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曹营当仓官 > 章节目录 第514章 打脸了?
    三日后。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襄阳,州牧府邸。

    刘表躺在病榻上,整个身体都显得虚弱而无力,浑浊的眼睛死死盯着房梁,像是要把它瞪塌一样。

    他的周围聚集了四人,风韵犹存的美艳少妇蔡夫人,蒯良、蒯越两兄弟,还有次子刘琮。

    但这些人,都没有出现在他已经无神的黯淡目光之中。

    很显然,他在等待的,另有其人。

    “大公子回来了!大公子回来了!”

    不远处传来了门客的呼喊声,让刘表已经空洞的眼神,仿佛在刹那间又重新恢复了短暂的生机。

    他用干枯瘦弱的手,伸向声音源头的方向,仿佛想要抓住某种看不见也摸不着的东西。

    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爹!”

    远道赶来的刘琦,在看到刘表这副病入膏肓的模样时,先是一声悲怆的哀嚎,然后便是跪伏在床边,失声痛哭!

    虽然他大概也猜到刘表这次喊他回来,极有可能是改变了心意,想要让自己继承大业,但刘琦并没有装出一副伪孝的模样。

    他的哭泣,他的悲痛,全部发自真心,哪怕过去父亲因闭目塞听,而对他产生了误解,他还是一如既往地敬爱着自己的父亲。

    见到自己一向敬爱的父亲,居然沦落到这等只剩下一口气的模样,刘琦自然是悲痛欲绝。

    “回……回来了……”

    刘表颤抖着伸出手,刘琦见状,赶紧将父亲的手握住。

    “爹!儿回来迟了!”

    “不迟……”

    好在刘表虽然气色极差,但话还说得清楚,只是语速稍微慢了些,声音也相对低了些。

    “爹——”

    刘琦纵有千言万语,此刻却不像多说什么,只因悲痛已完全占据了他的内心。

    这时,刘表向后看,只见刘备在张飞、赵云的保护下,也站在刘琦身后,看向刘表的眼神,亦是心痛万分。

    刘备或许有几分演戏的成分,但他也同样是真情流露。

    虽说刘备客居荆州的这段时日里,刘表没有全力支持刘备,但刘备在落魄时投奔的各个诸侯中,除了曹操以外,对他最好的就是刘表无疑了。

    “玄德也来了……”

    因为是刘表要求刘备随刘琦一起来的,所以看到刘备,刘表并不惊讶,瞧他的样子,似乎是反倒安心不少。

    “景升兄,怎么才数月不见,就……”

    刘备的声音也几度哽咽,热泪盈眶。

    “玄德,琦儿,我有几句话,现在到了说的时候了!”

    “请景升兄示下。”

    “父亲请吩咐!”

    “你们都瞧见了,我已病入膏肓,天不假年,荆州大位,我本想交给琮儿。

    然而,奈何大敌当前,曹操大军压境,若是将大位传于琮儿,荆州势必被曹操鲸吞,我辛苦数十年建立的基业,终将化为泡影……

    所以,我意,由玄德执掌荆州大权!”

    瞬间,刘琮、蔡夫人还有蒯氏兄弟四人的脸色,都齐刷刷地变得惊恐。

    “景升兄,万万不可啊!我客居于此,承蒙景升兄不弃,百般照顾,已是深感不安。

    如今景升兄病危之际,愚弟岂能乘人之危,窃居荆州之主的位子?”

    刘备之所以拒绝,其一是因为他知道,刘表这么说,最多是一种客气,也是一种试探,他绝对不是真心想让刘备抢了他辛苦多年打下来的江山。

    其二,就算刘表脑抽了真是这么想的,现在荆州之主的位子也是个烫手山芋,接手下来,也未必是什么值得庆幸的好事。

    其三,现在的荆州虽然有十万兵马,但各个士族都早就看刘备不顺眼了,如果这个时候刘备还抢了本该属于刘琦或者刘琮的位子,荆州只会上下离心,内部分裂,到最后分崩离析,让曹操捡了个便宜。

    所以即使刘备再想得荆州,也不能选择在这个时机下手。

    见刘备这么说,刘表果然露出一副松了一口气的态度。

    “既然玄德不愿意,我也不会勉强你,琦儿……”

    “儿在……”

    刘琦泣不成声地回答着。

    “你本性贤良至孝,荆州交给你,为父也可以瞑目了……”

    “爹!儿何德何能……”

    “住口!”刘表用最后的一点儿力气训斥着儿子,“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说这些话吗?!”

    刘琦猛然一怔,只好痛苦地点头道:“儿定当不辱没爹的名声,好好经营荆州,外御贼军,保境安民……”

    “好!好……”

    眼看着就只剩下最后一口气的刘表,在最后嘱咐交代几句之后,终于就此咽气,撒手人寰。

    公元月,刘表,卒。

    痛哭声响彻整个房间,就连门外过道的下人们,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只不过,刘琦、刘备等人哭的是为刘表之死感到哀痛。

    蔡夫人和刘琮哭的是自己以后的日子未必好过。

    至于蒯氏兄弟,哭的就是虚情假意,还有对刘表临死前最终的决定深深的不满。

    蒯氏兄弟,还有荆州其他本地士族的领袖们,都希望看到刘琮继承刘表的大位。

    原因很简单,他们希望有一个软弱并容易操控的主公,就像昔日的刘璋一样。

    这样一来,他们才能在保住现有地位的同时,在权柄、势力上更进一步。

    而刘表这次不但让刘琦接掌荆州大位,还特地把刘备一伙人都给叫了回来,很明显就是怕本地士族们不服从刘琦的命令,让刘备给刘琦撑腰,压制士族们。

    至于以后刘备会不会找机会夺了刘琦的位子,刘表虽然有所考虑,但他已经顾不了太多了。

    再说,最后即使真的是便宜了刘备,也比便宜了曹操要好。

    一来刘表本就对曹操怀恨在心。

    二来,刘表知道即使刘备夺了刘琦的位子,也不会加害于刘琦,至少他这刘家一脉的香火还能延续下去,就算不能万世富贵,至少也能福荫子孙数代。

    当日,接任荆州大位的刘琦,先是将刘表的遗命公之于众,然后下令好生安葬父亲的尸首,并急于接手荆州十万大军的兵权。

    尽管蔡夫人和蒯氏兄弟都不愿看到这样的结果,但在看到刘备,以及其身后张飞、赵云二位虎将都在替刘琦撑腰的时候,他们就知道,局势已定,再无逆转的可能。

    蒯氏兄弟的本意,是扶持刘琮上位后,以威逼利诱等等无所不用其极的方式,劝说刘琮向曹操归降。

    这样,士族们的利益就能得到最大化。

    但是刘表显然料到他们的计划,而且利用召回刘备、刘琦的方式,将他们的计划完全粉碎。

    蒯氏兄弟开始有些后悔了,如果用最极端的方式,干脆拦截住刘表的信使,也许就能避免陷入这样进退两难的境地。

    只是这样要冒的风险太大,不到最后一步,他们也不愿意如此兵行险着。

    但正是这份犹豫迟疑,才让他们如此。

    另一方面,刘琦和刘备,可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鼠目寸光的士族们,而是在集中所有可以利用的资源和力量,积极备战。

    十万大军原本有至少一半隶属蔡瑁统领,眼下蔡瑁已死,刘琦和刘备想完全掌控他们,还是需要一定的时间。

    而最让刘琦、刘备二人感到头疼的,还是军心不稳,以及士族们在想方设法散播一些避战的言论,大体就是在蛊惑人心,让更多的将士们,尤其是军官阶层的将军、校尉们丧失战意。

    而且,除了襄阳外,荆州其他郡县的太守们,不是持观望状态拒绝向刘琦施以援手,就是暗中通敌,打算与曹操里应外合,在恰当的时机出手,给予刘琦、刘备他们致命一击,然后再向曹操邀功请赏。

    当然,这个所谓的适当的时机,是指刘备、刘琦穷途末路时,他们再蹦出来补刀,曹操也不会指望他们会卖命地损耗自己的兵力,在战事初期就配合曹军进行夹击。

    但就算是这样,这种种不利因素加在一起,也足够让刘备、刘琦二人焦头烂额了。

    而诸葛亮,正是最忙的一个,他既要接管诸多政务,维持荆州各地的正常运转,同时还要为主公出谋划策,管理军务。

    虽然曹军一直没有发动进攻,但诸葛亮觉得局面反而在逐渐恶化,甚至失控。

    尽管自家人们已经不知道截获了多少封荆州其他郡县太守、县令与曹操往来的书信,但是刘备、刘琦还有诸葛亮他们,也只是敢扣下书信,却不能用书信去质问那些不忠之臣。

    否则,必然会激起他们的怨怒,甚至会引发大规模叛乱。

    到那个时候,曹军再挥师渡江南下,如饿狼般杀向襄阳,则万事休矣。

    “又是一封,大哥,公子,俺真想生撕了这个与曹贼勾结一气的畜生!”

    帅帐之内,张飞把属下刚截获的一封书信在桌案上用力一摔,怒气冲冲地朝着刘备和刘琦二人说道。

    刘琦见状先是一声长叹,然后无奈道:“先父在世时,曾待他们不薄啊!可如今,他们竟然都做了背主投敌的奸贼……”

    “公子无需悲痛,依在下看来,这些人认定我们会败,大多都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才会做出这等事来,并不一定全是要按照书信中所说的那样,与曹操里应外合对付我们。”

    刘备看得就比刘琦要透彻得多了。

    刘琦叹了口气:“皇叔说得是,可他们不打算派兵来增援襄阳,这是事实……”

    每个太守手上,都有多则一到两万左右,少则数千的部曲,如果能他们都愿意率军来增援襄阳的守备,众志成城,未必不能抵御曹军的进攻。

    之后,刘备与刘琦二人,按照诸葛亮给出的计划,开始利用手中的兵马,为襄阳布防。

    对于他们来说,驻守襄阳固然重要,但如果真的想击退曹军这次攻势,就必须阶段性地依次阻击曹军。

    这首要的第一防线,一定是设置在江岸的西岸。

    为此,刘琦特地拨调出三万最善于水战的荆州水师,并让他们沿着江岸进行布防。

    只是,在统帅这三万荆州水师的将领人选上,不止是刘琦和刘备犯了难,就连诸葛亮,也迟迟想不出来。

    如果蔡瑁没有战败投降,那么他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因为蔡瑁的水战能力,天下皆知。

    然而现在,刘琦才深深的意识到,过往自己父亲在治理荆州的政事上虽然勤恳,但在军务上放权过重,过于倚重蔡氏,导致荆州不但兵权尽由蔡氏掌控,而且也没有吸纳或提拔其他善于领兵作战的将领。

    如果是陆战,刘备手下诸如张飞、赵云等猛将自是当仁不让,但水战上,刘备麾下就一个能人也挑不出来了。

    最后,还是诸葛亮下定决心,毛遂自荐,决定亲自指挥沿岸的防卫战,如果曹军胆敢来犯,竭尽全力将他们阻击在江上。

    对于诸葛亮的能力,刘备和刘琦都毫无置疑,但他们还是不希望诸葛亮来负责此事。

    眼下,诸葛亮身兼数职,二人需要仰仗他处理的事数都数不过来,万一诸葛亮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不出三天,荆州的大小事务就不知道有多少要被搁置,甚至整个荆州的军政都要陷入瘫痪状态。

    但在诸葛亮的一再坚持下,再加上眼下刘备与刘琦确实无人可用,二人只能迫不得已地将此事交给诸葛亮全权负责。

    ——

    三日后。

    樊城,帅帐之内。

    “据报,刘备、刘琦已经完全掌控了荆州军政,而且还让诸葛亮亲自率领三万荆州水师,沿江岸布下防线,严防我军渡江登岸!”

    曹操把刚刚获知的消息说完,然后用戏谑的眼神,看向面前的郭嘉和楚云。

    之前,楚云和郭嘉二人信誓旦旦地说,荆州不久后就会陷入内乱,曹军可以捡一个大便宜,不战而胜。

    然而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按兵不动非但没能取得预想的效果,反而给了诸葛亮、刘备还有刘琦他们足够的喘息之机,让他们利用这段时间,真正掌控了荆州的资源。

    曹操倒不是真的想责怪他们二人,因为他本来就不是很相信他们二人之前的推断,而且最初曹操做的,就是一城一池攻下去的准备,从来没指望能靠运气投机取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