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8.妙言
    “好一个一见如故,别后相思。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皇帝手拿折扇在另一只手上轻拍了几下,看向云未染,道,“云妹妹是我看到的令楚世子说出这话的第一人。”

    楚千离径直走向云未染,在她身边站定,向皇帝垂眸道:“还请皇上不要责怪臣的私心,实在是第一次遇见的那一眼,刹那便使臣深陷其中。当听得皇上所下的旨意的时候,臣是打心眼里高兴……”

    云未染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静静地听着楚世子所说的“真心话”。

    其实她早该料到,当自己把话语的矛头指向自己的时候,就会面临着两大危机,一是皇帝对墨辞的看法,二是楚世子对自己的看法。

    世子要把自己掌控,所以给自己用过了相思丸,自然不允许任何意外发生,比如:皇帝的横刀夺取或者好意成全。

    世子说这话,无非是在强调她的地位,不让她走出他所掌控的一步。

    云未染偷偷用余光看他,楚千离感受到眼神后并没有躲闪,而是与她对了一眼,然后收回了目光。

    “皇上。妾身有些乏了,臣妾在念云殿准备了干果小点,还请皇上陪臣妾回宫可好?”

    云弄影盈盈地俯身行了个礼,然后对云未染说道,“妹妹,现在的东面不远处的汀兰水榭风景优美,你和楚世子可以前去游玩。”

    皇帝拥过云弄影纤细的腰肢,柔声道:“好吧,你的一番心意朕怎可辜负?楚世子,朕在酉时设了含元殿家宴,还请世子到那时携云妹妹前来。”

    “是,臣明白。”楚千离移到边侧,目送皇帝和云美人的离开。

    墨辞拱手道:“多谢世子今日解围。”

    “你怎知道我是解围而不是出自真心?”楚千离目光凌厉地看向他。

    “因为少了一种感觉。”

    “大司乐,无论未染是否欣赏于你,既然未染已经进了楚王府,我便不会叫她离开。”楚千离顿了顿,看向云未染道,“走吧,站的久了也该去汀兰水榭坐坐。”

    云未染也没有立即回应,只是上前一步,对着墨辞说:“先生。”

    “你应该唤他为大司乐。”楚千离出声打断她的话。

    云未染低头说:“在此先别过墨辞大司乐。”

    楚千离一把抓住云未染的手,大步向前走去,云未染被他拖着快速地迈步,耳边又是楚千离一阵清冷的声音。

    “不要回头,我不希望其他人抓住把柄。”

    楚千离继续道:“难怪你会对他念念不忘。”

    楚千离的手加大了力度,云未染挣扎了几下没有从他的手里挣脱开。

    一路上行人罕至。

    楚千离忽地站定,使得身后的云未染一头撞向他的宽阔的后背。

    “诶呀。”云未染揉了一下额头,向前看去。

    在他们的不远处便是郁郁葱葱的林木环绕下的一池清水湖泊。湖泊旁边有一小亭,亭面上挂有一个横匾,上面的笔迹苍劲有力——汀兰水榭。

    小亭的周围贯通着几里长廊,在绿荫的映衬下显得无比幽深。

    楚千离挑了一处石板坐下,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云未染,开口说:“你还在想刚才我的话?”

    “世子。”云未染微抬眼眸,道,“世子所述,真是惊险万分。”

    “呵呵。”楚千离把目光投向那一汪清池,说,“我对皇上的了解,远比云姑娘揣摩的要深刻许多。”

    楚千离仿佛在自言自语般:“皇上虽是多疑,但是却非常重情。从云美人进后宫便可以看出来,皇上排除万难执意封为‘花影仙子’,便是源于皇上的那一眼动心。我刚才那一番话,表明我与

    皇上心境相同,想必皇上定能理解。”

    微风拂过,水面点点波澜荡漾开来。

    云未染沉默了一会儿,走到他的身侧,一字一句地说道:“可是未染明明记得,那天晚上楚世子信誓旦旦地说道,不屑于欺骗感情,如今世子却亲自在皇上面前虚假情深,难道不是打破了那日的承诺了吗?”

    “你想说什么?”

    “未染只是觉得,无论皇上也好,墨辞先生也罢,终究是局外人。纵然您是想要我侍奉在侧,却也不能平白无故地把我的感情强制加入在别人身上。”

    楚千离笑了一声,饶有趣味地看了云未染一眼,问道:“难道云姑娘还有更好的办法吗?还是说,云姑娘不想在自己的情郎面前与别的男子执手相看,让他误会呢?”

    这句话的“别的男子”,分明指向了墨辞先生。云未染眉头紧皱,恼怒道:“你,世子,墨辞先生清清白白,世子不能随意污蔑。”

    “你怎么不为你自己辩解一下么,倒是先考虑了墨辞大司乐。”楚千离瞅了她一眼,随后快速的移开目光。

    楚千离站起身,面色凝重地在她面前站定,用一种低沉的语气俯身在云未染耳边说道:“云姑娘,我希望你不要把私人情感牵扯进去,我希望,我没有信任错人。对于刚才我的自作主张,我承认有我的私心。等待来日,我一定亲自将这个误会解释清楚。云姑娘对墨辞大司乐的情谊,我本不想掺和其中。”

    “不必了。”云未染后退一步,“我与先生本来就是清白的,不存在什么误会。”

    在未染心中,墨辞先生是神圣而不可方物,只可远观而不忍亵渎的。因为这世间再没有一个人像先生一般,终日身着一件雪白色衣袍,没有任何配饰或者花纹,衣白如雪,不染尘俗,仿佛任何一件俗物在他身上都是多余的。

    楚千离深深地望了她一眼,不再言语。

    阳光愈盛,透过密密麻麻的树叶空隙照耀了下来,映在水面上波光粼粼。

    已经在这里待了有一会儿了,云未染的额头上渗出点点汗珠,长廊的阴凉处也越来越少。

    其实这里的风景确实不错,若是能静下心来欣赏倒是别有一番滋味。只是云未染现在心里乱糟糟的,犹如一团乱麻,无心去着眼外界的风景。

    脚站的有点酸痛,云未染轻轻挪动了双脚,扭着脚腕,心中在想着何时能够离开这个待了许久的汀兰水榭。

    楚千离仍旧安坐在一旁,虽然闭了眼睛,但是脸上依旧是戒备的神色,好像随时都会睁眼露出锐利的目光。

    一阵清丽的笑声由远及近,十四五岁模样的少女欢跳着而来,丹色的裙摆在阳光下极为靓丽。

    云未染寻声望去,轻轻道了一声:“世子。”

    楚千离随即起身,看着这位少女向这里走来,俯身道:“赤晴公主。”

    “世子哥哥,好久不见了,进宫也不来找我玩。”赤晴猛地扑到楚千离面前,双手紧紧抓住他的手臂,“什么时候可以再次带我出宫呀。”

    楚千离扶好摇摇晃晃的赤晴公主,正色道:“宫外人多眼杂,还是公主的安危要紧。”

    “唔,世子哥哥,几月未见,你怎么变得和宫里的其他人一样苛刻啊。”赤晴怒目圆睁,瞥向楚千离身后的云未染,说道:“难不成身边有了美娇娘的世子哥哥也变得呆板严肃了不成?”

    楚千离刚想张口回语,哪想赤晴根本没有要听的意思,只是转到他的身后,拉着云未染的手上上下下地打量了很久。

    “公主万福。”云未染低头问安。

    赤晴笑道:“云美人的妹妹也是一样的天姿,只不过比起云美人,倒是素雅了很多。”

    楚千离转过身,轻笑了一声,对着赤晴公主说道:“她当然抵不过云美人。”

    “可是啊未染姐姐独独是你的心头好,不是吗?”赤晴眨眨眼睛,反问道,“来的时候就听墨辞先生说了。”

    楚千离挑了一下眉,把目光投向云未染。

    云未染并不为所动。

    赤晴随即拉着云未染的裙摆,乞求道:“未染姐姐,世子哥哥不带我出去,你可以带我出宫吗?我整天被困在这个皇宫之中,可烦闷了。就算是去教司坊弹琴,时间久了也会觉得没趣。”

    云未染微微颔首,沉默了一会儿便说道:“公主不愿长久地待在皇宫中,无非是觉得终日百无聊赖罢了。那公主大可以在不触犯宫规的情况下找点乐子。”

    “找点乐子?”赤晴表现出疑惑的神色。

    楚千离一把抓过云未染的手臂,力道过大使得云未染吸了口凉气。

    “公主还小,你莫要误导。”楚千离的语气瞬间冷了下来。

    “世子想到哪里去了!”云未染皱着眉头轻揉着自己的手臂,“你的力道总是那么大,可不可以温柔点。”

    赤晴刚过了十五岁的年纪,虽还未行及笄之礼,却也对男女之事似懂非懂,听着他们俩的对话,赤晴瞬间脸涨的通红。

    “诶呀,我,我突然记起来我还有事,就,就先走了。”赤晴结结巴巴地说。

    “不可以。”云未染拉住赤晴,急忙道:“公主不要误会,未染的意思绝不是刚才世子所想的。让我解释清楚!”

    云未染挡在赤晴面前,一时激动竟然不知道从何说起,刚想好的话也瞬间被遗忘。

    “赤晴公主先去忙吧,是我唐突了,我确实应该相信未染。”楚千离看着云未染少见的恼羞成怒的表情,顿时觉得有趣。

    他轻咳一声,给赤晴移开道,示意赤晴公主先行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