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心王神话 > 章节目录 0309微澜
    时间转眼来到3212年的9月27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顾雷他们已经在利多奇卡军省的空域内足足飞了13天。

    且除补给的时候会靠岸一会,他们连修理诱饵船的工作都是直接在太空中进行的。

    这搞得大家对负责修理诱饵船的团员非常有意见,怪他修理技术太好。

    另外,该带头进行维修的团员其实不是工程组的组长亚兰,而是工程组的另一个团员,还是团里除顾雷以外的唯一一个云梦人——关寻。

    说来,既同为铁卫3号人,还同为云梦人,顾雷好像应该和他非常相熟。

    可实际上,在铁卫1号一起参加集训前,顾雷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这倒不是关寻看不起顾雷是混血儿,而是因为他是个死宅,只要有模型和手办老婆就行,比社恐还宅,在其他所有人眼里都极没存在感。

    就比如一分团全国闻名的现在,人们一提起他的第一反应就是:

    “什么,一分团里还有第二个云梦人!?”

    顾雷亦没因此和关寻有什么特别好的关系,和他保持着与其他团员一般深厚的互相信赖。

    关寻则同样未对顾雷没特殊照顾生出任何不满。

    心网既加强了内在成员的信息沟通、又淡化了不同人种的外貌差异,压抑了心网连接者间因人种异同、亲疏等衍生出小团体的可能,更多在尽量地维持大团体的团结。

    直到这几天,顾雷才忍不住对关寻起了特别关照的念头,不由义正言辞地想到:

    关寻,干得漂亮,你的模型技术将臻化境,我回去就多买几个装甲骑士的模型送给你,助力更上一层楼,也为让我们能在太空中更持久地连续作战!

    此刻,顾雷正拿着一包未开封的干洗毛巾飘在飞船的走廊内,要前往伊曼卧室。

    航行在连空气都没有的太空中,飞船上的各种资源自然都是有限且难以补充的。

    别看太空飞船飞得快,可若半途一坏,那就太可怕了。

    周围半径千百万公里内,或都将空无一物,需对各种资源都格外珍惜,特别是被称为“生命之源”的水。

    人不仅和其他所有生命一样诞生在海洋里,普通人的身体还70%都是水。

    故在飞船里,洗菜水之类,是是要尽可能循环使用的,却一般不允许用水洗澡。

    毕竟,制定规则的是贵族,而贵族们大多有一定洁癖,觉得洗澡水特别脏。

    可不把洗澡水循环利用又太浪费了。

    至于用什么在飞船上代替水清洁身体?正是顾雷手上这样的干洗毛巾,其吸收污垢的能力极强,清洁效果不差水多少。

    奈何在危险的战斗中难免出汗多,加上伊曼的洁癖要比纳斯塔西娅严重一点,竟五条都不够用,才托顾雷去找病情好一些的纳斯塔西娅借一条。

    当然,作为一个有着比较丰富经验的“准渣男”,顾雷不可能这么轻易就如此春心荡漾。

    让他感到激动难耐的是,类似比较私密的事,伊曼近几天越来越频繁地请他帮忙,已不止一次。

    多亏关寻强大的模型技术,伊曼也一直不着家,不得不更深入地融入进第一分团,特别是不得不更多依赖顾雷。

    从未如此长久的太空旅行过,伊曼体会到了从未体会过的孤独。

    而谁叫顾雷才是她忠诚、智慧、强大、值得依靠的可靠家臣呢!

    纳斯塔西娅是克林斯曼家族的、是族长日耳曼侯爵的家臣,现又是她义姐,她于公于私都不能找义姐帮忙做那样的杂事。

    何况,顾雷本就是个“乐于助人”的好心人。

    他乐在其中地感受着那种和伊曼不断增进了解的喜悦,开心得差点哼出歌来,强忍着才表情如常地来到伊曼房前。

    他又飘落在地,熟练地打开门。

    生活区和舰桥一样,都是有重力的。

    登陆准备室那样的重要区域没,是怕有马大哈忘打开磁力靴的开关。

    且为预防万一,同时考虑到顾雷是伊曼的家臣,他是有直接打开伊曼房门的权限的。

    不过,顾雷空有家臣之名,却或就像阿尼西娅曾讽刺的那样,依旧没足够的、合格的家臣素养。

    他居然因区区一点小激动,就忘记敲门!

    于是,伊曼差点失态地放声尖叫,还好用一只手捂住,顾雷则差点鼻血横流。

    只见伊曼浑身水汽弥漫,并全身仅仅裹着一条只能勉强包住上半身和一小截大腿的普通毛巾,必须一手紧紧抓着才不至滑落,已露出了大片欺霜赛雪的粉嫩皮肤。

    想来伊曼终究是没忍住,不等顾雷回来就自己简单地洗了个澡。

    不准用水洗澡的规定当然不适用于有洁癖的各国贵族船员。

    否则干洗毛巾全没了该怎么办?还不得把有一些有严重洁癖的贵族逼疯!

    实际上,每艘太空军舰都得给每个龙人配备独立浴室,奉行物权公有制的卡缪拉也不例外。

    所以,顾雷就看到了眼前这让他血脉喷张的一幕,内心直呼:

    赞美关寻!

    伊曼那血色浓郁的粉嫩皮肤不仅被残余的水珠、水汽衬托得分外吹弹可破,还隐隐散发着干净清香的迷人芬芳,配上那一双优雅修长的吸眼美腿,一下就差点让顾雷失控。

    可惜,伊曼迅速反应过来,表现出异常的冷静,竟是马上放下捂嘴的手,反一把就将顾雷拉进门内关好门,防止更多人看到自己的羞人姿态。

    完后,伊曼竟愈发冷静,只是有点着急地说道:

    “顾雷,麻烦你转过身!”

    无论表情和语气,她都表现得相当温和,透着天生的高贵和出尘,好像一点没怪罪顾雷。

    顾雷也瞬间冷静下来,却不是出于感动,而是出于一种近乎本能的直觉和心痛。

    伊曼的冷静和温和,终于打破了他内心深深隐藏、压抑着的,不如叫痴心妄想的幻想。

    很显然,她一直没把他当成一个有可能发展出超友谊关系的男人。

    眼见伊曼一说完就转身,弯腰去取自己的衣服,表现出对自己充分的信任和平静,顾雷内心却愈发痛苦,不禁有些无力地放下了双手。

    但下一秒,顾雷就双拳一紧,并忍不住睁开、露出一对有些冒火黑眼珠。

    就在弯腰的伊曼踌躇要不要提醒顾雷快点转身时,顾雷就一个大步上前,从身后死死地抓紧她湿润滑腻的一对玉臂。

    瞬间,伊曼身体一僵,再动弹不得,连紧紧抓着毛巾的手都差点松开。

    而尽管伊曼能感受到后背的视线越来越火热,顾雷却一直一动不动。

    顾雷仅仅是用越来越充满攻击性的目光看着她毛巾上方露出的玉背,乃至是故意轻轻呵出温热的气体,让那里变得越来越红润。

    且渐渐地,连那犹如凝脂的粉嫩玉背,在顾雷眼里亦如空无一物。

    顾雷全心全意地听着,听着她的呼吸和心跳,妄图听到哪怕一点能令他满意的加速或混乱。

    不过,良久过去,不断加粗、加快的,也好像仅有他不甘的呼吸和痛苦的心跳。

    最后,哪怕双手都已紧紧陷入伊曼绵软的手臂,顾雷还是没把伊曼强行转过来,亦不敢睁开魂眼,去看看她眼里到底在闪着什么样的光。

    顾雷貌似平静地松开手,长舒一口气后,貌似平静地说道:

    “小姐,抱歉!”

    不论说什么,他都不能做出真正伤害到她的举动。

    甚至,若不是不得已,他还会像拒绝吴雪莲一样拒绝纳斯塔西娅。

    爱或不能说是绝对的付出,但也绝对不是自私的掠夺和伤害。

    而现在的他,依旧看不到自己和纳斯塔西娅的未来。

    说完,顾雷就老老实实地转过身。

    伊曼也平静如常地说道:

    “没事,这种事发生在漫长枯燥的难熬长途旅行中,是可以理解的!”

    后顾雷就一言不发地开门离开。

    可顾雷没看到,亦没听到,门还未完全合上,伊曼便浑身一红,无力地软倒趴在床上。

    连她手里一直紧紧揪着的毛巾,都一下松开、滑落,被喘息不止的她紧紧压在床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