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起源密码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七章:千里访客 哥哥的消息
    收拾好拖把,庞言珺愣愣地坐在桌边。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半晌,她转身坐到古琴边,拂开衣袖,轻轻抚上,于是,苍松清泉古岩般的音符便缓缓逸出。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现在外面的世界已经越来越混乱了,到处都是灵异事件,甚至大白天都能见鬼。

    这个世界越来越可怕了。

    每当感觉支撑不下去时,她就会坐在古琴边弹上一曲,也只有这如清泉流响的韵味,能抚平她内心深处的脆弱与惊怖。

    此时,她无比渴望有个肩膀可以依靠,有个背影能为自己撑起名为安心的天空。

    但是,那个人,现在仍旧杳无音讯。

    她不敢去想,万一哥哥出事了怎么办。

    每次总会在心里念叨着,哥只是在外面做事,以哥哥的智慧与能力,一定不会出事的。

    但是,内心深处总有一线微弱的声音执拗地轻声细语。

    哥哥再聪明,那也是普通人,面对这个越来越可怕的世界……真的遇到危险的时候,哥哥能活下来吗?

    心湖随之泛起波澜,原本安逸平和的音符陡然就波动了起来,回荡着诤诤乱音。

    最终,庞言珺手掌按在琴弦上,所有混乱的音符刹时归于静寂。

    她默默地看着古琴,良久,带着细细的哭音道:“哥……我想你了!”

    就在这时,倏然门外脚步声响。

    “嗒嗒……”

    手指在木门上敲动的厚实声音回荡在房间里,庞言珺微微一怔,抬手抹去脸上的泪花,一脸古怪。

    自从外界变得越发混乱之后,自己这座小屋已经好多天没有人迹了,怎么这会有人来?

    一怔之后便是喜形于色,呼地从椅子上跳起,动作太大差点儿将古琴从琴架上带落,她也不管不顾,急急地冲到大堂,急切的呼声蕴着凝若实质的欣喜。

    “哥!是你吗?哥!你回来了吗?”

    一边开心地叫着,一边呼地拉开门栓。

    “小珺,是我。”

    陌生又隐约有些熟悉的话音,令庞言珺的笑凝固在脸上,下意识倒退了一步,待得看清门口站着的人后,她脸上的欣喜迅速地被失望取代,一时间竟不知说什么好,沉默半晌,微微垂着头,低声道:“原来是您啊……秦叔叔。”

    门口站着的人,虽然略显颓废,满脸风霜,但却不改那份骨子里的豪爽与担当,国字脸,浓眉,虎目,宽阔的肩膀与厚实的胸膛,站得笔挺的身躯,如塞外白杨。

    正是秦月明。

    看着庞言珺失望的神色,秦月明眸子深处闪过一丝杀意。

    当然,这杀意并不是针对庞言珺的,而是针对她的哥哥……

    庞秉文!

    那个在撒哈拉死亡之眼中,害死自己生死弟兄数十人的刽子手!

    不……或许现在的他,根本不能称之为人。

    而是一只披着人皮的……规则外生命体!

    一个妄图毁灭世界的邪恶生物!

    它联同它的同伙,另外两名规则外生物,一手将当前世界演变成如今这副鬼样子,它们正在一步一步走向所计划的未来!

    很遗憾,这个未来!不可能实现!

    庞秉文!

    你必须死!

    但是……言珺这丫头……是无辜的。

    事实上,秦月明非常喜欢言珺这丫头,他曾在公开场合不止一次说过,如果自己有儿子,就算绑,也要把言珺这丫头绑回家里当儿媳妇。

    因为这丫头实在是太优秀了!因庞秉文的教导,琴书双绝,文采斐然,俨然女中才子,最关键的是知书达礼,识得大体,为人善良温润,活脱脱的古时大家闺秀的样子!

    不……不能说像大家闺秀。

    如果这个年代还讲究传承之类的话,那么,言珺,她就是大家闺秀。

    庞秉文一脉可向前一直追溯到东汉末年。

    名号凤雏的庞统!

    庞秉文是庞家直系传承第一百二十世孙,先祖于五胡乱华时,衣冠南渡,从祖地迁到了江西,后又一路南迁,直到广东。

    据传,昔年庞士元与诸葛孔明师从水镜先生司马徽,在哪里,学到了许多东西,有兵家、法家、墨家,阴阳家……除此之外,司马徽还收藏有一卷奇书,正是这卷奇书,让庞家先祖庞统触及到了史前文明的一些知识,这些知识,来源于墨家。

    昔年墨子远游,至西昆仑时遇到仙神,得墨家之术。

    诸葛亮对这些载录,秉承敬,而远之,信,而不取的态度,庞统是个猎奇且愿意冒险的性子,离开水镜山庄后,又因外貌一事,其才无法尽展,百无聊赖之下,就循着墨家足迹去探寻史前文明,这一探,还真的找到了一些颠覆庞统思维的东西。后来,因诸葛亮所荐,庞统毕竟是那个带着深刻时代烙印的人,身为士族一员,首要目标必然是振兴家族,以期进身。

    不得已,庞统停下了继续探寻的脚步,来到刘备帐下。

    诸葛亮性子沉稳,堂堂正正,长于军政,而庞统则是机变隐锋,险峰奇绝,长于军略,于是,成了刘备入川的军师。可惜,落凤坡一役,凤雏归天,只留下相关遗物,一张凤尾琴与数册游记。

    事实上,一开始,秦月明还真不知道庞秉文这小子的家里居然还留存着这么一张古琴,直到云兮的安排之后,他才知道,原来庞家居然还有这么一张宝琴!

    按云兮的说法,那可真的是宝琴!

    极有可能是神话传说中伏羲琴的真身,昔年庞统于第三纪元文明的遗迹中所得,是道家宝物,其中蕴着极正的清正之气,其琴音能使人清静祥和,驱邪避煞。并且,若是使用有法,还能操控心灵。

    想要破局,那张凤尾琴和庞言珺,就是关键!

    所以……秦月明来了。

    失落的庞言珺陡然间似乎又想到了什么,脸上再度涌出希冀之色,抬头看着秦月明,急声道:“秦叔叔,是不是……有我哥哥的消息了?”

    秦月明笑了,这缕笑容深处,隐着难言的苦楚,只不过,心系哥哥的庞言珺并未察觉。

    他微微点头道:“是的,确实有你哥哥的消息。”

    庞言珺顿时一蹦三尺高,一把攥住秦月明的衣袖:“他在哪儿?现在还好吗?什么时候回来?”

    这一键三连可是让秦月明都忍不住苦笑。

    姓庞的啊,你如何对得起你的妹妹?亏你还一直说长兄如父,你就是这么个长兄为父法的?把自家妹

    妹扔在这个鬼地方,要不是你家还传承着这么一张宝琴,就这沿途所见,你妹妹恐怕早就死了吧!

    无声地叹了一口气,秦月明摸了把庞言珺的头发,沉声道:“小珺,接下来我要说的事,你千万别害怕。”

    庞言珺微微一怔,随即笑了:“秦叔叔啊,你是不知道这段时间我都经历了什么,你都想不到有多恐怖,我不会怕。”

    秦月明也是微微一愣,突然发现这对话有些不对劲,于是,咳了两声,低沉地道:“你都不担心你哥哥出事的?”

    庞言珺笑嘻嘻地道:“如果真出事了,秦叔叔就绝对不是用现在这种方式来找我啦。”

    秦月明一时语塞,竟无言以对。半晌,苦笑道:“好吧,小珺,你哥哥确实没事,不过也不是完全没事。”

    “你哥哥因为一些事,现在被一种……生物……嗯……克苏鲁的故事看过吧,你可以看作你哥哥被古神附体了,现在已不再是你哥哥了。”

    庞言珺脸上的笑意瞬间就凝住了,清澈的眸子中涌上惊慌。

    “叔!到底怎么了?怎么会……为什么……古神?那东西怎么可能真的存在?为什么我哥会招惹到这种东西?是不是……因为帮你们的忙,所以才……”

    秦月明再度一怔。

    一直都沉溺于生死弟兄的死,对于这个问题从始至终他都没想过。

    是啊,如果不是为了爷爷的事,如果不是为了还当年爷爷的一份恩情,以庞家小子的性子,根本不会掺合进来。

    一饮一啄,皆有运数……

    呵……

    秦月明终于发现,自己确实远远达不到爷爷对于自己的要求。

    当然,一码归一码,弟兄们的死,自己也必须要给他们一个交待!

    这是属于自己的责任!否则,无颜面对那些弟兄的遗孀!

    想至此,秦月明微微点头:“是的,确实是因为年前你哥哥去做的那件事,有关于这事,太深了,一时也不好讲,小珺,我之所以过来找你,是因为我们找到了帮你哥哥恢复正常的办法。所以,你不用太过担心。”

    “有办法恢复?”庞言珺这短暂的时间里,那脸色简直就像变色龙。

    从欣喜变为忧愁,到惊慌,再到愤怒,最后又变为狂喜。

    秦月明沉声道:“你哥哥的心智应该类似于植物人那样,被锁在意识深处层面,这要借助你家传的那口古琴,它有某些极其特殊的功能,能够唤醒你哥哥沉睡的意识,然后,剩下的只能靠他自己了,所以,如果想救你哥哥,你也要跟我去。你是他在这个世界上的唯一血亲,也是唯一心系之人。如果……如果那小子真的有他说的那么关心你,那么,你就是他彻底苏醒过来的最大希望!明白吗?”

    庞言珺低头思索半晌,抬头,眸子中露出坚定之色。

    “我明白了,就是类似于用亲情唤醒植物人的办法对吧?我跟你走,秦叔叔!”

    救……确实是救……

    只是……你哥哥,恐怕永远都回不来了啊。

    秦月明抬头看着旁边的小亭水池,恍惚间,还能看见当年那个沉稳内敛,风华正茂的少年坐在亭里抚琴时的惊鸿一瞥。

    半晌,他微微叹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