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起源密码 > 章节目录 第二百零五章:崩毁 世界之乱
    自北美传来变故不过短短三日,世界局势便急转直下!

    当各国代表在联合国商讨决定全力驰援北美之际,一场遍布全球的人类从未面对过的灾难悄然拉开帷幕。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一开始,是夹杂在铺天盖地的北美局势新闻以及梵蒂冈的超凡能力的新闻之间,似乎是为博人眼球创造流量的离谱新闻。

    新闻上说某地出现灵异现象,已有数人遇害。

    由于所披露的新闻实在缺乏实据,再加上那些地点都颇为偏僻,于是,极大多数人都在调侃‘恰烂钱’的无良媒体。这些不起眼的新闻便淹没在大家更为关注的北美局势里,连个浪花都没飘起来。

    随着时间渐行,慢慢地,人们突然发现,这种灵异新闻越来越多了,不经意间,整个网络以及媒体都在大量曝出各地灵异现象。

    这次,不仅是有真凭实据了,甚至在一场实地采访的过程中,一名记者直接就被一道诡异的扭曲形体拖走撕成数截。而且,越来越多的人发表言论,说自己所居住的城市每逢夜里,那些昏暗的小巷里就会飘浮着大量的扭曲形体。

    如果将那些灵异事件发生的地方在地图上标出来,就能发现一个不起眼的规律。

    那些地点在曾经的过往,或多或少都发生过战争、屠杀以及凶杀。

    再经现场确认,发现这些所谓的幽灵,与北美那边随着黑潮涌现的各种恐怖灵体极为相似之后,世界各国确认了一个事实。

    黑潮,并不仅仅在北美爆发,而是覆盖全球!

    随着局势愈演愈烈,世界各国顿时焦头烂额。

    国内绝大多数第三世界中人全都赶赴北美,此时要么在前往北美的飞机上,要么在船上,想回援,已是远水救不得近渴,最坑人的是热武器又无法对这些玩意形成有效杀伤,一时间,世界大乱。各国不得不将派遣前往北美的第三世界中人转头回援,另一边,眼睁睁地看着那些灵体从小规模渐渐发展成大规模。

    全世界唯一还能保持安定的只有三个地方,第一个是炎黄国,因为炎黄国历史原因,虽然绝大多数都进了源所龙组,但民间还是隐着一些高人,上峰又第一时间做出应对,将源所暗所中的人散入全国,用以剿灭那些灵异点,因此,并没有形成太大的骚乱。

    第二则是俄罗斯。

    北极熊军的实验室带来的不仅是各类德鲁伊之道的研究,还研究出了许多针对这种热武器没办法解决的东西,再加上留守的北极熊军数量并不少,随着萨沙从北极第一纪元遗迹回归,第一时间就做出了应对,同样将混乱压制了下去。

    第三便是意大利了。

    梵蒂冈坐镇!在有了北美那场惊天大戏之后,整个欧洲,梵蒂冈的名望如日中天,所有人都坚信,只要梵蒂冈在,那些恶灵永远无法伤害到人。

    而梵蒂冈也没有浪费这个机会,在教皇的号召下,光暗审判团与神圣布道者驰援各地,以各地教堂为中,全力压制那些扭曲灵体。

    除此之外,世界各地都是一片哀嚎。

    每时每刻,都有普通人死在扭曲灵体手里,死亡数字直线上升。

    这是一场波及全球的恐怖灾难!从长远的长度来看,并不比J病毒蔓延这事少上几分危险。

    毕竟,从北美黑潮蔓延的局势来看,这些扭曲灵体所带来的恐怖效应,甚至要远远超出J病毒。

    因为,所有人在北美黑潮爆发之后都认识到了这么几个诡异又恐怖到极致的‘东西’!

    它们的名字分别是:愤怒、痛苦、暴虐、恐惧、悲伤、绝望、紧张、憎恨、贪婪!

    这些不是抽象词,更不是用以表述人类负面情绪的概念词。

    而是真实存在的负面情绪具现化!

    这些概念具现化的东西它们不属生命体,更像是高维又或者低维存在的,连生命都算不上

    的东西!

    也只能用东西来形容它们。

    它们的恐怖之处在于当它们出现时,所有!所有注视到它们的人,除非心志极其坚定者,又或者心中充满阳光与正面能量的人,但凡心中只要有一点与之相关的私念与邪念……

    以暴虐来打个比方。

    假若看到暴虐的人心底深处同样潜藏着暴虐,那么,此时暴虐就会出现三个可怕的特征,第一个,它会将那个人心底深处的暴虐彻底引出并且吞噬掉除了暴虐之外的所有知性。第二个,它会把这个人转化为暴虐的食物,并且可以无视空间与距离,直接出现在这个人的体内,然后,种种人类想都想不到的残暴虐杀会依次出现在这人的身体上,直到化为碎肉,彻底融入暴虐。

    而此时,暴虐的形体,就会扩大一分,这时,就会出现第三个,也是最为可怕的特性。

    分裂!

    暴虐的本体形体不会超过一个定量,一旦超过,它就会分裂出一个崭新的暴虐体!

    如果仅仅是暴虐,它造成的危机绝对不会太大,心存暴虐的人或许不少,但绝对不会太多。

    但是,一旦暴虐与其它各种负面具现化同时出现,那就是一场无以伦比的灭世灾难!

    一个人,或许心中不存暴虐,但是,他会因亲人的死去而痛苦,愤怒,悲伤,也会因为所面临的绝境紧张、恐惧、绝望。

    这,就形成了一个死循环!

    甚至于,在通过影像证实了这些具像体的特性之后,领导人类的那一批人就得出结论,这东西如果没有解决的办法,人类会在很短的时间里彻底灭绝!

    更遑论还有同样可怕的血肉变异体与J病毒原始体。

    而人类引以为傲的核武器,面对这种情况,完全起不到任何作用,甚至还有被原神教控制,借此引发全球核轰炸的隐忧。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第三世界的一些异能与炎黄国的玄门术法勉强能够应对这些东西。

    最幸运的是,黑潮爆发后,一位名为约翰的美国人,曾经美国外交官,他向联合国提交了一份自己的亲身经历。

    在黑潮爆发之际,约翰所居住的那栋小楼出现了名为贪婪的负面具像体,当时,他的内心充满人类本应为善的念头,贪婪负面具像体并未影响到他,而当时的他并不清楚这玩意到底是多么恐怖的存在,也幸亏贪婪的负面具像并不像暴虐、绝望、恐惧那般具有极其可怕的表形,贪婪的形象是无数金钱堆积混着各种人性渴望的东西。

    当看到它的那一瞬,约翰的思维就被扯入了贪婪所形成的虚境中,在那里,他变成了一名大资本家,掌控整个世界,想要什么就有什么。

    遗憾的是,这些对于约翰没有任何效果,甚至,他在虚境中不停地拷问自己,在得到现在的地位之前,那些工厂,那些岗位,到底堆积了多少尸骨?

    在这种不停的自我拷问之下,虚境破碎,而此时,他已经站在贪婪具现体的身边,出于厌恶,他下意识一挥手,挥过了贪婪,就在此时,难以置信的一幕发生了。

    那个贪婪具像体竟然开始塌陷、缩小,最后,化为一股淡白的烟雾消散得无影无踪。

    这份报告!对于全世界人类来说,堪称救世之语!

    于是,联合国出具了应对之法。

    第一,寻找心志坚定的人,用人工催眠的方式让这些人在短时间内心充满正面向的情绪,用以抵抗那些可怕的负面具像体。

    第二,寻找真正拥有赤子之心的人,这类人,便是解决黑潮的核心。所有成员都以这个核心为中心而战斗。

    负面具像化有了勉强的应对方式之后,接下来就是如何解决J病毒原始体与血肉变异体了,这些,可以交给第三世界中人。

    然而……而隐在其后的,又是一场更加要命的动(和谐)乱。

    梵蒂冈,圣伯多禄大教堂。

    又是教皇彰显梵蒂冈荣光与神圣的时机。

    他站在教堂门前台子的弥撒位,面容严肃。

    整个圣伯多禄广场已是人挤人,无数烛火摇曳,尤其是那座圣伯多禄的雕像下方,烛火摇曳得如同漫天星辰,无数人跪伏在地,祈祷着上帝的祝福。

    事实上,不仅仅是圣伯多禄广场,就整个罗马,所有街道上没有一辆车,所有人都双手合抱放在胸前,对着梵蒂冈方向做出虔敬的表情。

    这些人有罗马人,更有来自欧洲各地过来的狂热信徒,此时,整个罗马城每一个角落都站着人!

    这便是梵蒂冈于北美那场戏带来的好处。

    没有什么比绝望之下突然发现上帝并未抛弃他的选民,并且主的代言人拥有足以将所有恶魔赶回地狱的力量这件事更加让人心满希望的了。

    曙光!

    是的,就算是不信JD教的人都认为,梵蒂冈以及还在北美为了人类生命而奋战的人都是人类的曙光!

    教皇满意地环顾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狂热信徒。

    这些人都是经过筛选的,拥有良好体质,并且对主极其狂热的信徒,也只有他们,才够资格来到圣伯多禄广场。

    也只有他们,才够资格得到‘神启碎片’!

    接下来,便是一场史无前例的弥撒,弥撒之后,教皇讲话了。

    大体意思便是当前世界正遭受恶魔入侵,然而人类之光绝对不会熄灭,上帝怜悯世人,降下神启碎片用以洗刷人类生而带来的罪孽……所有吃下神启碎片的都会获得神临,将获得上帝赐予的力量,前往恶魔之地放逐那些恶魔。

    再之后,便是山呼海啸,所有人看着教皇身后那一个个箱子中闪耀着的‘神圣光辉’激动得面红耳赤,随着‘神启碎片’的分发,这种情绪到达顶点,即使远离罗马的这片山区,都清晰可闻。

    这是一座座落在山间小镇的教堂,此时,里面同样云集了大量的虔敬JD教徒,而从北美归来的亚瑟赫然在列,小麦克斯仍旧一脸阴沉,不过,他也穿上了一件牧师袍,兜帽之下的眸子闪动着洁白的光芒。

    爱德华持着教皇十字架,在台上讲述着教皇所做的所有事,教堂顶端,海皇尼尔与亚当正饶有兴致地看着罗马的方向。

    “我说亚当,你这神棍弄出来的教会果然还是很邪性的。”尼尔双手交叉胸前,倚在栏杆上笑眯眯地看着远方。

    亚当笑道:“诶!这话说得可不在理,这要结合我当时创出教会时的环境来看,不用我说你应该也知道当初那是什么样子吧?如果不用这种理念,如何能开得了我那一纪元?正也好,邪也罢,只要能够完成人类的延续,那它就是正确的。”

    尼尔耸了耸肩:“大道理我肯定是辨不过你的,哈……话说,我们是等那个傀儡先开心一下,然后再带给他绝望,还是说,直接就断了他的那个念想?”

    亚当摇头道:“时机!需要时机!别忘了云兮那丫头的安排,还有,别忘了它们还有一记致命黑手,我们这个底牌需要那个时候使用,才能一鼓作气结束掉这边的乱象。”

    尼尔若有所思。

    “你说的是那些第二纪元留下的暗手?”

    亚当微微点头:“如果不让这一纪元真正陷入死地,异数,终归还是无法真正转化……所以,这些,都是必然的过程。”

    尼尔沉默半晌,终究微微点了点头,看着远方山呼海啸的罗马城,眸子深处闪过无数波澜。

    “这条路,可真是绝望。”

    亚当声音也低沉了下来。

    “没有绝望,如何孕育出希望?吾等所做一切,又何尝不是拼尽全力,甚至拼上自己的血肉性命,只为求得那飘渺无寻的一线生机?”

    风中沉默,只余零落话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