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笔趣阁小说阅读网 > 穿越小说 > 明末之新帝国 > 章节目录 第895章危险将至
    济南城,齐鲁第一重镇,兵家必争之地,但是有一点,他是在大明朝以后才正式的成为大明的省会的,以前一直都是青州的益都。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刘家取而代之以后,也都萧规曹随,以此作为山东省的省会,毕竟这里才是处于山东的绝对核心,策应东西六府之地,也都非常方便,青州则是偏远于一边。

    这一次刘远桥御驾亲征,亲自率领他的大军,浩浩荡荡的抵达了这里,大军进驻以后,也都前所未有地加强了城防,多达十万之众的守军,也都令这里变得铜墙铁壁,不是敌人可以轻易地就攻占的。

    而且他们这一次,也都不是一味的守城,还是在城外都部署了一支三万人的大军,这支大军将会在城外策应,让敌人难以对济南城展开包围,同时也意味着将会有大规模的野战。

    在所有人的印象之中,山东之战就是华夏与大明的国运之战,此战的核心,则是济南之战,济南将会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血战,此战将关系两国的命运。

    抢先出动的就是洪承畴的部队,他们的军队,拔营而出动,拿出了千军万马,铺天盖地的气势,而杨嗣昌也都不甘示弱,抽调出来的大军,也都短期之内,集结成了一个重兵集团,浩浩荡荡的南下,宛如一道巨大的洪流。

    洪承畴的大军,由临清方向出发,迅速的过夏津、高唐、直迫齐河县;杨嗣昌的大军,在围攻德州不利以后,由外围城市故城撤出,沿着平原县、禹城县南下,双方将会在齐河县合兵,然后联手攻打济南。

    朱燮元部则由济宁撤出,攻占了泰安,剑指济南南门,几路大军,单路都将近了十万,浩浩荡荡地扑向了这里,他们所过之处,犹如蝗虫过境,人挡杀人,佛挡杀佛,迅速的进入了攻击的地点,可以这般的说,举世都把关注的目光,集中在了这一场关系到双方国运之战的济南城中了。

    高起潜是迫于没有办法,才窝到天津卫中,去搞一些集结粮草的活。

    但是,这可以说是当今世上最难搞的活了,不要说他这一个太监,就算他是皇帝,也都弄不到多少的钱粮。

    到了这一个地步,那是官府人家都没有银子,地主人家也都没有余粮,你要有,办法很简单,这就是去别人那里抢。

    满朝文武百官,除了太监许建强能弄到一些钱粮,其他都弄不到了,但是又有几个人做得像许建强这般的狠,这么的绝,就连高起潜都不敢这样搞钱。

    他虽然有皇帝的宠幸,也都没有子孙后代,但是对于这些大臣们,他就怕的要死,可是知道,一旦激怒了这些人,终有一日,难逃千刀万剐的下场。

    现在的许建强,就受到了朝中无数官员的弹劾,这些官员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只要有机会上来,都会咬他几口,如果不是现在朝廷正处于绝对的困难之中,皇帝非常倚重许建强这种血腥掠夺钱财的本事,只怕就会对他处以极刑。

    很多人都在说,许太监做的这么狠,做的这么绝,他的下场估计不会比刘瑾好上了多少。

    刘瑾可是被千刀万剐的,足足花了三天三夜才死去,高起潜是没有这般的勇气,就算他有这般的勇气,弄来这么多钱,他也舍不得拿出去,交给了皇帝。

    高起潜他才是真正的太监,不能人道,没有子孙后代,最喜欢的就是银子,他这是黑色眼珠子见不得白花花的银子,只要是看见了,他就会想尽一切办法,往自己口袋里面塞。

    高起潜喜欢银子,那是本性和与生俱来的,他花钱的地方也都不多,以他的身份,无论是什么东西,都有人拼命的往他府里面送,什么金银财宝,珍奇古玩、绫罗绸缎,各种宝石,应有尽有,就是就连女人,都有往他府里面送的,所以说,他从来就不需要花银子。

    但是他没有需要花银子的地方,并不代表他不喜欢银子,他就喜欢把银子纳入自己的口袋里面,然后藏在自己的藏宝库里面。

    每天晚上入睡之前,他必须亲自的去自己的宝库里面检查一遍,看着自己这些银灿灿的银子,数一数、摸一摸,亲几下,然后才能够安然的入睡。

    这些东西,不如女人这般活色生香,也填不饱肚子,更不能当衣服穿,但是高起潜就是喜欢,他只有拥有了这些东西,能够抚摸到,他证明是自己的,就令他感到幸福,才会令他感到愉悦,才能够安然入睡。

    以前在信王府当太监奴婢的时候,他的银子并不多,都不够自己花销,如果要去街上喝一壶老酒或者是赌几手,那就要借钱了,但是自从跟上当今皇帝,飞黄腾达以后,他的银子就从来不缺了。

    他出去当监军使以后,也都拼命的捞钱,什么都要分摊一笔,常例他要的是最大的一份,他可是长期的监督关宁军,朝廷往这地方用的银子和钱粮最多,他也都分到了不少,成为了顶级的巨富之一。

    关宁军能够有今天这么强大的地位,能弄到这么多钱粮,也与这位监军使有关,可以这般说,许多关宁军将领跟他关系良好,比如说吴襄,就算是他拜把子的兄弟,而吴襄的儿子吴三桂,则是他的干儿子,双方许下了诺言,如果高起潜老了以后,就由吴三桂养老送终。

    以前他在当监军使的时候,一手抓军权,一手捞银子,两手都没有落下,两手都硬,日子过得是非常的爽,现在他待在天津卫这里掌兵,这可是不同,没有什么兵可以给他管,基本上所有的人都听杨嗣昌的。

    他虽然在这里管着粮草辎重,但是这里的粮草辎重根本不多,单靠朝廷拨来的那一点,都不够大军一人一口的,大军只要靠自己筹备,说白了就是抢。

    抢来的军饷和粮草,是不会分别人一份的,不会上交朝廷,更不会分他这监军使一份,没有什么钱粮往这里送,这就令他真心没有什么油水可捞,过的是清苦的日子。

    高起潜他非常的喜欢银子,喜欢到了视如命根子的地步,每次出去当监军,都要拉回大车的银子,这才令他觉得心情愉悦,现在在这里当了这么几天的监军使,连一定银子都没碰到,令他非常的愤怒,非常的郁闷。

    如果天津卫城里面有人有钱的话,估计他都会派人去抢了,但是这天津卫里面,现在还能混的,不是皇亲国戚,就是重兵在握的人物,那些没有后台,没有靠山的百姓,早就让这些当官的抢了无数次,早就没有什么了,不是变成了穷光蛋,就是逃离了此地。

    说白了,就是让他高起潜去抢,他都找不到几个可以抢的,这就令高起潜十分的愤怒,充满了不满,每天只在自己的营地里面喝酒骂娘,主要骂的自然还是杨嗣昌,如果不是这天杀的王八蛋如此的刚烈,让自己去前线监军,他就不会处于今天如此困惑的局面,说不定现在在前面一手抓金钱,一手捞银子,那是一个不亦乐乎。

    他现在可是听说,杨嗣昌的大军已经攻进了青州府,那可是华夏帝国著名的富裕地区,金山银山,他们的大军过去,犹如蝗虫过境一般,见人就抢,都不知道捞下了多少银子,估计得有金山银山了吧?

    但是这些金山银山,却不能让自己摸一摸,没有一锭银子会落入自己的口袋之中,这可是令忌火中烧,眼中几乎伸出手来了,心中那一个郁闷,那一个恨,只能每天骂娘泄愤。

    如果是以前,知道将领们有钱,士兵有钱,他有的是办法去敲诈勒索,让他们孝敬给自己这位监军使高公公。

    但是现在他没有军权在手,也都没有整治这些官员的能耐,他们自然就不会往他这里送银子,把他当成了泥胎菩萨供了上几炷香,一个铜板都不给。

    所以高起潜在这里,那是像犯了痔疮一般难受,坐立不安,回到朝廷让人耻笑,留在这里又捞不到银子,成为后娘养的,爹爹不亲,姥姥不疼,都不知道如何是好?

    高起潜他都是想好了,先在这里待上一段时日,等风声过了,然后就拿起一些银子,去朝中活动一下,去别的地方混一个差事来做吧?

    在这里摊上的杨嗣昌这一个二愣子,摆了明跟他作对,摆明不乌他,他在这里也不是个事,既掌握不了军权,无法指挥军队打仗,也捞不了银子,就在天津卫这里发霉,那也不是个事。

    这一天,高起潜刚刚在梦中配来,正准备洗漱之后,享用美酒和精美的早点,他的管家,就大惊失色,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他惊慌失措大声的说道:“公公,大事不好了,大沽口这里出现大量的华夏贼,他们正在攻打水寨……。”