侍卫的诚心,特准古诺在此看守,居住于偏所。

    古诺侍卫点燃一盏烛火,起身看向窗外。天空已经开始泛白,一树赤梅随着脚步声微微颤抖着。

    他竖起耳朵警觉了起来。

    “小侍卫,小侍卫?”带着哭腔的声音传到古诺的耳朵里,他打开屋门,便被一个瘦小的身躯扑了一个满怀。

    怀中的少女仍然埋头抽泣着,古诺低头仔细打量,这才看清了少女发髻上的一支金步摇。

    “赤晴公主?”古诺轻声叹道。

    “呜……呜,”赤晴仍然没有离开古诺的怀抱,“小侍卫,你怎么这样啊……呜呜……这些天我一直在长乐殿里等你,你为什么不来呢?呜呜……”

    “公主殿下……”古诺话音未落,便被赤晴的哭声打断。

    “呜呜……我一直在等你,你非得要我亲自来找你对不对……呜呜……你为什么不来见我呢?小侍卫,所以今日,我来见你了……”

    古诺不明白为何赤晴公主情绪如此激动,为何赤晴公主会选择在这个时候踏入他的住所,心中有一肚子疑惑不可解,但是面对面前哭泣的小公主,也只得轻轻拍了她的背,道:“公主殿下,别哭。”

    赤晴吸了一口气,紧紧地抓住古诺的臂膀,坚定的看向他,眼角还隐约闪着泪光,她抽泣地说:“小侍卫,你要帮我!没有人替我出主意,他们都是那样呆板又不通情理,在这宫里我想不到别人,独独对只有一面之缘的你念念不忘,小侍卫,你,能不能帮我?”

    古诺借着屋里微弱的烛火,看清了赤晴身后背着行囊,她身上的服饰也简化了许多,没有了琉璃纱裙,没有了珠翠玲珑,没有了高高的飞天髻,只有一根金步摇象征性地歪歪扭扭地插在了发梢中。

    古诺心中已经猜到了三分。

    “公主殿下深夜来访此地,传言出去有失体面。”古诺后退了一步,与赤晴隔开了一些距离,“皇宫里面禁卫森严,公主殿下不可以莽撞。”

    赤晴深吸一口气,擦了把眼泪,说道,“小侍卫,我要嫁人了,是皇兄替我决定了这门亲事,去西夏国和亲。可是……我不愿意!”

    古诺眼睛眨动了几下,恍惚想起了数十年前的那张稚嫩的泪颜。

    那时候古诺太小,不懂姐姐的无可奈何,他只记得父亲说过,姐姐进宫,会许给父亲一个官职,也会为古诺以后谋一份差事。

    这对于他们寒门来说,是莫大的慰藉。

    姐姐生性软弱,却美若天仙,歌舞一绝。她哭过闹过,却还是接受了这样的安排,成为了之后的“梅妃”。

    只是在进宫的头一天晚上,姐姐跳了一夜的舞未休,而古诺也在她的身后,注视了很久很久。

    “如果那时候姐姐你再坚持决绝一点,会不会有不一样的结局呢?”古诺内心深处叹了一口气,看向了他面前的这位少女。

    “公主殿下,如此一来,可是真的没有皇家体面这一说了。”古诺轻声道。

    赤晴恼怒地向前一步:“你们所有人都说一样的话,你们所有人都要逼我,我听得真是够多的了。我才不要管什么体面不体面的,小侍卫,我鼓足勇气迈出这一步,你帮不帮我现在我也清楚了,我就当从来没有来过赤梅园,你也就当从来没有见过我好了。”

    赤晴转身欲走,却被身后的人扯住了衣袖。

    窗外泛起了鱼肚白,一缕光线从天空的尽头升起,天,亮了。

    赤梅园的花瓣铺了一地的芬芳,独留下两排踩踏的脚印绵延至西南尽头。

    “小主醒了?”小宫女掀起帘子,将云弄影扶起,道,“让奴婢为您梳妆。”

    云弄影端坐在铜镜前,注视着镜中面无血色的女子说道:“不用了,今日我自己来,我想点枚梅花妆。”

    云弄影执了红色的胭脂,用手指轻轻几点,花瓣便在额上盛开。铜镜中的人,太过苍白面色,因为有了这点梅花印,才多了丝血色,瞬时生动起来。

    “小主画的真好看。”连宫女都啧啧称赞道。

    如何能不好看?云弄影细细地描了花瓣的轮廓,手一抖,鲜红的胭脂便斜到了眉心处,已经画了十多年的梅花妆,如今许久未画,到底是生疏了。

    最终云弄影还是拿了手帕将这枚梅花印记轻轻拭去,因为云弄影知道皇宫里并不允许这样的别出心裁。

    云弄影本就生了一双勾人心魄的眼睛,被后宫嫔妃斥为“妖狐目”。如今她又怀了身孕,一言一行更要谨慎,所以更不能留有丝毫把柄。

    更重要的是,再没有人可以吟出那一句“云破月来花弄影,暗香浮动水清清”,让她的心跟着颤抖了。

    那种感觉不会再有了,如今的大司乐也并不是当年的白衣少年。

    云弄影已经并无心思,让除了白衣少年之外的其他人欣赏这枚梅花妆。

    有侍女来报,云美人妹妹的车轿已经进了宫门。

    云弄影的眼眸里这才添了一丝光彩,她喃喃道:“消息传的,可真是快呢。”

    “小主,皇上疼爱小主,特地请了大司乐墨辞今日来为小主弹琴。”宫女将云弄影的发髻高高盘起,欣喜地说道。

    云弄影描眉的手停在空中,半晌,才说了一句:“我知道了。”不惊不喜,没有半点喜色。

    廊外有脚步声纷至沓来,似乎是众多侍卫奔走的声音。

    云弄影觉得奇怪,便踱步走向门口想要一探究竟,两位宫女执着梅花走进殿中,其中一位行礼道:“小主,今日的梅花受了冰霜的洗礼,最是好看了。”

    “外面可是发生了什么事。”云弄影侧过身朝外看去。

    “听闻是长乐殿的赤晴公主今早没有向皇上请安,皇上亲自前去却不见了人影,所以命侍卫在皇宫中搜寻。”

    这时另一位宫女嘀咕了一句:“现在宫里都在传是赤晴公主不满和亲,赌气离宫了呢。”

    云弄影皱了皱眉头,不再言语。

    皇宫里面四处搜寻的侍卫兵面色凝重,手持长剑。

    走在宫中小道的云未染着实被吓了一跳。

    “这阵势,还有谁会在皇宫里面放肆呢?”

    云未染摇了摇头,身旁跟着的楚府侍从轻声询问道:“姑娘是先去教坊司还是先去面见云美人?”

    侍从在身边这样一提点,云未染又想起了那日楚王妃刻薄的嘴脸,她的神色不禁有些黯然。

    “自然王妃的事比较危急一些了。”云未染淡淡地说道,被侍从一路领到了教坊司。

    教坊司的殿外倒是有一丝冷清。

    云未染望着空空的的大殿门口,这里竟然没有宫女侍卫的身影,连着云未染身旁的楚府侍从,都有些许哑然。

    除了断断续续若隐若现的古琴声,也没有其他的任何声响了。只是这今日的琴声在云未染看来,没有了往日的轻快悠扬,而是如怨如慕,如泣如诉,如呜咽一般,让人心生悲悯之情。

    云未染站在殿外停了一会,然后抬步踏上台阶。

    “你还要跟进去吗?”云弄影看侍从没有避退之意,便扭头问他,“虽说楚王妃命你看好我的行踪,却也没说让你知道楚府所有的事况。现在你已经看着我来到了教坊司,你也应该完成你的任务了吧。之后的事,王妃既然已经交于我,便已是信任我了。”

    “既是如此,你还不放心吗?”云未染加重了语气。

    侍从想了一会,低下头道:“请姑娘入殿,我就在殿外等候姑娘。”

    云未染微微颔首,便朝教坊司走去。

    一阵浓重的酒香在云未染刚进殿的时候便扑鼻而来。

    她急忙掩好了大门。

    大殿之中并无先生的身影,丝竹管弦零散地置于殿中地面上,教坊司内院飘来了阵阵琴声。

    云未染寻着琴声朝里走去,穿过一条长长的小道,便来到了教坊司的内院,一抹白衣身影依靠在梧桐树旁,在他面前的石座上放着的是一张古琴,几坛美酒,歪歪扭扭的空酒杯。

    这些种种,映衬了几分孤寂和苍凉。

    而他手指在琴弦间拨动,低唱道:“寒潭水,波光敛,影映如花笑颜。不语恋,青衣锦冠,雾散人不见。朱唇淡,苍空蓝,风丝如雪流转,空阙若华年……”

    云未染远远地站着,不忍出声打破。

    琴音悄然收尾,墨辞双手平放在琴弦上,并没有抬眸,便开了口:“你来了。”

    云未染这才走到他的面前,柔声道:“先生安否?”

    墨辞在听得“先生”两个字后手指的力量不禁加重陷了下去,琴弦给予他的压迫感令他有了一丝清醒,他闭了眼睛,脑海中的那副面容渐渐消散。

    “她不会来了!”墨辞在心中默然想道。许久,他回过神来,叹了一句:“如常。”

    “阿染觉得,先生今日似乎与往常不同。”云未染手提裙摆找了墨辞身边一处空地坐下,接着说:“先生今日的《梅花引》给了我不一样的感觉。”

    “是何感觉?”

    “悲怨。”云未染顿了顿,说道,“与那日的格调清新全然不同。”

    墨辞轻轻拨动了琴弦,道:“这是曲子的后半段,阿染好细腻的心思。”

    “先生,阿染虽然不知道先生为何而愁,但是阿染希望先生能够早日从忧愁中脱身。”云未染扶正墨辞身旁的一个空酒杯,道,“醉酒虽可解千愁,但是此地是皇宫,先生定比阿染心中清楚当中利害。”

    “让阿染挂心了。今日前来,是有什么事吗?”墨辞收了琴筝,转身看向云未染。

    “啪嗒”一声,一件物什从墨辞宽大的衣袍中掉落,正好落在两人之间。

    上好的和田红玉镶嵌在簪子的一头,使云未染不得不被玉的光泽吸引了目光。

    云未染有了片刻的迟疑,墨辞的手也停在半空中。

    云未染是再熟悉不过了,可是她多么想是自己看错了,却不得不承认。

    “这,是姐姐的玉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