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宋时雪 > 章节目录 第二百三十六章 湖中激战
    高俅、李三坚兵分两路,攻打梁山,其中陆路大军由李三坚亲自统率,水路就由宋军舟师主将章阚统率。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章阚领大小战船三百余艘行至一处芦苇丛之时,因疑此地有埋伏,于是章阚干脆就命各船胡乱攻击,不过是耗费些石块、箭镞、火油等物,也无关紧要的。

    可章阚此举却是歪打正着,芦苇丛中果然有梁山军埋伏!

    “啊...!”

    “杀,杀啊!”

    “冲出去跟gou娘养的官军拼了!”

    “冲出去,冲出去,留在此地也会被大火烧死,不如冲出去与官军拼了!”

    宋军舟师一番胡乱攻击,并点燃芦苇丛之后,芦苇丛中顿时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声,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股强烈的焦臭味道,与此同时,无数条梁山水军大小船只因耐不住大火的炙烤与滚滚浓烟的熏呛,于是就冲出了芦苇丛,亡命而又绝望的向着宋军战船冲杀而来。

    此刻梁山水军已被大火烧断了后路,只有与宋军舟师拼死一搏,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放!”

    “攻击!攻击!”

    虽早已严阵以待的宋军众舟师将士,此刻仍是被吓了一跳,不过片刻后,舟师各船便迅速调整方向,对准了这些冲过来的梁山水军,各种箭镞、石块等等便劈头盖脸的向着梁山水军砸去。

    箭镞飞在空中,就如一朵朵黑云般的,石块飞在空中,带着令人颤抖的“呜呜”之声,在空中划出了一道道的曲线。

    梁山水军大船很少,几乎都是些中小型船只,许多还是渔船、货船等等,经简单改装后,便成为了梁山水军的战船。

    梁山水军船小,目标就小,照理是不容易被击中的,可此刻的宋军舟师的攻击却是覆盖攻击,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只管将箭镞发射出去,将石块投掷过去,至于是否命中,就全凭天意了,或者就看梁山水军的造化了。

    “嗵通嗵...”

    磨盘大小的石块落入水中,便激起了一朵朵浪花,将梁山水军小船推得东摇西晃的,船中的梁山军也是被推得东倒西歪的,湖水不断的泼进船舱之中,将众梁山军淋得如落汤鸡一般。

    石块砸在船上,小船便四分五裂,船上的梁山军便惊呼着落入冰冷的湖水之中,上下起伏,随波荡漾,生死全凭天意了;大船被石块击中,就被砸出了一个个巨大的缺口,木屑飞溅,烟雾腾腾。一些船只还被石块砸得打横于湖面之上,无法动弹,生与死,也只有听天由命了。

    箭镞攻击就更加令人恐惧了,如雨如云般的大小箭镞从天而降,劈头盖脸,不分青红皂白的向着梁山军砸去,落入水中倒是无声无息的,可落在船上却是发出一阵密密麻麻的“哚哚”之声,落在人身上,就是一阵密集的利箭入肉之声。

    箭镞如雨,梁山水军成片成片的中箭,或立即毙命,或中箭一时未死,发出一阵又一阵凄厉的惨叫,或被射到在了船舱之中,或直接被射入湖水之中,风平浪静的湖面

    也因此激起了一股股浪花,不过浪花却非白色的,而是血红色的浪花。

    梁山水军几乎就是由梁山泊附近的渔民、采撷莲藕之人组成,几乎都是些普通百姓,装备是极其简陋,手中的武器为鱼叉、木棍、刀、枪等等,是五花八门的,什么都有,武器简陋,数量也少,更不要说铠甲了,梁山水军身上几乎都是布衣,又怎能抵挡从天而降的锋利箭镞?几乎就是中者立毙,不死也重伤。

    不过虽宋军舟师凶猛,但梁山水军却也凶悍,剩余之人个个却是悍不畏死,口中衔着利刃,目光凶狠,是拼命划桨,欲靠近宋军舟师战船,与宋军近战肉搏。

    宋军舟师远程武器犀利无比,此时此刻,梁山军只有靠近宋军舟师战船,与其近战肉搏,才有机会击败宋军或者杀出一条血路,从而逃出生天。

    主要作战方式就是跳帮或凿沉对方船只。

    “嘭嘭!”两声巨响,两艘梁山大船冒着宋军如雨的矢石,终于靠近了宋军两艘大船,船头沉重而又尖锐的青铜撞角便一头撞上了宋军战船,并深深的嵌入其中,将四船连在了一起。

    “杀,杀,杀啊!”

    众凶悍的梁山军或抛出钩绳、挠钩等物,拼命向宋军船上爬去,或干脆跳上了宋军船只,与船上的宋军厮杀在了一起。

    船上的宋军将士在各自将领的大吼之下,也涌到了船边,挥舞着刀枪,朝下就是乱砍乱刺。

    不断有梁山军中了刀枪,大声惨叫着滚落水中,也有宋军被击中,或落入水中,或仰面倒在船上。

    双方纠缠在了一起,是拼命厮杀,刹那间,是鲜血四溅,血肉横飞,喊杀声也是震耳欲聋的。

    “众好汉,随某上!”正在此时,一名梁山头领手持一炳锋利的掉刀,背上背着一壶飞刀,纵身跃上了宋军大船,先是挥舞着掉刀,用掉刀之上的阔刃将一名宋军斩为两断,随后反手一刀,又劈死一名宋军。

    两名宋军见状大怒,一左一右的,并肩而上,挥刀向这名头领砍去。

    头领闪开两名宋军的劈砍,身法极为灵活,随后大喝一声,先用掉刀长长的刀柄将一名宋军刺入了水中,然后一脚将另一名宋军踢入了水中。头领左手持着掉刀,从背上取下一柄飞刀,用力甩出,插在了一名宋军的胸口,鲜血四溅,此名宋军仰面便倒。

    此名梁山头领持刀立在船头,浑身已被鲜血淋透,手中掉刀刀刃之上也是“嘀嗒嘀嗒”的滴着鲜血,滴在了甲板之上,形成了一滩血水,血水之旁,便是数具残缺不全的尸体,情状实在是恐怖之极,令人不由得心生畏惧。

    船上的宋军均是手持刀枪,却畏畏缩缩的,再也不敢靠近此名头领。

    “杀!杀!杀!”

    转瞬之间,此名悍勇的梁山头领便放倒了五名宋军,顿使众梁山军士气大振,纷纷蜂拥而上,与船上的宋军厮杀在了一起。

    船上的宋军气势被夺,士气大减,纷纷败下阵来,或被砍翻,或被逼着跳入了水中,这两条大

    船也将要落在梁山水军的手中了。

    宋军舟师之中的士卒,多数为新募渔民、乡民等,虽兵器犀利,装备精良,但毕竟训练时日较短,且未经历过战阵厮杀,打打顺风仗还可以,狂呼呐喊着,是一拥而上。可一旦落在了下风,便会作鸟兽散,唯恐逃命不及。

    而梁山军虽也是渔民、采莲之人、乡民等等,但盘踞梁山多日,许多人早已由乡民蜕变成了悍匪。

    “章军主...”舟师参军杨友用千里眼远远望见,有些惊慌得转头看着章阚说道。

    “命郑泰领本部战船救援。”章阚不为所动,冷冷的看着这一切下令道:“命司马威领小船出击,阻断贼船,大船边战边退,与贼船保持距离,既不能让贼船靠近,也不能让贼船跑了。”

    章阚领兵已久,如何看不出此刻的关键?此刻的关键就是宋军舟师远程兵器犀利,但近战肉搏却远不如梁山军,因此保持距离,远远的吊着梁山军,用远程武器攻击,不断杀伤对方,最后必将会取得大胜。

    “对方有水鬼下水了!”章阚指挥得当,杨友心中稍安,于是又举着千里眼观察着梁山军的动静,忽然就发现了梁山军的水鬼将要下水。

    千里眼用于军事的重要性就可见一斑,只要视野好,己方可观察对方的一切动静,而对方几乎就蒙在了鼓里。

    仅凭千里眼,章阚等人就对李三坚是佩服的五体投地。

    章阚闻言也拿起千里眼观察梁山水军,只见梁山军的一艘大船之上,不断有人跃入水中,其中一名浑身白条肉的大汉是异常的醒目刺眼。

    梁山水鬼下水之后,便潜入水中,向着宋军船只“悄悄”的游来。梁山水鬼自以为是神不知鬼不觉的,可怎料这一切均被章阚等人是看在眼中。

    “符鼎!”章阚随后唤道。

    “末将在!”符鼎应道。

    “命你领本部兵马迎战,本将助你一臂之力。”章阚下令道。

    “遵命!”符鼎应了一声后,便招呼手下准备下水迎敌。

    这些人皆是水性极佳之人。

    随后数艘小船载着一些兵士,脱离本方阵营,驶至梁山水鬼必经之路上,就停了下来,静静的等候着梁山水鬼。

    “来了...”一名原本是个船工的宋军,将一根长长的芦管伸进了水中,听到动静之后,便对一名宋军将领说道。

    “动手!”宋军将领觑准时机,便大声下令道。

    船上的宋军闻言或端起弓弩,抵着水面,向水中发射弩箭,或向着水中投掷标枪、石块等物,甚至还有宋军将一袋袋的石灰投入了水中,石灰遇水便沸,将面前的整个湖面烧得如同煮开了的开水一般。

    不一会功夫,水下便冒出了一股股血水,染红了整个湖面,梁山水军二百余善水的水鬼还未靠近宋军船只,便折损大半。

    符鼎远远望见,是哈哈大笑,随后脱去军衣,挽一口利刃,深吸一口气后,赤条条的当先跃入了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