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起源密码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六章:庞言珺
    深圳宝安,弘源寺。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弘源寺始建于清嘉庆年间,坐落于石岩湖畔,寺院依山而建,绿树成荫,清静而幽雅。

    如今,树依旧绿,山依旧青,湖也一如既往的清,然而……

    曾经的旅游胜地如今已空空荡荡,自全国各地都爆出灵异事件之后,尽管有龙组与源所的人出手,依旧人心惶惶,都恨不得宅家里拜观音菩萨三清道尊,哪里还有心思去旅游?

    相比之下,弘源寺则是香火兴盛,十里八乡的都会在白日里来弘源寺求些物件,以资心安。

    当然……也只是心安罢了。

    毕竟,那些所谓的灵异事件不过是负面情绪具现化,和神鬼灵异压根沾不上边。

    不过,或许佛门的清净禅语颇有修身养性的功效,所以,这块地方确实不见那些负面扭曲,这也成为十里八乡佛法有用的明证。

    对于这种说法,庞言珺觉得并不靠谱。

    庞言珺,今年十九岁,是一名女大学生。自打灵异事件爆发后,全国院校便停了课。

    毕竟,炎黄国的许多院校原址都多有诡异。

    这似乎是一个传统,不仅院校,就公安局、ZF部门办公点等等,许多此类地点的原址都有些诡异。

    这也有个说法。

    院校内都是先生与学生,传道授业解惑之地,其中蕴着儒家之道,一口凛然正气妖邪不敢犯。

    公安局就更明显了,维护正义之所,一腔正气,神鬼辟易!

    ZF办公地点,那代表的便是国家,按炎黄古例,地上诸神都要天子亲封方作得数,哪个妖邪敢不长眼?

    这些房所建在诡异之地上,足以镇住魍魉魑魅。

    当然,若是世风日下,出现了一些不公之事,原本蕴着的势被削弱,于是,底下的邪气有时就会漏出来一些,便有许许多多的学校怪谈。

    若是当真灵异事件,学生不必回家,然而,这次并非灵异事件,所以,全国院校俱都停课,庞言珺不得已暂时将学业搁置,回到深圳老家。

    她的老家原本在深圳城区,后来她的哥哥嫌深圳太过浮华,于是,舍了城里的房子,在弘源寺附近的山脚处重新建了一座房子,就此住下,一晃已六个年头。

    这座小屋是她哥哥亲自设计,占地不大,精致优雅,颇有古意。

    门前左侧一丛竹林,右侧,则是一座小池,池中种着莲花,池畔还有一座小亭子,一汪清泉绕过亭子注入池中,水声孱孱,颇为清幽。

    房子就是普通的农家房子,不过,内里的布置却极为考究,有书有画,书者,铁划银勾,龙飞凤舞,绝对是大家之笔,画者,或山或松,或菊或竹,尽显文人心气,书画装裱,挂在大堂两边木墙上。大堂正位墙上挂着孔子像,两边对联龙飞凤舞铁划银勾。

    ‘莲堂水明通今古,半屏山秀俨春秋。’

    这似乎是房屋主人借高雄孔庙楹联所改,颇有雄气。

    进得大堂,便是内厅与厨房,木质碗柜靠墙,墙上横梁上挂着锄头、蓑衣。门后横杠上挂着柴刀,斜靠着的是长柄柴刀,用以开山斩棘所用。

    桌是八仙桌,椅是四方椅。寝室内除却衣柜竹床、木床之外,以衣柜一角一扇古琴极为显目。

    按形制,应该是凤尾琴,但是,其上方古纹古色,刻满了岁月,一眼就能感觉到岁月沉淀其中。

    这座小屋里,最值钱的便是这扇凤尾琴以及书柜中珍藏的数本古籍。

    那,都是祖传之物。

    事实上,庞言珺一直都知道,自己这个家尽管只剩自己和哥哥相依为命,但是,绝对不同寻常,每逢祭祖之际,哥哥都会带着自己前往祖地--湖北襄阳祭祖,每次,哥哥都身居高位受人敬重。

    但是,一

    旦离开祖地,哥哥便刻意泯于众人,一门心思地在此读书写字,闲时就弹弹古琴,根本不像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少年,反而更像是七老八十的老头。

    不可否认的是,哥哥的学识、智慧都是人中龙凤!

    要不然,香港那位名叫秦展屏的老爷爷也不会在一次偶然见到哥哥之后便惊为天人,一门心思想与哥哥成为忘年交。

    庞言珺拿着水壶给窗台边摆着的几盆剑兰浇水,时值寒春,剑兰仍旧苍翠,再过数月,届时这窗台之下必然争妍斗紫,清香宜人。

    只不过,她似乎出了神,直到花盆里的水满溢出来,她才啊了一声,忙不迭将水壶放到一边,拿过拖把将流到地上的水拖走。

    一边拖,她清秀的眉头忍不住就微微锁起。

    这几盆剑兰是当初秦展屏老爷爷赠给哥哥的,哥哥很是喜欢,去岁临行时,曾特意交待我,一定要将之照料好!

    如今,花开又谢,转眼又要开花了,但是……哥哥,为什么你还不回来?

    她很担心。

    自从去岁起,秦展屏老爷子着人请哥哥过去一趟,后来哥哥回来说要出一趟远门,说不准时间回来,这去了快一年了,一开始还有书信联系,可……自三个月前收到哥哥最后一封信后,哥哥已经许久没有回信了。

    若非半个月前哥哥打电话过来,我差点就要报警了!

    但是……

    庞言珺越发不安。

    她的原本打算是找到秦展屏,让他无论如何告知哥哥所在位置,自己亲自去寻他。

    眼下这世界这么乱,什么稀奇古怪的事都出现了,天知道哥哥会不会出事。

    打小相依为命,庞言珺对哥哥的感情太深厚了,亦兄亦父亦师!

    没了哥哥,她感觉自己的生命都缺失了一半!

    但是,这几天发生了一件非常诡异且恐怖的事,导致她现在不太敢出门。

    那是回到家里的第三天,夜里她突然惊醒,感觉有什么东西在隔着窗户看着自己,她起身一看,不禁吓得惊叫出声,差点昏迷过去。

    但见窗外一张扭曲的脸紧紧地趴在窗户上带着诡异木然的笑盯着自己,这张脸,只有脸,没有身躯,整个身躯就像是扭曲的气流一样,唯有那张扭曲的脸格外清晰。

    它看到庞言珺时,那张嘴咧得奇大,脸庞也从窗户玻璃中挤了进来,就在此时,房间一角的古琴倏然无风自动,诤然一声轻响,无形气流席卷而来,那张带着诡笑的扭曲脸庞诡笑着想从玻璃中缩回去,然而,晚了。

    无形气流卷过那张脸的瞬间,空中直接腾起了一阵清烟,扭曲诡脸消失得无影无踪。

    当天晚上,庞言珺抱着凤尾琴缩在墙角,一夜没敢合眼。

    第二天天刚亮,这才回神,立即拨打电话报警。

    大约八点钟,警察来了,他们很明显不是普通警察,其中甚至还有一名很有气质的老人,他们在四周鼓捣了半天,最终,隐晦地告诉她,这房子的形气极好,不可能有鬼怪之类的东西,尤其是那张孔子像,非常厉害。

    于是,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第二天,她想离开这里,但是,抱着古琴出去转了一圈后,突然发现外面似乎比自己这里还要乱得多。最终,庞言珺选择回到老屋,每天晚上将四周门窗关得紧紧,抱着古琴缩在角落睡觉。一开始,只能听到窗外隐隐约约的诡异笑声,和轻微的抓挠声,这些声音吵得她无法睡觉,睁着眼睛到天明。

    大约两天后,她一名非常要好的闺蜜家里遭了灵异事件,只剩下她一个人孤苦无依,于是,她过去将闺蜜接回家里。

    闺蜜情绪非常低落,某一天,庞言珺决定带着姐妹去散散心,拜拜佛。

    一路上都非常正常,闺蜜的

    情绪也好转了一些,甚至还对着摄像的手机露出了笑脸,然后,在拜佛的时候,诡异的事发生了。当礼佛的那一瞬,庞言珺感觉脑袋似乎恍惚了一下,当再抬起头来之时,就感觉周遭好像变了一些,又仿佛什么都没变,只是插在香炉里的燃香短了半截。闺蜜的情绪不知因何再度低落,脸色沉沉地,一言不发,庞言珺只得带她重新回到家里。

    一切,似乎都很正常。

    三天后,庞言珺想将手机里的录像拷进电脑,顺便也看一看这几天晚上的录像,看看夜里有没有妖邪闯进家里。这并不是说对古琴不放心,而是人对于危险的东西总要亲眼确认了才好,于是,庞言珺就在房间里装了个摄像头。

    这一看,险些把庞言珺吓昏过去。

    手机的录像一开始都非常正常,直到礼佛的那一刻,恐怖的事情发生了。

    从大殿之上突然垂下一束头发,头发上长着一张诡笑人脸,它正对着闺蜜,然而,闺蜜却恍无所觉,似乎看不到眼前的恐怖一般,只是默默地站着。

    也就在这一刻,古琴诤地轻鸣了一声,于是,自己就保持着礼佛的那个动作不动了。诡异的是,这一次,古琴并没能灭杀那诡异的头发与诡异的脸。

    那束头发缠上闺蜜的脖子,诡笑的脸咬着闺蜜将她拖上房梁,从始至终,闺蜜脸上的表情就从未变过,只是低着头直直地盯着自己。

    半晌,那束头发重新将闺蜜吊了下来,此时的闺蜜,极为诡异,脸上木木地,又带着一点儿诡异的笑,那个笑,非常浅,却很邪性。

    隐隐让人毛骨悚然!

    再之后,自己就苏醒了,带着闺蜜回家。

    一路上,闺蜜都是用那种木木的表情和那邪性的诡笑,死死地盯着自己,然而……

    最离奇的便是这里了。

    明明自己的记忆中,闺蜜虽然情绪低落,一言不发,但是,与平日里绝无二样,根本没出现过这种恐怖的表情。

    或许,只能归结于那张古琴在保护着自己?

    这也是庞言珺所能想到的唯一答案了。

    再之后,就更恐怖了。

    摄像头忠实地记录了这三天所发生的所有事。

    不论是一起吃饭,还是一起打牌,又或者一起看书,闺蜜始终保持着那木木的又带着诡异的邪笑,死死地盯着自己,然而,自己却恍无所觉。晚上,闺蜜便根本没睡,只是蹲在床边,用那种木木的邪笑近距离看着自己,那种距离,似乎都贴到脸上了。

    就在庞言珺毛骨悚然之际,陡然才想起,闺蜜就在自己身后……

    这下,她真的是差一点点就吓死了,当她霍然回头的那一刻,她终于看到了真实。

    闺蜜用那种木木的诡异邪笑死死地盯着自己,以及电脑上的录像,两人之间的距离……不过数寸!

    庞言珺当场就吓得蹦到桌上,将笔记本电脑都踢飞了,也幸亏这段时间来她的心理已千锤百炼,强忍住剧烈翻腾的大脑,指着闺蜜颤声道:“阿秀……你……到底是怎么了。”

    阿秀死死地盯着庞言珺,终于开口了。

    她的声音已不再像初时见面时那般温润,仿佛风干的枝桠在玻璃上刮动。

    “我……来……接你走……”

    当这句话说出的瞬间,房间古琴诤然鸣响,一股气息席卷而来,闺蜜就此化为一蓬清烟!

    但是……她并没有真个消失!

    接下来的两天,每天晚上,庞言珺都能听到窗外有人在轻轻的敲窗,用那毛骨悚然的声音一直重复着那一句。

    ‘言珺……出来……我们一起玩……’

    顺着窗户缝隙看出去,就能看到阿秀直直地站在窗边,她已经没有人类的形状了,只剩下一张脸与扭曲的身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