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12.迷离
    树影摇动,有脚步声由远而近。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云未染转过身来,对上了一个清淡如水的目光。

    墨色长袍加身,在清辉的月色下颜色更显得幽深。乌瞳黑发更加凸显了他棱角分明的脸庞,薄唇一如往常般紧紧闭着。这幅神情,云未染自进府以来,已经看了很多次了。

    “世子。”这一回倒是云未染先开了口,“世子怎么总喜欢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前来扶云阁。”

    楚千离透过月色凝望着她,她的脸色不知因何缘故而显得苍白,虽然夜幕中有繁星月光洒下,但照在她的脸上却仍旧没有半点血色,那身薄薄的青衫更加衬有一种绝俗的感觉。

    虽然两人近在眼前,但在朦胧的夜色之中,他们周围好似围了一层青烟薄雾,宛如幻境般缥缈,让楚千离觉得在他面前这个姑娘触碰不得,不可亵玩。

    “那一日,谢谢你。”楚千离收回目光,淡淡地说道。

    “什么?”

    “那日的大雨瓢泼,我记着有一位举着一把青折伞的姑娘,但是不知道是你。我之前把你的恩情当做献媚于我的手段,其实我那时候并不信你所说的。然后在皇宫里,我把这份遇见当做迷惑皇上的机会,将错就错。直到花兄谈及,我才知道事情的起始——”

    云未染打住了楚千离的话,说道,“已经过去了,世子并不用觉得对未染有所愧疚。”

    因为毕竟,救他确是出自她的私心——她把他误以为是要找的人。

    “不。”楚千离否认道,“我只是觉得有些不解,为何阿染性格这样倔,却独独对我这般忍让。”

    “您是世子。”云未染说得很是客气。

    “对啊,我是楚王府世子。”楚千离猛地转过身,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姑娘,“所以你就选择了我,对吗?”

    云未染愣了一下,有些不明白楚世子说这话的意味。

    “你还在装傻吗?”

    云未染摇摇头,说道:“世子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你。”楚千离伸出手,紧紧地捏住云未染的下颚,冷冷地说道:“你若是真心待我,为何在我面前不曾表露心意;你若不是真心,那么你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原来如此,世子踏足扶云阁,本就不是为表谢意或是愧疚而来,而是是对她的质问。

    云未染抓紧了衣角,迟迟没有应答。

    她的下颚被楚千离捏的酸痛,他们目光交汇,谁都没有躲闪,空气沉静如水。

    自己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答案呢?

    楚千离这样问自己道。真心又如何,假意又如何,他是世子,自然有太多法子让一个女人臣服于他。

    何况,云未染已经服下了相思丸,他自然知道一个小小女子,对他或者对楚王府不会有威胁。可为什么,当自己的目光看向她,她不动声色的时候,自己会感到一阵悲凉呢?

    风吹动了他们的衣袍,青衣如水,黑衣如墨。

    楚千离一阵迷离,眼前的景象顿时感觉似真似幻。不知何时他的脸庞已经凑到了云未染面前,只隔着一张薄绢的厚度。

    云未染刚想别过头,却被他的力道紧紧控制住,动弹不得。

    “别动。”他在她的耳边呼出来这两个字,弄得云未染的耳根有点痒。

    “我说过,你很危险。”楚千离用少有的平和说道,“越是如此倔强,便越是如此危险。”他的声音渐渐低迷,嘴唇渐渐下移,凑到云未染的脖颈处。

    楚千离修长的手指绕过她洁白如玉的玉颈,将她的衣衿扯下了几分,鼻尖微微触碰着她的肌肤。

    “世子!”云未染提高了声音,狠狠地推了楚千离一下,他一个踉跄地后退了几步,然后摇摇晃晃地站稳。

    云未染疑惑地看着呆在面前的楚世子,想道:什么时候世子变得如此轻浮多情了,从前的不苟言笑,只是因为自己救他一次,便会让他控制不住自己,对自己起色心吗?而且刚才世子对自己做出那样的举止,真的不像他了。

    “世子,世子?”云未染又喊了几声,楚千离空洞的眼神中瞬时填满了光彩。

    “夜深了,世子也累了。”云未染行了个礼,道,“未染恭送世子回殿。”

    楚千离的头感到一阵疼痛。

    “你刚才?”楚千离眉头紧锁。

    云未染瞬间局促了起来,手里不停揉捏着自己的衣衫裙摆,懊恼地回答:“世子偏偏要执着于一个答案吗,即便您知道这个答案不是您想听到的。方才世子那样轻浮未染,就是为了试探未染的真心吗?”

    楚千离的神色愈发疑惑,上上下下地打量了云未染几眼,低沉地说道:“你在说什么?”

    “世子心里明明清楚得很。”云未染将衣衿向上提了提,将目光对向他,“未染是您的侍妾,未染无话可说。”

    楚千离转过身去,看都不不看她一眼,留下一句:“无趣。”

    然后便大步流星地走出了扶云阁。

    “这楚世子,是恼羞成怒吗”云未染气得跺脚,明明受委屈的是自己,到头来仿佛是自己倒贴一般,世子那样泰然自若,现在表现得不知廉耻的是自己了?

    刚踏入含章殿,一阵清香便舒缓了楚千离内心的焦躁和烦闷之情。从前楚千离的寝殿从不让设香,因为这会让他想起幼时的妙香娘子的那一份恩情,还有幼时动荡的不安,然后便是无尽的心酸充盈在心头。

    直到那次中了花溪草的毒,楚千离夜夜不能安眠,无奈之下,药师所制成的安神香才派上了用场。

    家丁恭敬地候在一旁,说:“世子。安神香已经备好,请世子入殿。”

    “花兄怎么样了?”楚千离瞥向偏殿问道。

    “因为体力消耗过大,所以早早地便休息了。”

    楚千离点点头,心想:只有明日再同他商讨了。

    刚躺下不久,伴着缭绕的青烟,楚千离很快便沉沉睡去。

    好像见到了一抹淡青色的身影。

    楚千离凝神望去,面前的身影渐渐清晰。

    她转过身来,眼角流露出万千风情。

    “世子。”一声世子娇嗔地传来,她便软软糯糯地靠在了他的身边。平常那样心高气傲的她,为什么会这样娇妍?

    还没来得及细想,楚千离就感觉一阵迷离。

    楚千离深吸了一口气,闻到了一阵沁人心脾的芳香,使他的身体渐渐酥软起来。

    那一声声世子仍在他的耳边回荡。

    她手指一勾,搭上了他的脖颈。眼睛弯成一个好看的月牙的弧度。彼此的气息越来越近了,她在他的鼻尖轻吻了一下,然后渐渐下移,在他的唇角停住。

    然后,梦醒了。

    “阿染,我怎么会梦见她,这一定不是真的。”

    楚千离起身看了看窗外,天已经大亮了。

    “嘶”,头突然疼痛了起来,楚千离揉着太阳穴,唤了一声:“来人。”

    缓缓走进来的一个淡青色的身影,如同他梦里一样,仔细看去却是云未染。

    楚千离一惊,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云未染没好气地瞅了他一眼,说道:“不是世子叫未染来的吗,昨天晚上的事,世子都忘了?”

    楚千离一阵错愕,回想了好久,却什么都记不起来。

    “世子还在用香?”云未染看到香炉上燃烧的青烟道,“墨辞先生也说过,用香过度对人体也不好。世子昨天晚上的所作所为,莫非是用这香的缘故?”

    “我到底做了什么?”楚千离冷冷地问道。

    云未染气冲冲地走到楚千离跟前,卷起长袖将手臂伸给他看,只见雪白的手臂上有几处暗红的印记,说道:“世子深更半夜来到扶云阁,把睡梦中的我吵醒,不由分说地拽起我的手臂,把我拎到您的寝宫。这些印记,全是世子施暴的痕迹。”

    “好了。”楚千离打断了她的话,“不用说了。你,云未染,我会负责!”

    “世子想要如何负责?”

    “给你一个名分。”

    云未染听的这话瞪大了眼睛,急忙摆手道:“世子您误会了。您没有对我怎么样,就是把我的手臂圈在您的腰上不肯让我走而已。”

    云未染后退几步,默默地想道:世子这是什么怪癖,昨晚竟然在我的肩头睡着了。而且还说了一大堆古古怪怪的话。

    当然这些话云未染是不会跟楚千离说的。世子毕竟是世子,在他面前,应该尊卑有序。

    “你就那么排斥我?”楚千离抬眼看她,“我以为你会嫌一个侍妾的身份太卑微。”

    “世子多多虑了。”云未染低眉颔首。

    楚千离见她没有要说话的意思,便不再强迫她,只说道:“那个答案,我希望能有一天你会回答。”

    楚千离下了床,把一旁的香炉盖起开,然后捻了一把香灰放进一个锦囊里,对云未染说道:“陪我出去走走吧。”

    云未染接过锦囊,跟在楚千离身后,出了含章殿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