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科幻小说 > 阿炳的诸天生活 > 章节目录 第513章 第二十五个任务 小娥想要活下去
    陆仁炳的速度很快,沿着弯弯曲曲的大道,很快就上了原,走在荒凉苍茫的土塬上。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陆仁炳心情大好。干冷冷的风吹拂着他的脸。

    此情此景,吼上几句秦腔实在是应景。

    “夫妻们,分生死,人世至痛,一月来,把悲情记在心中。今夜晚,月朦胧,四野寂静~~~”

    陆仁炳扯着嗓子吼起来,田小娥觉得黑娃吼的唱词,不吉利但是又馋他那好嗓门,就没再阻拦。她在娘家的时候,是看过唱大戏的。只是到了这郭家,老头子,老虔婆整日里防贼一样把他锁在院子里,根本就没听过戏响。

    更别说听别人给她唱戏了,她只觉得黑娃哪哪都好,谁还管他唱的是啥,要不是实在不体面,她也想吼上几嗓子。

    陆仁炳没听过几段秦腔,黑娃也不爱听那些咿咿呀呀的,所以他就只记得哪几段著名的腔调,根本寻不来应景的词,管他呢,瞎吼就是了。

    中午的时候,在路过的镇子里,两个人饱饱的吃了顿面食。又买了些干粮咸菜,弄了个水葫芦,陆仁炳又买了炳梭镖头子,充当匕首用。

    准备妥当,两人继续上路。田小娥没有问陆仁炳要带她上哪里去,陆仁炳也没告诉她。

    天擦黑的时候,陆仁炳二人终于赶到了夹皮沟外的一个小村落。

    村子外有个破落的山神庙,收拾一下,勉强可以住人。

    胡乱吃过干粮,陆仁炳便让田小娥赶紧睡觉,两个人折腾了一天,没吃过这种苦的田小娥早就困了。

    陆仁炳警戒着,间或也打个盹。糊弄到后半夜陆仁炳便推醒了田小娥。背上他就往山里走。也不再去管推车和行李。

    他只不放心田小娥一个人,东西都是身外之物。田小娥心里有些害怕,不知道陆仁炳要去干什么,但是却又没办法。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乞丐腿儿着走,能有啥办法。

    陆仁炳五感敏锐,又有神识帮助,很快就摸上了土匪窝。把田小娥放在一颗大树叉子上。陆仁炳就摸进了这个并不大的寨子。石头的外墙,包裹的是二十几间茅草房,真是够寒碜的,牲口棚在寨子的最里边。

    没有人值夜,也没有人站岗。这土匪的警惕性真够低的,也不知道是怎么活下来的。挨个房间搜索一遍,放倒了十六个人,其余的房间都是空的。应该是出去做买卖了。

    仔仔细细搜索了几遍,再没发现其他人才算作罢。

    陆仁炳将这些人用绳索捆起来,然后集中到一个比较暖和的房间里。

    先去把蹲在树杈子上打哆嗦的田小娥弄下来,放到一个干净暖和的屋子里。让她歇着。

    自己又飞奔下山,把行李塞进空间,扛着小车,不到一个小时就上了山。

    田小娥已经打扫完了房间,正好铺上陆仁炳带回来的新被褥。

    “好兄弟,这儿以后就是咱家了么?”田小娥有些忐忑的问,她不怕吃苦受累,但终究想要弄个明白是咋回事。

    “我的好娥儿姐,这里可不是咱的家。这里是个土匪窝。”

    “啊,”田小娥惊呼出声,神色难看。她出生在秀才家,嫁给了举人做小妾。纵然壮着胆子勾搭了黑娃,也不过是想着过普通人的日子,从来没想过当土匪婆子。她欲言又止,不知道该说什么。

    陆仁炳当然知道田小娥的想法,“好娥儿姐,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我是不会当土匪的,咱俩的情况,你也清楚回到白鹿村也是个麻烦,所以我必须得先干一番大事,然后好疯疯光光的把你娶进白鹿村。让那些人再再无话可说。”

    陆仁炳说着话,坐在炕沿上,把女人搂紧怀里接着说道“我以前根本不认识这帮土匪,咱一家祖祖辈辈都是良善人,你就把心安安稳稳地放进肚子里,你男人心里有成算哩。”

    田小娥盯着他的眼,看了半天,确信他没有撒谎,才放下心来。

    她将脑袋贴靠在陆仁炳的胸膛上,楠楠的说道,“黑娃,我这辈子也没想过当啥人上人,就想着找一个疼我爱我的人,再生下几个娃,一家人亲亲热热的过上一世就罢了。无论你做啥我都不管你,我只要你许我一句话,一定要平平安安的,你要是出了啥事情,我可怎么活下去啊?”

    田小娥或许是想到了许多关于土匪地坏事情,眼里的泪花,止步住的流,浸湿了陆仁炳的衣服。

    郭举人不是她的男人,他是属于那个老虔婆的,她只是个玩物而已。她现在没了名声,没了娘家,只剩下黑娃一个人了。

    “放心吧,娥儿姐,一切有我呢,你先歇着吧,醒了就给我烧碗水,我现在去那屋,审一审那帮土匪。”

    “嗯,你去吧,我这里没事了。”田小娥直起身子抹了把脸,扯出一个笑容说道。

    看她没事了,陆仁炳也就起身走出了屋,开始去干正事。

    陆仁炳先提审的是个年龄最小的,看起来只有十八九,面目上还带着青涩。

    把他拎进隔壁屋拍醒,那年轻人一睁眼就要惊呼,被陆仁炳一巴掌扇下去,“敢喊叫,我就弄死你,老实呆着,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敢说假话,小牛子给你割掉!”

    说着话,“嘟”的一声他把梭镖扎在了一旁的桌子上,梭镖头子整个没进了木头里。

    那土匪娃子吓得一哆嗦,“好汉爷,你问,我保证啥都说,你别割我的牛子。”

    “好,我问你,你叫啥,啥时候上的山,因为啥上的山,干过几回买卖,杀过人没有,还干过啥坏事没有。山上有多少人,多少枪,头领都是谁?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

    这土匪娃子胆子不大,也没啥义气,开始竹筒到豆子。他姓连,小名叫狗娃,大名家里没给起。

    连狗娃是山外不远村庄里的人,从小游手好闲,后来上财主家偷东西,被人家抓住暴打一顿。好了之后怀恨在心,放火烧了人家的马棚,就跑上山了。

    家里还有老爹老娘,还有几个成了家的哥哥姐姐,他是老幺。小时候娇养,养歪了性子,长大后人嫌狗憎,连最疼他的老娘都不搭理他了。

    上了山之后,跟着别人做过两回买卖,没杀过人,只抢过财货。

    据他说,这土匪寨里也是有规矩的,非必要不伤人命,说到底都是乡里乡亲。他们只为求财。反正他上山后,还真没听过哪次买卖出过人命的,最多就是打伤人家的胳膊腿。

    山上总共三十二个人,领头的姓郑,绰号叫大姆指大约,有二十七八岁的样子。二头领姓杨绰号二拇指,二十三四岁。真名他这生瓜蛋子也不知道。

    。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yqbiq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