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10.救济
    从皇宫回楚王府,楚千离特意安排了琉璃软卧。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世子真是费心。”云未染缓缓踏入轿中,看到楚千离命人准备的坐席,没有太多惊喜,也没有太多谢言,像一句漫不经心的讽刺。

    因为她知道,楚世子并不在意这些。当从教坊司醒来,云未染便看到了呆坐一旁的楚千离。

    她心中盘算着:自己的昏迷,是他送自己来这里并在旁守候吗?

    心中刚有一阵温热,便听得他的一句:“云姑娘既然已经无事,那便前去向皇上问安吧。皇上特设的宴席,你已经迟到了。”

    云姑娘,云姑娘。在皇上面前,甚至在墨辞先生面前,楚世子还亲昵地称自己为未染,可当独处的时候却如同换了一个人一般。

    拿捏的分寸,太过于得当,甚至有点生疏和冷淡了。

    云未染收了感激的目光,只淡淡说道:“我知道了。”

    如今坐于琉璃软卧上,云未染也是同样的神情,荣宠不惊。

    宴席之上,楚世子对自己的热情尽显,无非是当着皇帝和姐姐云弄影的的面,表明自己的心意罢了。偏偏皇上说了一句:“琴瑟在御,莫不静好。世子和朕,是同样的心境。”

    云弄影持酒杯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话音刚落,云未染用余光看了一眼似笑非笑的楚世子,脸上的笑容很勉强。

    “当你的眼睛低垂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又在沉思了。”楚千离的手指在她的眼前滑了一下将云未染的思绪勾了回来,“又在盘算什么?”

    “世子好眼力。”云未染抬眼看向面前那双如寒冰一样的眸子,嘴角微微向上翘起,形成一个完美的浅笑弧度。

    楚千离愣了几秒,有些惊讶于她的从容。

    原本以为云未染只是小小少女,心思虽有着同龄人不曾有的细腻和成熟,却到底是个二八年华的姑娘,应该有着如只小了她一岁的赤晴公主那样的孩童气息的。

    可是她到底不是赤晴公主,就如她自己所说,未染从小经历风霜,不似其他人那般安稳。如今看来,她身上的那股傲气,侠情以及如出水莲一般的脱俗是小小年龄遮掩不住的。

    你以之态度对我,我便以它还于你,一偿一报,丝毫不勉强。

    看来身为楚世子的他,也算是棋逢对手了。

    楚千离不自觉地嘴角上扬,悠然地看向窗外。从小到大,我还没有对哪个女子有着这样欣赏的感觉。曾经的“妙香娘子”是第一个,如今的云未染是第二个。看来这次我选对了人,让她跟在身边,倒也是个不错的选择。

    “你不好奇你为什么会昏迷吗?”楚千离扭头看她。

    云未染眨了几下眼,说道:“若是病疾的话,楚世子早应当请了太医医治,而不是这样安然无事。我现在已经无碍,而且在教坊司醒来后,墨辞先生的神色也不是那么紧张。那么应该不是大事。”

    “是因为我的缘故,所以……”楚千离看向窗外。

    “所以世子就拿这琉璃软卧来弥补心中的不安?”云未染反问道,随后笑了,摇着头说,“应该不至于,世子一向是待人淡薄的。”

    楚千离的眉头微微挑了一下,目光依旧看着窗外,没有回头也没有辩解。

    云未染则拿出墨辞先生给的香囊,放在面前闻了一下,顿时觉得神清气爽。

    “他给你的?”

    楚千离的声音冷冷地从身边传来。

    此言一出,连他自己都吃了一惊。

    是不是墨辞大司乐给她的,难道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吗。还是说,自己十分在意呢,在意什么,是这个香囊还是送香囊的人?

    他缓缓呼了一口气,说道:“我的意思是,墨辞大司乐擅调香,这次还是多亏了他。只是今日赶回去匆忙,改日一定对他重谢。”

    云未染波澜不惊地挑了一个眼神,道:“不用如此,先生本来就不是那般追究回报的人。”

    “你对大司乐很熟悉的样子。”

    云未染斟酌了一会儿,对上楚千离的的目光。一字一句的说道:“先生是我在这个世间遇见的最不世俗的人。”

    语气里有藏不住的敬佩和欣喜。

    即便是面对世子,即便是拥有着“侍妾”这一身份,当云未染说出先生的时候,也丝毫没有扭扭捏捏和故作姿态。

    这才是最致命的感觉:坦荡,且问心无愧。

    楚千离慢慢把目光移向别处,声音低沉地说:“你倒是什么都敢说。”

    车夫一个急停,伴随着马儿的嘶鸣,轿子忽然颠簸了一下。

    “怎么回事?”楚千离掀起帘子向外看去。

    只见前方不远处有一袭红衣身影挡住了马车的去路。那名男子踉跄了一下,似乎没站稳。

    “世子。世子,他是用功夫突然跳到眼前的!”车夫惊呼道。

    “花折——”还未等楚千离说完,前方的男子便重重地跌倒在地上,楚千离定睛一看,衣衫有几处暗红。

    楚千离瞬间明了,他的红衣裳分明染有鲜血,只是衣服的颜色掩盖住,使得红色加深为暗红。

    楚千离下了马车朝他走去,吩咐车夫道:“把他抬上来,回府医治。”

    说罢他朝云未染看去,道:“你,下来。坐上另一辆。”

    什么?云未染瞪着眼睛愣了片刻,这个楚世子,刚才还说过要补偿我的。

    云未染心中不平,但也缓缓下了马车,朝另一辆相对来说比较简陋的轿子那里走去,心里默默想道:这位红衣男子是什么人,为何能使素来的淡漠的楚世子这样的厚待?

    刚坐上轿,楚千离后脚就跟了云未染上来,云未染一脸疑惑的神色,问道:“世子这是何意?”

    “我们去皇宫的时候就在同一个轿中,回来的时候自然还是如此。”楚千离坐到她的身边,继续说道,“他整个身子剑伤无数,琉璃软卧既冰凉且柔软,或许对于他来说,可以承受得住。”

    “世子其实不必对未染解释这些的。”云未染抬眼,目光真诚,“世子说什么,未染就做什么。未染对于这些,分得很清楚,就如同世子一样。”

    就如同世子一样,该真时真,作假时亦然面不改色。

    “云未染,你很危险。”楚千离稍微眯了眼睛,轻启薄唇。

    不是称呼她为“未染”或者是“云姑娘”,而是直接说了大名,楚千离的这七个字,带有一种警告的意味,却让云未染有种别样的感觉。

    云未染的眼神也没有丝毫闪躲,对上眼前那双眸子,这样的双眸虽不似墨辞先生的桃花眼那样温婉,却有一种凌厉的穿透力和攻击性——使人深陷其中。

    到了楚王府,楚千离把受伤的男子从轿中拖下,想要安置到世子殿,却不巧碰上了迎面而来的楚湘王。

    楚湘王见楚千离带了这么个身受重伤、来历不明的公子,觉得有些不妥,刚想出声制止,却赫然发现那位公子的腰间佩戴的剑器。

    “此人是花折影?”楚湘王目光严肃。

    “回父王,是回来途中所救。”楚千离恭敬地低眉道,“花折影乃江湖豪侠,孩儿钦佩。”

    楚湘王沉思了一会儿,说道:“为父知道你有侠义,但是世道人心,残酷又险恶。他身在江湖,漂泊不定,你身为楚王府世子,要好好斟酌揣摩才是。今日你救他一命,以后就不要再有干系了。”

    说罢后遂离去,把这些事全都交给楚千离处理。

    云未染先把药师请到了世子殿,帮忙整理了药材和纱布后就准备默默退去,楚千离清朗的声音传到她的耳朵里:“云姑娘,你留下吧。”

    楚千离踱步到云未染面前,低头看着她说道:“我既然已经选择相信你,所以在这里你不必避讳什么,也无需退避。”

    “云姑娘,你心思细腻,想必已经知道了我救得这位红衣公子并非我所说的偶然知遇的人。他是花折影,救他是我一定要做的事,既然云姑娘已经猜出,我更不必就此隐瞒此事,让云姑娘继续揣测了。”

    楚千离移开一步,示意云未染向里走去。

    云未染轻轻颔首,向前走了几步,然后顿了顿,扭头说:“世子,论心思未染远远不及您。”

    楚千离挑了挑眉,向前一步:“我说云姑娘心思细腻,是夸人的意思。”

    “未染也是如此。还有——”

    楚千离停在她面前,等着她未说完的话。

    “还有——未染觉得,世子既然已经把未染留在身边了,那终日当我们独处的时候,世子对未染的称呼可不可以不要那么疏远。这样会让我觉得……”

    “什么?”

    云未染深吸一口气,说道:“云姑娘的称呼,让未染觉得自己一直服侍的这个人始终是有一层隔膜的。这样一来,纵然世子有相思丸,也换不回未染全心全意的心近。”

    “你想和我心近?”楚千离撇嘴轻笑,这种笑容并不是讽刺,而是不解。因为楚千离早就领会过面前这位云姑娘的淡若冰霜的感觉,突然来了这么一出,令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我只是想让我自己为世子办事的时候,心甘情愿一点,至少还可以安慰自己。”

    “好,如你所愿。”楚千离从她面前擦肩走过,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不过这种服软是想让我对你有一丝怜惜的话,你就错了,因为我的感情不会任人摆布。”

    “世子唤我未染吧,就如同见到皇上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