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7.机缘
    皇帝下达了旨意,请楚世子和云未染入宫朝见。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经过三天的调养,楚千离已经元气大好,和云未染再次见面,楚千离对那天晚上的事情只字不提,依旧是那般清冷的神色。

    马车急赶了一段路,云未染在颠簸中昏昏欲睡。

    再次入宫,云未染已经没有了当初的那份忐忑之情,她知道此次入宫无非是姐姐云弄影的安排,姐妹见面,互诉思念之情。

    “到了。”

    冷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许是未染昏睡得太沉,并没有清醒过来。

    “醒醒,到了。”楚千离支起她的肩膀就要往外拖,掀起轿帘,脚尖轻轻一点,便稳稳地落了地。

    “世子。”云未染被一阵眩晕感唤醒,看到楚千离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埋怨的话顿时咽了下去,只道,“世子好功夫。”

    “也是数一数二的轻功。”楚千离先她一步走进了宫殿的长廊。

    “臣参见皇上。”

    “楚世子,好久不见了。”皇帝移步到大殿之中,摇着一把折扇爽朗地笑道,“楚世子刚从边疆回来便在家休养数日,如今朕听闻你已经大好所以特地召你前来,今日乃家臣相见,不必觉得拘束。”

    “臣遵命。”

    远处有一女子盈盈走来,云未染抬眼远望,欣喜地道了一声:“姐姐。”

    随即又改口道:“哦不,云美人。小女参加云美人。”

    “何须这样客气?”云弄影执了她的手,笑着说道:“还请皇上能给我们姐妹两个一些独处的时间,妹妹在圣上威严面前,也是有许多拘束的。”

    既保全了帝王的颜面,又可以为她们留有一个独处的机会,姐姐的话,说的恰到好处,云未染暗自想着。

    “好,朕依你!”皇帝宠溺地捏了一下云弄影的脸颊,云弄影低头浅笑,谢过皇帝便要拉着云未染迈出大殿。

    “世子,先告退一步。”云未染道楚千离身边行了个礼,不等他回话,便跟着姐姐出了门。

    楚千离望着她们远去的身影,有些怀疑她们姐妹究竟是不是在商量什么对策,这样想着,一时着了迷。

    皇帝看了他一会儿,拍了拍楚千离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道:“楚世子的眼睛要被云未染妹妹勾了去了。”

    楚千离听得这话回过神来,刚想辩解一句,皇帝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想来也是,像云美人这样的风姿,她的妹妹肯定差不到哪里去了。如今看着云妹妹浑然天成的感觉,倒是有几分连云美人都不曾有过的感觉。”

    皇上莫不是……楚千离暗自琢磨道。

    “皇上赞誉了。”

    “朕把她赐予你,还真是有点冲动了。”皇帝悠悠地叹道。

    楚千离眉头微皱,皇上这话莫不是对云未染有何企图?难道皇上把她赐到楚王府当真是无心之举,我对她的戒备过于重了么?

    不行,云未染既是他决定栽培到身边的人,万不能被皇上收回。何况她已经食下相思丸,若是皇上查出此事,他便真的是有口难言了。

    于是楚千离拱手道:“她较之云美人,确是逊色许多,而且臣看来,云未染做事马虎,远不及皇上身边的云美人。”

    “好了好了,朕知道你是在护她。君子一言,朕定是不会把她从楚世子身边抢走,你不必如此惊慌。”

    皇帝饶有趣味地看了楚千离几眼,笑道,“楚世子这样的神情,朕还真是少见。果真啊,少男都善怀情。朕像你这般大的时候,大抵也是如此。”

    楚千离得到皇上的保证,也没有把自己的态度挑明 ,只是扯了一个笑容,不再多言及云未染。

    云美人所住的念云殿,坐落在一池清水与一园梅花之间。

    这个时节,清水解冻,流水潺潺,碧绿而明净;梅花傲立,绽放在枝头,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清香。

    “姐姐,依我看来,皇上对姐姐是极好的。”云未染环顾了宫殿一周,赞叹道,“光是这所宫殿,便是叫未染好生羡慕。”

    回头去看云弄影,见她并没有露出笑颜,而是神色落寞地坐于一袭轻纱软卧之上,望着窗外那株含苞欲放的梅花。

    “姐姐?”云未染走到她的身边,顺着她的目光看去,“姐姐,原本我以为姐姐入宫是无奈之举,今后所有的一切都要姐姐承担。可是如今看来,也并不是那么绝对,至少,皇上没有想象中那般――无情,对吗?”

    云弄影回过神来,拉过妹妹云未染坐下,叹道:“皇上对我好,我自是感激不尽。只是背负了师父的使命,又能教我如何安心享乐呢?何况,以色示人者,能有几时好?”

    云弄影心里如明镜一般,对待任何事情都看得很透彻。

    皇帝这个时候宠爱她,无非是因为那段动人的舞姿的撩拨,可是宫中源源不断地进来新的美人,若再没有什么手段的话,不久之后,该当如何?

    而且师父也说了,要在宫里先保命,再保留实力,等待时机。

    “你在楚王府怎么样,有没有受什么委屈?”云弄影把目光投向妹妹云未染。

    云未染抿了一下嘴唇,想起了那天晚上的楚世子拿着相思丸咄咄相逼。

    “我很好,没有受委屈。”云未染挤出一个笑容,“我说过他是我们要找的人,所以我会尽全力。”

    云弄影点点头,抚着未染的发丝说道:“我们家阿染总算长大了呢,可以独当一面了。”

    “姐姐,我早就长大了,只是一直在跟姐姐身后,没有机会让姐姐看到我的能力罢了。”

    “那姐姐就拭目以待,嗯?”云弄影偏头看她。

    “好。”

    出了念云殿,转过几间亭台楼阁,便看到了站在廊上抱着一把琴的墨辞。

    墨辞听到脚步声转过身来,看到了云家姐妹。

    正欲行礼,云未染便一个大步走到墨辞面前,笑着说道:“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未染进宫了。”墨辞露出浅浅的笑意,眼睛却不自觉地转向云未染身后的云美人。

    云弄影远远地站在后面,冷淡如霜。

    “先生,是姐姐想见我,求了皇上下了旨意,我是跟着楚世子进宫的。先生,几日不见,您倒是削瘦了很多,还望先生多加注意身体才是。”

    “如今未染不在宫中,也不能总是想见到先生的时候就见到先生,所以未染很珍惜每次的遇见。”

    “先生,未染那是对先生的语气不好,还请先生莫怪。姐姐已然进了宫,未染也不能相伴左右,所以请先生……”

    未染一股脑儿说了一大段话,还剩一句没有说完,便被姐姐云弄影突然打断:“阿染,还不见过皇上和楚世子。”

    云未染猛一回头,这才看到了姐姐身边的两位公子。

    “呀。”未染轻轻惊讶了一句,便行礼道:“未染失礼了,还请皇上,楚世子莫怪。”

    楚千离冷冷地看了云未染一眼,没有言语。

    皇帝倒也没有表现出发火的样子,只问道:“你们与大司乐墨辞是旧识?”

    云弄影抚了抚头发,意味深长地看了云未染一眼。

    云未染心里也知道,皇上多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若是把关系挑明,也许会遭到皇上对姐姐的猜疑。

    何况自己还要墨辞照顾姐姐,幸好那一句话被姐姐打断,否则真是难办了。

    姐姐身为皇帝的妃子,与其他男子走的近是说不过去的。

    云未染行了个礼,对皇上说:“回皇上,也是那日含元殿宴席上初识。墨辞大司乐琴艺极好,所以未染没有忘记。”

    云未染稍稍顿了顿,继续道:“今日再次偶遇,未染心中欣喜,所以就……与先生多说了几句。未染对先生很是欣赏,今日让皇上见笑,请皇上责罚。”

    不如把一切引到自己身上,自己身在宫外,没有日后皇帝的约束。云未染说完后依旧低着头,保持着行礼的姿态。

    楚千离漠然地看向墨辞的方向,随后不着痕迹地收回目光。

    “哟,真是一段佳话。”皇帝收了折扇,走到墨辞面前,上上下下扫了他好几眼,墨辞却一直保持低头行礼状。

    “墨辞大司乐果然气质非凡,先是朕的小妹赤晴对着朕大力赞扬你,如今连同朕的云美人之妹都对你流连忘返。”皇帝啧啧赞叹道,“教坊司还真是出人才。”

    墨辞依旧垂眸着一言不发。

    “楚世子,你可有感到危机?”皇帝把目光转向在云美人之侧的楚千离。

    空气瞬间沉静了下来,耳边是轻柔的三月春风。

    云未染抬眼,对上楚千离如寒潭一般的眸子,冷不丁地打了个激灵便低下头去。

    皇上这话,意有所指。夸赞墨辞先生的话语那般酸,又扯上了楚世子。这无非是给他们的并不平和的关系雪上加霜啊。

    云未染无奈地想道,为什么皇上会以为楚世子会感到危机呢?

    “回皇上,臣与未染的缘分,不仅结于当日含章殿宴席皇上所赐的机缘。早在数日前,臣便于她见过一面,一见如故,别后相思,想来未染对臣,也应当是如此。”

    云弄影接着抚发的空隙偷瞄了楚千离一眼,墨辞也稍稍怔了一下。

    皇帝仿佛在回想着什么,望向远方,目光悠长。

    云未染虽极力克制听到这话的震惊感,但身体也踉跄了一下,攥紧的手也在微微颤抖。

    楚世子,在说什么?

    在圣上面前,公然说出对原本打算献给皇上的舞姬的爱慕之情,所为何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