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楚府藏娇 > 章节目录 5.中毒
    破晓十分,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射在长安城的时候,皇宫中的内务局就开始忙碌起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今日册封舞姬云氏,皇上隆恩,赐“花影仙子”的称号,封为云美人。

    云弄影任凭婢女梳了一个高高的朝云髻,脸上的胭脂也是轻扫了一下,额间也再没有了往日的那枚鲜红欲滴的梅花印。

    换上靛蓝色的宫装,发间少了长长的流苏和金步摇,所谓皇宫的美人,不过就是这样的一个笑话。

    却有多少女子前仆后继地前来葬送自己的青春年华。

    云弄影素来最喜红色,鲜艳的大红色,才能与她的容貌所配。

    红色彰显高位,作为美人的云弄影自然是穿不得,贵嫔以上才可佩戴步摇和玉石流苏。

    云弄影发髻上的宝石蓝翡翠孤零零地插在发间,竟有一丝黯然失色。

    “朕的美人为何如此眉头紧锁?”上完早朝后,皇帝便迫不及待地赶来。

    云弄影蹲下身行礼道:“皇上万安。”

    “不必如此多礼。”

    皇帝抬起云弄影的下巴,仔仔细细的看了一番,感叹道:“原来云美人也有这样素净淡雅的时候,可真叫人惊喜。”

    云弄影的眼神没有了那日含元殿时候的风采,她低下头,说:“妾身只是担心那身在楚王府的小妹是否已经安稳。”

    也只有云弄影可以在皇帝面前坦然说出自己的想法,即便是关乎其他人,她知道皇帝不会生气,就像她也知道皇上此时的心思专心放在自己这里。

    这一切云弄影心里都有定数。

    “若美人担心,朕找个空闲叫楚世子带她来见你一面便是。”

    云弄影盈盈下拜了下去,并道:“多谢皇上。”

    皇帝挽了云弄影的手,踏出了这宫殿的大门。

    “皇兄,这位可是当日在殿中因舞姿惊艳众人的云姐姐吗?”

    在面前行礼的这位少女抱着一把竖琴,身穿一身丹色的锦裙,纱衣上面的花纹乃是暗金线织就,光艳如流霞。几根发丝垂在额间,几分生机几分调皮。

    不用说,还有谁有这份尊贵的皇家气息,眼前的这位少女便是当今圣上最宠爱的赤晴公主,也是皇帝的亲妹妹。

    “见过赤晴公主。”

    “姐姐请起。”赤晴公主腾出一只手拉住云弄影手臂,朝皇上说道,“皇兄,你也知道赤晴最爱舞乐,所以我也很喜欢这位云美人。”

    皇上自然是知道赤晴的心性的,赤晴爱好音律,所以也极其喜欢懂音律舞蹈的人。

    “所以赤晴这是要去教坊司了吗?”皇帝问道,“想来那教坊司的大司乐还是由你上荐而得。”

    “正是呢,教坊司大司乐颇懂琴乐,赤晴想去请他指点一二。”赤晴朗朗地回道。

    教坊司大司乐。

    云弄影听得这话眸子暗了下去。

    竟然是通过赤晴公主,他才得到的这个位置吗?

    一整晚楚千离睡得都极不安稳。

    伤口又在疼了,楚千离穿的中衣上渗出了点点血迹。

    那天蒙面人的那一刀,下手真快又狠,楚千离不禁对自己的大意感到懊悔。

    因着收到郡主的密信,信上说楚湘王大病,要自己快速赶回。

    楚千离自然没有想过,千凝郡主一向冷淡,冷淡之中却暗含着野心。这次父王病重本是个极大的机会,为何他还会受到郡主的密信?

    关心则乱吧,不然也不会着了那杀手的道。

    楚千离再次想起那晚的厮杀,那晚空气中飘着的血的味道,还有那天晚上冰冷的雨水,还有……一把青折伞。

    楚千离起身去拿伤药,忽而闻到一阵异香,顿时觉得身体一软,倒在床边。

    他的四肢竟然麻木到使不出任何力气了。

    “世子?”云未染从前堂走来,看到这番情形,便径直去拿了昨天放好的伤药,然后在他面前蹲下。

    盯着楚千离胸口处的血迹,云未染抬眼道:“世子受的是毒伤。”

    “你为何知道?”

    云未染放下药具:“那晚医官所述。不过,我不明白世子为何将这件事隐瞒。”

    “可这毒伤已经好了大半。”言外之意,楚千离是指他的这次晕倒并不是因为这个伤口,楚千离紧紧地盯着云未染,“不知未染姑娘使了什么法子?”

    “我没有。”云未染回的迅速,“我没有任何理由这么做,何况昨日我并未碰你分毫。”

    “你在我这里信任度为零。”楚千离还想说些什么,突然感觉全身血脉紧绷,大脑一片空白。

    “你应该信任我。”云未染回道,却发现了楚千离的不对劲。

    “我,我喘不过气了。”楚千离嘴唇发白,不断抽搐着。

    云未染的眼睛扫过四周,赫然发现内室的窗棂处有一株并不起眼的淡紫色花草。

    家丁和药师匆匆忙忙地赶来。

    楚王妃边抹着眼泪边说道:“我的千离,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受了这么严重的伤还要忍着啊,这要是感染了该多严重啊。药师,药师,请您一定尽全力啊!”

    “可是这毒伤并不是令世子昏迷的原因。”药师拱手道。

    “怎么会?”楚王妃疑惑地说,然后恶狠狠地看向云未染,“是不是你,是不是你这个狐狸精暗地里谋杀世子?”

    “是花溪草。”云未染拿出那株花草,递给药师说:“我在世子的房间里发现了这个。”

    楚王妃的脸色突然沉重了下来,喃喃道:“花溪草,怎么会是花溪草?千离的房间里从来不设任何香草,只有……”

    只有楚王妃用花草装饰房间。

    楚王妃好香,所以每日都要在屋里熏香,又因为香料的味道太艳俗,楚王妃命女婢们每日摘新鲜的植株当做香草。

    花溪草颜色淡紫,有着极其优雅的香味,用它装饰的屋子,香味扩散,及其清甜。

    “花溪草可是有毒?”楚王妃一个踉跄,险些晕倒。

    “王妃莫急,您并不会中毒。”药师说道,“当人体外或体内无伤口时,这种植物对人体无任何伤害,可是一旦遇到明显伤口,就会中毒。”

    “快,快把之前房间里的那些香草都撤了去。”楚王妃吩咐丫鬟们道。

    “在凉国的时候姐姐就因为此植株而犯了错,所以未染识得。”

    楚王妃冷眼一勾,道:“不过,千离的房间里怎么会有花溪草?”

    “我不知。”云未染对上楚王妃的眼神毫不闪躲,“否则我不会拿出花溪草引发怀疑。只是未染昨日侍奉世子的时候,世子并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那么一定是夜里出的事。”

    “你是皇上钦赐的人选,我自然不会轻易处罚你。只是你来了一晚,千离便中了药毒,这怎么也说不过去,楚王府威名显赫,那只有先把你禁足为妙了。”

    楚王妃叫来家丁,道,“将未染姑娘好好看着,不许出现差错!”

    扶云阁,多了几位家丁的驻守。

    楚千离的毒,也不知几日会好。

    “父王,母妃。千凝一早听说世子身体不适,所以去了寒山寺祈福。”

    楚千凝递出一枚平安福,垂目道:“特把平安福献于世子,保佑洪福安康。”

    楚千凝身边的小丫头说道:“今日郡主为了显示诚心,徙步而去,在寺庙里跪了一个时辰,还是奴婢搀着郡主一步一步过来的。”

    楚千凝瞪了一眼丫头,示意她不要说下去。

    楚湘王接过平安福,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快去扶郡主歇息吧。”楚王妃冷言劝道,“别又出了什么岔子。”

    楚湘王叹了一口气,用少有的平和语气说道:“千凝,你的心意为父看到了。只是身为一个郡主,还是不要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徒步前往寒山寺本意是好的,只是让着外人看了会怎么想?楚王府本来就是世人眼中耀眼的存在,有多少人盯着呢。”

    楚千凝脸上的表情瞬时凝滞,紧咬嘴唇不发一言。

    接着又听楚湘王说道:“这些事说与你听,你一个女儿家也不会理解的。你只记得,你身为一个郡主,为人处事关乎着整个家族的脸面,不可大意。退下吧。”

    “是,女儿告退。”

    楚千凝被丫头搀扶着走出了正厅。

    楚王妃嗔怨道:“王爷,她只要不出去晃荡,就不会有这么多事了。”

    “郡主,昨日世子中毒,楚王妃至今还未细查,反倒禁足了那位从凉国来的云姑娘。”丫头低声说道。

    “有什么惊奇的,楚王妃身为世子的母妃,身为楚王府的女主人,自然有权掌管整个楚王府,管教下人和奴婢,云姑娘虽是圣上派来的,可到底也是舞姬。这禁足的法子也并没有什么不可。”

    “郡主,可是王妃并不是……”

    “住口,你还要不要你的小命了!”楚千凝低声喝道,“这件事再不要提了。如今什么动静都没有,那么禁足也未必不是父亲的想法,如若我们再多几句嘴,非但不会如我们所愿,只怕到时候,我们再无一点安宁了。”

    “是,女婢知错了。”

    “我也不是有心责骂你,你从小服侍我这个不受宠的郡主,我是把你当亲妹妹疼的。”楚千凝握着丫头的手,“你是我最信任的人,以后不要再这么口无遮拦了。”

    不知不觉,她们主仆二人来到了世子殿的偏院——扶云阁。

    门前果然派了家丁看守。

    “既然来了,那就进去看看吧。”楚千凝径直走向那里。

    “是,郡主关心世子,对于世子身边的人,自然要好好看着。”丫头跟在楚千凝的身后,缓缓地走向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