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11.同谋
    云未染目光灼灼地转头看向楚千离,一字一句地说道:“世子唤我未染吧,就如同见到皇上那样。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呵。”楚千离嘴角一撇,微微把头一侧,弯腰伏在她的耳边,“不如,我叫你阿染好了。”

    然后走向偏殿,留下一句话:“就像墨辞大司乐唤你的一样。”

    世子话里的醋意,不是一般的大啊。

    云未染暗自想道:或许,世子认为我会倾心于墨辞先生然后背弃当初共事的约定,所以,他才对我严防死守。

    楚世子这人,真是固执而又霸道。

    云未染稍微定了定神,也朝偏殿走去。

    “他怎么样了?”楚千离询问道。

    药师收了扎在那人手腕处的银针,拱手道:“受了内伤,需要静养。而且花少侠内力严重受损,近来一段时间不能习武。”

    楚千离眉头紧蹙,喃喃道:“怎么会这么严重?”

    随后又吩咐药师道:“用最好的药材,调养他的身体直至完全治愈。”

    云未染整理了伤药和纱布放到床榻前,刚拿起浸了水的帕子准备擦拭花折影手臂上的伤口时,却被一旁的楚千离一手抢了过去。

    “我来吧,你笨手笨脚的。”

    云未染依言放在一旁,后退一步,说道:“世子方才说信任未染,现在却又要避退未染。世子恐怕是担心我会被花少侠的英雄侠气所吸引吧。”

    云未染抿抿嘴,止住笑意,她本以为楚世子会着急辩解,然后再讽刺她几句,但是楚千离却微微一挑眉,却不看她,依旧专心地为花折影擦拭着伤口。

    “那你会吗?”

    还没等云未染开口,楚千离便又开口道:“我与花折影算是师出同门,只是他生性浪荡,直到三年前的一次偶然,我才知道他的存在。”

    “只是他不愿提及他的过去,这些年来,只用闯荡江湖的“花折影”这个称号,所以就连楚湘王对师出同门这件事也都毫不知情。”

    楚千离仔细向云未染说着:“楚王府本就不愿同江湖产生纠葛,所以我没有向父王说明,还有我的武师也以告老还乡之名义离开了楚王府。”

    这时候楚千离起身走到她的身边,低头说道:“所以阿染,你不可能与他产生丝毫关系。因为楚王府不会允许。”

    云未染被他的目光所惊,她的眼睛里顿时失了光彩,只得低下头去,缓缓说道:“多谢世子提醒。只是,未染的回答是:不会。”

    “因为未染没有楚世子想的那般博大,未染的心里担忧着相依为命的姐姐,小心着今后的步步为营,所以未染再不会有别的心思。”

    还有一句被云未染咽在了肚子里,她没有勇气说出来,更不想因为一时意气而害了墨辞先生。

    所以,云未染捂住心口,心中一阵酸涩。她想着那个称呼,想着那个白衣身影,并且把它们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世子,未染去药庐煎药。”云未染默默地退去。

    紫木宝玉床上的帘子动了动,伴随着一阵虚弱的喘气声,花折影从昏迷中醒来。

    身上的酸痛的感觉排山倒海般袭来,花折影刚想用真气调息,却发现内力无论如何都凝聚不起来。

    花折影环顾四周,发现了站在一旁的楚千离的的身影。

    “你的武力暂时全失了,所以这些天你就在这里好好调养吧。”

    花折影费力地支起身子,无力地说:“你让我留在府里,不怕我作出什么事吗?”

    “我已经欠你两次人情了,何况你现在的身体状况,我很放心。”楚千离拿过干净的衣物,放到他的身边,说道,“你的右臂,腹部,后肩各中一刀,右臂上刀痕虽细但是极深。”

    花折影缓缓抬起右臂,豆大的汗珠从脸上滴落,他的手臂像是灌了铅一般,抬到半空中便“啪”的一声落了下去。

    “他们是为赤霄剑而来。”花折影咬牙切齿地说,“他们从城郊一路跟到这里,用了一种罕见的迷药,然后将我重伤,似乎想把我引到这里。”

    花折影突然笑了,目色惨淡地看着楚千离。

    楚千离没有躲避他的目光,而是用坚定的眼神回望,说:“你是认为,那些人是我安排的吗?”

    “开始以为是,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花折影用左手,艰难地从腰间解下那把带有红绫的赤霄剑,把它压在衣物上,说道,“因为没有剑谱,赤霄剑如同一把废铁。”

    “如果我说,我想现在与你同谋,还算不算晚?”

    花折影听得这话,抚摸赤霄剑的手指颤抖了一下。

    楚千离掀起长袍在他身边坐下,并不看他,顾自说道:“数日前回府的途中,我被一个黑衣人重伤,原本我以为他是冲着我身上的一封关于皇族密信来的,可是后来我暗中调查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密信在那一夜丢失,你又将我救起,我确实曾经对你有所防范。但那封密信是我从质子身上所得,丢失至今还没有掀起任何风浪,就连楚王府都不曾知道它的存在。所以我怀疑,那黑衣人根本不知道密信的事,他的的来头是专门针对我,致我于死地,那么有什么好处,可以得到什么?我一时想不通,然后今日花兄又因为赤霄剑被我所救,你说是他们引你到这里,这是不是就说明――”

    花折影猛然抬起头,脱口而出:“入虎穴。”

    “对,里应外合,各个击破。”楚千离紧紧地盯着花折影,说道,“那天你把我救到草堂,他们也一定知道。所以,就把我们联系到了一起。”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云未染端着一碟草药,踏进偏殿。

    花折影看了她一眼,笑道:“你家婢女还真是随心所欲。”

    楚千离摆摆手,道:“她是我的贴身侍儿。”

    “有点眼熟。”花折影若有所思道,然后猛然惊醒般说道,“我见过的,只是她不知道。”

    “什么?”楚千离和云未染皆露出疑惑的神色。

    “那晚我赶的不巧,倒让这个姑娘占了先锋。”花折影朝楚千离使了个眼色,“我是从她手里拐走了你。”

    楚千离又想起了映在脑海中的那把青折伞,伞下的面容渐渐清晰,与面前的这个姑娘渐渐重合,原来果真是她啊。

    楚千离久久没有出声,紧紧地盯着云未染,双眼放空。

    “花少侠,请用药。”云未染上前一步,她并不习惯楚世子的眼神紧锁。

    花折影抬了抬右臂,没有力气,只得用左手将碗碟拿稳,悠悠地叹道:“喂,某人再不来,我只能委屈这个美貌的侍儿服侍我吃药了。”

    楚千离晃过神来,淡淡地说道:“自便。”

    然后转身离开了偏殿。

    “世子真是令人捉摸不透。”云未染喃喃自语。

    花折影靠在软垫上,将碗里的草药一饮而尽,然后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云未染。”

    花折影点点头,说:“未染,出淤泥而不染。我想你一定有什么过人之处,才让楚世子这般性情易变。”

    “并没有。”云未染自嘲地笑了,收拾好碗碟留下一句:“也许只是我对世子而言还有些用处。”

    “喂。”花折影叫住她,许是伤口又裂开了,令他吸了一口凉气,“你去看看他吧。”

    云未染停住脚步,又听得一句:“他从不想亏欠任何人,对于你,也是如此。”

    “花少侠好生休息。”云未染脚步轻轻地迈出了世子殿。

    月色朦胧,一阵凉意袭上心头。

    花少侠说,楚世子不愿亏欠她,可是他们怎么知道,正是因为云未染想要楚世子欠自己一分人情,所以那晚才要伸出援手呢?

    她承认,自己并不比楚世子的心思多么的纯粹一点,因为各取所需而已。

    她以为是各取所需。

    去完药庐后回来,云未染并没有立即推门而进,因为她听到了楚世子在和花少侠谈论那封密信。

    她一直以为,从楚世子身上拿出的那封密信的主人就是楚千离,可是她想错了,楚千离并不是她们要找的人。

    云未染伫立在扶云阁的长廊前,月色倾泻下来,她想起了身在凉国属于她们姐妹的时光。

    琉璃居,是培育他们姐妹的避风港。她们的师父,是一个年近五十却依旧美貌的女子,只是从未见过她展露笑颜。

    因为师父有执念。

    她想要凉国不再屈从于强大的姜国。

    所以她派云家姐妹前往姜国京城,为的就是一出美人心计。用美□□惑,为凉国人民减轻一年一度的朝贡和苛捐杂税的负担。

    那封密信,是师父的手迹,是师父安排好的故人。师父说见其密信者,方可取得他的信任,与他同谋。

    原本以为,楚世子这样对他,全部是考验而已。

    如今看来,全错了。

    密信的主人另有其人,而这份共事的责任,不在楚千离身上。

    所以还有谁会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