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16.毒发
    “王爷一定要思虑周全。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楚湘王来来回回踱步着,他又怎么会不知道这其中的难为?孤注一掷又如何,身为皇帝的亲皇叔,功高盖主,自己若是一味的忍让后退,迟早有一天,皇帝会寻个由头将这个威胁剔除。

    若是攀上了西夏国这门亲事,那么按着西夏小公主的脾性,定是不会委屈她自己,有了西夏国国王的协助,或许可以保楚王府安宁。皇帝再怎么不愿意,也并没有什么理由拒绝啊。

    更重要的是,姜国兵权现在在皇帝手里,必要的时候,可以向西夏国借兵。

    楚湘王攥紧了拳头,青筋突出。

    “还有七天,你尽早做好准备。这件事无须多议。”楚湘王丢下一句话便离开了王府正厅。

    楚千离依旧保持着半跪的姿势,不过片刻,便昏倒在地上,口中吐出了黑色的液体。

    “还不快来人,将世子抬回含章殿,请医官!”楚千凝郡主见众人皆慌了神,便指挥家丁们道。

    无解。

    再怎么诊断都找不到毒发的原因。

    药师被楚王妃压进了牢房进行严刑拷打,却在一夕之间被人丧了命。

    云未染递上香炉却被换了配方。

    楚千离在第二天醒来已经心智迷失,呆滞如三岁小儿。

    “王爷,臣妾请求王爷,让皇上出面吧。”楚王妃跪在楚湘王面前泪眼婆娑。

    楚湘王狠狠砸向了檀木桌上,咬牙道:“夫人,不行。你忘了当年千离的出现是为了什么吗?若是将此事告知,岂不给了皇上一个可乘之机,我们楚王府便再没有出头之日了。”

    “王爷,可是千离已经不再是从前的那个样子了。请来了数名医官皆无法可医,王爷,千离一日不好,臣妾也无一日安宁啊!”

    “还有几日便是西夏国来朝的日子,夫人,请务必将此事隐瞒。”楚湘王扶起了跪在地上的楚王妃,柔和了语气,“这一步虽是险棋,却一定要这么走。我会尽力请最好的医官,用最名贵的药材,定会还夫人一个完好无缺的楚世子。”

    “可是王爷,世子是中的毒啊。”

    “小公子季蘅,已经被我收入楚王府成为楚王府的门客。”楚湘王意味深长地看了楚王妃一眼。

    楚王妃颤颤巍巍地抬起头,道:“王爷的意思,有了小公子,世子便没有了任何利用价值,就要抛弃千离世子吗?”

    “再做打算吧。”楚湘王闭了双眼,轻揉着眉头道。

    是夜,有人影从含章殿窗外闪过。

    云未染挑灯陪在楚千离的榻前,寸步不离。花折影则守在外殿处,轻吹着萧一曲,眼神却时刻防备着四周。

    “世子,”云未染轻声唤道,“一天过去了,还迟迟没有任何进展,世子还要装病吗?”

    楚千离靠在床头,说:“我现在的处境远不如从前,他们在暗我们在明,我们必须弄清楚。”

    自从中毒一场,楚千离越发没有了之前的气势,而是处处小心谨慎,不似从前云未染认识的楚世子了。

    云未染抬眸,问道:“您是楚王府世子,为什么说出这样丧气的话?”

    借着烛火,云未染看向楚千离的眼睛,那样地深邃不可测。楚千离的目光越发地柔和,越发地令云未染捉摸不透。

    从前楚世子的眼神像一把刀子,锋利地划过;而现在却像一池春水般柔软了许多,连带这云未染心中,也生出了些许怜惜之情。

    “那天你感兴趣的质子季蘅,已经成为了楚王府的门客。”楚千离缓缓说道,“这就意味着,楚湘王早已计划好了下一步。”

    “哐当”一声响从外面传来,花折影闻声便收了萧,跃出窗外,含章殿的守卫也立即在门口围了一圈。

    依旧不见任何人影。

    云未染见状立刻熄灭了烛火,筑起耳朵静静地聆听着四周的动静。

    窗户在吱吱呀呀作响,云未染扭头看去,却被一个人握住了手腕。

    “不要去。”楚千离低声说道,一把将云未染拉到榻上,按住她在他的身边侧卧。

    原来世子误以为自己会前去查看,所以不放心自己的安危吗?云未染心中生出一阵暖意,这楚世子比之前好了太多。

    楚湘王和楚王妃匆匆赶来。

    楚湘王大怒道:“竟然有人敢在楚王府公然放肆,无法无天,待查清后,一定严惩!”

    楚王妃则是赶去含章殿内室,奔向楚千离的塌边。

    云未染恭敬地候在一旁,道:“王妃,世子已经安睡。”

    楚王妃紧紧握住楚千离的手,说:“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身为一个母亲,她已经经不起任何折腾了。云未染默默想道。

    最终无果。

    楚湘王只得加大了看守含章殿的力度,云未染轻轻地给楚千离捏上被角,转身离去。在经过外殿的时候,花折影叫住了她:“云姑娘。”

    “何事?”

    “我很少见他如此,所以云姑娘,你很特别。”花折影从软卧上起身,双腿在空中一比划,便稳稳地跳到了外殿的正中央。

    “你在这里陪陪他吧,我觉得,他需要你在这里。”花折影看向内室中。

    云未染依旧站在门口,没有迈出一步。

    “罢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是我多心了。”花折影耸耸肩膀,不再强求。

    云未染转身折进内室,却发现楚千离已经醒来,端坐在床头。

    “世子。”云未染碎步走到他的身边,“未染今夜不走了,在这里伺候世子。”

    “不必如此。”楚千离语气平淡。

    云未染愣了几秒,正欲转身,却被楚千离拉住衣角。

    “灭一盏烛火吧,太亮了。”楚千离说道。

    云未染依言拿了一把剪刀剪去了灯芯。

    火光瞬间变得暗了许多,月色从窗口洒下,一片清辉,楚千离安坐在侧,没有任何神情。

    “其实,”楚千离顿了顿,继续说道,“楚王府本来就没有世子,他们也并非是我的亲生父母。”

    云未染吃了一惊,说:“什么?”

    楚千离的侧脸被月光衬得有点惨白。

    “我原是被筱香宫收养的一名孤儿,然后被现在的楚王妃带到了楚王府,只因王妃不能生育,又恐楚王府后继无人,任人欺凌。所以我便成了楚王府世子——楚千离。”

    当年又是楚湘王辅佐新皇登基,皇帝继位后,便是排除旧党,斩草除根。若是楚王府没有世子继承爵位,那么说不准皇帝会在楚王府上动心思,若是有个世子,皇上或许会顾忌这个而给他们一个封地。

    “可是近些年来,我渐渐觉得,父王的心思并不在于辅佐皇帝,而是有取而代之的意思。”楚千离的眸子变得冰冷起来。

    “世子同未染说这些干什么?”

    楚千离抬眼,对上云未染的目光:“即便是如此,我把你禁锢在我身边,你是否心甘情愿?”

    云未染抿了抿嘴,沉默了一会儿,说:“从前是无可奈何,现在是安适如常。”

    “是因为相思丸吗?”楚千离的目光如水般明净。

    “也不全是,不过现在,我还不能明明白白地告诉世子。”云未染想起了那份密信,神色有些许暗淡。

    “我知道了。”楚千离闭上眼睛,不再言语。

    皇宫中的念云殿依旧烛火通明。

    “已经丑时了,皇上还不歇息吗?”云弄影将秀发散下,未施粉黛的脸庞是那样素净淡雅。

    皇帝坐于台案前,眉头深皱。

    “皇上可是有心事?”

    皇帝伸手扯了一下云弄影的衣袖,想把她拉进怀里。

    可是云弄影却淡淡地在皇帝的身边,任由皇帝拉着她的衣袖。

    “朕向来是个不愿强迫他人的人。”皇帝幽幽地开口道,“可是这一次,朕恐怕真的要做一个不愿作出的决定。”

    云弄影拢了一下秀发,看向皇帝:“何事之扰?”

    “将朕的妹妹赐予西夏国王子。”皇帝垂下了头,紧紧攥着拳头说,“将两国的命运系于一个小女子身上,即便她才十五岁。”

    云弄影见他神色这般悲凉,心中已有几分明了。

    听宫中人说,皇上和赤晴公主为一母所生,是至亲的血缘。因为他们身份低下的母亲在生育赤晴的时候难产而亡,所以幼时的他们相依为命,互相依靠着一路走来。

    皇上大了赤晴公主整整十二岁,长兄为父,皇帝对赤晴处处怜爱和娇纵,以弥补她自小缺失的父爱和母爱。

    可是到头来,却是皇上把自己的亲妹妹亲手送去异国,把她作为一个棋子,将她的一生葬送。

    “因为生在皇家,便注定要承受这些吗?朕是姜国的皇上,代表的整个姜国的颜面。如今我必须手握实权才能保证我能有所为,而不是做个傀儡皇帝。而手握实权的第一步,便是要削弱朝中大臣的势力,便是不能任由其坐大。”皇帝的声音渐渐低了下去。

    语罢,云弄影才知道皇帝的难处。

    有些事,必须得亲力亲为,甚至不惜拱手让出一个亲妹妹。

    云弄影的眼眸闪烁了几下,轻轻地靠在皇帝的肩头,说:“想必赤晴殿下也能明白皇上的苦心。”

    “那么你呢,云美人。你能理解朕的一番心意吗?”皇帝勾起云弄影的下巴,生出些许柔情,“朕总觉得,云美人总是对朕有一种淡淡的疏离感。”

    云弄影目光没有任何波澜地望向皇帝,道:“夜深了,皇上休息吧。”

    “朕知道你的有心结,虽然朕不知道你的心结到底是什么。但是朕会尽全力让你开心。”

    云弄影颔首:“多谢皇上,弄影三生有幸能够得到皇上的垂怜。”

    “不,是朕的幸运,能够照顾你的一生。”

    皇帝伸出双手将她拥入怀中,喃喃道:“你一定不知道,朕找了你好久。”

    声音轻微地只有皇上自己心中明了。

    那双眼睛,他用了十年的寻觅,如今终于找到。

    上天待他不薄,索性一切并不算太晚,他已经排除万难,将她纳为云美人。

    往后余生,她都是他的。

    甚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