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玄幻小说 > 不一样的日本战国 > 章节目录 第九百四十一章人终将长大
    猿飞佐助看着真田信繁,好友脸上已经没有一贯的嬉皮笑脸,露出了藏在心底真实的无奈。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佐助喃喃道。

    “这世道是怎么了?做事有点底线不行吗?当个人都不行吗?”

    一旁的海野利一,终于开口。

    “当然不行。猿飞姬,你能变出粮食来吗?”

    猿飞佐助愣愣回答。

    “不能。”

    海野利一用最冰冷的语气,说着最残忍的真实。

    “关东大旱,关东平原今年的收成要少七成。山里在丰年都是半饥半饱,到了灾年该怎么过?

    滋野三族不下山抢别人,难道在山上吃自己族人的血肉?

    没错,你看到的都是事实。我们就是在逼得东吾妻的当地武家去死。她们不死,就是我们死。

    只有逼死她们,抢走她们的粮食,她们的土地,她们的领民,我们才能熬过灾年,才能活下去。

    乱世之中,谈什么做人的底线?可笑!仁义充塞,率兽食人。我们要吃饭,我们要活下去。

    想用仁义来鞭笞我们,就先给我们饭吃!同情的话就给我钱!看不下去就给我们粮食!

    做不到就闭嘴!闭嘴!”

    猿飞佐助脸色发白,身体颤抖。虽然海野利一的每一句话都平平淡淡,没有声嘶力竭。但平淡的叙述,却隐含着更加深重的悲哀。

    海野利一说得对,自己改变不了什么,只能眼睁睁看着,猿飞佐助握紧了拳头。

    这就是现实吗?一种无力感席卷全身。她有点怀念山中的日子,渴了喝清泉,饿了吃果子。如果馋肉,就搞个陷阱弄点肉食。

    猿飞佐助望向真田信繁,忽然有点明白她的处境。她已经不能像自己这样洒脱,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真田信繁有一个难以实现的目标,她必须背负起许多的东西,才能去搏一搏那个可能。

    背负着太多人的期望,就不能为所欲为。可即便如此痛苦,她还是不肯放弃吗?

    猿飞佐助轻声问道。

    “值得吗?”

    真田信繁笑了笑,双目中充满渴望。

    “值得。”

    猿飞佐助最后叹了口气,她咬牙站起来,反身向外走。

    “我回去了,去东信山中的甲贺修行地。”

    真田信繁黯然道。

    “我会下达正式命令,调你回去东信山中,侦查地方情报。去多久,你自己决定。”

    猿飞佐助拉开门,最后停顿一下,回头深深看了真田信繁一眼。

    “弁丸,再见了。”

    真田信繁正坐,深深鞠躬。

    “再见了,佐助。”

    童年的美好,只会永远停留在记忆中。现实中的人,只会长大,变老,永远不可能回到过去。

    ———

    望着猿飞佐助毅然离去的背影,真田信繁呆呆出神。

    她心中隐隐期盼佐助会回头,回到自己身边,就像是以前无数次容忍自己的乱来一样,原谅自己。

    但这一次,佐助真的走了。

    室内沉默许久,海野利一忽然说道。

    “后悔吗?”

    真田信繁抬头看她,她的语气还是冰冷,眼中就是流离着一丝不安。

    真田信繁的嘴角翘起,说道。

    “你放心吧,我答应过你,会帮你复兴海野家。

    说到做到!”

    原来,六娘也会害怕啊?是害怕我半途跑掉吗?

    真田信繁竖起大拇指,露出一排白牙,却只是换来海野利一一个重重的白眼。

    “聒噪。”

    两人都默默整理了一下心情,真田信繁拿起刚才放下的情报,递给海野利一,说道。

    “也难怪佐助气得跑路,事态的确在走向失控,这样下去迟早要闹出大事来。”

    海野利一默默翻看情报,好看的眉头渐渐皱紧。

    真田信繁叹了口气,说道。

    “这些山里的家伙做得太过分了,简直是吃人不吐骨头。我知道她们是穷怕了,但也太疯狂了吧?

    我们还要参与关东攻略,吾妻郡必须尽快稳定下来。照她们这样乱来,东吾妻的当地武家很快就会开始大规模暴乱。

    万一让郡外武家得知这里的情况,起了兔死狐悲之心,里应外合闹大乱局,可怎么收场?

    御台所为人处世最是仁义,如果事态控制不住,传到了他耳中,一定会对我非常失望的。”

    正在看情报的海野利一,抬头扫了忧心忡忡的真田信繁一眼。

    最后一句才是真心话吧?

    滋野三族肆虐东吾妻,干得不是人事,做得禽兽不如。

    要是让斯波义银得知这里的情况,定然不齿真田信繁的为人。她的求娶大计,直接就得夭折在此。

    海野利一看完情报,默默交还给真田信繁,一边思索一边说道。

    “在山上压抑的兽性已经发泄得差不多了,我们需要一群半饥半饱的恶狼,不是吃饱喝足的家犬。

    她们的欲望如果被土地粮食男人给填饱,先前聚拢的心气就散了,饱暖懈怠打不了什么硬仗。”

    真田信繁一拍巴掌,说道。

    “对啊,六娘说的有理。

    但我当初答应她们诸多好处,要是现在约束她们的行为,会不会遭人怨恨?”

    海野利一淡然道。

    “占住了才是好处,如果被人赶回山里,那叫做曾经拥有。得到又失去的痛苦,更会让她们对你恨之入骨。

    岩柜城斋藤家也算有名望,吾妻郡的情况必然引起上野各家关注,现在还不是享乐的时候。

    将滋野三族诸家督召集起来,和她们把话说清楚。要是还有人不懂事,那就是违背山岳盟誓,不配再当我们的族人。”

    真田信繁摸摸头,苦笑道。

    “阳奉阴违这套,又不是只有我懂。这些家伙肯定会在我面前拍胸脯保证,回去暗搓搓继续抢。

    我手上才几个人,哪里看得住她们的小动作?”

    海野利一眼中闪过一丝厉光,说道。

    “我们管不了,就让别人帮我们管。我刚才仔细看了,下手最狠的是羽尾家,就让她家来管吧。”

    真田信繁凝神道。

    “你要让羽尾幸世来管?”

    羽尾家被真田信繁摆了一道,不但失去了海野家的继承权,更是被迫调转枪头,攻打关系不错的岩柜城斋藤家。

    羽尾幸世是个人物,拿得起放得下。既然已经没得选,那就想办法给自家捞得最大的好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