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15.联姻
    已经五天了。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花折影经过精心调养,手臂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全身的剑口已经好的七七八八。

    只是他的内力依旧是受损的状态,作为习武之人来说,这一点是致命的。

    花折影握住赤霄剑,在院中挥舞了一个招式后,气馁地放下长剑,说道:“世子赶得真是不巧,我们结成同盟的时候,我却是一点力气都使不起来。还我家门清白的这个志向,也不知何时才能实现。”

    楚千离缓缓从含章殿中走出来,目色凝重地对花折影说:“我既决定与你同谋,便会把这些考虑进去。”

    “他可是你的亲堂兄,你真的决定了吗?”花折影悠悠地叹道。

    楚千离摸着腰间的白玉配饰,反问道:“当年先皇的十五子夺位的时候,亲兄弟之间都尚可自相残杀,何况是关系并不亲近的堂兄弟呢?”

    “什么时候想通的呢,几日不见,你倒是不似之前那么犹豫了。”

    楚千离微微一怔,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我只希望,他能够放下尊严之躯,将错误改正。”

    “你倒是说得如此冠冕堂皇,你可知道我们一旦开始,就再也回不了头了。”花折影走到他的身边,盯着他的眼睛。

    楚千离漠然地转过身去,道:“我知道,但是我也决定做下去。”

    花折影还想说些什么,却瞥见宫殿门口的一个青衣身影渐渐朝这里走来。

    “哟,你的小娘子又来了,我先闪了,不打扰你们。”

    花折影起身便朝外面走去,在经过云未染的时候还不忘冲她狡黠地笑了一下。

    “世子,今天是世子所说的第五天。”云未染随着楚千离进入了内室。

    楚千离突然感觉喉头一热,瞬间一口鲜血从口中喷了出来,染红了他的胸前的衣襟处。

    云未染急忙扶住了摇摇晃晃的楚千离,拿起手绢轻轻地在楚千离的嘴边擦拭着,低声道:“世子,这样的做法不可。这几日来您非但没有断那安神香,而且还用你的内力调息,一旦控制不住的话,毒发如泉涌,挡都挡不住。所以世子,还是尽早通知楚湘王吧。”

    “父王这几日在忙西夏国入朝的事,事务繁忙不可分心。”楚千离淡淡地说道。

    “那未染去请王妃前来主持公道。”

    “不可。”楚千离一把拉住了即将转身的云未染,将她屈在自己的怀中。

    “世子。”云未染被束缚得动弹不得,抬眼对上楚千离的目光。

    “阿染,你这是在关心我吗?”楚千离的语气多了一份温柔,即便这温柔里还带了几分寒意。

    云未染有些别扭地别过头,道:“世子又在说笑了。”

    “楚世子,我见院中没有人便擅自进来了。几日未见世子,所以想来这里请安问好。”

    一阵轻柔的声音从外室传来,楚千离抬眼,便看到了有一个小丫头跟着楚千凝郡主缓缓迈进了世子殿中。

    楚千离见状立马与拥着未染转了一个身,使自己背对着只有一层薄窗之隔的楚千凝。

    楚千离皱了皱眉头,冲着云未染示意了一下。她立刻明白世子的想法。

    世子是怕衣襟处的鲜红引发楚千凝郡主的怀疑,否则这五天来都做了无用功了。

    “千凝郡主,恐怕不方便。”云未染横下了心,将自己的衣领一扯,露出了她的光滑洁白的玉颈。楚千离顺势伏下身子,将自己的面部轻轻地贴在了云未染的脖颈处,云未染双手轻轻地搂住楚世子的腰部。

    这楚世子,倒行动地迅速!云未染撇了一下嘴,暗自想道。

    楚千凝郡主朝里看了一眼,急忙把头扭开,拉住小丫头转过身去,结结巴巴地说到:“世子。还请世子莫怪,是我唐突了。我不知道世子还有这般雅兴。”

    “对呀,世子这些天不知道怎么了,总在不经意的瞬间就突然神情恍惚般朝未染拥了过来呢。”云未染顺着楚千凝的话说道。

    楚千凝笑道:“世子年轻气盛,身为一个男儿,这种时刻总是有的。”说罢便匆匆忙忙地离开了含章殿。

    楚千离依旧没有放开云未染的样子。

    “世子,人都走了。”云未染扯了扯楚千离的衣角,提醒道。

    楚千离这才慢悠悠地直起腰板,说道:“刚才那话,你是把千凝郡主也怀疑进去了吗?”

    “世子既然知道了,就不必问未染了吧。”

    既然世子对楚王府的人都不能保证,那么就应该一个一个地试。

    楚千离微微一笑,饶有趣味地看了云未染几眼,说:“你倒是什么都肯做。刚才的举动,确实让我很惊讶。”

    云未染听得这话后退几步,道:“世子也是丝毫没有犹豫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是没来由地信任你。”楚千离沉默一会儿,开口道。

    云未染依旧低着头,一缕发丝垂落到了肩上。

    楚千离缓缓走向前去,将她的那缕头发别到耳后,云未染微微侧脸,楚千离看出了她的抗拒。

    “我可以相信你吗?”楚千离问道。

    通过这些天的相处,已经在楚千离的心中种下了一颗种子,至于何时开花,结果又是什么,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只知道,有什么东西,彻彻底底的改变了。

    云未染恭敬地说道:“我自然希望世子可以相信未染。”

    楚千离走向前去,在她面前站定。手臂轻轻地置于云未染的腰间,向上一抬,使她与自己对视。

    “你的眼睛不像是在说谎。”楚千离缓缓道。

    “世子。”云未染望向他,开口说,“我一直敬佩世子的淡漠从容,不强迫不受惑。”

    “所以呢?”

    “还请世子不要再为难未染。”云未染微微挣扎了一下。

    楚千离遂放了云未染,转身走出了内室,留下一句:“我知道了。”

    “怎么,可是小娘子惹你不开心了?”花折影悠然地跨坐在石板上,看着面前眉头紧锁的楚千离问道。

    楚千离拿了一把萧,递给花折影,说道:“吹一首曲子来听听吧,我听闻你很会吹箫。”

    “我再怎么会吹箫,也无法改变一个人内心的想法啊。”

    楚千离的眼神从他脸上划过:“多嘴。”

    花折影倒是笑嘻嘻地接了萧,叹道:“不过说来也怪。你看你我相知这么些年都不见你何曾对我有这么上心过,可是你不过与云姑娘相识短短数日,你的整个心思都要放到她身上了呢。”

    “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与你对上一招?”楚千离冷冷地说道。

    花折影瞥了一下嘴角,端正了了坐姿,将萧置于嘴边,一阵轻扬的箫声倾泻而出。

    今日,便是计划实行的开始。楚千离闭了眼睛,内心在积聚着一股力量。

    一曲终了,有家丁前来,对着楚千离行了一个礼,说道:“王爷和王妃有请。”

    等到楚千离出现在王府正厅的时候,楚千离这才发现原来楚王府的主事都在场。

    楚千凝郡主站在一旁,盈盈地笑道:“楚世子总算来了,我还以为世子在温柔乡里还得好一会儿呢。”

    王妃慢悠悠地吃了一口茶,看向楚湘王。

    “为父有一事要跟你商量。”楚湘王郑重地站起身,走到楚千离的身边,“想必你已经听闻,西夏国来朝言和的事。”

    楚千离低眉道:“是,孩儿知道此事。”

    “西夏国这次来访,派了二王子和他们最小的公主前来。为父想着希望你去接待他们。”

    “我定会不辱父命。”

    楚湘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别急,为父的意思并不只是叫你去接待好他们,而是——说和一门亲事。”

    “父王你知道的,我本不善言辞。”楚千离微皱眉头,不着痕迹地避开了楚湘王的目光。

    楚湘王挑眉道:“并不需要你多言。西夏国王仰慕中原已久,此次派了王子公主前来,定要促成一门亲事。你只需好好表现即可,我相信以楚千离你的身姿,不需要过多言语,就会获得公主芳心。”

    原来如此。楚千离默默想道,与西夏国攀成一门亲事,便会解了皇帝的这个难题,楚王府的地位只会在众臣之上。何况如果能够言和的话,又有了西夏国王的助力,楚王府愈盛,在朝堂之上举足轻重,再没有第二个王府可以抗衡,楚湘王此举真是算的妙。

    “可是,”楚千离微微俯身道,“父王有没有想过,任何一个权臣的壮大,都是一个君主所不能容。何况圣上多疑多心,与其叫一个臣子迎娶西夏国小公主,不如让其亲妹妹前往西夏国和亲。这样一来,皇上的亲妹妹身份尊贵,更加彰显了两国同盟的决心。”

    楚湘王的神色有了些许惨淡。

    “父王,世子说的也并非没有道理。”楚千凝轻声说道。

    楚王妃横眉斜道:“什么时候轮到你来说话了?”然后转向楚湘王,柔声说,“王爷一定要思虑周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